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嫁祸?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352 2018.11.19 09:47

  瑟勒坐在一块岩石上,抓着那张羊皮纸看个不停,一脸认真。

  泰利将马拴在一边,想着但愿这一次这些马能带回去,否则自己真是交不起因丢失马匹需要上缴给冒险者协会的钱了。

  “别看了,我已经知道了这东西压根儿不是什么线索,它根本就直接写明了摄冥会在普斯森特帝国的几个据点。”泰利回头说了瑟勒一句。

  “你不觉得这很蹊跷吗?”瑟勒看着泰利说,“盗贼协会既然有摄冥会的据点具体位置,为何不直接卖给我们,还要折腾那么一下呢?”

  “有什么蹊跷的,对方告诉我们他们没有消息,但是可以去打探,这打探自然需要他们消耗人力物力,他们就可以自然地和我们多要一些,我不明白的是这消息为什么会放在皇家机密中,而且既然是皇家机密,盗贼协会为什么还敢贩卖呢?难道他们本来想要贩卖的不是这个情报??”泰利越想越乱,甚至怀疑到了小龙牙的身上。

  淑文帮温蒂披上了一件毛毯,问道:“那我们该开始计划了吧,我们想怎样搞到有关邪薮鬼堂的情报?”

  泰利坐在地上,说:“大体上只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硬闯,找到对方的头目,进行逼问;第二种也是找到对方的头目,却是悄悄地。”

  温蒂嘟囔着说:“都不靠谱……”

  淑文叹了口气,说:“确实,我也觉得不靠谱,不管是哪种,都没有可实施性,我觉得,既然雇佣了小龙牙兰特,就让他自己负责怎么样,到目前为止,他只是偷了一份机密而已,还什么都没做,金币也太好赚了。”

  泰利摸了摸光头,说:“这样当然再好不过,但是,我总觉得这个小龙牙有问题,不是从任何细节或表面看出来的,而是打心里时常感觉他哪里不对……”

  “你也这么感觉?我倒没有你那么强烈,只是有那么一刹那感觉他是表里不一。”淑文说。

  “可是我觉得小弟弟很可爱啊,又能干,说话又不绕弯子。”温蒂说。

  “也许是我们想得太多了吧,毕竟对方是个虎逸战士,根本不必在咱们身上下套,想对咱们不利的话,咱们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不必这么大费周章。”泰利看看夜空,自我安慰道。

  “那他只能是在摄冥会这件事上对我们有什么欺瞒了?”瑟勒卷起羊皮纸,问道。

  泰利接过羊皮纸放好,说:“不能叫欺瞒吧,本来他就应该有自己的目的,接下我们这个委托也只是因为我们说有摄冥会的线索罢了。”

  “不要管他的事情了,我们就赶快借他之力,将这件事情完成,他之后做什么,和我们也没有关系。”淑文捋了捋自己的金色长发,在火光下,她因较小的眼睛而显得普通的面庞,也别有一番风情。

  “问题的关键是这纸上标明了太多摄冥会的位置,他怎么知道我们要去哪一个呢?最近的可是有两处,距离都差不多。”泰利有些焦躁地说。

  “我不知道,可我还是找到你们了。”一个小孩的身影突然坐在了火堆旁,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正当所有人要戒备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小男孩却是小龙牙兰特。

  他是怎么过来的?所有人都有这样一个疑问。

  “啊好渴,有果汁吗?”兰特像一个小孩一样在地上跺着脚,像撒娇一样问道。

  “呃,这荒郊野岭的,我们都只带着清水,你要喝吗?”泰利无奈道,当时在旅馆的时候兰特就对接待台的果汁两眼放光,在他们走之前一个人就喝掉了三杯,果然还是小孩子吗?

