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真实而非真实的记忆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6208 2019.05.29 23:43

  见扎格没有回答,布兰妮便要走进屋内。

  欧力却在这时谨慎地道:“小心点人类,你并不知道他隐藏着什么阴谋。”

  布兰妮停下了迈出了一步的步伐,有些无奈地说:“拜托欧力,你已经知道了他的过去,也知道他现在的状态,为何还要如此刻薄?”

  “他是个没有了感情的人,你不觉得这样的人比疯子还要危险吗?”

  “是被感情抛弃的人,况且,你也看到过他之前的举动,真地像是一个毫无感情之人吗?”

  欧力冷冷地说:“我宁愿将那些看似是由感情驱动的举动当做是一种本能,比进食、睡眠更加原始、充满了无序的本能。”

  布兰妮低头望了一眼欧力,淡淡地道:“你说的这些,你并不能确定。”

  “哼,随你。”欧力放弃了劝说布兰妮,但是暗中却警惕着,虽然十分厌恶人类,但布兰妮救了他是真的,对此,他不会忽略。

  布兰妮抬起头,深呼吸了一下,似是在放松自己。

  接着,她缓缓地走到了扎格的身后。

  随着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那苍老而孤独的背影的细节也越来越清晰。

  星光十分暗淡,这个房间内又只点着一支蜡烛。

  扎格那本来十分柔顺的长发,在昏暗的烛光下虽然看不太清楚,但却非常明显地可以看出和原来有很大的不同——干而发黄,看起来似乎轻轻一揪就能揪断,若不是布兰妮和扎格有着某种联系,她绝难相信这是之前那个潇洒俊美的吸血鬼的头发。

  而从椅子把手上露出来的那只手,更是看得人触目惊心——干瘪,却有着一根根血管一样的焦黑凸起物爬在上面。

  “停在那里。”扎格的声音略微提高了一点,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布兰妮刚刚踏出的一步缩了回来,一只手不知不觉间紧紧抓着玩具熊,另一只手放在胸前,显得犹豫而不安。

  被她挤压得苦不堪言的欧力拼命地忍着没有出声,要在平时一个人类敢这样捏他的玩具熊,他说什么也得用相同的方法回报对方。

  “为什么是我?”布兰妮柔和地问道。

  “……你觉得自己很特殊吗?我不过是选择了一个离我最近的人类而已。”

  “那不是我问的。我问的是,为什么是我?”

  “……”扎格沉默了,他知道布兰妮的意思。

  他干瘪的手略微颤抖了一下,道:“如欧力所说,我的一切举动都是本能驱使,这种本能是无序和混乱的,选择将记忆传输给你,只是我的一时兴起。”

  “我不相信。”

  “我不需要你去相信,事实就是如此。”

  “那你为何在对我吸血时停了下来?”

  扎格的头偏了一下,道:“你在说什么,那是瑟尓妮的魔法发生了作用,使我不得不停了下来。”

  “……你撒谎了,这也是你的一时兴起吗?这也是受到那些无序和混乱的本能影响吗?”

  “……”

  “我知道你在吸血的过程中看了我的记忆,我能感觉到。而你停下来的时候,瑟尓妮的魔法还并未发生作用。”

  欧力疑惑地听着布兰妮的话,却没有发出疑问,而是静静地听着。

  布兰妮咽了一口唾沫,有些难过地说:“你是发现了我已经怀孕,才停下来的,不是吗?”

  扎格没有说话,却略微将身子更靠向椅背,然后长长地从鼻子呼出了一口气。

  这算是默认。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布兰妮紧跟着说道。

  “……我没什么要说的。”扎格淡淡地说道。

  布兰妮脸上略微出现了一点愠怒,快步走到了扎格面前,遮住了窗外的夜色。

  此时,她看到了扎格的样貌,不禁怔了怔。

  他的样子,实在是惨不忍睹。

  脸上的皮肤,也和手上一样干瘪、充满了那焦黑的凸起,而眼睛则彻底变成了略有些凝固的岩浆状,周围,满是细细的裂缝,看起来比僵尸还要恐怖!

  扎格略微抬起眼睛望向布兰妮,自嘲地笑了一声。

  布兰妮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会儿,说:“你笑了,带着自嘲的笑。”

  “我必须这样,我已习惯这样,我必须做出一些我认为自己在还没有被感情抛弃的时候会做出的反应与动作……只有这样,我才能知道自己还切实地活着。”

  “……你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算是活着吗?”

