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失控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396 2018.12.31 10:08

  皇城,正门。

  一个军官对着城墙下方的祭司们表情严肃地说:“所以都说了,我没有权力直接放你们进去,不要白费口舌了!”

  议员们焦急地看着上面,他们是想尽了一切办法要进去,甚至包括对上面这些士兵的个人的利诱,但对方依旧毫不动摇,这让他们回去如何交代?

  “什么?!”上面的军官突然惊异地叫道,祭司们忙将注意力转向他。

  这军官手中拿着一块泛着白光的石头,正在说着话。

  “光耀石吗?”下面的议员一眼看到了那白光,“看来皇城里面有动静了,不知在和这个军官说些什么。”

  “是……属下明白。喂,开门,让他们进来!!”军官大声命令道。

  在一众祭司们狐疑的目光中,皇城的正门打开了,而那道魔法屏障也随着大门的打开而露出了一道和门一样大的缺口。

  议员们抬头看看那军官,没有说什么,向着身后的祭司们叫了一声“跟上”,便冲了进去。

  城墙上,另一个军官看着这一众祭司,对刚才命令开门的军官道:“奇怪,耶普兰大人居然亲自命令我们开门,这些祭司哪来这么大的面子?”

  “想必是高阶议会亲自和他商谈了吧,就算现在盖拉缇克教在圣陆的地位大不如前,但耶普兰大人想必也不想和这个国教搞得太僵,甚至我觉得,他是想趁此机会恢复帝国与盖拉缇克教的关系。”

  “谈何容易,那年权臣贵族们针对皇族的叛乱可是有一名红衣主教牵扯其中,最后被判了斩首的罪刑,为此不管是皇族还是盖拉缇克教,都对对方抱有极强的敌意,甚至后来盖拉缇克教在上层社会中的地位一落千丈,说起来还是皇族们在背后操做的。”

  “哼,这些盖拉缇克教的人,尤其是高阶议会的议员,没有一个好人,还说自己信奉着神圣诸神,恐怕神圣诸神都对有这样的信奉者感到耻辱吧,盖拉缇克教会有今天的下场,完全是他们咎由自取!”

  “喂喂别这么说啊,好歹我们也是神圣诸神的信徒……”

  “切……”命令开门的军官虽然有些不屑,但却没有再说下去。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祭司们到底在寻找着什么?”

  “这才是最令人担心的,刚才听人说,目前为止抓住的入侵者,全部都是第四阶的冒险者,而他们被抓住后,就一致说他们闯入皇城的计划是一众冒险者集体制定的,具体的情况还要待进一步审讯。”

  “冒险者?!好大的胆子!!”

  “哼,怪不得城里最近涌进了这么多冒险者,还都拿着一个士级任务当做幌子,却原来是想图谋不轨!等着吧,最晚今天清晨,全城就会开始对冒险者的搜捕行动!”

  “要搜捕冒险者,这可是个大工作啊……”两人转过身,看向帝都那密密麻麻的建筑群,有些汗颜。

  “我现在怕的,就是这些祭司们和这些侵入者有什么关系,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不信的,哪有这么巧,几百年不遇的皇城入侵者和几十年未使用的盖拉缇克教最高教令在同一天出现?!”

  “不过,既然我们能想到这一点,耶普兰大人也必定能想到,这就不由我们来操心了。”

  “嗯……关门!!”

  随着沉重的大门缓缓关闭,那魔法护罩也恢复了原样。

  进入大门的祭司中,有一人抬起头看了看远处,喃喃道:“仙忒,请诸神保佑你能平安……”

  ——

  “啊~~”乌列懒散地打了个哈欠,他靠着一堵墙,看着眼前的三个大汉争论不休。

  他们现在正处于外区和内区之间的城墙外,地图上本来标注着这里会有一个魔法阵,用于让他们进入内区,虽然这里没有另一个魔法护罩,但是这城墙不低,上面还满是比守备军要强很多的禁卫军,所以没有魔法阵想要进去肯定是不行的。但在这里绕了好几圈后,他们都没有找到这个魔法阵,这让三个大汉既着急又生气。

