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意外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53 2019.03.08 08:20

  欧力空洞的眼窝“看”着已经不成人样的梅格利尔,即使对方停留在半空,也不过是只到欧力腹部的高度。

  “人类,不要抱有希望,今天,你就是将自己的生命力压榨个精光,我也要在那之前亲自了结你的生命!”恢复本体的样子后,欧力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的同时,还带着一种空灵的回响,虽然语气残暴至极,但却仿佛是暴怒的神灵发出的声音一般。

  欧力刚说完,斧头便再一次挥出,这一次,是横着朝梅格利尔斩过去的!

  梅格利尔一惊,即使处于现在这个状态,他依然无法保证自己可以躲过欧力那快速的一击!

  半空中,一道电光的洪流“滋啦”一声猛然跳动开来,偏离了欧力巨斧的轨迹,然后向着远处飞去,那速度,给人一种错觉仿佛竟真得像雷电一般!

  浑身缠绕着雷电的梅格利尔疯狂地朝着一个方向逃窜,一刻也不想再停留在这里。

  “该死该死该死……”梅格利尔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根本顾不上回头看欧力是否已追来,他的心已彻底乱了,毫无战斗的状态。

  他只能期盼以自己现在的速度可以逃开那魔物的追击。

  可他根本没有逃出多远的距离,还没飞出一百米,他的视线就被一片黑压压的东西挡住了。

  那,是欧力的拳头!

  梅格利尔根本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雷电都朝着面前涌去,仿佛是在阻挡什么一样,然后他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整个人朝着来时的方向击去!

  狼狈的梅格利尔飞出了老远,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雷电轨迹。

  “可恶,这家伙怎么到我前面去的?!这么大的体型,他怎么可能这么快?!”

  “居然能在正面接下我一击的情况下存活,人类,你还真是令我……亢奋!!”欧力巨大的身体一闪,竟已出现在还没停下来的梅格利尔上空!

  “管你是雷电还是什么,今天都要给老子碎成渣!!!”

  欧力巨大的斧子再次朝着下方劈了过来,梅格利尔就感觉空中的光亮在这一刻彻底被挡住了一样!

  “该死,拼了!”梅格利尔双手抓住手中武器的长柄,“叮”的一声将其重新从中间断开,然后,他身上的雷电猛然朝着两截兵器上窜去。

  刹那间,两把武器断裂的地方,竟“滋啦”一声出现了一截比其本身还要长得多的雷光组成的蓝色兵刃!

  这些雷电组成的部分虽然是有形的,却是不规则的,就像是树杈一般,这边伸出一截那边伸出一段,但,整体看起来,却将这两件武器变成了两把剑格是带着刃的圆环、剑刃上满是尖刺的形状怪异的剑!

  两把剑顷刻间形成,梅格利尔急忙将它们架在面前,抵挡从空中落下的巨斧!

  “砰”的一声,梅格利尔化作电光坠了下去,将地面砸出了个洞!

  欧力的斧子却没停,继续朝着下方斩去,直接落在了那洞上。

  转眼间,和刚才如出一辙的场面再次出现,本就支离破碎的地面再次沸腾了起来,再也没有哪怕是一块可以让人立足的地面存在!

  梅格利尔却在斧子落到地面以前就跳了出来,两把剑朝着欧力的头颅刺去!

  天空中,一道又快又长的电光瞬间划过,美丽而耀眼。

  “老子让你上来了吗?!!!”

  欧力怒吼的声音响起,另一只没有握斧子的手已握成拳头再次将梅格利尔打得坠落了下去!

  而梅格利尔才刚刚砸进还在翻滚的地面,欧力这只手却已飞快地伸了下去,一把将梅格利尔那和他相比宛如蚂蚁的身躯抓了出来!

  “咳咳!!”梅格利尔感受到了对方手上传来的巨大力量,自己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眼看就要被捏爆了!

  欧力却在此时一抬头,另一只手中的斧子忽然间朝着面前斩去!

  但这斧子却没有像刚才一样直接落到地面上,因为两只带着血色花纹的黑色巨爪挡在了斧子下面!

