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占尽优势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103 2019.02.11 08:57

  贵公子缓了缓,平复了一下心情,脸上又变回了他那不可一世的样子,说:“需要多长时间可以做好?”

  男子没有多说,他的目光看向桌子,一个吊坠突然出现在了其上。

  贵公子再次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这是干什么,他要的东西,对方是知道了,但他要的可是很特殊的东西,并不是那种量产货,亦或者说是不可能有现货,所以他认为桌上出现的这个吊坠,必定不是他想要的东西。

  “少爷,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您需要的东西,本店有,而这个就是。”男子礼貌地说。

  贵公子看了他一眼,不屑地说:“别开玩笑了,我需要的东西,不会是可以直接买到的商品,否则我也不会来到你们这个我从未踏入的商店了,我常去的店,连做都做不出来,你们却直接拿出了现货?!”

  “少爷,我能冒昧地问一句,您去的是哪个店吗?”

  “德罗文商会的灵魂之予。”贵公子的嘴角扬起,显得十分得意,因为自己提到的这个商会可是德拉内奇公国实力最为雄厚的商业组织了,而其一个比较出名的地方,便是旗下所有产业的客户,全部都是身份极为高贵之人,那些仅仅有钱而没有身份的人,就算是出一个比正常价格多几倍的价钱,也无法从他们那里买到东西。

  所以,能成为德罗文商会旗下产业客户的人,必定是尊贵之人,这便是他们在商业上的一种策略。

  男子的表情却显得有些戏谑,这戏谑令贵公子感到有些难受,但还没等他说话,男子却先说了一句:“难怪。”

  “难怪?!难怪什么?”贵公子惊讶了起来,对方的语气就好像自己去了一个什么小破店一样。

  男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盯着贵公子的斗篷看了两眼,问:“少爷的斗篷,是从灵魂之予处购买的吧?”

  贵公子点了点头,不明白他问这个干什么。

  “请问,您在定做的时候,提出了怎样的要求?”男子问。

  “防风,不会沾上灰尘,就这么简单。”贵公子觉得这答案是理所当然的,一个斗篷还能有什么其他的要求?!

  男子笑了笑,将桌上的那串吊坠收了起来,等了约莫十多秒,桌上突然又出现了一件斗篷。

  男子将斗篷拿在手中,走到窗边打开窗户,伸出手将那斗篷在外面甩了甩,贵公子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斗篷将天上落下的雪带动得飞舞了起来。

  然后,男子关上窗户,双手将那斗篷递到了贵公子的手中。

  贵公子不解地接过,仔细地看了看。

  接着,他就发现这斗篷上没有哪怕一片雪沾在上面,也没有任何湿了的痕迹。

  “原来如此,你们考虑到了冬天下雪,而雪是比灰尘更加麻烦的,所以你们给这斗篷加上了不会沾上雪的效果。但是,这能代表什么,你们不过是在我面前炫耀而已,毕竟我在进来的时候身上的斗篷是有积雪的,你们可以针对这个给我拿出一件防雪斗篷……”说到这里,贵公子突然停住了。

  他开始傻傻地看着面前的空气,半天没有再说话。

  两个侍者不禁走过来,关心地问了一句。

  贵公子却不耐烦地将他们轰到了一边。

  然后他又长叹了一口气,说:“不错,你们的工艺是很强,看准我讨厌灰尘这一项,居然做得如此彻底,不是不沾尘,而是将灰尘隔离在了我的周围,这样,不光我的斗篷,连我自己也不会沾上尘土了。”

  男子笑了笑,又说:“我不知道少爷身上的斗篷能起到怎样的防风效果,但从您还戴着厚厚的帽子来看,恐怕效果是一般。”

  贵公子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这斗篷的防风效果确实不怎么样,它只能挡住从其正面吹来的风,也就是说只能挡住贵公子身后的风,连贵公子的后脑勺都无法保护。

