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点点往事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89 2019.02.15 08:27

  小女孩和其他人,全都跳下了马车,步行着跟了上去。

  杰弗西走在同伴身旁,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火光,问:“那是……什么地方?”

  哈莫尼回过头神秘地看着他,回答道:“我们的目的地。”

  杰弗西没有说话,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宛如树干挪动的声音。

  他转过头寻找根源,却发现身后那些大树的枝干正在伸展开来,并纠缠到一起,很快,便形成了一张大网,将他们身后彻彻底底地挡了起来,几乎没有缝隙。

  “这是?”杰弗西有些担心地叫了一声。

  哈莫尼将手放到他的肩上说:“别怕,那是保障这里不会被人类或其他不受欢迎者骚扰的屏障,在外面的人看来,那里并没有被挡住,但他们也不会触碰到这树木组成的大网,因为幻术系魔法会让他们转而走向其他方向,而对此有抵抗能力的人,也会因为这张特殊的大网而无法轻易进入这里。”

  杰弗西一边走一边盯着那大网看了好久,才转回头,却发现眼前的景色已经变了。

  他们,已经来到了一处上面爬满了藤蔓的石头拱门前,一些发着蓝光的古老文字在藤蔓之下缓缓地闪烁着,透露出一股神秘的沧桑感。

  “布劳尔——蓝夜之城……”杰弗西看着那文字,喃喃道,“这居然是先皇一族使用的亡者之文?”

  杰弗西有些吃惊,毕竟亡者之文可是他们那个时代才会使用的文字,除了邪薮鬼堂,现在在圣陆上已经彻底见不到了,而他居然在这里又看到了这令人熟悉的文字,怀念之余自然少不了吃惊。

  “所以,这里原本是那个时代的城市?”杰弗西驻足在拱门前,有些不知所措。

  同伴们却催促道:“快点杰弗西,不要掉队!”

  “啊,是!”

  走过拱门,他们的脚下已经出现了一条石板路。

  路两旁,有着一根根高大的立柱,上面雕刻的人物和场景已经残缺不全,而攀爬在其上的枝条也挡住了人们的视线,导致这些雕刻已经彻底无法让人欣赏。

  又走过一段路,那些高大的立柱已经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身穿铠甲的骑士模样的石头雕塑。

  这些雕塑看起来比正常人要大上一圈,手中却拿着各式各样的金属武器。

  杰弗西不会认为这些骑士真的是雕塑,因为他知道,这是一种名为“诅像”的魔物,这种魔物,并不是大自然的产物,而是吸血鬼一族创造出来为他们服务的仆人,而他们的外形,自然是由吸血鬼们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决定的了。

  大约走过了几十个诅像后,前方的景象再一次发生了改变。

  一条巨大的沟壑,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一座不宽却很长的石桥架在其上,一些燃烧着蓝色火焰的火盆摆在桥两侧的石栏上,被风吹得不停闪动着。

  走上桥后,杰弗西不禁走到桥边,看了一眼下面。

  深渊,充斥着无尽黑暗的深渊,看不到底。

  阵阵如刚才那吸血鬼出现时的阴风从下方吹上来,伴随着那声声凄厉的惨叫,杰弗西知道,这下面应该是那个吸血鬼吸过血后抛弃尸体的地方……

  小女孩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看着两边漆黑的深渊,不禁喃喃道:“每次到这里,都会让我感到不舒服。”

  吸血鬼嗤笑了一声,道:“不要那么抬举我,我的深渊比起你们邪薮鬼堂来说,差了太远。”

  小女孩冷冷地问道:“你指什么,邪薮鬼堂内可没有任何像你这样的丢弃人类尸体的场所。”

  “呵,但并不代表那里没有残杀人类的场所,比如,心跳之恶火——伊特朗奇•瑟尓妮的实验室。”

  小女孩的眼睛眯了起来,问:“你为何会知道瑟尓妮的实验室?!”