  “连橘子也没有吗?”兰特又问道。

  “没有……那个,兰特,你的嘴角有血,没事吧?”坐得最近的淑文看着兰特嘴角的一点点血渍,问道。

  兰特毫不在意,说:“好吧,没有就算了,你们下一步要做什么,快点,我还有事情要做。”

  泰利无奈地说:“我们准备去虎江附近的这个摄冥会据点,小兄弟,摄冥会的人实力都不弱,主要还是靠你了。”泰利对自己这么说也有些愧疚,毕竟之前他们的计划里没有兰特,现在兰特来了,他们就将希望全都寄托在了他身上,这样实在是有些卑鄙了,归根结底,还是他们的实力太弱了……

  “嗯嗯……”兰特一边听着一边在手中转动着一把匕首,如果一个母亲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大喊着将他的匕首夺下,这么小的小孩怎么可以玩匕首。

  不过泰利他们都不是母亲,即使是也不会上前阻止……

  “那么,你们需要从摄冥会打探的情报是什么,也该告诉我了吧。”

  泰利认真地看着兰特,郑重地说:“我们有一个同伴被魔物抓走了,而这个魔物属于邪薮鬼堂,所以我们想要从摄冥会那里得到邪薮鬼堂的消息。”

  兰特没有任何反应,问道:“为什么你们能确定摄冥会就有邪薮鬼堂的消息?”

  泰利和淑文对视了一眼,兰特没有任何反应,让他们非常疑惑,这很反常,任何人听到有关邪薮鬼堂的事情时,都多少会有些异样的。

  “因为我们想不出圣陆还有什么人能知道邪薮鬼堂的消息,摄冥会是圣陆最大的黑魔导师组织,和魔物打交道最多的就是他们,如果他们都不知道,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了。”泰利说。

  兰特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他如阳光般的笑容……

  虎江,发源于普斯森特公国北端的屠风山脉,从公国的东北角向西面延伸,横跨整个普斯森特公国,最后流入蓝镜。

  而虎江的上游以东一百里处,是普斯森特公国和穆塔尼斯公国的边界。

  穆塔尼斯公国军队的反攻在虎江处被挫败后,撤回了本国境内。

  但普斯森特公国,也就是泰利一行人所在的公国,却没有放过这些入侵者,而是继续追击到了穆塔尼斯公国。

  两国军队僵持下来,互有胜负,但总体来说,普斯森特公国占着优势。

  对峙的两国军队,都驻扎在一个无名平原上,这样的对峙,已持续了很长时间。

  大部分时候,都是普斯森特公国的军队进攻,另一方防守,但这段时间,总是进攻的这一方却沉寂下来,而另一方趁着这段时间喘一口气。

  这夜,穆塔尼斯公国的军营突然响起了示警的号角。

  “怎么回事?敌袭??”

  士兵们立刻穿戴整齐,跑出军帐,警戒起来。

  但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没有敌人的身影,也没有被烧着的军帐,更没有任何战斗。

  “怎么回事?今天是谁负责夜间的巡逻工作?!让他来见我!”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愤怒地喊道,然后扭头钻进了自己的帐篷。

  “将军!”一个穿着下级军官铠甲的人走了进来,恭敬地行了一礼。

  “给我解释一下刚才的示警!”

  “我们发现有诡异的身影在军营内游荡,将军!”

  “放屁!”那将军一排桌子,大声骂道,“你们这几个蠢货,每天都说晚上有这些虚妄不实的东西,你更是变本加厉,连示警号都鸣响了!来人,把他给我关起来!”

  那被拉走的军官一脸无奈,却什么也没说。

  这将军没有再管这些,而是躺回了自己的床上,继续睡去。

  军营的远处,站着几个黑袍人,他们的手中各拿着一块黑色菱形石头。

  “完成了吗?”一个阴冷的男性声音问。

  “全部完成了。”一个同样阴冷的女性声音回答。

  “好,走吧!”

  夜,恢复了平静。

  第二日,普斯森特公国的军营的士兵倾巢而出,向穆塔尼斯公国的军营冲来。

  可穆塔尼斯公国的军营内没有任何动静,就像是空的一样。

  是伏击吗?

  不是。

  军营内的所有士兵,都陷入了如昏迷般的沉睡!

  只有几个军官打扮的人,有些踉跄地踢着手下,想让他们醒来。

  这些军官不明白,为什么今天早晨只有他们几个醒了过来,且还神志恍惚,而手下们却都睡得不省人事?!

  眼看敌人快要攻过来,而己方的士兵却还睡着,这些军官知道大势已去,逃出了军营,连马都没骑,因为它们也陷入了沉睡……

  ……

  屠风山脉的山脚下,一个隐秘的山洞内。

  如果你从洞口看这里,一定会觉得这里就是一处普通的不会太深的小山洞,连野兽可能都不会在这里休憩。

  可如果你走进去,就会发现这山洞深得出奇!

