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森林的主人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180 2019.02.14 08:24

  现在是初春时节,又是中午,阳光非常好,周围即使很荒芜,没有什么景致,这种阳光也会使人十分舒服。

  可远远望着那片森林,却会让这舒爽的感觉消散一空。

  因为,在那片森林的范围内,仿佛没有阳光。

  而且,一片灰暗。

  那些粗壮的树干,不是正常的棕色,而是灰黑色的,上面还长着茂密的深黑色树叶,使整个森林的氛围从远处看起来,竟像是一片长满了杂草灌木的墓园!

  “呃……那是我们的目的地吗?”杰弗西自然不会因为这片森林的模样而感到害怕,因为他居住的地方并不比这儿好多少……

  哈莫尼双手放在马车外,点了点头道:“没错~”

  没多久,他们便接近了那片死寂的森林。

  而拉车的那些马,在距离森林还有几百米的地方时,突然抗拒着不愿再往前走。

  赶车的人似乎早知道会这样,不知给马儿施放了什么魔法,那些马便立刻恢复如常了。

  “这片森林看来有什么这些马十分恐惧的东西啊?”杰弗西对赶车的大叔道。

  大叔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说:“年轻人,你也别太过放松,那里面的某些东西,你也会恐惧的。”

  杰弗西瞪大了眼睛道:“啊?这么夸张?别闹了大叔,别看我这么年轻,我也是被芬特海姆大人的亡语魔法强化过的哦~”

  大叔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说:“那又怎样,你又不是不死系的族人,亡语的效果在你身上是极为有限的,听我的话,你还是老实点比较好。”

  大叔的话音刚落,杰弗西便感觉天空黑了下来。

  其实,不是天空黑了下来,而是因为他们的马车已经进入了森林。

  不过,用天空黑下来来形容周围确实很贴切,因为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此时眼前恐怕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但是对于魔物来说,这点黑暗却和白天没什么差别。

  这森林,竟然茂密到连一丝阳光都漏不进来!

  杰弗西却不禁将目光转向打头的马车前方,因为他分明看到周围那些粗壮的大树下方有着许多盘根错节的根在地面上横七竖八地生长着,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让马车顺利行进呢?

  但在看到前方的情况后,杰弗西却释然了,因为挡在马车前方的那些树根竟像是知道有东西要经过,而自己缩到了一旁,随着沉重的泥土翻动声响起,一条平整的路便露了出来。

  杰弗西又回过头,看向车队的尾部,随着最后一辆马车经过,那些缩回去的树根很快又伸了回来。

  “这些树,是活的?”杰弗西饶有兴趣地问道。

  哈莫尼打趣道:“废话,看不到上面长满了叶子,能是死的?”

  “哎呀我知道,我是问它们是有思想的?”杰弗西明白哈莫尼是故意跟他开玩笑,着急地问。

  哈莫尼抬起头看看那如同顶棚一样的茂密树叶,说:“它们虽然没有思想,但森林的主人是有的。”

  “主人?”

  哈莫尼点点头,说:“这片森林是有主人的,而且,他对我们并不欢迎,所以,大叔说的没错,你还是小心一点,别又忘形了~”

  “我哪有忘形,这一路我都十分老实和安静好吧……”杰弗西不满道。

  “哈哈那倒没错,小杰比刚来的时候要老实了许多,不过啊,你工作的时候老实点也就罢了,平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呗?”

  “呃……我只是不想自己的忘形让别人难堪了而已,所以想改变一下自己,来这里,正好可以管住我这张没遮拦的嘴……”杰弗西挠了挠鼻子,道。

  “是说你让克拉赫大人难堪的那次吗,所以克拉赫大人后来是怎么处罚你的?”哈莫尼饶有兴趣地问,其他几个人也同样看向杰弗西,显然都听杰弗西说过他干的糗事。

  杰弗西伸了伸舌头,说:“克拉赫大人可是很严厉的,他罚我在瑟尓妮大人的实验室里将所有人的工作独自完成……”

  几个侍者互相看了看,脸上有些幸灾乐祸,但同时似乎也很好奇,有人问:“所以瑟尓妮大人的实验室真得很恐怖吗?让那个克拉赫大人都不愿意去?”