  扎格的目光从布兰妮处移开,淡淡地说:“这是唯一留在我脑海里的感情——想要活下去。”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仅仅是因为那些事情吗?”一直默默听着的欧力突然问道。

  “‘仅仅是因为那些事情??’”扎格干瘪的脸上露出了愤怒和不可思议,令布兰妮的心一痛,因为她知道这愤怒只是扎格在无感情的状态下做出的表现,其实他并不愤怒。

  连有人在对他妻子孩子的惨剧表示淡漠时都无法感到愤怒,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情。

  可是,他连这份可悲都已经感受不到了。

  该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吗?没有人有资格这样说。

  欧力却继续冷冷地说:“你有没有想过,这种事情难道只有在你身上发生过吗?世间,难道就没有其他人有和你类似甚至比你更惨的遭遇吗?”

  “欧力!!”布兰妮怒声叫道,她不敢相信欧力居然会在此时说出如此苛刻的话。

  欧力对她的反应毫不在乎,道:“可为何,只有你一个人出现了这种状况——被感情抛弃。”

  “你不知道是否有人也和扎格一样被感情抛弃!”布兰妮更加生气地道。

  “是吗?如此蹊跷的事情,如果世间有发生过,书籍上会没有记载?那些喜欢添油加醋的人物传记作者,在遇到类似的事情时,难道不会大书特书吗?我是不相信。”

  布兰妮微微一愣,确实,欧力说的有道理。

  扎格的境遇的确是惨到了极点,但古往今来,肯定也有人遇到了和他类似的事情,可欧力说过他是非常喜欢读书的人,连他都没有读到过哪怕一丁点这样的记录,的确有些奇怪。

  难道,只是因为扎格是个性情中人,太重感情?

  “扎格,对你的遭遇,我表示遗憾,但我要你明白,先皇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这里面,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阴谋!”欧力略有些激动地说。

  扎格的眼睛略微眯了一下,然后,他似想通了什么,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这样……是他……”

  “谁?你在说谁?”欧力有些紧张和着急地问。

  扎格却没有回答他,而是抬起了干瘪的手。

  欧力立刻警惕了起来,他在香子兰魔盒中抓住了一瓶魔药,随时准备使用。

  布兰妮却在这时轻轻抚摸了一下欧力的玩具熊,示意没事的。

  扎格看向布兰妮,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回到这里吗?”

  布兰妮先是盯着他,然后,她打量着这房子,说:“因为这里是你和她记忆最多的地方,你想在死前来这里尝试一下是否可以唤起自己心底哪怕是一丝对她的爱。”

  扎格笑了一下,说:“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为什么?”布兰妮着急道。

  “……你愿意试一试吗?”扎格敛起笑容,认真地问道。

  “这不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吗?”布兰妮微微一笑,道。

  “什么意思?你们要做什么?”欧力奇怪道。

  扎格那抬起来的手却在这时略微颤抖了一下,顿时,他和布兰妮的思绪一下子离开了现实。

  ……

  扎格看着地摊上的摇摇马,轻柔地笑了笑,用手轻轻推了一下。

  自己摇摆了几下的摇摇马,很快就停了下来。

  “又来了,孩子还没出生你就不断地出入这屋,就急成这个样子?”一个略带着埋怨却十分温柔的声音从扎格身后响起。

  扎格回过头,看着将头发盘起、一身红裙的妻子,脸色变得更加温柔,“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看到我们的宝贝在这屋玩耍的样子啊。”

  “就算宝贝出生了,他也还小,玩不了这些玩具,我看啊,到时候他只能玩你了~”妻子调皮地一笑。

  “好啊,他想把我当成什么玩具都可以,只要别把我当做尿盆就行~”扎格笑着,走到妻子身旁轻轻地抱住了她。

  “真要尿你身上,你也得认!”

  “别啊,我堂堂血骑士,吸血鬼家族的将军,也给我留点面子啊……”

  “行了你,少在这里和我装委屈了,明天就是出征的日子了,你就没什么表示?”

  扎格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眼神,然后抱着妻子的胳膊紧了一紧。

  妻子像是察觉到他要做什么,轻叫道:“你又要……”

  话还没说完,两人便从房间消失,出现在了外面的花园中。

  “你又使用传送魔法!”妻子轻轻锤了一下扎格的肩膀,略有些生气地说。

  “为了你,多少次我都愿意。”扎格将头贴在妻子额头上,轻声道。

  妻子的脸一红,有些害羞地说:“传送到这里做什么?”

  “为了让你看我心中因你而变美的夜空啊~。”

  “天天都看,有什么好看……的……”妻子抬起头,却怔住了。

  这里的夜空,本是普通的。

  但现在,竟和上一次在皇族的天空里看到的一样,被五彩的星河所充盈。

  扎格看着妻子那被星空映得五彩斑斓的眼睛,问:“好看吗?”

