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尽头之战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86 2019.03.21 10:27

  天未明,空气中还带着夜的微凉,尽头之森中已经出现了大批士兵。

  在最前方开路的,是清一色都是两米多高的壮硕汉子的铁熊军,他们的头盔和格朗德相似,只不过眼睛部分是透明的材质,没有像格朗德那样发光的造型。

  他们手里拿着短柄重锤,威风地大幅迈着步伐,由于他们体型硕大,盔甲也厚重,所以随着他们的走动,地面似乎也在跟着震颤。

  在这些铁熊军士兵之间,跟着一些手拿权杖的祭司,像这样的祭司,零零散散地分布在整支队伍中,他们手中的权杖发出了淡黄色的光,范围很大,光到之处,树根便全都缩了回去。

  按说,有这些光便足够整支军队视物了,可是在这片森林中这些光却如受到了压制一般,即使是光源也极为微弱,他们还是只能举着火把这亮度完全无法和祭司魔法相提并论的原始工具。

  跟在铁熊军之后的,是格朗德,他既是铁熊军的统帅也是整支军队的统帅,走在这个位置正合适。

  再往后,则是魔导师。

  魔导师在军中的待遇,往往比精英军队还要高,毕竟他们可以轻松做到在远处攻击敌人,而且仅仅是一个第三阶弘魔导师便可以施放一些大范围魔法了。

  所以,只要有他们参战,他们所站的位置常常是和主帅一起,受到层层保护的。

  这些魔导师往后,是一些拿着长弓的铁熊军,他们身上没有前方铁熊军那样的笨重武器,只是腰间佩有一把长剑。

  最后面,则是配有各兵种的正规军了,都是普通人。

  格朗德回过头看了一眼后面的队伍,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下,即使队伍的宽度较大、缩短了队伍的长度,也还是看不到头。

  现在,他比较担心的事情不光是那个吸血鬼,他要考虑如果战败,该怎么撤出。

  地面的树根,在圣势魔法消失后还是会回到原来的位置的。

  如果军队溃败,祭司们能否来得及施放魔法让士兵们顺利撤退呢?

  属实是个难题。

  昨夜在发现了这个问题后,他们根本就不该如此草率地进入。

  但光耀石另一边的大公在得知他们的迟疑后,很快就开始催促他们进入。

  格朗德猜测,这应该是那些嫉恨自己的将领在大公身旁说了什么瞎话的结果。

  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前进。

  突然间,虽然在思考这件事,但同时也在警戒着的格朗德突然抬起一只手,示意军队停下。

  身旁的副将观察了一下周围后,不解地看向他,显然不明白为何停下。

  格朗德却竖起耳朵在仔细地听着什么。

  “这是……什么声音……”格朗德确信自己听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一阵一阵的,无法辨别。

  这时,等阶高一些的将领也听到了,他们互相看看,有人问到:“你听到了吗?”

  “貌似…听到了一点……”

  “好像是……歌声?”

  那声音又大了一些,格朗德可以确信,那的确是歌声。

  是一个男子用中音在清唱。

  浑厚,凄凉,悲伤,却又带着一种大气。

  格朗德他们听不懂这歌里唱的是什么,但从中听出了一种孤独的悲凉,却又豁达面对的情绪。

  格朗德没有受到歌声影响,而是警惕地望着周围,这歌声很有可能便是那吸血鬼的。

  因为这歌很符合他们的风格:阴暗,却又浪漫。

  “全军戒备!”格朗德大声命令道。

  士兵们顿时摆出了战斗的姿态,魔导师们也开始准备魔法,祭司们则为外围的士兵施放了祝福。

  歌声越来越大,已经到了所有人都可以清晰地听到的程度。

  开始的时候,格朗德担心敌人在施放什么幻术魔法,但他确信自己没有感受到任何魔法的波动。

  虽然这歌声的出现有些突兀,毫无存在的理由,但吸血鬼便是这样子,喜欢做这些在他们看来十分高雅的事情。

  “必须将吸血鬼的注意力完全吸引到我这边,不能让他对军队出手,军队中没有人能抵抗这样的魔物!”格朗德这么想道。

  终于,歌声渐渐停下了。

  一个男子轻微的喘息声,渐渐传来,令在场的所有人背后一凉,仿佛这喘息声就在自己耳边一样!