  “那你的这件呢,在防风上比我这一件也要更强?”贵公子有些心里不平衡地问,他开始觉得自己这几年来一直去的就是一个废物开的商店,商品质量竟然差得如此之远,要不是这次他要买的东西那里做不出来,自己还会死板地继续和他们打交道呢。

  男子却没有回答,直接笑了笑说:“少爷将这件斗篷带回去,体验一下就知道了。”

  “我来不是买斗篷的。”贵公子不悦地说,对方居然推销起斗篷来了,他虽然出手阔绰,但对于对方这种过于明显的推销他可不会买账。

  男子礼貌地说:“少爷,您误会了,这件斗篷,算是本店送给第一次光顾我们的重要客人的一点礼品,望您笑纳。”

  贵公子瞪大了眼睛,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礼品?!笑纳?!把魔法物品当什么,便宜货吗?

  先不说对方的这件斗篷卖多少钱,就是他身上的这件,也是1个金币才买到的,1个金币什么概念,100万个铜币啊!

  虽说这对自己来说算不上什么大钱,但如果平白花出去自己还是会十分肉疼的。

  第一次见面,自己还没说买不买这里的东西,就直接送出这么一个大礼?!

  还没等贵公子说话,桌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空的礼盒,男子仔细地将斗篷叠好,放进了礼盒中,然后将礼盒递给了旁边贵公子的侍者。

  那侍者却犯起了难,他身份虽不高,但跟着贵公子却知道对方递过来的东西有多么贵重,所以他可不敢擅自接过,而是转头轻声对贵公子问道:“少爷……”

  贵公子却恢复了傲气,毕竟对方的举动显得十分在乎自己这个客户,所以他又得意了起来,他靠在沙发上,戏谑地说:“我可没说要和你们做生意,也没说以后会继续关顾这里,你们就送上了这么贵重的东西?”

  “本店的心意,和您说的这些都没有关系。”

  “那,和什么有关系?”

  “心意,便是心意,仅此而已。”男子恭敬地说。

  “……”贵公子盯着他看了半晌,“呵呵”笑了一下,对侍者道:“收下吧。”

  侍者这才接过了那礼盒,小心翼翼地拿在手中,仿佛手中拿的是一块易碎的贵重珠宝一样。

  男子重新将那吊坠摆在了贵公子的面前,一言不发地坐回了对面。

  贵公子摆弄了一下那吊坠,比较随意,显然他还不想就这样进入正题。

  男子也看出了这一点,并没有开始介绍这个吊坠。

  他在等着贵公子发问。

  果然,对方说道:“另一个我比较不明白的地方,为何要大张旗鼓地设置空间魔法,我看这里依旧是在和刚才的大厅相同的建筑中吧?”说着,贵公子望向窗外的景色,那明显就是这座店铺的外面,不是什么陌生的地方。

  “不错,这里确实是在和大厅相同的建筑中,但,您看到的窗外的景色,却不是真实的。”男子笑道。

  “什么意思?”

  “外面的所有,都是魔法幻象,当然,除了那些雪。”

  贵公子却并不在乎这个,而是继续问道:“所以,我们处在那幢建筑中,却是完全隔离的状态,是这样吗?”

  男子点点头,说:“请您谅解,这是本店对于商品的安全做出的必要措施,同时,也是为了保障客户购买物品的保密性。”

  “那,你好歹也问一下我愿不愿意进入这样的独立空间吧,要是一个疑神疑鬼的客人,一下子进来发现是空间魔法,不要说生气了,就算突然向你们出手都是有可能的。”贵公子又有些不高兴地问。

  “呵呵,正是因为我们知道少爷不是那样的人,所以不会有此一问。”男子笑道。

  贵公子喝了一口茶,整理着思绪,他现在越来越觉得灵魂之予在静默之约面前就是个笑话,不管是服务,还是店内配置,还是商品质量,都差了太远。

  “最后一个问题,”贵公子看了一眼茶杯上的花纹,将它放回到桌上,继续道:“我要的东西,你们为何会有现货,不要说碰巧,因为我的要求是十分特殊的。”

  男子从容地答道:“我们给您的,并不是现货,本沙明少爷,这个吊坠,是在您从大厅走进这个密谈室的时间里完成的。”

  “什……”贵公子庆幸着自己已经将茶水咽了下去,否则现在他必定会吃惊地将口中的茶水吐出来!