  妻子捂住了嘴,哽咽了一下,不敢相信地问:“这是……魔法吗?”

  扎格笑笑,说:“当然是魔法,我总不能把咱们家搬到皇族的夜空之下吧?”

  “我以为……我再也无法看到如此美妙的星空了。”妻子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她不准扎格再传送去类似皇族的花园那种危险的地方,所以自然以为婚礼那天看到的星空是今生最后一次看到。

  “从今以后,我们两个的夜空,将永远是这样子。”扎格拭了一下妻子眼角快要垂下的泪。

  他没有向妻子透露的是:这魔法消耗的不是他的魔力,而是他的寿命。

  人们一直以为吸血鬼是永生的,但其实他们只能通过吸血减缓衰老的速度,终究还是有死亡的那一天,而有一些特殊的吸血鬼魔法,可以使他们保持青春的模样。

  另外一点不为人知的是,他们的寿命天生受到体质的影响,强大如扎格这样的,活得会非常之久,可像他妻子这样的,可能就只有不到千年。

  即便如此,有谁会愿意消耗自己的寿命呢?

  为了妻子,扎格愿意。

  她将脸贴在扎格胸口,静静地看着夜空。

  扎格抱着她说:“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在战场上感到失落了,就抬起头望望夜空,那片没有你的昏暗的夜空,这样就能激励自己快一点率领大家赢得战争,以早日回到能拥抱着你的这片夜空之下。”

  她抬起头,看看扎格温柔俊美的脸,噘着嘴说:“不早点回来,我就把花园里的修剪工作彻底交给你!”

  扎格立刻露出了求饶的表情,道:“这种处罚太残酷了,我最讨厌做这种细活儿了!”

  “那就快一点赢得战争,我的血骑士!”她用坚定的目光盯着扎格。

  扎格,也同样坚定地望向她。

  二人,许久没有移动。

  突然,扎格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他松开了妻子,朝后退了几步,道:“够了布兰妮,这样子……果然没有用。”

  她看着一脸苦笑的扎格,目光一垂,过了一会儿,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接着,她将双手抬起展开,像是要拥抱什么一样。

  “你……你做什么?”扎格有些惊疑地问。

  她没有回答,只是用坚定的眼神望着扎格,而一些猩红色的气息,突然出现在扎格的四周,并且朝着她飞去。

  “你……住手!你在做什么!”扎格惊叫道。

  但,已经晚了,那些气息一钻入她的身体,她的呼吸滞了一下,整个人所散发的气息也变了。

  没有一丝生气,而且充满了血腥味。

  那是……和扎格一样的,吸血鬼气息。

  扎格瞪着眼睛看着她,然后表情颇为复杂地说:“布兰妮,我和你素不相识,你只不过是看过了我的记忆而已,让已经有未婚夫的你伴作我的妻子就已经很过分了,尽管是在记忆中;但现在,你却主动将自己变成了吸血鬼,为了这个内心一片空白的我,你连一丝真心的感谢都无法收到!”

  她的眼神,依旧是那么坚定,“也许,是我太过善良了吧,善良到令人厌恶。但那又如何,这是我的内心深处认为我应该做的事情。”

  “仅仅……是让我感受到一丝爱而已……布兰妮,我什么都无法回报你……”

  “只有这样,你才能全身心地将我当做是你的妻子。”说着,她一挥手,道:“让我们再来一次,好吗?”

  记忆,回到了更久以前的一幕。

  那是扎格教妻子骑马的记忆。

  她笨拙的样子,惹得扎格想笑却忍着不敢笑,最后被妻子发现后她还是生了气,当然,在扎格的几个逗笑的花招面前,她很快就恢复了笑靥。

  可是,扎格的心中没有任何感情。

  于是,记忆再次朝回倒,这一次,是扎格在妻子的帮助下学习做蛋糕,但他此时的笨拙,要比妻子骑马的时候还要更为严重,搞得妻子又生气又好笑……

  没有,他的心中还是没有感情。

  记忆,一遍遍重新来过。

  它们是那么的真实。

  可扎格,始终没有感觉到一丁点爱。

  那片夜空,还是一片黑暗。

  记忆,回到了他们结婚的那天。

  两人,站在皇族的星空下仰望着。

  过了好久,谁也没有说话。

  似乎,这时刻要永久地持续下去。

  沉默,最终是被扎格打破:“谢谢你,布兰妮。”

  “……”她的表情失落了下来,因为她知道,即使是这次的记忆,也失败了。

  “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会同意和我做如此荒唐的事情,并不是因为你有多善良,而是因为我是个卑鄙的人……那个时候,我对你施放了魔法,在你的内心深处种下了同意这么做的种子。”

  布兰妮看了他一眼,半晌,说道:“至少,你的内心深深地渴望着爱,渴望着感情。”

  扎格一怔,低头看向布兰妮。

  布兰妮同样望着他,微笑着说:“不是吗?否则,你为何会这么做呢?”