  斧子没有什么动静,这两只巨爪却已几近崩溃!

  欧力怒火毫无减退却又带着点冷静地说:“扎格,这一斧我没用全力,但如果你再做出一点出格的举动,我就把你那恶心的身体变成飞灰!”

  斧子下面召唤出那双爪子苦苦支撑的人,竟是吸血鬼扎格!

  他咬着牙,双手颤抖地支持着这魔法,心里却在叫苦不迭:如果不是那个该死的雷塔尔德逼我在暗中观察战局,在适当的时候援助一下这个人类,谁会来接下你这怪力家伙的一斧?!

  “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会突然选择与邪薮鬼堂为敌,但一向明哲保身的你会这么做,显然是已经想好了,而我本来对杀人就没什么感觉,更是对干掉一个已经有觉悟的人豪不在意!”欧力继续道。

  “如果……不是被逼如此……我也不会……这个样子……”扎格痛苦地说道,虽然他的魔法挡下了这一击,但对方的力量却结结实实地压在他身上,使他连说话都十分费劲。

  “我不在乎你是被逼还是怎样,但既然做出了此等举动,就不要想着会有好结果!虽然未经同意便干掉一个像你这样的先朝功臣可能会遭到主人的批评,但我愿意承受,在我心里,你早就该死。”欧力手中斧子的力度在不经意间又增大了许多,那黑色巨爪此时显然已出现了崩溃的态势,竟渗出了鲜血。

  而扎格的嘴角,居然也流出了血,他的脸上带着痛苦的同时,还带着已无法再支撑下去的那种恐惧。

  在欧力手中的梅格利尔却在承受着痛苦的同时,发现了另一个令他极为震惊的事情——雷塔尔德给他带来的副作用居然在此时又发作了!

  “怎么回事?!明明已经确认过没事了的!难道,是在刚才全面发挥缭体雷光叶的瞬间开始的?确实有那么一瞬间,有过这种感觉,但由于太过专注,完全没有注意!”梅格利尔浑身颤抖着,本就因不断消耗着生命力感到有些无法支撑的他,此时更是浑身上下感觉不到一丝力气存在!

  “扎格,我给你1秒的时间滚回你肮脏的城堡等待主人的审判,否则,我就直接在这里结果了你!”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不仅仅只是吓唬对方,欧力再次加重了手上巨斧的力度。

  那双黑色巨爪已经被斧刃压得出现了一大道血口子,鲜血不断地涌出,眼看就要被切断。

  扎格看着这些鲜血,难受得要死,这些鲜血不仅是自己的魔法力量来源,更是他的生命所依赖的必不可少的能源,平时从不来会使用这种消耗鲜血的魔法的他,现在却眼睁睁地看着这些鲜血哗哗地流失,怎么叫他不心疼!

  但他还有更难受的,他从战斗开始前就已经在森林中观望着琴了,当时他是抱着在适当时候出现周旋的态度,并不想真地倒向摄冥会那边,琴的手下全部安然撤回,他也没有出手,要说的话,他的力量是凌驾于琴之上的,完全可以在琴的阻拦下干掉这些人,可他没有。

  他不想这样,对于摄冥会的实力他虽然不了解,但他决然不会相信这个组织有哪怕一丝的可能性能赢过邪薮鬼堂。

  所以他在等待机会,在不会令雷塔尔德愤怒的前提下,暗中支援一下邪薮鬼堂,算是示好,然后再向对方说明现在的情况,这样也许乌列会大发慈悲地放过这个再次选择背离邪薮鬼堂(尽管是被动地)的自己?

  他不了解乌列这个人,在乌列成人后,他就没见过,但在他看来,这种身居上位者,肯定是需要他这边给出足够对方满意的筹码才会同意和他进行沟通。

  但刚才的战斗,整个过程太过迅速却又很激烈,结束得又太过突然,他根本没有插手的机会,最后梅格利尔准备干掉琴时,他又犹豫了一下:是否该出手帮助,如果出手那便不能留这个人类活命,否则雷塔尔德那边必然知道他帮助敌人的事情,这绝对不行;但如果不出手,他还有机会向邪薮鬼堂示好吗?