  “晚上好,诸位~”

  格朗德猛然朝前方看去,火光所照耀之极限处,有一个身影。

  扎格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朝着他们走近了几步。

  前方的铁熊军士兵虽然内心出现了一点惧怕,但他们的脚步却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

  果然是吸血鬼啊……

  所有看到了他的人都带着不情愿地想道。

  关于吸血鬼的传说,他们听过不少,事实上在关于魔物的故事中,吸血鬼所占的篇幅是非常大的,因为在他们身上你往往可以找到很多戏剧性的东西,使他们不仅仅拥有魔物的那种残忍凶暴,更有着一种能勾起人好奇心的魅力。

  格朗德此时却在心里大叫不好,他发现情况似乎在朝着他最为担心的趋势发展,本来在知道这里有可能居住着吸血鬼后,他就开始了这种担心——吸血鬼的等阶都很高,如果对方的等阶和自己持平,甚至高过自己怎么办?

  现在,他从扎格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势,这股威势令他提不起一丝反抗的欲望!

  所以,面前的这个吸血鬼,很有可能是高出了自己一阶的高阶魔物!

  扎格扫了一眼面前的人,一只手放在胸口礼貌而又有些好奇地问道:“我认识你们吗?”

  “你是谁?为何在这里?!”格朗德大声质问道。

  “啧啧啧啧~”扎格抬起手摇着食指,道:“你不能到一个人的家里,去对那个人说‘你是谁’,‘为何在这里’,这很荒谬,不是吗?”

  “你现在站在拜博约萨•努修公爵所统治的德拉内奇公国领土内,这里,并不是你的家!”格朗德厉声道,他胯下的战熊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一丝怒意,也跟着朝扎格低声吼了一下。

  扎格露出了恍然的表情,“喔~原来是这样~可惜,你们没有经过原主人的允许,就将他的家划进了自己的版图,这是没有效用的~”

  格朗德不想和这个吸血鬼多说,大声道:“魔物,立刻投降,接受你应受的惩罚!否则,我们就将这里夷平!”

  扎格扬起了嘴角,道:“看来你们喜欢直接上主菜,很好。”

  说着,扎格后退了一步,整个人瞬间便融入了黑暗。

  “你们也许觉得可以对抗我,但是请原谅,我根本没那个心情和你们这些盛载鲜血的容器玩,所以,我为你们准备了一场舞会,请尽情地享受吧~”

  随着扎格那仿佛在众人耳边响起的话语落下,猛然间,所有人的火把全都熄灭了!

  “冷静,保持阵型!!”格朗德大叫着安稳着军心。

  前面的队伍还好,后面的正规军却被这一下乱了分寸,出现了一些骚动。

  “外围士兵,架盾!”

  虽然这些士兵们出现了问题,但他们的将领却没有,立刻大声命令道。

  回过神来的士兵急忙将盾架起,却因无法视物而一团乱,根本没有阵型可言,更不要说形成密不透风的盾墙了。

  “点燃火把!快!”

  负责举着火把的士兵其实不用命令,早就取出了火石,但在周围的士兵你推我搡的环境下,本就手忙脚乱的他们更是无法完成这一过程。

  倒是前方的部队由于有着魔导师,很快便施放了火魔势魔法点燃了部分火把,有了货源,火光开始一点点传递下去,处在中间区域的军队也开始逐渐亮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军队的后方传来了阵阵惨叫和兵器相交的声音!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扎格陶醉的声音却在这时响起:“没错!舞会的音乐已经开始演奏,编织着鲜血与死亡的歌声已经唱响,诸位,开始狂欢吧~~”

  然后,众人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悲伤的管风琴声,听得人胸中似憋了口气一样,难受不已。

  格朗德却顾不上这些,大声问道:“后队什么情况?!”

