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暗流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82 2019.02.25 08:55

  稍显昏暗的会议室内,围坐着十几个人。

  每一个,都是衣着华贵,红光满面,一看就是养尊处优之人。

  他们每人的身后,还都跟着一个侍从,或者该说是侍卫,一个个警惕得很,就好像随时会有危险一样。

  波特隆,坐在主位上,却显然是刚刚坐下,正在点着人数。

  然后,他看着一个空着的座位,皱起了眉头,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空位是泰普斯商会的会长奥罗格•雷塔尔德的吧?”

  “哼,一个小小的靠原材料供货而发家的商会,居然也敢在我们面前摆架子!”一个留着八字胡的胖子不满道,这人,是垄断了德拉内奇公国黑曜木生意的博伊斯商会的会长,这个黑曜木,是圣陆人们制作棺椁的原料,而这种原料,只有德拉内奇公国有产出,所以,说是垄断了这个公国的黑曜木生意,其实就是垄断了整个圣陆的黑曜木生意。

  “而且这是我们联盟成立以来第一次开会,他居然就迟到,是完全没有把这个联盟放在眼里吧?”胖子对面一个扇着扇子的贵妇阴阳怪气地说道,她,是德拉内奇公国和普斯森特公国兵器生意的一霸——亚米商会的会长,两个公国军队的兵器,基本全部是这个商会提供的。

  接着,在座的所有人都发表了不满的言论,可以说,他们都是公国内甚至公国外的实力极为雄厚的人,在这些人的眼中,实力不够的二流商会,也没有资格和他们组成这个联盟。

  也许,波特隆掌控的德罗文商会在这些商会中算不上实力最强的,但,至少他们在德拉内奇公国内,掌控的经济范围是最广的。

  所以,波特隆才会成为这个联盟的领导者。

  说起来,距离几个商会商议组成联盟已经几个月过去了,他们之所以到现在才有一次正式的会议,便是因为这个领导者选不出来——谁也想当,谁也不想别人当,就这么折腾了一段时间,总算是波特隆手段比较硬,坐在了这个位置。

  也所以,这个本来是要对付静默之约的联盟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真正讨论过任何策略。

  今天,大家总算是坐到了一起,可偏偏有个人还迟到了。

  本来就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众人,自然是要发泄心中的不满。

  “好了好了!他没到,没关系,我先来说一下静默之约的近况。”波特隆沉声道。

  众人的声音虽然停了下来,但立刻便有人质疑道:“人还没来齐,你早早说了有什么用,等迟到的人到了问起来,你不还得再说一遍!”

  “我觉得也是,不在这一会儿,等他来了再说吧!”

  “他来不来还两说呢,有什么可等的,咱们先说咱们的。”

  “你说的什么话,这还是个联盟吗,一个联盟的会议自然是要所有没有特殊情况的联盟成员都在的情况下才能开始!”

  “万一这迟到的家伙有特殊情况呢?!”

  波特隆只说了一句,便遭到了质疑,而质疑过后,这些互相不服气的金融巨头便吵了起来。

  “要让他们闭嘴吗?”站在波特隆身后的消瘦男子淡淡地问了一句。

  “不用。”波特隆看着面前几乎乱作一团的局面,正要开口说话,会议室的门打开了,进来的,是门外的两个侍者。

  “你们进来干什么,看不到这里在开会吗?出去!”一个人怒道。

  但他的话音刚落,便吃惊地发现了不对。

  这两个侍者,头颅和露在外面的所有皮肤都干巴巴的,活脱脱是两具干尸!

  然后,这两人便倒在了地上,同时,露出了后面的人。

  波特隆身后的消瘦男子眼睛一眯,警惕了起来。

  其他人身后的侍卫也一样,只不过反应要比这男子大得多,直接将手按在了兵器上,有的人甚至大叫了一声“什么人”。

  门外的人,却放松得很,他没有直接走进来,而是先摘下礼帽、对着屋内的人们鞠了一躬,并且十分优雅地说道:“晚上好~”

  这声音,有些不对劲,完全不像是正常人的声音,因为有一种奇妙的像是电磁的声音隐藏在其中,甚至可以说这声音就是电磁的声音组成的……

  众人,也在此时看清了这人的面貌,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人,不是人类!