  也就是这么一犹豫,等他准备出手的时候,却晚了,欧力已经出现。

  现在,算是最坏的情况,他没有帮到邪薮鬼堂的同时,还在明面上彻底地站到了他们的敌人那一边!

  可他好歹也是个伯爵,他的自尊使他决不会向对方服软,想让他像一个讨饶的软蛋一样跪在地上求对方宽恕,他宁可死!

  虽然很想活得久点,再多享受一下,但,有些事情,他还是宁死也不愿做的。

  “不能死在这里,没必要为了这个人类和欧力拼命!”扎格迅速判断了形势,身子化作烟雾猛地向森林中逃窜而去。

  欧力的斧子在他逃走的瞬间,便停止了下落,他不屑地看了一眼远去的扎格,转头又望向手中的梅格利尔。

  但他看到的,却令他有些吃惊。

  梅格利尔那黑色的身体,竟然出现了裂痕!

  “是他这个状态下承受巨力后的结果吗?”欧力在心中疑惑道。

  此时的梅格利尔却终于忍不住痛苦地叫出了声,他的身体中似乎有一股不可言状的力量在撕裂开他的身体,这种痛楚难以言喻,但同时,缭体雷光叶却又在保护着他的身体不被撕开,两下的力量,却是前者更为强大。

  所以他的身体出现了裂痕,渐渐地,也按照这些裂痕真得被撕得四分五裂!

  “啊!!!!!!!”身体裂开的一瞬间,梅格利尔的惨叫声划过了天空,在这种状态下,虽然他的脸上看不到嘴,但其实当然还是存在的,叶子也还含在他的口中。

  他每一片碎裂开的身体中间,都连接着一道道闪电,似乎,这是唯一还保证他能活着的东西了。

  “混沌魔法和皇级以上宝物发生强烈反应的症状吗?”欧力冷笑了一声,混沌魔势这种属性十分神秘的能量,在使用时很有可能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而这就是一种,如果一个人身上带着能量足够影响到混沌魔势魔法的物品(就比如皇级以上的宝物)又被施放了混沌魔法时,混沌魔势就有很低的概率变得无法控制,最后导致这个人被狂暴的混沌魔势撕碎。

  欧力松开了手,任由梅格利尔掉到了地上,然后不屑地说:“看来,不需要我亲自将你撕碎,你的命运却要替我下手了。”

  他无情地盯着地上苟延残喘的梅格利尔,斧子也放了下来,似乎觉得战斗已经结束。

  而梅格利尔的惨叫声已经彻底消失,他的样子,也着实诡异得很。

  他的身体已经彻底失去了原有的形状,变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碎块,但却没有一丝鲜血,碎开的伤口处也和身体一样是黑色的,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衣服竟然也跟着身体片片碎开,这些碎块互相之间都被拉开很远,只有闪电在连接着。

  一眼看过去,在地上的与其说是一具尸体,倒不如说是一个摔碎了的黑色假人。

  很快,梅格利尔便断气了。

  这种状态下,即使缭体雷光叶拼尽全力去维持他的生命和身体,也是于事无补。

  但,那些电光却没有消失。

  “混沌魔势导致的雷魔势混乱,呵呵,看来,你的尸体要永远保持着这个鬼样子了,人类。”欧力伸出手,拿起了其中一块身体,却因为那些雷电连带着其他身体的碎块一起拿了起来。

  “就让我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家伙,敢惹上邪薮鬼堂!!”说着,欧力的手中出现了一个正常人头大小的黑色气团,朝着梅格利尔的身体飘去。

  这一刻,在泰普斯商会中,正在等待好消息的雷塔尔德感受到了什么,抓着手杖的手顿时力度大了一些。

  “那个人类,居然死了。”他有些阴沉地说。

  一旁的玄精灵先是瞪大了眼睛,嘴角却带着弧度,然后,她身子向前倾,一只手捧着脸幸灾乐祸地说:“这下,有大麻烦了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