  扎格看着布兰妮坚定的目光,露出了真诚的笑容,低声说道:“谢谢你……”

  记忆,结束了。

  两人,回到了现实。

  欧力此时却正要使用魔药。

  两人虽然经历了不知多长时间的记忆,但其实在现实中那只是一瞬。

  “欧力,我没事。”布兰妮察觉到了欧力的动作,用令人安心的声音道。

  欧力却呆住。

  “你……你的气息……”

  “……是我自己做的,为了唤起扎格的感情。”布兰妮坚定地道。

  “扎格!!你对她施放了什么魔法,使她对你如此在乎?!!”欧力怒吼道。

  扎格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欧力,声音极低地说:“范德夏特,他是这一切背后的黑手。”

  欧力心中一震,道:“什么?”

  “在我被封为伯爵后,他曾断断续续地来找过我,每一次,都是逼我深入吸血鬼家族的禁地。那禁地,不要说我,连历代吸血鬼家族领袖遗留下来的书籍中都没有任何记载,但他却似多少有些了解……死之婚礼后,他消失了一段时间,大约是圣陆历一百多年的时候,他再次找上了我,这一次,他似乎是确定了禁地的位置,很笃定地逼我前去。”说到这里,扎格示意布兰妮走近一点。

  接着,扎格轻轻地将手放到了玩具熊身上,说:“你自己看吧。”

  欧力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一个像是极为古老的陵墓。

  扎格,站在一个巨大的平台上。

  平台中间的地上,雕刻着一个头像,这头像是一个闭着眼睛的男性吸血鬼样子。

  而这时,一片猩红色的光芒突然间从平台下方朝上射来,扎格一瞬间便被传送到了地面,一脸茫然。

  欧力的意识从记忆中回到了现实。

  “他让我到那里,却没有说过让我去做什么,而在我被传送出来以后,那片禁地就好像发动了什么魔法,使我再也无法进入,也无法搞清到底发生什么了。欧力,你刚才说的,让我猛然想起来在翻阅历代吸血鬼家族领袖的书籍时看到的一个令我十分在意的叙述,原文是什么我已不记得,但大致意思是说吸血鬼家族有一个极为可怕的秘密潜藏在一个只有皇族知道的地方,而只有极少数吸血鬼经历了特殊的事情之后,才有可能开启。”

  “这叙述说得很模糊。”欧力凝重地道。

  “不错,但似乎很符合我的情况,所以我才会有所在意,可也正因为描述得太过模糊,我渐渐把它遗忘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便是那叙述中极少数吸血鬼中的一个,你经历的事情便是所谓的‘特殊的’事情,而你会变成现在这个除了求生存以外毫无其他感情的状态,就是开启禁地需要的条件或是开启条件达成的特征?而为了这个条件,范德夏特才对你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猜测而已,对我来说,这些都已不重要,就留给你们自己去思考吧……”扎格似是累了,他低下头,缓慢而费力地呼吸着,不再说话。

  范德夏特也好,先皇也罢,究竟是谁将他逼到那个地步,都已不重要。

  经历了许多事情,他发现自己真的累了,早就累了,他该睡去了。

  也许,在永久的睡梦中,他才有机会再次看到那璀璨的星空?

  布兰妮难过地望着扎格,呆在原地不知该做些什么。

  欧力却拼命地回忆着他读过的有关吸血鬼家族的历史,可始终也无法想起什么。

  看来,这些果然是只有皇族才知道的事情,那么,主人知道吗?

  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完,得赶紧想方设法回到家里,将这件事情告知主人。

  扎格呢?虽然他已经奄奄一息且失去了活下去的欲望,但最好也一同带回去。

  问题是,怎么带?自己连活动的能力都没有,更别提带上这么一个虚弱的大男人了。

  “布兰妮,恐怕我还需要你的帮忙。”欧力突然严肃地道。

  “你说……”

  “砰!”“砰!”

  两个沉重的落地声音突然从屋外响起,欧力和布兰妮顿时脸色大变。

  布兰妮急忙转身看向楼下的花园。

  站在其内的,有两个人。

  一个克拉拉,而另一个,是律天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