  “算是……吧,毕竟论残忍,恐怕没有人能比得上瑟尓妮大人了……”

  赶车的大叔却说道:“你这说法不对啊,年轻人,瑟尓妮大人那不是残忍,而是专注,在她看来,只要是实验品,就是用来完成实验的,可以说,每一个实验品对于瑟尓妮大人来说都是神圣的,因为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使命。”

  车上的几人听完,不禁都点了点头。

  “要说残忍的话,蒂伯格斯大人才是最为极端的那个。”大叔似是在回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

  车上的几人也没有打断他的回忆,而是自己继续聊了起来。

  “说起来,几位冥尘和冥神侍的性格都截然不同呢。”

  “是啊……诶,不对,我觉得克拉赫大人和列尔大人的性格挺像的~”

  “嗯,这样说起来,确实,都是比较冷静和沉稳的类型。”

  杰弗西听着他们的谈论,插话道:“我觉得还是有区别的,首先克拉赫大人会对巴罗迪亚大人甚至主人提出质疑,但列尔大人对上级的命令却是极为遵从的。”

  “哦?对主人提出质疑?还有这样的事?”

  “是啊,还有,列尔大人对瑟尓妮大人的博学是极为钦佩的,但是却讨厌她对实验的疯狂,而克拉赫大人是彻彻底底地不喜欢瑟尓妮大人~”

  “这样子啊……”几个侍者点点头,若有所思。

  “对了,你们觉得欧力大人是什么样的性格呢?”杰弗西突然想知道大家对小女孩的评价,问道。

  “欧力大人吗……脾气很是暴躁的那种类型吧……”

  “啊?暴躁?你们在说谁啊……”

  “快到了!”赶车的大叔喊了一声,打断了杰弗西的话和思绪。

  车上的几人全都有些紧张地站了起来,似乎是要准备什么。

  杰弗西自然也跟着站了起来。

  前面的小女孩,也将手中的书合起,放进了香子兰魔盒中。

  和周围许多侍者极为紧张的表现不同,她显得很是轻松和从容。

  马车,渐渐地停下了。

  四周,一片死寂。

  那些被施过魔法的马,却略有些烦躁起来,牠们用马蹄在地面上磨着,似乎不想停下。

  杰弗西抬起头,望着四周那些粗大的树木,保持着警惕。

  但他明白,既然小女孩说过他们是来采购的,也没有特别叮嘱他,那就说明这里其实并不十分危险。

  可即使这样,杰弗西还是对大家对他的忠告极为重视,没有放松下来。

  这时,哈莫尼还特意走到他身后,认真地说道:“待会儿是你最该管好自己的嘴的时候,千万记住!”

  还没等杰弗西答应,一阵阴冷的风突然从前面吹来,风中似乎还夹杂着凄厉的惨叫声,诡异至极。

  杰弗西不禁有些警惕地弓起了身子,他可不会觉得这就是一阵普通的风。

  “又一次,失落的幸存者们来到了我的森林。”一个听起来令人汗毛直立、极为阴沉、语气却又很优雅的男人声音在这一刻从森林的四面八方传来,而随着他话音落下,森林又再次回到了死寂,仿佛刚才的声音是幻听一般。

  杰弗西当然不会觉得这是幻听,他一只手紧紧抓着马车旁的护板,咽了一口唾沫。

  前方马车上的小女孩依旧坐着,头也不抬地说:“你每次都要这么居高临下地来这么一下吗?”

  “呵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声音的主人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低沉,似乎带着怨愤,“你居然和我提‘居高临下’这个词,还真是讽刺,曾几何时,你的姐姐还一直是在居高临下地对待我的。”说到最后,他有些戏谑。

  “有什么问题吗,那时你是伯爵,她是侯爵,她自然有居高临下的权力。”小女孩淡淡地说。

  “那么现在,我也有居高临下的权力。”那声音中带着笑意。

  “你凭什么有这个权力,现在的我们,都失去了地位,身份是相等的!”小女孩不满地道。

  “呵呵呵,侍奉于失落皇子之人,为自己的身份而感到骄傲,却也因此而变得盲目,从而看不到最基本的东西。不要忘了,我是这片森林的主人,请问,我没有权力对于你们这些外来者居高临下吗?”

