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无计可施?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132 2019.06.30 21:32

  谧夜的哑剧,已经临近结束,东边已经隐隐有一抹鱼肚白在蠢蠢欲动。

  阿莉尔带着铃兰和白樱眨眼间从旅店外回到了房间,几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尤其是阿莉尔,心中的恼火已全部写在了脸上。

  她们已经在这个小镇逗留三天了,可那个传送阵从第一天夜里开始,就再也没有开启过,而摄冥会的成员也始终没有再出现。

  阿莉尔自然不会就这样守株待兔,这段时间,不管是白天晚上,她都在用魔法探查着整个小镇及其周边,甚至,连观星湖周围她都彻彻底底地查看了几遍,她可以确信,如果在这些地方存在着地下或者另一次元的空间,她绝对可以找到。

  除非,这些地方的防御措施是“腐间死褐”亲自布置的。

  也正是由于这个担心,阿莉尔在头一晚同意了将瑟勒当做诱饵来引出摄冥会,这样,算是一种有保障的策略。

  而像这样宛如没头苍蝇一样寻找着自己可能完全没有能力找到的目标,自然是下下策。

  何况,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腐间死褐”会亲自布置魔法来隐藏摄冥会的据点,一点都不令人意外。

  一回到房间,阿莉尔便重重地坐在了沙发上,沉重地呼出一口气,毫不掩饰自己的烦躁。

  “阿莉尔大人。”铃兰端着一杯刚刚倒好的茶递到了阿莉尔面前。

  阿莉尔看看面前热腾腾的茶,又叹了口气,这一次,是带一点无奈。

  她抬起头温和地看看铃兰,接过茶杯后,道:“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不,阿莉尔大人,能在您的左右服侍,是我和白樱的荣幸。”铃兰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前,缓缓地说道。

  阿莉尔略微带着点戏谑地笑了一下,打趣道:“如果让你们两个在我和主人之间选,你们会选谁?”

  铃兰一怔,神情变得复杂了起来,里面有向往,也有迟疑,有开心,也有沮丧……

  阿莉尔见她这个样子,心中不禁一笑,又扭过头,对白樱问道:“你呢白樱,这个问题我也在问你哦。”

  白樱自然是听到了阿莉尔的问题,却在听到之后急忙去为阿莉尔收拾床铺,假装没听见。此时阿莉尔的话音一落,她的背影僵住了。

  她只好带着点勉强的笑容扭过头来,结巴着道:“我……我……我可能……我可能会选……会选……选……”

  阿莉尔无奈地笑笑,摇了摇头说:“瞧你们两个家伙这副难堪的样子,就不会撒个谎,说会选择我?”

  白樱和铃兰也不知该怎么回应,只好干咳了两声,没有说话。

  阿莉尔继续道:“在主人身边服侍,这种事情,谁不想?可是就连伊芙夏尔大人到现在都被动地与主人保持着距离。眼下,除了仲夜皇卫外,没有人可以拥有这份殊荣……”

  白樱此时已经将床铺整理成最舒适的样子,她扭过头,略有迟疑地看了铃兰一眼。

  铃兰马上会意,对阿莉尔道:“阿莉尔大人,您……不生主人的气了吗?”

  “开玩笑!”阿莉尔重重地说道,吓了二人一跳,“我无时无刻不在生他的气,从认识他的那一天起,他就给了我生不完的气!”

  说到这里,阿莉尔脸色略微一黯,因为她和乌列相识的那一天,也正是乌列将幼小的琴弄哭的那一天。

  想起琴,阿莉尔的胸中就有一团想要爆发、却好像被什么东西给裹了起来的怒火,使她倍感愤懑却又无处发泄。

  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因为她自责。

  她自责自己没有在琴还在世的时候好好陪一陪她……

  比起摄冥会,她更恨的人,是她自己。

  摄冥会夺走了琴的生命,但她,却夺走了琴短暂生命中的亲情与快乐。

  阿莉尔略带颤抖地呼出一口气,道:“这次的事情,我能够明白主人的难处,但……我不得不去怀疑,主人他是否有去尝试理解我的感受……”

  铃兰急忙道:“他一定理解的……”

