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失态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110 2018.12.12 08:43

  “看起来,他们想要抓捕一个罪犯。”乌列看着吧台内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比尔,”不经意间又随手拿起了一把餐刀,把玩着说道。

  克拉赫轻轻将乌列手中的夺过,重新放回了原处,说:“一个名字叫做‘法欧’的罪犯,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

  “特里克兄弟亲自想要抓捕的罪犯,一定不是什么一般的人。”普莉奥皱着眉头,特里克兄弟的实力,在教会骑士团中是十分出众的,而且还带着这么多实力不凡的士兵,而即使如此,那个“比尔”却表现出了鄙夷,这个“法欧”是什么人,居然如此可怕?

  “等等……法欧……”克拉赫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将手放到下巴处,似乎在努力回忆着。

  乌列却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故意把身子探到克拉赫的面前,搞得克拉赫越来越乱……

  想了半天,克拉赫叹了口气,放弃了……有乌列在旁边捣乱,想要去回忆起一个就在嘴边却想不起来的事情,简直就是在和自己过不去。

  “乌列大……乌列,不要欺负克拉赫……”仙忒看着一脸不爽的克拉赫,不满地对乌列说。

  “啊哈哈,你不觉得看到平时一本正经的克拉赫出糗很好玩吗~”乌列轻笑一声,使三人变得更加无奈。

  “噢~~~聊得很欢快嘛!”

  一阵嘲讽的声音传来,令克拉赫皱起了眉头。

  四个看起来同样是冒险者的青年站在他们桌前,不怀好意地看着乌列和克拉赫,然后不时将目光贪婪地转向普莉奥和仙忒。

  打头的,是一个把头发前端一部分染成了白色的男子,穿着一身普通的棕色皮甲。

  而他的长相,只能用尖嘴猴腮来形容。

  尖嘴猴腮,也有不同的样子,比如道斯,虽然也是尖嘴猴腮,但看起来却很平易近人。

  但这个人,却不是,他是你一看到就想离得远远的那种。

  他双手交叉在胸前,上下打量着乌列。

  普莉奥暗中叹了口气,她不禁开始怀疑,到底是自己和仙忒太招男人喜欢了,还是乌列太招人忌恨了,亦或者是这两个原因放在一起后被放大了?

  “有什么事吗?”克拉赫生硬地问道。

  “……”那男人没有理会克拉赫,似乎是懒得理,蔑视的情绪表露在外面,毫不掩饰。

  “没事的话,就滚。”克拉赫淡淡地说。

  也许别人听不出来克拉赫的语气,但乌列却十分明白。

  克拉赫平时说话的时候是严肃的,但却并没有这种平淡,里面隐藏着各样的情绪。

  而一旦克拉赫的语气变得平淡,那就是他在努力掩藏着自己愤怒的情绪,而这种愤怒的情绪,通常代表着克拉赫起了杀心。

  “喂~喂~~两位小姑娘,这两个弱鸡有什么好的,为何要跟着他们坐在一桌,看着不会影响食欲吗?”打头的人无视了克拉赫,他指着乌列两人,对普莉奥和仙忒说道,“不如跟我们几个走吧,想必你们也是来帝都打听冒险者协会士级任务的吧?”

  普莉奥本来是一脸厌恶地看着这人,但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她的表情变成了疑惑。

  那男子看到她的表情后,冷笑了一声:“原来你们还不知道啊,也是,跟着这两个看着就什么都干不成的废物在一起,连基本的打听消息的能力都没有,也是自然的~哈哈!”

  那四个人大笑起来,将餐厅内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桌子下面,乌列却暗中踩住了克拉赫的脚,示意他不要冲动。

  “喂,老子在说你们俩是垃圾,至少有点反应~”那男子看到表情不变的乌列两人,有些不爽,居然一脚朝着离他较近的克拉赫的凳子踹去!

  “啧!”乌列在心中不满道,人类为何总喜欢找人麻烦呢,只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可显示能力的方法有无数种,为何他们总要选择这种最为低等的方式呢?

