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你的魅力不如我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71 2018.12.06 09:17

  普莉奥强忍着怒气,没有说话,她已经听说了敏思刚才在这里的遭遇,现在她真想把这几个士兵用比刚才他们打敏思强百倍的力量狠揍一顿!

  乌列依旧淡淡地笑着,而敏思则一言不发,平淡地看着这些士兵。

  “要出城?交钱~”一个士兵说道。

  “什么钱,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强盗设置的黑卡吗!”普莉奥忍不住反问道。

  “呵呵,小姑娘,你不要忘了,这里现在可没有狮骑军保护你们,老子们现在心情好,不想为难你,不要不知好歹~”这士兵回过头偷偷瞄了一眼那坐在凳子上的中年汉子,后者正望着这边,一脸凶狠狠的样子。

  他们为什么没像刚才一样一哄而上想将普莉奥掳走呢,原因就是这个军官,并不是因为他不允许,而是因为他在的情况下,有女人当然是由他先享受,而经过他折腾的女人,基本上就和死人差不多了。

  而普莉奥这样漂亮的美女他们何曾见过,自然是想自己享受一番,而不想让那军官发现。

  看到普莉奥和乌列只有两人出城,那么还有两人应该还留在城内,所以他们自然还会回来,只要他们留在帝都,就总有时间下手。

  所以,现在这几个士兵只是想为难一下乌列。

  “多少钱?”乌列平淡地问。

  “呵呵,100银币!”一个士兵笑道。

  “什么!你们是吃人的吗!”普莉奥惊怒道,100银币,什么概念,1000铜币换算后才值1银币,而雇这辆马车,只花了60铜币,可想而知,100银币有多么可怕了。

  “交不起,那就不能出去~”

  “要不,你答应我们哥儿几个,让我们今晚快活快活也行~”

  “哈哈,不错不错,那我们就分文不要~”

  普莉奥猛地将手放在了佩剑上,正要拔出,却被乌列按了下去。

  “100银币,给。”乌列拿出了一个袋子,抛给了几个士兵。

  接住了袋子的士兵和周围的同伙面面相觑,他们怀疑地看看乌列,这才打开袋子。

  “呼!”几人看清袋内那一个个银币后,惊呆了。

  即使像他们这样每天在城门口勒索,也没见过这么多钱,何况他们这样的人,也不会存在什么存钱的概念,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打头的士兵舔舔嘴唇,看了看乌列,又看了看普莉奥,点了点头,意思是“很明事理”,然后说道:“经过城门的时候,让你的女伴把脸遮住点,不要让我们的头儿看见,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几个士兵开心地回到了岗位上,打头的那个则将那袋子银币交给了凳子上的军官。

  那军官掂了掂手中的银币袋子,将目光移向了正要驶出城门的马车。

  此时,普莉奥不情愿地披上了乌列给她的一个斗篷,将脸藏在了兜帽中,她虽然不明白乌列来帝都要做什么,但是也极力忍住不想给他惹麻烦。

  可这军官此时注意的不是她,而是乌列。

  “停下!”这军官一把将手中的钱袋抛给了身边那士兵,对着马车喊道。

  车夫急忙又一次停下了马车。

  军官走到车边,像在看一件艺术品一样上下打量起乌列来。

  他绕着马车走了一圈,目光却始终停留在乌列处,脸上逐渐露出了邪淫的笑容。

  “呵呵,这么英俊的男人,还是第一次见。”军官自言自语道。

  周围的士兵们互相看看,目光中仿佛在交流着:咱们头儿还喜欢男人?

  然后,他们用戏谑大于同情的眼神望向乌列。

  乌列叹了口气,对普莉奥说道:“看来我的魅力比你都大。”

  普莉奥没有说话,她又好气又好笑,想不到乌列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

  一个性取向是异性的男人,恐怕最讨厌的就是另一个男人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了吧。

  这军官忽然间伸出手,一把抓向乌列的胳膊,就想将他拽下来。

  “自己找死,不怪我。”乌列正这么想着,普莉奥却出手了。

  她猛地抓住这军官伸向乌列的手,向着一旁的城墙抡去!

