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五彩之夜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7252 2019.05.19 16:01

  我,从不认为夜应该是孤冷的感觉。

  她应该是一天中最为闪耀的时间。

  正因为她是那么黑暗、静谧,才需要我们在此时用欢笑与热情去尽情地点亮她。

  你害怕黑夜吗?

  其实,我是在害怕孤独吧?

  ……

  夜幕,早已降临。

  公爵府邸外的花园内却一点没有夜的感觉。

  轻盈的音乐,欢乐的笑声,以及天空中不时响起的魔法烟花炸开的声音,让这个夜充满了活力。

  “扎格将军,晚上好,请跟我来。”花园外的一个女侍者恭敬地对独自骑马而来的一身盛装的扎格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扎格帅气地跳下马来,爽朗地笑道。

  他将一头披发扎成了马尾垂在海蓝色的斗篷后面,身上穿着的则是一身亮蓝锦衣,整个人看起来着实英俊潇洒、风度翩翩。

  女侍者看到扎格的笑容后脸不禁红了一下,然后迟疑着道:“那个,扎格将军,大公特意叮嘱过我,需要亲自带您入席的。”

  扎格没有停下脚步,他走过这侍者的身旁,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笑道:“美丽的夜,是用来欣赏的,哪怕是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哦。”

  女侍者回头看着他洒脱的背影,带着一点倾心,大公说的话,她没有说完,他还说过扎格一定会拒绝侍者的带领的。

  花园中间巨大的广场上,站满了同样身着盛装的男女。

  周围,有着不少高高的灯柱,上面淡黄色的光球刚好照亮了这里,却又保持了夜晚本来的颜色,使她保持了本来的魅力。

  “哎呀,扎格将军,晚上好!”有人一眼认出了扎格,急忙回头热情地向他问候道。

  很快,周围众多的人就全都注意到了他,也都围了上来你一句我一句地同他打着招呼。

  “扎格将军您这一身服装真是太美了!”

  “是啊是啊,搞得人家都想嫁给您了~”

  “哈哈哈,要嫁也是我的妹妹先嫁,他们俩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扎格笑着应对着所有人带着明显讨好语气的话,不过,已经有一丝不耐。

  就像他说的,夜晚是用来欣赏的,这个样子,真是亵渎了她。

  “好了好了大家,大公可是还在等着扎格将军,不能让大公等得太久啊!”一个将马尾侧垂在肩膀前的帅气男子突然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压下了众人那越说越激动的劲头,然后拉着扎格朝宴会主人席位那边走去。

  扎格一边走,一边苦笑了一声,道:“还是你这个家伙机灵,艾米斯。”

  被叫做艾米斯的男子也露出了笑容,说:“我还不知道你,享受的时刻是一点都不愿意放弃,不是吗?”

  “我可没有放弃,只是各种外在因素使我浪费了它们。怎么样,大公今天突然要办这样的宴会,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宣布啊?”

  艾米斯突然小心地看看周围,然后低声道:“貌似……要开战了。”

  “啊?”扎格皱着眉头站住了脚步。

  “别突然停下啊!你看看你,当个军人非常称职,怎么一到这种比较敏感的需要你镇定的话题时候总是这么沉不住气!”艾米斯拉着他的胳膊埋怨道。

  “怎么回事?我们能和谁开战?”扎格跟了上来,却还是看了一下周围后眉头紧锁地问。

  “……还能有谁,当然是艾尔龙桑皇族了。”艾米斯明显有些心悸地道。

  扎格露出了不解而不满的神情,道:“为什么?皇族对大公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别天真了扎格……”艾米斯叹了口气,“没有任何一个吸血鬼家族愿意屈居人下,即使是这个平时看起来十分平易近人、安于现状的大公。”

  “可是,靠我们的那点实力,凭什么和他们去争斗?我听说新上任的凯蕾妮雅将军虽然年幼得很,但实力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说你天真还真就是天真,大公才不是要真地和皇族一争高下还是怎么,这种战争,不过是为了争一时的面子而已,其意只是在告诉荒陆:他不是那种甘于在他人之下跪舔之人。”

  “仅仅如此?!仅仅如此就要发动一场战争?”扎格有些生气地道。

  “小声点啊,这又不是你我可以左右的,你只要知道这件事已经注定要发生,就好了。”

  “……大公难道不怕在战败后被陛下处死吗?”