  在那人的脚踹来的同时,乌列的脚已经离开了克拉赫,“不要杀人。”

  “没可能。”克拉赫淡淡回答道。

  “哎呀!”那一脚踹来的男子,突然大叫一声,向后退了几步。

  出手的,却不是克拉赫。

  站在他们两拨人中间的,竟是那个“比尔”!

  他居然在那一瞬间,从吧台内来到了这里,并将那个男子向后推了回去。

  那人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虽然没有反应过来“比尔”的动作,但他很快就找回了平衡,稳稳站住。

  “妈的,老东西,你干什么?!”那人身后的几人立刻骂道,有的甚至将手放到了武器上。

  “比尔”还是一副绅士的样子,他转头看了一眼克拉赫,但也仅仅就是一眼,然后,他回过头来望着那几个挑衅的人,说道:“在我的旅馆内,不允许斗殴,同时,我的旅馆内,也不欢迎影响其他客人的人,把酒钱结掉,然后出去。”

  打头的人笑了一声,说:“想不到你这老不死的居然不是什么普通人,怪不得在狮骑军面前还能那么从容,原来是有所倚仗!”他一边说,一边将身上的斗篷解了下来,“不过,不要得意,老家伙,我们几个既然敢来帝都领取士级任务,就不是什么二流的冒险者。”

  他将斗篷轻轻一抛,露出了胸前一个发出淡淡绿光的虎头徽章。

  “虎逸战士!”

  “第四阶!”

  餐厅内看到这徽章的人们不禁惊呼道。

  原本看似只是个普通混混的冒险者,居然是一个第四阶的战士!

  此时,这人身后的三人也解下了斗篷,同样,也全都是第四阶!

  看来,他们说自己是来领取士级任务的确实不假,士级任务,没有第四阶的实力,着实没有领取的资本,而他们这样四个第四阶的存在,在冒险者中也算是中上游的存在了,也就是帝都这样繁华的大城市或者是高等级悬赏任务多的地方才能看到。

  但“比尔”毫无反应,这也在众人预料之中。

  两个第六阶将领站在他面前都不能让他动容,四个第四阶?差的太远了……

  但人们却替“比尔”捏了把汗,因为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比尔”是个什么人,他能对付的了四个四阶??

  如果能,那他岂不是第五阶以上的存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吧?拥有那种实力,居然甘于开一个不大的旅馆,平淡生活?

  人们不禁期待着这两方真能打起来,不管是什么结果,都应该是一场好戏。

  乌列和普莉奥却准备要站起来去帮助“比尔”,因为说起来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如果让“比尔”为此受伤,就太不应该了。

  但此时,旁边一桌的一个汉子,却说话了:“喂,你们四个,还真是不畏死啊~”

  “你说什么?你才是想死吧??”打头的男子狠狠地看向那汉子,骂道。

  那汉子急忙摆摆手,说:“呵呵,别,我就是个普通平民,没有您们那么强的实力,我也不想死,但是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不要忽略了刚才那两个狮骑军的话。”

  “哈?什么话?”打头的男子不爽地问。

  “‘法欧’这个名字,我们平民都听过,我想你们想一想,应该能想起来,但凡是这里的常客都知道,这里,是法欧最爱来的地方,不为别的,他喜欢老比尔的烤肉,如果你们对比尔做出什么伤害的举动的话,呵呵……”那汉子喝了一口酒,然后急忙站了起来,向外走去,显然是不想惹事,“我也就是好心提醒你们,走了走了~”

  大门关上的声音响起,餐厅内安静了下来。

  打头的男子一脸狐疑,他看看地面,又看看面前依旧面色不改的“比尔”,似乎在想刚才那汉子的话。

  忽然,他身后的一个同伴好像想起了什么,他惊惧地跑到那男子耳边,悄悄说了什么,令那男子也猛然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他瞪大眼睛看了一眼“比尔”,没再说什么,拿出几个铜币放到桌上,冷哼了一声,和同伴向外走去,在出门前,还不忘回头狠狠地瞪乌列和克拉赫一眼……

  “呼~~”乌列长舒了一口气,双手放在脑后,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个……谢谢你……”