  那军官猝不及防间,整个人被普莉奥可怕的力量甩了出去,“砰”的一声砸在了城墙上!

  这下,嘈杂的城门前,立刻安静了下来。

  民众们惊恐地看向那落在了地上的军官,又看看马车上脱下了斗篷的普莉奥,有的捂着嘴,有的瞪着眼,有的则干脆加快了脚步,赶忙逃离这是非之地。

  那些士兵们,却都没反应过来,自城卫军成立以来,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这是什么?这是虎头拔毛啊!

  即使是狮骑军那些地位比他们高得多的骑士们,也不敢这样对待他们,更不敢这样对待他们的长官。

  但现在,一个平民少女居然敢迈出这从没有人敢迈出的一步?!

  “警钟!敲警钟!!”一个士兵缓过神来,急忙喊道。

  “当!当!”几声清脆的钟声响起。

  很快,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渐渐从城门内一旁供城卫军休息的房子内传出。

  周围的民众们,此时已经自觉远离了他们,站在远处观望着。

  两队手持长矛的城卫军士兵此时已经包围了乌列他们的马车,这些士兵没有任何阵型或队形可言,完全是随意站位,像群土匪一样。

  “呀!!”那车夫本来是被普莉奥的举动吓傻了,现在看到这些士兵后才反应了过来,但他依旧是一幅吓傻的状态,不知所措。

  “哎呀呀,这下子动静大了。”乌列看着周围的士兵,淡淡地笑笑。

  这时,那军官缓缓站了起来,一言不发。

  他扭动了一下脖子,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看向马车上傲然站立的普莉奥。

  他的目光,此时只带着一种情绪——杀意!

  “我,贝纳•普莉奥!第三阶圣辉骑士!在此时此地,向你提出决斗!你!敢不敢!”无视周围的士兵,普莉奥对着那军官举起剑,英气勃发地喊道。

  周围的人再次愣住了,想不到这看起来柔弱美丽的少女,竟是个第三阶强者!

  乌列苦笑了一下,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少女保护,不知道敏思会怎么想。

  敏思却感觉理所当然,因为潜意识中她将乌列当做成了一个伟大的存在,伟大的存在周围自然有很多人自愿保护,伟大的存在也不会轻易出手。

  那军官看着普莉奥,突然“呵呵呵呵”笑了一阵。

  “喂!后面的小子,你居然让一个女人保护,是不行吗?”

  军官的话,顿时让周围的城卫军士兵对着乌列讥笑了起来。

  周围的民众也有些鄙夷地看向乌列,一个大男人为何让一个比自己岁数还小的女孩保护,的确让人不齿。

  但乌列却依旧端坐在马车上,尽管一身黑色皮甲,典型的冒险者装扮,但他由内而外的气质使他依然拥有身居高位者的威势,他的脸上只有微笑,令人看不出是什么情绪的微笑,这微笑令人着迷,但却令那军官感到不舒服。

  “呵呵,看来,你的确是不行,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我看,你不如直接来我胯下,享受一下不行的男人应该得到的待遇~”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连一个女人的决斗挑战都不敢正面回应吗?还是说,你是干脆要拒绝了!”普莉奥突然打断了这军官越来越下流和令人恶心的话语。

  那军官将目光移向普莉奥,似乎在看一个死人。

  他走向一旁,一边走一边看着普莉奥,说:“好吧,我接受。如果你赢了,刚才的一切都一笔勾销,但如果你输了……我会把你赤裸吊在城门前,然后当着你和所有人的面,干你身后那靠女人保护的小子!”

  普莉奥咬着牙,却没有说什么,她轻轻跃到地上,气势不凡。

  敏思却狠狠地看向那军官,即使看殴打自己的那几个士兵的时候,她都没有露出这样愤怒的表情。

  此时,乌列却苦笑着在安抚那坐在前面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的车夫,向他保证他不会有事,似乎完全没有听到那军官侮辱他的语言。

  而那些城卫军士兵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头儿要动手了,他们急忙跑到了远处,比周围看热闹的民众站得都远,仿佛怕被波及到似的。

  “呼”的一声,那军官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把武器,轻轻一悠,便带起了一股强风!