  “哦呀,不要那么吓人,我可没有在你们邪薮鬼堂安排眼线的能力,”吸血鬼并没有回头,却将双手举起做投降状,故作无辜地说,“只不过,那个疯女人的嗜好我多少还是能猜出来的。”

  “怎么,你和瑟尓妮大人有过交集?”小女孩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地问道,她虽然不会怀疑邪薮鬼堂的任何一个人,但也不能排除这个吸血鬼自己是否有通过什么方式打探过他们。

  “呵,算了吧,我可不想和她有任何交集,不要忘了,她那名声在以前可是十分响亮的,即使已经过去了千百年,我依然还记得。”

  “……瑟尓妮的实验室里确实有人类,但都是罪该万死的人渣……”

  “所以呢?你们觉得自己很高尚吗?不随意杀害人类,尽量帮助他们,哈哈哈,还是以先皇的那套宽容政策对待一切,你们会后悔的!”

  “……”小女孩没有说话,表情有些微妙,似乎她竟有些认同吸血鬼的话。

  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个打着嘴仗的人,杰弗西终于忍不住对哈莫尼问道:“这吸血鬼是谁?”

  “你不知道啊,我以为你在看到这个地方的名字以后会明白呢?”哈莫尼惊奇地道。

  “呃…先皇的那个时代,我还小,所以好多东西并不懂……”杰弗西不好意思地说。

  “哦,这样啊,难怪。他的名字叫安特•扎格,因为曾经协助过凯蕾妮雅大人平定吸血鬼一族的伯纳德家族的叛乱,所以先皇将这座城堡赐予了他,并给了他伯爵的地位,但在‘死之婚礼’后,他并没有选择来帮助主人,而是将城堡隐藏了起来,并躺进了他城堡里的棺材,沉睡了千余年。”

  “……背叛者……”杰弗西看着名叫扎格的吸血鬼的背影,嘴中喃喃道。

  “是啊,在咱们看来,他是一个背叛者,但对于许多魔物来说,他却是个大恩人。”

  “什么?他?为什么?”杰弗西惊奇道。

  “很快,你就知道了……”

  这时,天空中传来了阵阵“噗啦噗啦”的翅膀扇动声,听起来像是蝙蝠发出来的。

  杰弗西抬起头,看到了一群模样和人类差不多,但浑身是灰黑色、身体后面长着一对蝙蝠翅膀、头上长着羊犄角、有着满嘴尖牙的狰狞面庞的魔物向这边飞来。

  “石像鬼??”杰弗西惊了一下,“怎么会?他们不是灭亡了吗?”

  “对于这里以外的地方,他们是灭亡了,但扎格在沉睡前,收留了大量魔物,使他们免于在那场劫难中灭亡,其中就包括这些石像鬼。”哈莫尼道。

  那些石像鬼飞到车队的近前,落在了桥两侧,用他们那巨大的白色眼球瞪着杰弗西他们。

  突然,他们互相面对着大叫了起来!

  “咯哈哈,又来了又来了,失落的幸存者~”

  “他们在这里不受欢迎!咯哈哈!”

  “滚出去!滚出去!”

  顿时,本来十分安静的大桥上,充斥着这些石像鬼嘈杂而尖细的声音,听得杰弗西十分不舒服。

  况且,这些石像鬼的话语还是在赶杰弗西他们。

  扎格没有反应,依然向前走着。

  小女孩跟在他后面,看向他的目光一闪,她在想,这些石像鬼敢于在他们面前如此放肆,必然是扎格命令的。

  很快,车队就走过了这群石像鬼,但他们却显然不想就这么结束,一个个扑腾着翅膀,在车队上方盘旋了起来,继续着他们那令人烦躁的叫声。

  “还真是符合你这家伙品味的欢迎仪式。”小女孩冷冷地对扎格说道。

  “不要说得那么绝对,我并没有安排这些石像鬼来‘欢迎’你们,毕竟,你心里其实明白,这些石像鬼说的都是城中居民的心里话,不是吗,失落的幸存者?”

