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性格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248 2019.02.23 08:36

  “看起来,您也是他们的敌人吧,如何,是否可以请您和我们联手呢?”

  另一个盗贼听到这里,简直觉得他的同伴疯了,居然要和一个传说中的高阶魔物联手,疯得已经不可理喻了!

  “和你们联手?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扎格用手摸着下巴问道。

  那盗贼咽了一口唾沫,说:“您……想要什么好处?”

  “呵呵,当然是血液了,新鲜的血液,刚刚从活人身体里吸出来的血液,”说着,扎格靠近了两个人,用鼻子在他们的脖子间闻着,就像在闻一道菜是否美味,将两人吓得魂不附体,一下也不敢动,“不过……”扎格很快又离开了两人,“在我看来最好的,还是年轻的女性人类,她们的身体可以用来摧残,她们的心脏可以泡在红酒里调味,而她们的血液,又是最为上乘的美味~”

  扎格仿佛陶醉了,他背对着两人,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好像空气中藏着那令他垂涎欲滴的味道一般,“所以,你们人类的存在,对我简直就是一种恩赐,自从品尝了那种味道以后,我便再也无法对你们以外的其他猎物有哪怕一丝的兴趣了~”

  “我们…我们的雇主会给您提供您想要的东西的,这对他们来说太简单了!”虽然扎格的话令这盗贼浑身起鸡皮疙瘩,但此时,为了活命,他也只好顺着扎格说了。

  扎格的头微微一动,即使这细小的动作,也令两人紧张万分。

  他转过身,戏谑地看向二人,说:“‘东西’?原来在你们人类的眼中,少女可以被称为‘东西’?”

  那盗贼不安地眨着眼睛,说:“只要您需要,在我们的雇主眼中就全部都是‘东西’!”

  扎格盯着他看了半天,笑了,“我喜欢你说的,能有这样想法的人类,才算是聪明的,没错,只要是有价值的,可以利用的,都可以被称为‘东西’~”

  “只要您需要,我相信我们的雇主完全有能力给您提供数量足够您尽情享用的‘东西’!”盗贼继续道。

  扎格笑着,思考了一会儿。

  他动心了,因为那些哥布林抓回来的人类,很少有符合他品位和要求的,少女更是少之又少,如果能每日不停地享受到少女,他确实很乐意。

  “你的提议,令我十分动心。”

  扎格的话,令两人的心提了起来,看来他是要同意了!

  可扎格却忽然间掐住了两人的脖子,笑道:“可惜,好死不如赖活,享受的前提,是要活着。我不认为你们的雇主有能力对付邪薮鬼堂,而一旦我和你们合作了,你们失败的那一刻,便是我的死期。”

  “邪……邪薮鬼堂??”两个盗贼惊恐地叫道。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跟踪的,居然是邪薮鬼堂的人?

  是不是搞错了,这吸血鬼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但,他们却说不出话了,扎格已经将他们掐得晕了过去,然后在一阵狂笑间化作了一团烟雾,卷走了这两个点心,或者该说是……“东西”……

  ——

  车队,离开了布劳尔——蓝夜之城。

  几乎所有的马车都是满载着货物,除了中间的一辆。

  这一辆上面,载着几个重伤员。

  他们虽然已经全部脱离危险,但一个个萎靡的样子却着实让人有些担心。

  来时有说有笑的众人,此时一个个却都抑郁地一言不发。

  而这之中,最为抑郁的那个,自然是杰弗西。

  他坐在最前面的马车中,和小女孩同乘,这辆马车除了赶车的人以外,只有他们两个。

  杰弗西低垂着头,他恨不得将脸放到车轮子下面,让马车挨个碾过。

  “杰弗西。”小女孩轻声唤道,她已穿上了人性肤。

  “……大人。”杰弗西有气无力地答应了一句,却未抬起头来看她。

  “你曾和我说过,你是一个会一放松下来,就无话不说而且停不下来的人,是吗?”

  “……嗯。”

  “那,我现在可以让你恢复到这种状态吗?”