  “受到攻击!我们遭受了攻击!!”后面将领模糊的声音传来,很快便被惨叫的声音淹没了下去。

  “可恶,光源传递得再快一点!”格朗德怒道。

  “将军!!”一个副将突然惊叫道。

  “怎么了?!”格朗德回过头来,面色一变,发现部队的正前方和两侧,出现了一些比铁熊军士兵还要高的身影!

  “牛头怪!”看清这些身影的格朗德惊叫道,曾和这种怪物战斗过的他对他们的残暴和强大太了解了,在这瞬间他便已知道,铁熊军平均处在第二到第三阶的实力根本无法挡住这些家伙!

  “干掉那些牛头怪!”格朗德急忙对着身边的众将领叫道。

  那些将领也不是什么吃干饭的,听闻这个命令没有丝毫犹豫,便朝着外围跳去!

  可是,令格朗德眼皮直跳的事情发生了,所有的将领,都没能在这些牛头怪面前停留哪怕一秒,便在惨叫声中被击飞了!

  那里面,可是有三个和自己同等阶的战士啊!

  这时,魔导师部队的将领一声令下,大量带着毁灭气息的魔法朝着那些牛头怪飞去。

  格朗德却已经看到了结果,凭借这些第三阶左右的魔导师,绝对无法对这些牛头怪造成大的伤害!

  他拍了拍战熊的头,在它耳边说:“小伙子,该我们上场了!”

  战熊闻听到他的声音后,高扬起了头怒吼了一声。

  周围的铁熊军听到它的嘶吼后,早已十分默契地让开了一条路。

  格朗德驾驭着战熊飞也似地朝着正面那些并没有主动攻上前来、似乎在玩弄他们的牛头怪冲去!

  看着冲来的敌人,正面的几个牛头怪顿时发出了狞笑的声音。

  格朗德的眼中没有丝毫惧怕,相反,充满了战意!

  眼看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那些牛头怪却轻蔑地没有任何举动——刚才那些将领就是被他们这样子轻松挥出一拳击飞的。

  虽然这家伙气势不错,但也就是个人类而已,结果自然是一样!

  但就在他们这么想的时候,格朗德战熊却没有直直地冲过来,而是身子突然侧了过来,而格朗德则趁着向前的惯性将自己的长锤向着那些牛头怪扫去!

  “将他们压成肉饼,爆山!!”

  这长锤随着格朗德的怒吼,锤头处突然燃烧起了一股赤红的火焰,而随着这长锤在空气中划过,一阵阵剧烈的爆炸也跟着发生!

  正面的几个牛头怪却依旧是带着轻蔑,离长锤最近的一个牛头怪只是抬起了手臂,准备强行挡下这一击。

  可就在他碰触到这长锤的一瞬间,长锤的另一面的火焰突然燃烧得剧烈了些,直接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又粗又长的火舌!

  牛头怪立刻便感受到了压力,那感觉,就好像是自己撞到了一个正在移动的大山一样!

  所以,他立刻便像木头人一样被击得飞了出去,同时撞到了一旁的同伴!

  这样的撞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影响了多少牛头怪,仅仅是一锤下去,仅仅是碰触到了一个牛头怪,却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而最令人惊讶的是,当撞击终于停止了的时候,所有那些被撞到了一起的牛头怪竟仿佛被挤压了一样,身体竟全都爆炸开来,血肉横飞!

  这一幕,看呆了所有的牛头怪,也引来了士兵们的欢呼。

  格朗德却并没有因此停下,他知道这些牛头怪不会就这样站着等他杀的,他必须尽快解决掉他们,但愿杀光这些家伙后,接下来出现的魔物不会这么令人棘手!

  眼看着格朗德再次冲来,牛头怪们怒了,他们的同伴就这样惨死在了这个人类的手里,不可原谅!

  他们怒吼一声,鼻子处的皮肤皱得一层叠一层,一个个朝着格朗德围了过来!

  “等的就是你们这种无脑的攻击!”格朗德在心中冷笑道,如果这些牛头怪不理他,直接冲向士兵们,那才是他最怕的,但显然他们并不知道格朗德怕什么。

  霎时间,四个牛头怪从格朗德的四周冲了过来,比格朗德脑袋还大的拳头同时聚拢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