  “为什么要战败?战斗一开始,肯定是以你为前锋给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之后,在凯蕾妮雅的援军到来之前,战斗肯定一直都会处于对我们有利的状态,在此之时大公就会提出议和,皇帝肯定会看出大公的意思而同意议和,大公的目的不就达成了?”

  “你们怎么会知道皇帝一定会同意议和?如果他恼羞成怒地坚决要继续打下去,然后将所有叛乱的主使者全部处决呢?”

  艾米斯摊了摊手,说:“大公反正十分笃定,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呢?”

  扎格没有说话,心中却对战事会呈现出怎样的结果有着极度的怀疑。

  “哈哈,这不是我的血骑士扎格吗?快过来快过来!”远远地,一个头发十分整齐、下颚有着一指多长白色胡须的老人从座位上“刷”地坐了起来,一边冲着扎格招着手,一边热情地走了过来。

  扎格急忙行礼:“大公!”

  “来来来别那么拘谨,把你平时的那股潇洒劲儿拿出来!!”大公一手揽住他的肩膀用力拍了拍,然后将他带入了席位。

  艾米斯恭敬地鞠了一躬,然后倒退几步走开了。

  这里的席位上坐着的,全部是吸血鬼家族中地位极为崇高之人,本来,以扎格的身份也是完全不可以坐在这里的,他本来的席位也不在这里,到这里来,不过是想和大公行个礼。

  但显然,看今天这个情况,是不会那么快了。

  “诸位,我们刚才聊到哪里了?”大公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鲜红的不知是什么品种的酒,对众人问道。

  一个消瘦之人却突然对着扎格道:“扎格将军,你觉得,艾尔龙桑皇族都是什么样的人?”

  “呃……”扎格滞了一下,不知自己是否该在这些大人物面前随便说话。

  “你尽管说,扎格将军。”大公笑着道。

  见状,扎格也没有再迟疑,直接道:“末将认为,他们都是极为危险之人,在仁慈、宽容的外表下,他们都隐藏着一颗除掉一切威胁的狠心。”

  那消瘦之人听完后,一翻眼皮,看向大公,颇有“我说是吧”的意思。

  大公脸色变得不太好,说:“你们想的都太多了,当今皇帝现在最重视的,便是他那仁慈的形象,所以,我们只要提出议和,一切便会迎刃而解!”

  “不错,皇帝确实是个较为宽容之人,但请大公不要忘了,在他身边可是有着一个以狠辣著称的范德夏特!”

  说到这个名字后,桌前的众人脸色明显都是一变,有的表现出畏惧,有的则皱起了眉头。

  大公胳膊肘拄在桌上,双手交叉支着下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向扎格道:“扎格将军,你知道我们在讨论什么吗?”

  “末将不知。”扎格一低头,道。

  “是吗?”大公耐人寻味地笑了笑,继续道:“我们在讨论对链鬼关出征之事。”

  “什么?!”扎格故作震惊地道。

  “也就是说,我们准备对艾尔龙桑统治的皇朝发动战争。”大公严肃了许多,郑重地道。

  扎格被大公死死地盯着,桌前的众人也是对他投来了各种各样的眼神。

  “你觉得怎么样?”大公语气略带不善地问。

  “……大公,这件事情,已经是确定的了吗?”

  大公的表情变得阴沉了一些,因为扎格的话明里好像是在问战争是否已肯定要发生,但实际上却是在问这件事情有没有经过在座吸血鬼家族诸位贵族的同意。

  扎格似乎是感觉到了大公的不悦,不等他回答,便道:“末将认为可行。”

  大公的脸色这才变得好了一些,他举起酒杯,笑着道:“有血骑士扎格在,我相信我们的军队一定会一路凯歌!”

  这样令扎格不自在的谈话没有持续多久,大家便都离席去品酒和找女人了。

  大公却叫住了扎格,带着他来到了自己府邸的书房。

  进入书房后,大公一拨书柜上的几本书,这书柜便自己朝着一旁侧移了过去。

  尽管已经来过不少次,但扎格还是不禁看了一眼这书柜,那上面有着极为高阶的魔法,即使是用探测魔法也很难察觉到这里有着暗门。

  密室不大,只摆着一张普通的桌子和木椅。

  大公坐在那木椅上,翻了翻桌上的书,发了一会儿呆。

  扎格没有说话,只是恭敬地站在大公身后。

  “哎……”大公突然叹了一口气,转过头来慈爱地看向扎格,“对不起了扎格,刚才在众人面前给你那么大的压力。”

  “大公,真的要发动战争吗?”扎格担忧地道。

  “不是我要发动……”大工叹了口气。

  “那是……”扎格话说到一半,便明白了,“是刚才那些人?”