  “铃兰,”阿莉尔语气有些生硬地打断道,“‘理解’一词,可并不是随口就能说出来的。”

  铃兰听完,微微低下头,沉默了。

  阿莉尔看着窗外蒙蒙亮的天色,道:“如果‘理解’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的话,这个世界,也不会有这么多矛盾了……”

  天空中,似是有漫天乌云一般,看得人心头沉沉的,感到呼吸都有些困难。

  此时,她又想起了克拉赫。

  那个虽然嘴上会和主人争论,但实际上却总是不顾一切地服从主人命令的家伙……

  “如果我说要去为琴复仇,你会随我一起吗?”

  “……如果…主人同意的话……”

  这样的回答,阿莉尔完全可以在克拉赫说出口之前猜出来。

  阿莉尔伸出手,一团漆黑的雾气聚集了起来。

  是克拉赫,在她失踪的这段时间里,克拉赫每隔几分钟便会尝试联络一下她。

  阿莉尔的手轻轻地一握,那团雾气便如爆炸的气球般四散不见。

  铃兰和白樱互相又看了一眼,有时候,她们两个真想去揍一顿克拉赫,那个从来都不考虑阿莉尔大人感受的臭男人……

  阿莉尔捋了捋她宛如金丝的长发,目光,正好瞥到了房间的角落。

  那里,坐着几个人。

  他们都被锁链绑着,嘴上也被魔法缄默,除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地盯着阿莉尔外,他们算是什么都做不了。

  这些人,自然是泰力和李两行人了。

  阿莉尔带着白樱和铃兰外出,自然不会带着这群暂时没有什么用的累赘,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就给房间挂上了免打扰的门牌,又给门锁施放了魔法使其无法被打开,然后将这几个人就这么锁在了这里。

  “给他们松绑吧。”阿莉尔淡淡地道,也不再去看他们。

  铃兰一挥手,泰力他们身上的锁链与嘴上的魔法便全都消失了。

  几个人一解脱,立刻便争先恐后地朝着一旁桌上的水壶跑去!

  饶是他们的忍耐力远强于常人,这绑了一天也足够让他们口干舌燥到无法忍受。

  然而那小小的水壶根本满足不了这十个“嗜水者”,而且,这水壶还经历了先后易主的场面……不过,不是那种你争我抢的场面。

  最先抢到水壶的李,先将水壶交到了自己的几个女同伴手中,这几个心地善良的少女却又将壶交给了眼巴巴看着的温蒂,温蒂见淑文的嘴唇都有点干裂了,又交给了她……

  最后,当水壶跑到瑟勒手中时,还是这个卡兰德人痛快——又不是整个旅店就剩下这一壶水了,他拿起壶便将其中的液体一饮而尽,最后,还一脸爽快地抹了一把嘴,看得其他人垂涎欲滴……

  康森特是唯一一个没碰到过水壶的人,他看着满足的瑟勒,一拳怼在他的肩膀上,没好气地道:“你倒是真不客气!我呢?你的好兄弟我呢?”

  瑟勒挠挠头,不好意思地道:“没……没忍住,就这么喝了……”

  “算啦算啦,这里又不是沙漠,到楼下找个侍从要点就好了。”泰力见他们一个个满脸怨念的模样,无奈地劝道。

  说罢,泰力略带深意地瞥了一眼阿莉尔,见后者完全没有管他们的意思,他才急忙推着众人向外走去。

  “午餐之前,到旅店餐厅等我。在这期间,不准离开旅店。”阿莉尔突然冷冷地说道。

  泰力几人走了,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白樱和铃兰正用羡慕的目光望着他们。

  连白樱和铃兰二人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这自然而然的举动。

  也许,是和这些人类在一起时间长了吧,习惯了他们的这些打打闹闹,同时,也唤起了两人的回忆。

  曾几何时,她们也是这个样子,每天和阿莉尔打闹在一起。

  那个时候,主人和克拉赫也偶尔会加入进来,说两句取笑的话,每次都气得阿莉尔怒不可遏,却又不能对主人做什么,只好在旁边生着闷气不理他,这时,克拉赫就会跑到阿莉尔身边用各种方式将她逗乐,替主人把闯下的祸摆平……

  这样的时光,还会有吗?