  乌列自然没跟着他们找,他靠在墙边,试图感受荒陆碎片的波动,想要确定下一步该往哪个方向走。

  “嗨,臭小子,你这半天是不是就靠在这儿偷懒了!”那看乌列不爽的大汉突然冲着乌列怒道。

  “比起白费力气,我宁愿什么都不做~”乌列笑着对他说道。

  “妈的,老子先揍你一顿,再看看你还能不能这样悠哉地和老子说话!”大汉摩拳擦掌地就朝着乌列走了过来,却被另外两个大汉拦了下来。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乌列没有意见。

  “小子,你还想不想完成任务,看你这消极的态度,是不是想放弃任务了?”一个大汉说着,有意无意摸了摸那块次元石。

  “呵呵,我劝你不要用这个东西哦~”乌列将他的那块次元石拿了出来,在手中抛起又落下,看得几个大汉一阵紧张,生怕他将次元石摔碎直接将他们传送回去。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我觉得有必要让你告诉我们你的真实想法!”另外一个大汉严肃地说,看来他是唯一一个能稍微冷静下来的人。

  “怎么打算的?这个问题应该是我来问你们三个吧?”乌列抛着那块次元石,戏谑地说。

  三个大汉一脸狐疑,他们三个的打算还不明显吗,肯定是直接完成任务拿到赏金啊。

  “呵呵,还蒙在鼓里啊,刚才的几声巨响和随之而来的二级戒备、一级戒备都没能让你们有所怀疑吗?”

  那个稍微冷静点的大汉皱着眉头说:“怀疑什么,肯定是有人被发现,然后和对方发生了战斗吧。”

  “哎呀,找到方向了!”乌列笑着看向城墙后面,高兴地叫道,将几人吓了一跳。

  乌列伸了个懒腰,对几个大汉说:“好了,下面你们有两个选择,继续呆在这里,等着被抓,或者跟着我进入内区,我先提醒,后者只会更加危险,而且我不保证你们的安全~”

  三个大汉顿时听懵了,乌列的话太突然,信息量也太大,他们根本来不及思考。

  “不说话,就是默认留在这儿了,那么,三位,我要告辞了~”说着,乌列站了起来。

  “臭小子,想跑是吗?!”看乌列不顺眼的大汉猛地站起,抓住了乌列的胳膊。

  刹那间,这片区域发生了变化……

  魔法护罩发出的光芒,一下子变得黯淡起来,几乎不见。

  整个皇城,一下子黑了下来!

  皇城中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立刻慌了。

  尤其是守备军和禁卫军,在他们看来,这是魔法护罩失效的征兆!

  顿时,大量守备军涌向了城墙。

  而那三个大汉,却是被吓傻了。

  他们感受到的,不仅是黑暗,还有一种透彻到灵魂最深处的冰冷,就好像……被冻在一处深不见底的黑暗深渊中一样……

  那抓着乌列胳膊的大汉颤抖着,他不是不想松开手,而是不能,他感觉此时自己全身的肌肉没有一丝是在自己控制之下的……

  但偏偏,他的感官都还有知觉。

  他能看到,看到眼前一个宛如魔鬼的背影。

  他能听到,听到耳边响起的阵阵令他恨不得立刻捣破耳膜的刺耳哀嚎。

  他能触摸到,触摸到手上那仿佛已经将自己的手冻成了一碰就碎的冰坨的寒冷。

  短短的几秒,他们竟感觉自己盯着乌列那可怕的背影已经几个世纪!

  “不要……碰我……”乌列渐渐转过了头,脸上看不到一丝微笑,他的眼睛,不再是原来的褐色,而是变成了翠绿,晶莹妖艳的翠绿。

  “呃……呃……”抓着乌列胳膊的大汉想要说话,但却张不开嘴,他想说自己的肌肉僵住了,动弹不了……

  另外两个大汉,比这个人好不了多少,他们想咽一口唾沫,却发现连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都无法完成。

  这画面,竟像要一直到永恒一般……

  但是,它却戛然而止。

  天空中魔法护罩的光芒恢复了。

  三个大汉对身体的控制也恢复了。

  乌列眼睛的颜色,同样也恢复了。

  三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摸着胸口感受着自己的心跳,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

  乌列皱着眉头看向夜空,喃喃道:“果然还是应该少出来。”

  他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恢复了笑容,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对着三人说:“那么,我还有事情,失礼了~”

  “等一等……”那个冷静的大汉强忍着恐惧,突然叫道。

  另外两人,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人居然还敢在经历了刚才的恐怖之后叫住这个青年,是不是被吓傻了?