  “这片森林也是先皇赐予你的,主人想要收回,你也没有拒绝的权力!”小女孩似乎生气了,语气十分强硬。

  “呵呵呵呵呵……”随着一阵阴沉的笑容,一阵血红色和灰黑色相间的烟雾猛然从空中落到了小女孩所在马车的前面,它们落到地面后,向着四周散去,一个身影逐渐出现在了其中。

  这是一个男子,十分消瘦,身上穿着两边领子向外翻出一大片、有些夸张的灰黑色斗篷,批着长长的苍白色头发,他的脸看起来可能在四十岁左右,但不会有人认为他实际年龄是四十多岁,因为他的特征——苍白的皮肤,发着白色寒光、只有瞳仁是黑色的眼球,以及两颗从嘴中伸出的还残留着血液的尖牙,说明他是一个吸血鬼!

  这男子出现以后,没看面前的人,却闭上了眼睛,头高高地抬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啊~~~”缓缓地将这口气呼出后,他将抬起的头慢慢放平,才重新睁开眼,望向面前的诸位。

  “所以,”一边说,男子一边朝小女孩走了过来,同时拿出了一块手帕,擦了擦尖牙上面的血迹,“你是来收回这片森林的?”

  小女孩没有说话,依旧坐在马车上,看着走到他对面的男子。

  “可以,不过,要在取了我的命之后。”男子将沾染了血迹的手帕放在鼻子间重重地闻了一下,然后说道。

  “怎么,终于要撕破脸皮了?”小女孩紧紧盯着男子,问。

  “这样说是不对的吧,不要忘了,我在之前就已经明确表示过,不会再效忠艾尔龙桑一族,因为,他们的皇朝已经毁了~”男子舔舔牙齿,笑道。

  “……”

  “所以,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居高临下地对待你们?”

  看着满脸嘲弄笑容的男子,小女孩猛地站了起来,同时喊了一句:“那我就如你所说直接杀了你,接管这片森林!”

  一股强烈的气息猛然从小女孩四周爆发而出,形成了一个隐形的手,如钳子一般狠狠夹住了男子的喉咙!

  男子的表情虽然痛苦,却带着不屈,他费力而又愤怒地说:“你很强……欧力……但现在……的人类已经不同于开始……他们中的最强者完全可以碾压你。你也就是……在我这样的魔物面前逞逞能,但我也绝不会向你屈服!!”

  两人毫不相让地瞪着对方,最终,那力量消失了,男子一只手抓住马车的护板,大口地喘着气,显得有些狼狈。

  小女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跳下了马车,说:“我是来买东西的,不想和你多废话,快把大门打开。”

  男子揉着脖子,看了小女孩一眼后,却笑了起来,仿佛在看一出刚刚演到最精彩部分的喜剧一样。

  小女孩皱起眉头盯着他,没有说话。

  男子靠在马车旁,嗓子有些沙哑地笑道:“先皇……咳咳……你们觉得自己是先皇和皇子的追随者,所以不愿意滥杀魔物,是吧?哈哈哈……天真,太过天真,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先皇的那一套,已经不管用了,除了你们这些失落的幸存者,其它所有的魔物咳咳……都不会再是听乌列命令的棋子!”

  听完他的话,小女孩低声道:“我们,不需要你们这些没有忠诚可言之人的帮助,我们会靠自己,去复仇的!”

  男子的嘴角高高地扬起,带着不屑,却没有说什么。

  他有些蹒跚地走向马车前方,伸展开双臂,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但这一次,他呼出来的却是红色的气息。

  这些气息被呼出后,向着四周扩散开来,非常慢。

  突然间,那气息猛然朝着前面扑去,和之前的速度相比快了许多。

  而随着它们将前面的那一片森林笼罩,那里的样子,也发生了改变。

  不再死寂,不再黑暗。

  阵阵十分模糊的风声从前面传了过来,一点点蓝色的火光也在远处若隐若现起来。

  男子回头望了望众人,带着淡淡的笑向那边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