  而且这里有很多岔路,走进去就是一个小的空间!

  而最深处,是一个有如大厅一般的洞穴!

  此时,这里被四周壁上的火把照得灯火通明。

  四个黑袍人围在桌子前,看着桌子上的水晶球,他们的黑袍前胸处,都有一个像倒过来的八爪鱼的徽记,但又不是,因为本应是八爪鱼头部的地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人脸。

  而水晶球内,能看到一场厮杀,或者说是屠杀正在上演。

  正是普斯森特公国在屠杀着熟睡中的穆塔尼斯公国士兵,这是普斯森特公国一向的做法,为了显示其威严,所有与其交战的敌人都不会有活着的战俘留下……

  “好了。”一个黑袍人用仿佛枯萎了的手一挥,水晶球的影像渐渐隐去,他的声音也和他的手一样,仿佛干枯了一般。

  “我来向那该死的公爵汇报吧。”一个黑袍人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张绝色的脸,竟是一个绝美的女性,只是那眼睛有一点黑眼圈,看起来不太精神,她的半侧金色头发披在一侧,另一半则似是故意剪掉了一小半,只留下不到一寸的短发,和圣陆上常见的发型比起来有些不伦不类。

  她用白皙的手在水晶球上面转了转,水晶球内出现了模糊的影像,渐渐地,形成了一个人的样子。

  这人是个老头,穿着贵族的服装,此时一脸怒气。

  “你们做了什么?!是要造反吗??”那老头愤怒地问道。

  这女性皱了皱眉,说:“你在说什么,我们不是按照公爵所要求的去做了吗?”

  “公爵有要求你们杀了他吗???”

  这老头的一句话,顿时让四个人端坐的姿势全都变了一下,显然是被老头的话震惊到了。

  “公爵……被杀了??”那有着枯萎的手的人摘下了兜帽,露出了一张如干尸般的脸,他的一个眼睛是空洞的,已没有眼球。

  “我知道是你们做的,没有人可以使用这种邪恶的魔法,一定是你们做的,普斯森特公国内,你们将再没有任何容身之处,记住我的话!!”老头恶狠狠地说完后,水晶球内的影响渐渐消失。

  那女性连“等”字都没说出口,对方便中断了水晶球的影像。

  这山洞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有火把燃烧的声音。

  许久,三个人将目光转向了那干尸般的男性处。

  “怎么办,看来是有人嫁祸到我们头上了。”那女性问道。

  “将情况报告给‘腐间死褐’,我们这里需要增援,同时将情况告诉普斯森特公国内所有已经被公爵知道位置的据点,全部放弃,移至暗中新建的据点!我们在普斯森特公国的势力是所有分会中最强的,绝不能丢掉这里!”干尸般的男性阴冷地说道。

  “是!”三人站起答应道,然后向外走去。

  “卡黛尔,你和我留在这里。”

  听到那干尸般男性的话后,那女性停了下来,答应道:“是。”

  ……

  泰利一行人一路上速度很快,因为兰特一直在催促,显得很着急。

  “我们的速度太慢了,这些马全力奔跑的速度都不如我快,现在你们还要这些马慢跑,这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兰特不满地说。

  “没办法,这些马匹虽然都很精良,但也有个极限,我们还是要让它们随时保证最好的状态,以防突发情况。”泰利已经有点习惯这个小男孩的小孩子脾气了,直接无所谓地说道。

  兰特看着漫不经心地泰利,鼓起了嘴,却没再说什么。

  他看着从身后向远处飞过的一群似是被惊起的小鸟,笑道:“我们后面来了一大批人哦。”

  泰利也发现了这些小鸟,他皱起眉头向后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但他们也不能藏起来,他们的马匹留下了脚印,这时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瞧你紧张的,不是冲我们来的,我们继续走就是了~”兰特向后面一靠,正好靠在了和他同乘一匹马的温蒂身上,温蒂有些不满却不好说什么,她的个子已经不低,在一米六左右,兰特正好靠在了自己刚刚发育起来的胸脯上,可对方是个小孩,她只好忍了下来。

  泰利虽然听了兰特的话,继续驾马向前走去,但还是有些紧张。

  渐渐地,他感觉到了大批人马快速移动时导致的地面震动。

  此时,他扭过头,看到的是至少几百人的队伍快速行进时扬起的大片尘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