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紫心公主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336 2018.12.04 08:41

  将仙忒安顿好,乌列想要出去走走,本来想留下克拉赫和普莉奥一起保护仙忒,但普莉奥嚷着也要出去,乌列只好带上了她。

  普莉奥是想着找个机会将自己想要告诉教会的话传递出去,但乌列一句“想不到还有嚷着要和自己讨厌的男人一起出去玩的女孩”把她气得够呛,但他越这么说,普莉奥就越要出去,原本有目的地出去变成了赌气……

  其实,说是想给教会传话,乌列并没有限制她的自由,她就算大大咧咧走进当地的神圣礼堂,也不会有人拦她。

  也许她是真地想在帝都转转。

  “喂,我们为什么要打扮成冒险者?”普莉奥不客气地问道,不管她与乌列的关系再怎么缓和,她的心中也必定存在着那么一层隔阂,所以她就是不能好好和乌列说话。

  “那你的意思呢,打扮成叫花子?叫花子的衣服可都是破破烂烂的,原来你喜欢穿那样的衣服~”乌列笑着说。

  “你……我好好问你,你就好好回答!”普莉奥快被乌列气死了,她虽然明白乌列并不是针对她,他是对谁都这么爱开玩笑,但她就是忍不住生气。

  “哈哈,普莉奥,你刚才脸红了~”乌列轻笑两声说道。

  “你你你你才脸红了!!!”普莉奥手舞足蹈地指着乌列,脸红得更厉害了。

  “因为,我们随时都有危险,扮成冒险者,能让我们经常处于戒备状态而不会被怀疑!”乌列突然严肃地说道。

  普莉奥皱着眉头,狐疑地看着乌列,问:“有危险?什么危险?”

  “很可怕的危险,在这里,有着即使是我也害怕的敌人,而且,他们针对的,不仅仅是我,是和我在一起的所有人!”乌列皱起眉头,死死盯着普莉奥,将普莉奥盯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有……那么严重?”普莉奥似乎感觉到了乌列说的事情的严重性。

  “骗你的。”乌列突然向前大踏步走去,留下了一脸茫然的普莉奥。

  “你给我站住!!”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的普莉奥使劲踏着步,追着乌列,金属的铁靴在地面上踏得“当当”作响。

  猛地,乌列突然又转过身,吓了她一跳,“不骗你,真得有危险!”

  普莉奥被乌列这一下搞得怔住了,但看着乌列渐渐露出忍不住笑的表情后,一拳向着乌列的肩膀捣去,却被对方轻易闪过。

  乌列就这么开了一路玩笑,搞得两人都没怎么去欣赏帝都……

  帝都,一所较小的小礼堂外,几个人陪着之前被城卫军士兵殴打的小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

  小礼堂,是盖拉缇克教会遍布全圣陆的一种供信徒礼拜的场所,一般只有平民才会来这里,贵族们则会去规模更大的神圣礼堂;而小礼堂还有着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作用——为任何到来者免费提供医疗方面的帮助,这种医疗帮助就是祭司们通过圣势魔法对人们的治疗,也因为这个原因,圣陆并没有医者这个职业——小病有祭司免费提供治疗,一些疑难杂症或者奇特到连低阶祭司都无法治疗的病痛,医者肯定也无法提供更有效的方法。

  此时的小女孩,看起来已经彻底恢复了健康,只是脸上布满了阴云。

  几个人看着小女孩的样子,有的摇了摇头,有的则长叹一口气。

  劝小女孩的那个大婶弯下腰,从兜里拿出了一袋子东西,听声音,应该是钱币。

  “来,小姑娘,这里是100铜币,虽然肯定比不上那些炼金材料的价值,但一定足够你雇一辆车接你爸爸妈妈到最近的小礼堂看病了。”

  小女孩看了一眼大婶手中的袋子,又看了看大婶和众人。

  然后,她接过了那袋子铜币,向着周围几人郑重鞠了一躬,一言不发地快步离开了。

  “哎,不容易啊,小小年纪。”一个中年大叔叹道。

  “是啊,要是以前,在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即使家里穷,也不会像她这样为了父母在外奔波,教会的祭司们会直接到小村子内为病人治疗,可惜,现在不同了,盖拉缇克教的祭司们越来越少,根本没有人手去做这种事情了。”另一个大叔看向小礼堂,也叹了口气。