  大公闭上了眼睛,算是默认了,“我已经在这个位置够久了,他们显然觉得该换一个人了。”

  “那其他人呢?比如那位消瘦的男子,他好像是在反对这次战争,又是为什么?”

  “不过是和那些想要发动这次战争之人处于不同派系而已,归根结底,也还是想要把我从这个位置上揪下来的人。”

  “岂有此理!!”扎格怒道。

  大公一抬手,示意他不要生气,“这件事,已必然发生,不要再多虑了。”

  昏暗中,他盯着扎格看了半天,道:“你一直是我的骄傲,扎格。”

  “不,大公,这全是您赋予我的!没有您,我可能早已经饿死在街巷中了!”扎格急忙道。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会令我骄傲的。”大公慈祥地笑了笑。

  “大公……”扎格不忍地看着大公,有些哽咽。

  “好了,不要为我担心,你要做的,就是尽全力使战事处于对我们有利的一面,并且要将这种局面撑得久一点,这样,才能给议和留下前提。”大公脸色一正,道。

  扎格闭上眼睛,咬了咬牙,郑重道:“请您放心!”

  ……

  夜深了,参加宴会之人也散得差不多了。

  扎格一个人站在一处处于大公府邸一层的宽阔阳台上,缓缓地品着酒。

  本来应该是极为美好的夜晚,却因为这些俗事使她变得如此寂寞。

  他低下头,晃了晃石栏上酒杯中的液体,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还以为只要处在这个位置,就可以保护大公,报达他的知遇之恩了,到头来,还是因为身份的原因什么都帮不上啊……

  “啪!”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扎格的思绪,他转过身,看向花园中。

  那里,有两个人。

  一个坐在地上捂着脸、眼里噙着泪却露出了倔强表情的少女,另一个,却竟是刚才那消瘦的男子。

  “本侯爵看上了你,你就应该像狗一样爬过来谢谢我,然后像狗一样服侍我,否则,你就连狗都做不成,明白吗?”消瘦的男子说着,再次举起了手。

  少女紧紧闭上了眼睛,也不知是在对方扇过来的巴掌之下做出的本能反应,还是因为不想看到这个恶心之人。

  一阵劲风从她脸上掠过,疼痛感却没有传来。

  传来的,却是男人身上独有的一种令人心安的气味。

  “大人,这样不会太过分了吗?”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少女不禁睁开了眼睛。

  站在她面前挡住了那可恶的消瘦男子的,是一个高大很多的男人的背影。

  “扎格,你挡在本侯爵和本侯爵的狗之间了!”消瘦男子丝毫没有畏惧地道,他的手依旧悬在半空,似乎只要扎格一让开,这只手就要继续将少女已经有些殷红的脸变得更加令人心疼。

  “哦,我明白了,你站在了狗应该站的位置,看来你比这不识抬举的母狗聪明,主动承认了自己狗的身份。”

  “嘁!”扎格一咬牙,今晚的一切全都一股脑地从心底钻了出来,然后赖在了这消瘦男子的身上。

  “啪!!!”一个比刚才不知道要响亮多少倍的声音响起,消瘦男子直接被打得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扎格!

  “你你你……”

  扎格却根本没有理会他那结巴的语言,直接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将他提了起来,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这一次,男子的两颗牙竟然都被打得脱落下来,在他的嘴中和血一起打着转!

  可还没等他将这两颗牙吐出来,扎格的巴掌却又扇了过来!

  “停!”消瘦男子惊叫了一声。

  扎格没有停下,他的巴掌距离消瘦男子红肿的脸更近了一些。

  “停下!”这一声,却不是男子叫的,而居然是那已经站了起来的少女!