  “诶?”杰弗西略微抬起头,奇怪道。

  “因为,我想和你进行一次无话不说的谈话。”

  “我……”杰弗西说不下去了,他怎么还能去用那种状态来说话,他已经因为忘形而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

  小女孩看了他半晌,并没有着急,而是隔了一会儿才继续道:“我能感觉到,其实你对自己的这个性格非常厌恶,虽然你平时表现得十分自然,可每一次,你都会在无意间表露出这种情绪,为什么?”

  杰弗西突然抬起头,激动地喊道:“难道不应该厌恶吗?!您看看我都干了些什么?我让大家无端受到指责,又被打成现在这个样子,哈莫尼……哈莫尼和他的哥哥甚至差点因为我而丧命……这样的我,难道……不该厌恶吗!”说到后来,杰弗西啜泣了起来,痛苦至极。

  “那之前呢,之前没有发生这件事的时候,你为何也对自己感到厌恶?”小女孩并没有因为他痛苦而停下,继续问道。

  “……一个厌恶着自己的生命却必须活下去的人,一个厌恶着自己的性格却要逼着自己不要去改变它的人,他如何能不厌恶自己?!”杰弗西双手抓着头发,将头埋在了双臂的缝隙中。

  “……看来,是有什么羁绊使你无法去做你想做的。”

  “我没有什么想做的,我只想死,想去陪为了这样的我而死去的妈妈……”

  “……和我聊聊你的妈妈可以吗,杰弗西。”

  杰弗西保持着原样待了一会儿,将双臂放了下来,表情悲伤地盯着脚下,吸了一下鼻子,道:“她……她从不向我发火,不管我犯了什么错误,她都会温柔地纠正我、鼓励我,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有这样的性格吧……”

  “……那,你的妈妈她是否想要你改变这样的性格呢?”

  “……至少,她从没有表现出来,不管我怎么任性、怎么放肆,她都只是微笑着叫我‘小八音盒’。”

  “八音盒?”

  杰弗西轻轻点点头,“一个没有上弦就会自己演奏起来的吵闹的八音盒。”

  “八音盒美妙的声音,恐怕和‘吵闹’二字沾不上边吧?你说你的妈妈没有表现出想要改变你性格的意思,但我觉得,她完全就不想让你改变,因为她喜欢你这样子的性格。”

  杰弗西眼睛瞪起来,怒吼道:“那又怎样?!我的性格害死了她!!包括现在,还差点害死了哈莫尼和他的哥哥!!”

  小女孩沉默了一阵,待杰弗西冷静下来后,问:“你的羁绊,就是你的母亲吧,是她想让你活下去,并且是保持着这样的性格活下去,不是吗?”

  杰弗西没有表示,算是默认。

  小女孩站了起来,抬起头看向遮住了天空的大树,问:“杰弗西,你觉得,什么才是优点?”

  “对周围的人和事物可以带来积极影响和结果的性格,就是优点。”杰弗西毫不犹豫地答道,因为,他曾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而他认为,自己的性格,是不折不扣的缺点。

  “那你认为,这些遮住了天空的树木,有优点吗?”

  杰弗西有些疑惑地抬起头,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但当他抬起头看到那密密麻麻遮住了整片天空的树叶后,他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

  “对于人类,这些树木简直就是乌云,是迷雾,是遮住了他们视线的障碍,但正是这个缺点,却使魔物们将这片森林当做他们良好的栖息地,对于魔物们,这难道算是缺点吗?”

  “您是想告诉我,事情都有两面性吗?但我知道这个问题,我的性格也许会有好的那一面,但坏的那一面,更多!!”

  “……”小女孩低下头看向杰弗西,道:“我认为,人的性格,并不能单纯地被称为优点或缺点,或者单纯地去用事物的两面性来看待,在我看来,每个人的性格,都是一种能力,一种天生的能力。”

  “……能…力?”