  竟是一把立起来和人一样高、头部比人头还大两圈的黑色金属大锤!

  “咚”的一声,这军官将铁锤立在地上,将地面的石板砸了个粉碎!

  反观普莉奥那本来看起来没什么的佩剑,此时却像一个玩具一样……

  但普莉奥却毫无反应。

  这军官看起来给人带来的冲击感很强,但在她看来,是如此的外强中干。

  如果此时眼前站着的是罹,不用拿出武器,仅仅是在那里站着,都会让人有泰山压顶的感觉。

  相比起来,再看这军官,他那示威的动作简直令她可笑!

  “惨了,这么美的姑娘,怕是要被队长砸成肉酱了……”一个城卫军士兵对身旁的战友叹道。

  “哎,没办法,谁让她这么自信,觉得自己是第三阶就有多么了不起了,可是她不明白,在帝都,等阶一样是第三阶的队长,也就只能得到眼前的军衔。”

  “不是那么简单,第三阶诚然不弱,但帝都也有很多第三阶停留在士兵的层次,咱们的队长为什么能当上队长,还是因为其实力在第三阶中是超群的~”

  “是啊,我听说上次有一个刚入伍就当上小队长的第三阶战士和他叫板,最后就被砸成肉饼了。”

  “但愿他这次能怜香惜玉一点……”

  几个城卫军士兵带着惋惜的眼神看向普莉奥,不是他们的心有多么好,而是为自己没有享受到这样美丽的女孩而感到不爽。

  “乌列哥哥,大姐姐不会有事吧?”敏思看着那令人恐惧的巨锤,担心地问。

  “呵呵,敏思,记住,永远不要被一个人的外表吓住,不管他看起来有多么强大,那永远只能是外表。”乌列看向那军官,眼神中毫无波动。

  那军官等了普莉奥一阵,问道:“怎么,害怕了吗小姑娘,害怕就求饶,尽管那一点用都没有~”

  普莉奥的表情从容不变,她“哼”了一声,冲着军官伸出手,做了一个“放马过来”的手势。

  军官的表情变得有些愤怒,他拿起战锤,悠了一圈,又转了转脖子,深吸了一口气。

  普莉奥看着这军官的一举一动,却依旧保持着最基本的战斗准备姿态,没有变化。

  “喝啊!”随着一声怒吼,这军官冲向了普莉奥。

  在周围的人看来,这一冲着实太惊人,因为没人能想到这军官在拿着这么沉重的战锤的情况下,还能有如此快的速度,快到让他们觉得如果自己是普莉奥的话,绝对完全无法做出反应!

  就在他们刚刚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那巨大的战锤已高高举起,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向着普莉奥砸下!

  见那锤子即将落下普莉奥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许多平民急忙转过头去,以防看到太过血腥的场面。

  普莉奥却在此时动了,她只是一侧身,就避过了这致命的一锤,然后她轻轻跳起,一脚踩在了那军官的头上,然后再一跃,跳到了他身后的不远处。

  “砰”的一声,巨锤砸在了地面上,竟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不大的洞!

  这巨锤砸中之处受到的力量,竟不会扩散,而是集中于碰触的范围!

  看来,这柄巨锤,也不是什么普通的武器,毕竟这军官并没有使用战技。

  “你在干什么,敲木桩吗?”普莉奥轻蔑地对军官说。

  “喝!”军官什么话都没说,却突然间转身,连带着将那柄战锤横着悠了过来!

  普莉奥向后跳去,躲过了这一锤。

  但那军官并没有停止攻势,他的身体继续转着,连带起那战锤,随着他的旋转一起转了起来,仿佛一个飞快旋转的钟表指针。

  普莉奥不断向后退着,那战锤转得越来越快,最后,几乎已经在那军官周围形成了一圈圆环,能将碰触到的人砸得粉身碎骨的圆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