  “我们问心无愧!”小女孩提高了声音,郑重地说道。

  “那又如何呢,”扎格立刻说道,“先皇将荒陆上所有种族一一打败,将他们的领地纳入自己帝国的版图,削弱了他们的力量之后,许诺给了他们和平和幸福,但在那之后呢,帝国崩溃的那天,先皇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而那些被他削弱又没有人来保护的种族们,全都变成了待宰的羔羊……”

  “至少先皇许诺的都是他准备兑现的!这点你也很清楚!如果不是先皇用亡语束缚了他们的力量,他们不但会像现在圣陆上那些新出生的魔物一样没有半点智力,而且还会在不断自相残杀的日子中过一辈子!”

  “结果,女士,我们来说说结果。结果是:先皇的承诺并没有兑现,而大家心目中的幸福也没有到来,相反,他们只得到了灾祸和灭亡。”扎格一路就这么说着,并没有停下脚步,语气也是十分平缓,似乎在说和他没有关系的事情一样。

  “那你呢,扎格?你在这里嘲讽着我们,数落着我们,却……”

  “我只是个为了食物而假装好人的背叛者,先皇的后裔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出现,收留这些魔物也只是为了给自己果腹而已,当然现在我有人类来当点心了,也就继续扮演我这个‘好人’的角色。你看,女士,我很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你们,恐怕就不是了吧?”

  “我们是复仇者,同时也是复兴者。”小女孩冷静地说。

  “啊哈哈哈哈!”扎格大声地笑了起来,笑声甚至盖过了那些石像鬼嘈杂的叫声,“女士,这两个词语,你们都配不上,复仇者?在皇子的带领下,你们充其量是杀光神圣诸神和天戮诸神这些首罪,哦对,盖拉缇克教也许你们也会算进去,但在那之后呢?人类怎么办?人类难道不是我们的仇人吗?复兴?呵呵,不消灭人类,你们想要怎么复兴?让人类和我们和平共处?女士,我以为你是个稍微有点自知之明的人,没想到却如此自欺欺人,亦或者,你们邪薮鬼堂之人,全都是这个样子。”

  小女孩抱着小熊的胳膊顿时有些收紧,她声音略有些颤抖地说:“我相信主人。”

  扎格扭过头望了她一眼,眼神中带着怜悯,“可悲,失落的幸存者,都是如此地令人可悲。”

  “一个比我们可悲不知多少倍的人,恐怕没有这个资格说我们。”小女孩正视着扎格,冷冷地说。

  扎格看了她半晌,冷笑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他们的对话,虽然在石像鬼的吵闹声中很难听清,但杰弗西还是大致了解了这些石像鬼痛恨他们的原因。

  桥,已经走过了一半。

  两旁,已经看不到断崖,只有一片黑暗,天空中,早已没有那些大树茂密的枝叶,却依旧没有半点光亮。

  杰弗西向桥的尽头望去,一座坐落在深渊中一个巨大的天然石柱的城堡,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是一座非常高的城堡,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的,竟在黑暗中呈现出一种发暗的幽蓝色。

  一个个尖顶高耸在上,让人不禁会想,如果这片黑暗的区域的最高处是有顶的,这些尖顶会不会碰到。

  那些石像鬼,似乎是笑够了,一个个朝着城堡飞了过去,嘴中还在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

  看着他们的背影,杰弗西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所以,这里的魔物全部都是有智力的,不管等阶高低?”

  “当然,他们都是先皇的子民,受到过亡语的束缚,不受种族和自身力量的限制就都拥有了智力。”一旁的侍者答道。

  “但……这些子民却显然不欢迎咱们这些侍奉着原皇子的人……”杰弗西低声自言自语道。

  失落的幸存者,这个称呼,杰弗西已经好久没有听到了。

  这个称呼,是现在圣陆上那些魔物们对于邪薮鬼堂所有人的称呼。

  说起来,这个称呼多少带着贬义……

  又走了一段路,前方出现了一队身影,还伴随着整齐的脚步声,听起来,这些人应该都穿着铁靴。

  杰弗西眯起了眼睛,想看得清楚一点,但毕竟这里太黑,那些人又太远,只得放弃。

  终于,随着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他看清了。

  这是一队身穿黑色铠甲、头戴一顶将脸露出来的头盔、手中拿着长戟的魔物。

  他们的身高和人类完全一样,只是,从头盔下露出的脸却是一张张干瘪得只剩下皮的面孔,这铠甲下面的,分明就是一具具干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