  还没等他们几个反应过来,仙忒却已经站起来,畏畏缩缩地向“比尔”鞠了一躬。

  “谢我?你们?”“比尔”淡淡地说,同时眼睛盯着克拉赫,奇怪的眼神令本来要一起站起来道谢的乌列几人愣住了。

  半晌,“比尔”才继续说道:“没什么。”

  “比尔”头也不回地回到了吧台内,继续擦起了杯子。

  克拉赫眯起了眼睛,“比尔”的话和举止,让他有些疑惑。

  “呵呵,不愧是帝都,人类世界的中心,同时也是最繁华的地方,果然卧虎藏龙。”乌列的声音响起,将克拉赫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乌列,我们还从来没来过帝都,这一次,会不会有些莽撞了?”克拉赫突然皱着眉头说。

  “啊哈哈~”乌列轻声笑了出来,“你终于将自己的优点又找回来了,这才是克拉赫嘛。”乌列重重地拍着克拉赫的肩膀,令后者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人类的世界,这么可怕吗……”回到椅子上的仙忒自言自语道,似乎完全没有了食欲,而刚刚被乌列提起来一点的情绪似乎又低落了下去。

  “呵呵,仙忒,其实在这一点上,魔物也不例外,你以为在魔物的世界中,就是一片和谐吗?当然不,魔物不像人类,我们种族之间的差异要比人类种族之间的差异大得多得多,这也导致在魔物之间,摩擦要比人类还多,只不过,魔物们都比较坦率,不像人类这样勾心斗角罢了。”乌列一边喝着酒,一边说,但从他那神情来看,显然他对杯中的液体不满意。

  倒不是觉得这酒酿得不行,而是他干脆就对酒精饮料不感冒,在他看来,这简直就不能叫饮料,而是类似刑具一样的东西,但是,不要以为他的酒量不行……

  普莉奥想了想,说:“等等,你的话,好像在说魔物也有一个社会一般,中低阶的魔物只有和动物一样的智力,而高阶魔物又少得可怜,怎么会像人类一样拥有日常的社交呢?”

  “好吧,我说不过你~”乌列一摊手,做出一个认输状,但这给普莉奥的感觉就是不想回答自己,完全没有赢了的喜悦感。

  “所以,仙忒,这并不是谁的错,不是神圣诸神的错,也不是人类的错,更不是你的错,因为这,就是这个世界应该的样子,你真得以为,通过你传播神圣诸神的意念,就可以让世界变得彻底和谐,没有纷争,没有痛苦?不要天真了,不管神做什么,这些东西也不会消失!除非诸神彻底抹除人类的思想,让他们成为行尸走肉!”乌列开始说得还很平静,但说到后来,竟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般,连他自己说完都怔住了。

  这让包括克拉赫在内的几人不禁有些吃惊。

  “主人,你还好吗?”克拉赫不禁改变了称呼,郑重地问道。

  乌列有些不自然地看看大家,又看看窗户外面。

  此时,外面的魔法路灯已经全部亮了起来,夜晚,已经彻底降临,空中的星光隐约闪烁着,和邪薮鬼堂的星河完全没有可比性。

  “喝了点酒,有些激动了,不好意思。”乌列拿起手中的酒杯,不好意思地说道。

  大家缓了缓有些意外的情绪,然后,普莉奥才反应过来乌列刚才的话是对神圣诸神的大不敬。

  但乌列却没有给普莉奥反驳的机会,他直接站了起来,表示他已经吃饱,要回去休息了。

  走了两步,乌列突然停下对仙忒说:“虽然刚才有些失礼,但仙忒,我说的,是事实。”

  餐桌前,只剩下了三个人。

  而这三个人,显然都没有了食欲。

  仙忒在低落的情绪中,思考着乌列的话。

  普莉奥则在心中对乌列的话不停地表示着反对和愤慨。

  克拉赫本来也对烤肉没有兴趣,他将手放在下巴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一夜,竟变得如此漫长……

  漫长的夜,悄悄的让一场小雪降临帝都,仿佛被那低落的情绪所感染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