  即使他们完成了未竟的事业,还能回到那样的生活中吗?

  不能了吧,因为……经历了太多之后,大家都不同了。

  也许,这就是成熟吧。

  可这种成熟中,为何会带着一丝残忍的味道,闻起来令人感到烦闷异常?

  ……

  餐厅中的侍者还没有开始进行准备工作的时候,泰力几人便早早地坐了进来。

  餐厅外,站在前台里的旅店老板今天心情看样子不错,也不知是不是又坑了什么人。

  对他来说十分庆幸的是,100铜币的房价并没有传开,所以他还能继续进行这种宰人的买卖。

  但看到泰力几人时,他的眼神还是充满了愤懑。

  这眼神,看得李和他的同伴们心里阵阵发毛,即使背过身子,都能感觉到身后那不断传来的强烈目光。

  李不禁带着不屑的眼神扫了泰力几人一眼,心想:也不知道这伙人干了什么缺德事儿,让老板恨成这样!

  “您好,几位客人,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吗?”一个侍者走过来恭敬地问道。

  不得不承认,这里虽然价钱贵得要死,但各方面的条件却真不差,仅仅是侍者的这个服务态度,就不是其他地方可以比的。要知道,就连大城市的许多餐厅都不会有如此有礼貌的侍者,何况这样的小镇。

  “水!”泰力几人异口同声地答道,而且语气中带着一丝恨意,就好像和水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侍者有点被吓到了,却没有再说什么,急忙回到了正在打扫餐厅的同伴身边。

  那几个侍者见状,脸色有些耐人寻味地和他说道:“就是他们几个,这两天就跟得了肾虚似的,疯狂地要水喝……”

  “肾虚?”被吓到的侍者扭过头,看了一下泰力几人的男女比例,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对于泰力这种实力的人,这几人的对话他们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除了泰力以外,瑟勒、康森特和李三个人全都猛地站了起来,瑟勒在站起来的同时,还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瞎放什么屁呢?!”瑟勒狠狠地骂道,不怪他骂脏话,对于卡兰德人来说,男女关系是非常严肃和庄重的一件事情,如果不是很亲密的朋友,是绝对不可以开这方面的玩笑的。

  康森特和李虽然没他那么怒火中烧,但二人都是贵族出身,李更是从来没有对自己的这几个女伴下过手,所以特别反感有人会这样认为。这样一来,他们的愤怒也不会小到哪里去……

  几个侍者顿时被吓得跳了起来,一边道着歉,一边一溜烟逃离了餐厅,连扫把都丢下不要了——老板没有解释他红肿的脸是怎么回事,所以他们一直都在怀疑这群冒险者,现在看来,八九不离十是他们打的了……

  “呦,好大的火气啊~”这时,一个轻浮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

  “哈?!”瑟勒扭过头,却是一怔。

  他原本以为这种轻浮的声音,应该是什么混混流氓之类的人发出来的,可站在餐厅门口的,却居然是几个身穿红色铠甲的血影军骑士,而且看打头那说话之人的头盔,还是个军官!

  这身份,可和他这语气搭不上啊……

  可事实,就是如此。

  不光他的语气,就连他的表情、举止,也是一样,轻浮到即使穿上这身铠甲也看起来像个十足的流氓。

  此时,这军官似乎是刚刚开始细细打量起瑟勒几人,顷刻间,他的目光便被这一桌人中的女性给吸引了过去。

  四个娟好静秀的佳人,一个眼睛虽然有点小但却散发着别样魅力的姝丽,再加上一个还没有成年,就已经楚楚动人的少女,这军官的眼神,瞬间便发直了!

  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似乎在稳定心神。

  为什么要稳定心神?因为他觉得今天晚上他的身子下面会一下增加六个美女!

  想到此,他脸上的表情就变得令人恶心了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是傻子,除去泰力以外的所有人,立刻便露出了森然的目光。

  泰力的表情虽然也不好看,但他却站了起来,用两只手按下了一触即发的众人,礼貌而带着警告地道:“这位大人,请注意您的眼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