  扎格回过头,阴沉地看向她。

  “如果你是在为了我而打他,请你住手吧。”

  “你是在对这个混蛋抱有同情心吗?”扎格有些凶地问道。

  少女不屑地看了那消瘦男子一眼,说:“我只是不想有人因为我而脏了自己的手。”

  扎格略微怔了一下,接着,他将目光移向那惊魂未定的消瘦男子,“哼”了一声,将他扔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扎格转身对少女问道。

  此时,他才有功夫看看这少女。

  她的样貌,是那种柔美中隐藏着一丝倔强的类型。

  尽管脸上的殷红看起来十分扎眼,但却无法掩盖她粉嫩脸庞给人带来的诱惑力。

  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在月光下闪耀着神秘而迷人的光芒。

  身上一件黑色的短裙,袖子是透明的,隐隐透着藏在里面的雪白手臂。

  短裙的腰间,有一个白色小猫的装饰,使黑裙的庄重中又带着一丝青春的活泼。

  她的身高算是中等,可腿却很长,使她本就已经十分好看的身材被衬得更加诱人。

  扎格没有肆无忌惮地去欣赏对方的这一切,他的目光,仅仅是停在少女那透着倔强的黑色发亮的眸子中。

  未等少女说话,扎格身后的消瘦男子却站了起来,一边向远处跑一边叫道:“你们这一对狗男女给我等着,想要英雄救美是吧?我要让你知道自己犯了个多大的错误扎格!你总有保护不了这个女人的时候!!”

  扎格的怒火又一次被激了起来,就要冲过去再教训他一顿。

  但他却停下了,毕竟他又不能杀了那家伙,而自己在此时对那男子越暴力,也许真的就会给这个少女在之后造成越大的麻烦。

  少女看着想要冲出去却又站住了的扎格,心中一动,道:“谢谢你,扎格将军。”

  “你的脸被打得都有些发黑了,我带你去治疗一下吧,否则恐怕会留下伤疤的。”扎格回过头注意到她的伤后,说道。

  少女摇了摇头,说:“不过是外表而已,我不在乎。”

  扎格一怔,然后笑道:“你获得了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却又对其嗤之以鼻,这难道不是一种浪费吗?”

  “你很在意外表吗?”少女盯着扎格问。

  “只要是美好的东西,我都在意。”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只说你在意美好的东西,我的问题却是在问你你是否会对外表不好的东西不屑一顾。”少女淡淡地道。

  “……不屑一顾吗?”扎格想了想,微微自嘲地笑了笑,说:“这么说来,我还真是肤浅得很呢。”

  “没关系,大家都是这样,习惯就好。”少女洒然一笑,看向夜空。

  扎格看着她那比自己不知道潇洒了多少倍的模样,不由得有些痴了。

  “扎格将军,我知道这样做很不礼貌,但,我还是要问一句,如果刚才你看到的是一个样貌不好的中年女人,亦或者是一个男子在遭受那人欺侮,你是否还会上前解围?”少女盯着夜空问道。

  扎格又想了想,再次露出了自嘲的微笑,而且还笑出了声。

  “呵,自以为自己有多么清高、伟大,原来我竟是这样一个人。”说着,扎格摇了摇头,笑了几声,准备离开这里。

  少女的头微微一动,说:“扎格将军,就这样走了吗?如果觉得自己不够清高,是不是也应该尽自己的力、将我送到血祭祀那里治疗一下呢?”

  扎格侧过头,笑道:“那,岂不是在让我虚伪到底?”

  “我相信,扎格将军现在所抱着的心情已经和刚才不一样了。”少女笑道。

  扎格的笑容僵住了,他从没看过一个女孩笑起来能如此迷人。

  在这笑容之下,他顿觉自己的人生仿佛在此之前的一切欢笑悲伤都是灰暗的,而从这一刻起,它们才有可能会变得多彩绚丽!

  ……

  伴随着阵阵钟声和人们的欢呼声,一对新人迈入了以黑色调为主的教堂。

  在一片羡慕和嫉妒的目光中,他们的双唇重合在了一起。

  “这一天的色彩,一定是我一生中最为耀眼多姿的。”扎格笑道。

  “那我呢?”穿着血红色婚纱的少女在扎格怀中故作冷淡地问。

  扎格一笑,道:“你以为,这一天是因为什么变成这样的,是因为染上了你的色彩啊。”

  少女笑道:“你最喜欢的颜色,不是夜空的颜色吗?”