  “可是,为什么呢?祭司们不应该本就是盖拉缇克教的成员吗?”大婶听他说完,有些疑惑地问。

  “不,你错了,祭司只是一个职业,并不是所有祭司都会选择去加入盖拉缇克教的,就比如冒险者中的祭司,大部分都不是盖拉缇克教的成员。帝国皇室纷乱之后,各地开始频发战争,在和平年代被视为精神寄托的盖拉缇克教,彻底被那些大家族们摒弃,而在天罚事件之后,盖拉缇克教更是每况愈下,不要说祭司,连信徒都在减少,哪有心思再去做这些。“

  大叔说完,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许久之后,大婶对着神圣礼堂叹道:“伟大的神圣诸神们啊,你们到底在哪里……”

  “咚咚咚咚!”在大家都缓步而行的街道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一个小女孩紧紧抱着一个袋子,焦急地跑着。

  “再快一点,快点让爸爸好起来!”这么想着,小女孩又加快了脚步。

  跑过了好几条街,转了好几个弯,她感到自己的体力已经透支了,祭司们将她恢复到了身体最好的状态,但即使这样,也无法支撑她这种远超自身极限的运动。

  “呼!呼!”终于,她停了下来,靠在墙边,喘着粗气。

  “为什么我这么渺小……这么无能……”小女孩一边喘着气,一边对自己问道。

  “噢~~~~~小姑娘,为什么跑得这么急呀?”一阵内容听起来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令小女孩打了个冷颤,她急忙抬起头,看到的,是两个穿着很像城卫军铠甲的男子,此时,他们正不怀好意地看着她和她怀中的布袋。

  “小姑娘长得还挺漂亮,来,给哥哥看看你袋子里的是什么~”说着,一个男子向着那袋子伸过手去。

  小女孩向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这两人,然后拔腿就跑!

  “可恶,给老子站住!”两个男子没想到这小女孩累成这个样子还能跑动,他们一边骂,一边追了上去。

  可没想到的是,这小姑娘跑得是如此之快,他们居然有被甩掉的势头!

  “妈的,好快!”

  “谁叫你平时一点训练都不做!”

  “你他妈的不也一样!”

  两个人互相骂了一句,加紧了脚步。

  顾不上回头看两人和自己的距离,小女孩疯狂地跑着,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像刚才的大婶一样救自己,她必须跑!

  即使自己已经到了极限,但这唯一的希望她绝不会放弃!

  “砰!”这样想着,在经过一个转角的时候,小女孩却撞到了人,“哗啦”的一声,袋子上的绳结被撞开,铜币顿时撒了一地。

  小女孩顾不上疼痛,一屁股坐起来,急忙去捡拾散落的铜币。

  她一边捡,一边咬着牙,在心中痛恨着自己的无力。

  “不要急,小姑娘,我来帮你。”一个好听至极的声音响起,这声音,即使是她这辈子听过的嗓音最好听的歌者,也及不上,小姑娘不由得抬起了头。

  一个微笑着的男子的面庞映入了她的眼帘,小姑娘呆住了。

  不是因为这男子的面庞有多么英俊,而是因为那让人安心的微笑。

  不由自主地,小姑娘点了点头,任由这英俊的青年帮她捡着地上的铜币,自己却呆呆地看着他。

  这青年,自然是乌列。

  他身后的普莉奥看到了这情况,也跑了过来,帮小女孩捡起铜币。

  “你怎么也不看着点,把小姑娘撞疼了吧?”普莉奥埋怨道。

  乌列笑笑没有说话,有意无意间,他减慢了捡铜币的速度,一阵金属靴子踩在地面的声音渐渐接近。

  “哈哈!在那里!”

  “小混蛋,撞到人了,神助我也!”

  两人高兴地叫了两声,加快了脚步。

  然而,他们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前面,一个服装店门口,有一个身影正在朝外走。

  当看到有人后,两个士兵已经来不及停下脚步了。

  他们朝着那人直直地撞了过去。

  眼看双方就要撞到了,那人急忙朝后退了一步。

  终于,他们没有撞到一起,只是,这人的手碰到了其中一个人的盔甲……

  “妈的,没长眼睛的家伙!”“算你走运,大爷们还有事!”

