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星空下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2561 2018.11.10 11:25

  此时,看向这片星空的,还有乌列和巴罗迪亚。

  他们站在一片巨大花园中,而这花园中的花朵,和夜空的星河一样五颜六色。

  远远看去,竟像是一个反射了天空中星河的镜子一样,远处,星空和这花园竟像是连接在了一起似的。

  “两年了,我们回到这里已经两年了……好不现实的感觉……”乌列扭过头看向那本应是诸神圣殿的邪薮鬼堂。

  那是一座以白色和黑色为基调的建筑,十分庞大,第一眼看上去,可能大部分人会觉得它像一座神殿或宫殿,但在观察一段时间后,所有的人都会说:它更像是一座巨大的别墅。

  建筑周围,原本应有的那白色围墙已经不知所踪,建筑脚下就是这片花园,一直延伸到远处,看不到边。

  巴罗迪亚听到乌列的感叹后,并没有说话,依旧保持着冷漠的表情。

  “荒陆碎片全部找到后,这一切便结束了,随之结束的,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乌列自嘲地说。

  巴罗迪亚沉默了一阵,说:“这样说很不符合艾尔龙桑的身份啊。”

  乌列无奈地笑了一声。

  “我们还要留盖拉缇克教多久?”

  “怎么了小巴,等不及了?”乌列戏谑地看向巴罗迪亚。

  巴罗迪亚闭了一下眼睛,仿佛要无视乌列那戏谑的眼神。

  “还不是时候,我要盖拉缇克教和他们的主子一起死。”乌列淡淡地说了这句冷酷的话,带着微笑,却令人不寒而栗。

  “那人类呢?”巴罗迪亚追问。

  “……”乌列没有说话,他回头看着巴罗迪亚,许久,他反问:“你觉得,我不恨人类吗?”

  “至少没有表现出来。”

  “……他们都是无辜……”

  “没有人是无辜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绝对无辜的,这是您曾经说过的话。”巴罗迪亚打断了乌列。

  乌列怔了怔,苦笑道:“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啊,是有……”不知想起了什么,乌列的脸色有些黯淡下来,然后他抬起头,用他翠绿色的眼睛正视着巴罗迪亚,说:“小巴,即使我们将圣陆所有的人类屠杀殆尽,那么之后呢?我们继续留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恐怕到那个时候,比圣陆更为空虚的是我们自己的心。”

  “您明白我的意思的。”等乌列说完,巴罗迪亚才缓缓说道。

  “我明白!”乌列依旧正视着巴罗迪亚,“你想和我表达的是:我们不必在乎这些人类的生命,为了达到目的,可以随意践踏他们……巴罗迪亚,我们一定要堕落到和那些我们痛恨的人一样的地步吗?”

  “我们,已经堕落到比他们更深的渊薮了。”巴罗迪亚冷冷地说。

  两人的眼睛互相直视着,仿佛互不相让一般。

  “您不愿承认吗,否则您又怎会认可人类为我们的家起的这个名字——邪薮鬼堂!”

  半晌,乌列放松了下来,叹了口气,说:“在这个问题上,我是绝对不会退让的,即使你们不认同我。”

  “那么那个叫普莉奥的人类呢?她是否已经通过您的测试?”巴罗迪亚的话题变得很快,似乎不管乌列是什么样的回答,只要他认为这一话题结束后,立刻就会跳到下一个去。

  乌列似乎早已习惯巴罗迪亚这种说话的方式,并没有什么反应地回答:“这个女孩虽然在面对我魅惑效果的魔法时有非常强的抵抗能力,但是还不够,不足以符合荒陆圣物的要求,也许等到所有荒陆碎片终于齐聚、合成荒陆圣物时,她并不能像仙忒那样与圣物产生完美共鸣。”

  “但是?”

  “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女孩对我们要做的事情会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她留在这里也好,目前,她的力量还太弱,让罹好好调教一下吧。”

  巴罗迪亚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巴,你说仙忒是恨我比较多还是喜欢我比较多?”乌列突然问。

  巴罗迪亚没有想太多,只是沉默了一下,便回答:“仙忒恨您,是因为您杀死了许多在她看来无辜的人,而她喜欢您,是因为您给了她新生,这两者没有关联没有矛盾,也无法比较,这也是仙忒现在最为纠结的事情,她在这里非常快乐,可却时常露出悲伤的表情,只因为她对我们做的事耿耿于怀。”

  “嗯,也许她不愿离开这里,并不仅仅是因为她畏惧外面的世界,也因为她很愧疚,觉得自己不配去看外面的世界吧……”乌列喃喃道。

  巴罗迪亚没有说话,但他后背的那四个如蜘蛛腿一样的肢状物微微颤动了一下。

  一阵沉默后,巴罗迪亚问:“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没有问您……”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对仙忒这么好吗?”乌列打断了巴罗迪亚,他扭过头看着巴罗迪亚,说:“束缚在高塔中的没有自我的少女,和被束缚在亡语中不能走出阴影的我们,不是很像么?”

  巴罗迪亚看着乌列的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并不是同情她,也不是因为她和我们很像所以才如此,可能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这样温柔地对待一个人类,也许是她的那份坚强触动了我吧……”乌列继续将目光转向空中的星河,“你们不也一样吗,在不知不觉中照顾着仙忒,以你们自己的方式。巴罗迪亚,我不想我们在阴影中彻底丧失那份不只属于人类的人性,你们没有让我失望。”

  “我没有照顾她,您想多了。”巴罗迪亚冰冷地说道。

  “是吗。”乌列笑笑,巴罗迪亚只能看到他的侧脸,这笑带着戏谑和小孩恶作剧时的嘲弄,“小巴,大家都说你是我身边最耿直的那个人,但我知道,你内心的感情从来都不会率直地表达出来。”

  “我已没有感情。”似乎为了否定乌列的话,巴罗迪亚的话语听起来更加冰冷。

  “是吗,对我也是吗?”乌列扭过头,带着悲伤的笑容看着巴罗迪亚。

  巴罗迪亚闭上了眼睛,说:“您这个样子太卑鄙了。”

  “哈哈。”乌列愉快地笑出了声,“果然受不了吗,不直率的小巴。”

  “那么普莉奥呢,您也会像对待仙忒一样对她吗?”巴罗迪亚岔开了话题。

  “怎么了?这么快就开始关心这个新来的人类了……诶小巴,别走,不逗你了……”乌列说了一半急忙叫住了转身欲走的巴罗迪亚,巴罗迪亚回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乌列,似在抗议一般,乌列停止了对巴罗迪亚的戏弄,说:“普莉奥是个看起来比仙忒更加坚强的女孩,但这份坚强是建立在信仰之上的,如果这信仰被打破,或许她就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吧。”

  “对盖拉缇克教的信仰吗?”巴罗迪亚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他背后的肢状物又明显地动了动。

  “不说这个了,芬歌•列尔那边怎么样了?”乌列回头问。

  “已经得出结论了,亡语对非不死系生物的效果非常之差,只能提升一个到两个等阶,他已准备停止试验。”巴罗迪亚回答。

  “嗯,那就快点让他回来吧,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让大家离开家,让我没有安全感……有时候,我真想大家好好坐在一起,说着笑着,那才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乌列顿了顿,“最近没有谁再出去了吧?”

  “还有蕊思•莉露。”

  “莉露也出去了?什么时候?”

  “今天早上,有碎片的新消息,她去寻找了。”

  乌列叹了口气,说:“希望大家一切顺利,平安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