  他的身体,都和人类一样,但只有那个头,却大为异样——一个比人头大了一点的钟表!

  圣陆,是有钟表的,传说这是卢比矮人们遗留的杰作,但,却没听说他们发明了会行走的钟表……

  这钟表的外壳和表盘上的指针数字,都是黑色的,而表盘的表面,是金黄色的;上面显示的时间,明显不对,现在是晚上,指针却在另一个时间上。

  钟表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看起来随时会掉似的。

  他的身体却极为正常,和人类的比例一样,还穿着一套黑色的礼服,后面披着一件宽大的灰色斗篷,在走廊的风中抖动着。

  他的双手戴着白色的手套,一只手上拿着一支绅士手杖,另一只手却拿着一个指南针。

  他那钟表的头转过去,似是看了一眼手中的指南针,然后说道:“不好意思诸位,我来晚了,因为我这人有一个极大的问题:总是迷路~”

  说着,他优雅地走了进来,几个座位靠近门口的人立刻吓得站了起来,朝着远处退去。

  “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是泰普斯商会的会长,奥罗格•雷塔尔德~”钟表头将门关上后,将指南针收起,双手拄在手杖上礼貌地说道,虽然他的语气十分绅士,但明显地带有一点放浪形骸的意思。

  波特隆身后的消瘦男子这时在波特隆耳边悄声道:“我看不透这个家伙,如果发生危险,你尽量逃,我会拦住他。”

  波特隆却惊道:“连你都看不透?这家伙是高阶魔物?!”

  消瘦男子没有说话,因为答案显而易见,因为他本人便是第七阶,让他看不透的,自然只能是高阶魔物了。

  钟表头扫了一圈会议室里的人,说:“看起来,会议已经开始了,尽管从外面听着,这里完全不像是在开会~”

  “你是雷塔尔德?!迟到就算了,为何还杀了门口的两个侍从?!”一个人怒道,他虽然有些害怕,但颐指气使惯了,即使面对这样一个真实身份不明的人,他也习惯性地训斥起来。

  “哎呀,还真是失礼啊,在下已经说过了自己的名字,为何还要再问一次呢?”钟表头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分明不是来参加会议的!”又一个人也气愤地说道。

  “呵呵,你们还真是喜欢直入主题~我当然是来参加会议的,不过,对于你们的议题什么的,我要全部推翻。而且,从今天起,这个联盟,将改变一下~在座诸位的商会,将从今日起,归入我泰普斯商会之下~”

  “你说什么?!”“开什么玩笑?”“做你的白日梦吧?”

  这些金融巨头,显然不是吓大的,在面对自己的利益即将严重受损的事情时,自然会将危险置之脑后,所以他们一听雷塔尔德的话,便想都不想地反对起来。

  “对不起诸位,我没有太多的功夫和你们争论,而且这种争论本就是没有意义的,你们的商会终将属于我,而你们本人,我也完全不需要。”说着,钟表头双手抬起,手心向下,失去了平衡的手杖却停在原地没有动。

  “时兵之触!”

  一瞬间,在场所有的人都感觉有一股极其诡异的力量钻进了身体里,就好像是被电了一下,却又感觉像是睡梦中的痉挛。

  波特隆身后的消瘦男子心中一紧,他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力量,但他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做了什么?”“杀了他!”“对,快解决掉他!”

  金融巨头们紧张地叫了起来,而他们身后的侍卫们,也都不是庸手,一个个拿出武器便向着钟表头冲去。

  而此时,钟表头则不慌不忙地将双手放回了手杖上。

  “一秒千年。”

  钟表头的话音未落,他头上钟表上的字已闪起了蓝光,秒针在这一刹那,顺时针走了一格。

  霎时间,屋内除了波特隆和他身后的消瘦男子外,所有人都变成了骷髅,而他们身上的皮肉和衣服,则全部化作了飞灰!!