  “就像其他的能力一样,这种能力,需要你自己去学会掌握,如果你对它没有任何驾驭,使它变为脱缰之马恣意乱跑,那不管是什么样的能力,都会变成灾难。可一旦你学会了驾驭,任何可能变成灾难的能力,都可以给别人和自己带来幸福。”

  “……我……”

  小女孩打断了他,转身背向他道:“你想要抛弃自己的这个能力?想要改变它?为什么?这是你的母亲希望你拥有的,也是你自己想要的,尽管你无意中显露出了对这个能力的厌恶,但你不可否认的是,从这能力中,你获得了快乐,因为这才是你自己!”

  “不,我……”

  “我认为,改变自己,不是彻彻底底地改变自己的性格、抛弃这份天赐的能力,而是学会掌控它,使它可能造成的灾难被免除,使它可能带来的幸福成真!”

  杰弗西说不出话来了,他呆呆地看着小女孩。

  这一刻,站在他面前的小女孩的背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有自信,都更具魅力。

  而此时,马车刚刚驶出森林,一束束温暖的阳光从小女孩前面投来。

  “让我帮你吧,杰弗西,我来帮你,掌握这力量。”

  说着,小女孩转过身望向杰弗西。

  她俏皮的微笑,此刻在阳光下美得令人痴醉。

  “所以,我的名字是达斯克莱恩•琴,今后,请多指教~~”

  ——

  人的生活,可能会在一瞬间发生改变。

  这个瞬间,你很可能不会立刻发觉,因为一切都来得太快,即使你有准备也是一样。

  回到索托斯城的杰弗西就是如此,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活,包括他自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的职务,变成了琴的助理。

  每日,只要琴在忙活着,他就必须跟在身边,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不能有一刻的松懈。

  而琴对手下的苛刻,他也充分了解到了。

  不管是任何细节出现了任何细小的错误,她都会严厉地指出。

  杰弗西写下的文书,会习惯性地在每句话结尾的字母尾巴上提一下,据他说,这样会显得文章十分漂亮,且让读的人可以轻松一些,但琴却说这是正式的文书,绝对不可以有这方面的小聪明和任性存在,严厉地纠正了他数次,直到他彻底改了过来。

  但同时,她却有许多私人书信要求杰弗西代笔,在这之中,她又要求杰弗西带着他那习惯去写,搞得杰弗西每次提笔前,都要反应一下自己现在要写的文书是不是正式的……

  在出去会见重要客人的时候,琴总会介绍一下自己的助手,令他极为紧张,尤其是面对那种他最害怕的脾气暴躁的客人,而在这时,琴又会悄悄地用亡语魔法在他脑海中要求他放松,表现出自己能说会道的那一面,同时,又在他即将开始忘形的时候在他脑海中及时训斥一句~

  每日的管理工作,是琴工作中一个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杰弗西自然依旧需要跟在她的身边,开始时,还是琴在亲自进行管理,但渐渐地,她却将这份工作交给了杰弗西,尤其是在和员工谈心的时候,杰弗西必然会被抬出来,而这时的杰弗西,往往是最为忘形的,因为琴很少会于这个时候在他脑海中打断他~

  最令杰弗西头疼的,便是半夜会突然被琴叫起来去处理宾客的重大投诉,而这时,琴往往会十分开心地对他说:“到了你最大程度利用自己能力的时候了~”

  当然,处理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十分简单,因为杰弗西总是不能掌控好什么时候能放松什么时候会紧张,一旦紧张,面对愤怒的客人他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旦放松下来,那一切就简单了,三两句话他就能和客人变成一家人,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处理得十分轻松了~

  这样的生活,很累,累得杰弗西突然有一天发觉了过来,这不是自己以前的生活,那种厌恶着自己的恶心生活,而是……令他渐渐热爱上的生活。

  而使杰弗西真正反应过来自己热爱这生活的,是哈莫尼和他哥哥的支持,与对那天事情的释然。

  这个时候,杰弗西已经成为索托斯城的名人了,全城,有谁不知道静默之约呢?而这之中,但凡去过静默之约的,大都见过这个十分风趣健谈而又十分有自信的少年,不管是应对没事找茬的地痞流氓,还是和挑剔高傲的贵族打交道,这个少年都表现出极端的游刃有余,就好像,他有一种能力,可以完完全全地将这些事情像吃饭睡觉一样轻松地摆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