  “不错,但从今天起,这夜空的颜色,已经被你变得更美,夜,不再是漆黑的颜色了。”

  刚刚将戒指交给扎格的艾米斯在一旁已经鼓了半天掌,见他俩彻底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探过头来带着调侃的语气提醒道:“别在这儿喂我们狗粮了行不行,你们俩就准备在这儿聊一辈子了?”

  扎格的笑意更浓,少女却有些不好意思了,将头埋在扎格胸口藏住了红透的脸庞。

  扎格转过头看着下面众人羡慕至极的眼神,对少女道:“这里人好多,我们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好不好?”

  “怎么去,你还会传送魔法不成?”少女抬起头一白他,道。

  “呵呵,看来回来以后要挨大公的骂了~”扎格带着歉意看了一眼下面正露出开怀笑容的大公,然后,便和少女消失在了台上。

  ……

  少女从扎格的怀中离开,睁大了眼睛看着周围。

  刚才,他们所在的地方明明是白天。

  但此时,他们竟站在一片星空之下。

  这星空,并不是单纯的暗蓝色和零星的星星。

  一片片五颜六色的星河,连在一起,组成了这片星空,使那暗蓝色彻底地隐藏在了它们的后面。

  这样的夜空,绝不会给人孤冷的感觉。

  她只会让人觉得安心、浪漫。

  “这是……什么地方?”少女的嘴半天没有闭上,呆呆地看着这美到极致的夜空。

  扎格没有看夜空,而是看着少女说:“艾尔龙桑皇族的领地。”

  “啊?……你还真是乱来。”少女埋怨道,随即却又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是在说从婚礼现场逃跑,还是说擅自来到这种地方?”扎格笑道。

  “是说你将传送魔法展现在众人面前啊。这种罕见的吸血鬼魔法怎么可以这么明目张胆地使用,而且仅仅是为了……”

  “不,就是为了你,这魔法,一定就是为了你而存在的,我坚信,一定是如此!”扎格走上前,抱住了少女,轻轻吻着她的额头道。

  少女闭上眼睛,也紧紧抱住了扎格,低声道:“谢谢你,亲爱的……”

  星空下,两人的身影就这样重合在一起,许久都没有分开……

  ……

  “呜……”一阵独特的、带着凄凉感的号角声响起。

  这是吸血鬼军队的号角声。

  出征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由于是秘密出征,他们并没有在城内接受人们的欢送,而是在郊外由大公和一众贵族亲自祝福送别。

  扎格穿着一身黑色铠甲,吻了吻妻子,眼中充满了爱意和不舍。

  她的眼神却始终十分坚定。

  “你觉得自己善良吗……”她问道。

  “善良?以前,还是现在?”扎格反问。

  “一直以来。”

  “在遇到你之前,我肯定是不够善良的。”

  “哦?那你那时候明明是准备要跑过去再揍一顿侯爵的,让你停下来的,是什么?”

  “呵呵,你不也是,善良却又不坦率,看我要暴打侯爵后拦下了我,还骗我说是因为不想脏了我的手……”

  两人互相望着,都笑出了声。

  扎格又道:“是不是就是那么一个小小的细节,让你喜欢上了我?”

  “噗嗤!少自作多情了!我只是希望这个世界上,能做出像你那样善良举动的人能多一些……不过,这件事确实让你给自己加了不少分~”

  “呵呵……”扎格跟着傻笑了几声,接着,他脸色一正,道:“等着我。”

  然后,扎格又低下身子,用脸轻轻贴着妻子隆起的肚子,温柔地说:“你也是,我的调皮宝贝……”

  说完,他放开了和妻子紧握的手,跨上了战马。

  这一刻,她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笑容也变得苦涩了一下。

  骑在马上,扎格对着大公高声道:“大公,末将一定会让胜利的喜讯接二连三地向您传递而来的!”

  大公哈哈大笑,眼中充满了对扎格的信任。

  “放心去吧扎格,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一定不会让侯爵碰你妻子一根毫毛!”

  扎格一点头,戴上了鬼面头盔,对着身后的几个将领高声道:“出发!!”

  他的身影,隐没在了大军之中。

  她没有走。

  军队,隐没在了滚滚沙尘之中。

  她没有走。

  尘埃落定,视野中,已经一片空旷。

  她没有走。

  她盯着他消失的地平线位置,默默地在心中说:“一定要平安地回来,亲爱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