  其实这个大汉本人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叫住这个青年的是自己?

  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得硬着头皮说:“请你……至少将我们也带入内区,之后,我们绝对不会再干扰你……”

  乌列没有说话,他笑着看着这大汉,令他心里阵阵发毛。

  另外两人,忌惮地望向乌列,同时也等着他的回复。

  “好吧~”

  乌列的话音刚落,他们眼前的景色便已经变了!

  乌列也不见了,他们也不在刚才的位置了。

  “这是……”三人四顾,发现这里十分陌生,唯一熟悉的,就是后面那堵城墙,这不是隔开内区和外区的城墙吗?

  “我们,已经在内区了吗?”三人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又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

  外区,通往内区的大门正前方。

  一群皇城守备军正在将昏迷的苏利抬起。

  此时的苏利,除了手上的那对武器还在外,身上的盔甲都已不见,只剩下了一套紧身衣穿在身上,但也是破破烂烂的,狼狈得很。

  失去了头盔的他,露出了一张方方正正的打脸,下颌留满了络腮胡,看起来有些凶。

  “轻一点轻一点,没看到将军的嘴角流血了吗?!”一个军官见这群年轻人力气太大,不禁骂道,毕竟都是第三阶的士兵,万一真得使了全力,处于完全无意识状态下的苏利可能就要来个二次受伤了。

  “将军好重,不用点力气抬不起来啊……”一个士兵埋怨道,又要将这庞大的身躯抬起来,又不让用力,还真是麻烦。

  “咳咳……”苏利可能是因为这些士兵的搬动,突然咳嗽了两声,醒了过来。

  试图抬起他的士兵们赶紧重新将他轻轻放在地上。

  “将军,你还好吗?”军官急忙叫道。

  “呵呵……吾没事……”苏利说完,自己坐了起来,四顾了一圈后问:“那个女孩呢?”

  “是说和您战斗的那个少女吗将军?战斗结束后就不见了……”军官回答道。

  苏利听完摇了摇头,“噗”的一声将嘴中的一口血吐了出去,对军官说:“立刻通知内区的皇城禁卫军以及皇家魔导师,守备军遭到了实力极为恐怖之人的袭击,绝对是第七阶,吾可以用自己的性命担保,而且对方目前很可能已经进入了内区!快,越快越好!”

  军官重重的点了点头,向着一旁一边跑一边叫道:“传令兵,通知内区一级戒备!!”

  “呜~~~~~~~”一阵比刚才所有号角声都要低沉的声音响起。

  “光影兵!我要和内区进行联络!!”军官继续喊道,然后一个穿着和其他士兵一样、但是盔甲前方画有一个小白色六芒星的士兵闻声跑了过来。

  这白色六芒星的徽记,在圣陆是通用的,而铠甲上画有这个徽记的,都被称作“光影兵”。

  他们在军队中,从来不上前线,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职责:联络。

  光影兵的身上,带有一种名为“光耀石”的东西,这种泛着白光的石头可以向另一块和它进行过魔法联结的石头传递声音,如果与其联结的是水晶球,这种神奇的石头甚至可以直接传递影像。

  但光耀石麻烦的地方在于,每一块光耀石只能和一块光耀石或一个水晶球进行联结,无法进行多重的联结,这就导致光影兵的身上一般都携带着大量的光耀石用于和多方联络。

  但是,这种石头并不是绝对有效的,如果某一方的光耀石周围有大的魔法波动,或是双方的距离过于遥远,都可能造成光耀石的失效。

  可即使是这样,光影兵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信息的传递,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极为重要的一环,所以他们永远是站在军队中最安全、最接近主帅的地方。

  这光影兵一边匆匆跑过来,一边从一个口袋中麻利地取出了一块光耀石。

  石头在他魔力的灌输下,立刻亮起了白光。

  军官急忙将苏利安顿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内区的人。

  看着他那边毫不拖延地将自己安排的事情做好,苏利的表情才稍微缓和了一点。

  这时,他才有时间看看一片狼藉的现场。

  那小型的“峡谷”,周围被掀飞的建筑,一棵棵被吹断的树木,还有被他最后的魔法钻得千疮百孔的地面……

  这里,哪像是战场,说是发生了小型的天灾都不为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