  两个士兵连看都没看那人一眼,各骂了一句以后匆匆从那人面前跑过。

  此时,店内跑出来几个穿着紫色铠甲的骑士,竟都是女性,她们急忙对着那人单膝跪下,说道:“属下该死,没有保护好殿下!”

  “殿……”两个士兵听到了后面的声音,停下了脚步,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缓缓地转过身去,看向那险些被他们撞到的人。

  这人,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少女。

  她给人的第一印象,不是她的美,而是她外表透露出的一种接近极致的“娇”,但是如果你仔细去观察她,又会发现这“娇”却又不是那么纯粹,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隐藏在其下,使人对这娇美的少女只有赞誉,而不敢有丝毫猥琐的想法,因为似乎她能使人的心底里产生一种畏惧感,接近那种威严带来的畏惧感,但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恐惧。

  她的个子并不高,穿着一身夸张的紫色长裙——显然是那种贵族们常穿的附上了魔法、在冬天穿也丝毫不会感到冷的裙子,戴着一顶华丽的紫色帽子,帽檐下露出的头发,也是紫色的,但既然那骑士管她叫做殿下,说明她应该是皇族,也就是加萨兰克家族,而加萨兰克家族是特殊的盖拉曼托人,头发的颜色应该是偏向于白色的那种金色,据说这是诸神赐福的家族才有的特征,不知这少女的头发怎么会是紫色。

  头发,至少还可以通过染色改变,但眼睛怎么办?

  她的眼睛竟也是紫色的,明亮的紫色,如同紫色的宝石一般,晶莹剔透。

  个子虽然不高的她,却有着傲人的胸脯,她的皮肤白皙水嫩,在紫色的服饰衬托下,仿佛是薰衣草间的一朵百合,超然脱俗。

  一张精致如洋娃娃的脸上,没有任何妆粉,因为这些东西在这张脸上只会显得多余。

  冷淡如冰的表情,仿佛对所有事物都毫无兴趣,不,这表情,更像是想要冰冻一切她不感兴趣的事物一样,冷漠,无情。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娇美的少女,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此时,这少女正望着自己碰到了那士兵的手,冷漠的脸上,带着一种厌恶。

  她缓缓将紫色的手套摘了下来,像提着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扔在了一旁,然后看向那两个士兵。

  两个士兵看了这少女一眼,眼皮跳动了一下,然后想都没想就双膝跪下,将脸死死贴在地上,大喊了一声:“伊珥蕾殿下饶命,小的该死!”

  乌列好奇地看向这少女,然后用疑问的眼神望向普莉奥,后者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等等……”普莉奥继续打量了那少女几眼,“紫色的头发和眼睛……她是……紫心公主伊珥蕾!”

  “紫心公主?”

  “回去和你说,快离开这里,太危险!”普莉奥突然有些着急地说道。

  乌列没有多问,他抱起那小女孩,和普莉奥向远处走去。

  倒不是他怕危险,而是眼前的小女孩焦急地想要远离这里。

  紫心公主伊珥蕾望了一眼乌列的背影,眼神闪烁了一下,不知在想些什么,然后,她一把从身后的女骑士腰间拔出了佩剑。

  两个跪在地上的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把剑就已经朝着他们的头颅砍了下来!

  “咚”“咚”两声,两颗人头落在了地上,脸上还保持着恐惧至极的表情……

  鲜血四溅,但没有一滴洒在伊珥蕾身上,因为后面的骑士似是早知道她要做什么,已在伊珥蕾周围施放了魔法。

  周围,不是没有路人,而且还不少。

  但,没有人尖叫。

  因为他们不敢。

  即使有胆子小一点的女性忍不住,也是拼命捂住了自己的嘴,不敢让自己哪怕发出一点声音,以致于将那娇小身影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一个骑士走到尸体旁,一脚将尸体翻过来,她的目光停留在了尸体铠甲胸前的徽记——黑色的盾牌背景上印着的一个狼头的侧脸。

  这,是帝都之“狈”治安军的徽记。

  “治安军的渣滓。”这女骑士不屑地说道。

  伊珥蕾没有说话,她缓步走上街旁的马车,连看都没有再看那两具尸体一眼。

  当马车驶远后,周围的人才松了一口气,他们看向那两具治安军士兵的尸体,恐惧中,却带着一种解气的心情。

  在帝都,恐怕也只有紫心公主伊珥蕾敢这么做了吧……

  他们看着远去的马车,在心中喃喃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