  波特隆吓傻了,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口唾沫连咽都咽不下去!

  他身后的消瘦男子,虽然比他好多了,但,脸色也不甚好看,他突然发现,自己刚才太天真了,还想着能挡下这魔物一阵,开玩笑,他连一瞬的时间都无法阻挡对方!

  会议室内,安静了下来,一堆骷髅,自然不会再对着钟表头叫嚣。

  钟表头没有说话,他缓缓地走过那些骷髅,斗篷从那些骷髅身上划过却毫不在乎。

  走到了属于他的那张椅子前,他停了一下,说:“哦,这是给我的座位吗?我想,这个位置的安排有问题,你觉得呢,波特隆?”

  波特隆的脸上,满是冷汗,全身上下还颤抖着,就像他的那两个手下一样。

  消瘦男子却在这时捅了波特隆一下,使他反应了过来,急忙站起身子搬开自己的那把椅子,请道:“是是您说的没错,这个位置才应该是您的!”

  钟表头走到他的面前,却没有坐下去,似乎在打量着他,“你觉得,我为何没有要你的命?”

  “因……因为我对大人您还有用!”波特隆急忙道。

  钟表头点点头,坐了下去,说:“算我没看错人,好了,开始会议吧,给我讲讲,这段时间你从静默之约发现了些什么~”

  ——

  邪薮鬼堂,外围区域,蔑圣冢园。

  这里,满满的全部是墓碑,安静得很,只有阵阵轻风拂过的声音,细微得几不可闻。

  墓碑间,偶尔种着一些不太高、但树冠却很大的树木,这些树的叶子很有趣,并不是绿色的,而是透明的,随着轻风的拂动,还会偶尔闪烁出白蓝色的荧光,看起来十分魔幻。

  乌列站在一个墓碑前,怔怔地望着。

  这墓碑上,刻着奇特的蓝色文字。

  “罗菲赛昂,你这个一而再,再而三违背我命令的老家伙……”乌列对着墓碑说道,声音很轻,却带着一丝怒意。

  他的身后,蓦然出现了一个身影,是巴罗迪亚。

  “抱歉打扰到您,主人。”巴罗迪亚冰冷地说。

  “……怎么了?”乌列淡淡地回应道。

  “莉露刚刚带回了一块荒陆碎片。”

  “是罗菲赛昂在最后帮我们找到的其中一块吗?”

  “是,即使他极力做到精确,但这块碎片依旧费了我们半年的时间。”

  乌列听完,向前迈了一步,然后蹲了下去。

  他抚摸了一下墓碑,说:“两年来,我们找到的碎片中绝大多数都是罗菲赛昂占卜后确定了位置的,这也让他损耗了大量生命……如果不是神圣诸神和天戮诸神将荒陆碎片隐藏得如此之深,罗菲赛昂也不会这么拼命地去使用他那占卜的力量。”乌列的手握成了拳头,咬着牙说道。

  巴罗迪亚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直接说:“一个荒陆圣物已经可以进行拼接了。”

  “……是哪一块?”

  “聆愿者——伊库尔提•因坦德利的那一块。”

  乌列的眼睛略微眯了起来,“准备拼接仪式吧。”

  “家里目前只有莉露在,至少还需要一个冥尘侍的力量才能完成仪式。”

  “……先将亡者圣坛开启,等可以开始仪式以后,再将欧力唤回来吧。”

  “遵命。”

  乌列突然想起了什么,问:“摄冥会方面有消息吗?”

  “从狞欢上一次摧毁一个摄冥会分会至今,再没有任何消息,可以认为他们已经警觉起来,开始对我们的剿灭行动思索对策了。”

  乌列叹了口气,说:“没办法,摄冥会的事情毕竟是次要的,不能分散大家太多的精力,碎片全部到手后,再全力对付他们吧。”

  “是。”

  巴罗迪亚答应了一声,消失了。

  冢园,恢复了安静。

  乌列却继续刚才的话喃喃道:“如果他们就此明哲保身的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