  “还有那件斗篷,也是在我了解您的要求之后由制作者现做出来的。”

  贵公子不停地眨着眼睛,嘴始终没有闭上,仿佛在听关于神圣诸神的传说故事一样。

  他虽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自己的斗篷做了多长时间他是知道的,足足用了一个月!

  现在他居然被告知,自己需要的那个灵魂之予连做都做不出来的吊坠在短到令人抓狂的时间内就做好了?!

  他算是知道“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一样”是什么样的感受了,这让他久久缓不过来。

  男子也没有多说,只是等着贵公子的反应。

  半分多钟后,贵公子才呼吸有些急促地问:“你们店做的物品,全部都是现做的吗?”

  “并不是,针对平民们的商品,都是量产的,除非有极少数的特殊物品。”

  贵公子咽了一口唾沫,问:“我能知道,你们店的制作者都是什么等阶吗……”

  “对不起少爷,这是商业机密,我想您能理解。”男子致歉道。

  贵公子没有生气,毕竟灵魂之予那个自己去过不下几十次的店都不肯透露哪怕一丝关于制作者的信息,这里也不会为了他说出来。

  但他真的是不敢相信。

  和这个男子刚刚说出的事实相比,前面那些令他佩服的服务、商品质量这些都只能算是小儿科了。

  魔法物品的制作时间,这可是公认的不能由客人来决定的事情,不管你有多急,都得耐下性子等着。

  多少年了,没有人在这方面有任何突破,再普通的魔法物品,也需要几天的时间,现在静默之约居然这么突然地做到了几乎是瞬间完成?!

  突然间,他明白为何朋友老是在他炫耀自己从灵魂之予买来的物品时露出那样的笑容了,原来自己一直在去被静默之约甩出不知多远的已经变成过去时的地方定做东西!

  此时,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吊坠似乎都不怎么重要了,因为他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从此,他必然会将此处当做他常来的地方!

  接下来,男子为贵公子讲解了一切关于吊坠的具体作用,贵公子虽然听得还算认真,但他却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很多东西都没有真的听进去。

  男子虽然看出来了,但却表示无妨,反正这吊坠绝对符合他的一切要求就是了。

  最后,贵公子自然是欣然地买下了这条吊坠,而男子在给出一个极为合理的价格后,居然说由于他是第一次购买商品,所以给他半价的优惠。

  贵公子在这时却要表现出自己那出手阔绰的特点了,当即回绝了这个折扣,以原价买走了这个吊坠。

  男子没有推却,他知道,有钱人在表现自己有钱的时候,绝对不要试图去为他省钱。

  贵公子的马车离开了,男子从外面回到了大厅。

  杰弗西将一位平民引入了草帽标识的门后,小步跑了过来。

  还没等他开口说话,男子却不悦道:“不要在大厅跑!”

  “啊对不起……”杰弗西急忙道歉,变回了正常走路的速度,然后问:“怎么样,又来了一个大客户?”

  “哼,以咱们店的实力,只要他肯进来,就绝不会再去其他商店!”男子傲气地说。

  “哈哈,那是那是~”杰弗西笑道。

  “声音小一点,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注意自己的礼节!”男子再次训斥道。

  “啊是是……”杰弗西挠了挠后脑勺,讪讪地笑道。

  “算了,你先不要在大厅接待了,去普通商品区吧。”男子有些无奈地说。

  “诶?可我喜欢在大厅啊~”杰弗西有些不乐意地说。

  “快去,否则今年放假回家的人里就没有你!”男子故作生气地说。

  “啊好好,我去我去!”杰弗西一听急了,赶紧向标有草帽的门跑去。

  男子生气的声音却再次传来:“别在大厅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