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议事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546 2018.11.28 12:42

  邪薮鬼堂,中翼。

  这里的一层区域,有一个又长又宽的大厅。

  这大厅的天花板很高,显得有些空旷。

  墙壁和天花板的画壁上,画着美丽的风景,蓝天白云草地森林等,里面却都空无一人,美丽之余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墙壁上,有着很多灯台,这些灯台上的,并不是蜡烛,而是一个个浮动的发着淡黄色光的球体,这些球体发出的光芒不强却将整个大厅都照亮。

  大厅中央的两边,各摆放着一排黑色石椅,每个椅子上的雕刻都不太一样。

  靠前的石椅,都稍微华丽一些,这些都是邪薮鬼堂内地位最高的七个人的座椅。

  雕着蛛网和蜘蛛的石椅上坐着的,是“泯恋蛛”迪施彼尼•巴罗迪亚,这是七张石椅中少有的坐着人的两个石椅中的一个,其他的,则全部只有一个黑色的气团飘在上面。

  除了一个雕有无数音符的石椅,这是“凌心妖”菲洛拉特•伊芙夏尔的座椅,这张石椅上,没有人,也没有那些黑色的气团。

  巴罗迪亚的对面,是一张雕有幽灵和棺材的石椅,它属于“殓罪灵”迪尔萨格•安达莉塔。

  巴罗迪亚一旁的石椅靠背上方,雕着参差不齐的倒挂蝙蝠,这张石椅,是“啮肢蝠”阿莫克夫•蒂伯格斯的。

  蒂伯格斯的石椅对面,是一张充满了仿佛向下垂滴着的液体雕纹的石椅,这些液体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它们都是血,而这把石椅的主人洛丽塔特•凯蕾妮雅的称号“啜血魔”似乎也证明了这种感觉没错。

  这把石椅下首的石椅上,雕着乍一看如孔雀开屏的纹饰,但仔细一看,却会发现这些雕纹其实是无数蝎尾,“蚀髓蝎”黛丝彼昂•莉莉安娜,是这张石椅的主人。

  最后,莉莉安娜的石椅对面,是一张满是嘴模样雕纹的石椅,这些嘴全都咧开着在笑,诡异的是,它们中间露出的全部都是尖利的牙齿,这张石椅上,坐着奥斯维登•芬特海姆,此时他竟又变成了“小龙牙”露瑟雷伊•兰特的样子,带着天真的笑容,宛如一个小天使一般。

  这七人,被称为“冥尘”。

  而在这些石椅的最上首的正中央摆着的一把石椅上,雕着无数骷髅头。

  乌列,就坐在这把石椅上,他用手托着侧脸,翘着腿,优雅而自然。

  他的表情,依旧是那种礼貌的微笑。

  他身旁有一张靠得很近的石椅,却是伊芙夏尔的那张。

  七位冥尘后面的石椅上,坐着狼耳一摆一摆的蕊思•莉露、带着乌鸦面具的夏洛普•克拉赫和正襟端坐的将巨大骨翼隐藏了起来的芬歌•列尔,还有一些也没有坐人却漂浮着黑色气团的石椅,这些石椅,属于侍奉着冥尘的冥尘侍。

  巴罗迪亚在说着什么,所有人都认真地听着。

  乌列无意间扫了一眼身旁那没有人也没有黑色气体的石椅,很快又将目光转回巴罗迪亚处。

  此时,巴罗迪亚刚好说完,正看着他。

  “嗯,既然凯蕾妮雅那边没有关于摄冥会的情报,同时也证实了关于另一片‘荒陆碎片’的情报是假的,就快些回来吧。”

  “是,主人。”那刻有流淌鲜血雕饰的石椅上的黑色气团发出了声音,这声音是女性的,但是充满了男性才有的英气。

  “摄冥会的事情,相信大家已经从巴罗迪亚处得知了,接下来,大家要在打探荒陆碎片下落的同时,进行对这个组织的剿灭。”乌列继续说道。

  大厅中一阵沉默,大家似乎都在思考。

  “主人,”靠后的属于冥尘侍的一张石椅上,一个黑色气团发出了虽然听起来十分妖艳,但却仿佛伴随着火焰燃烧声音的女子声音,“据我所知,摄冥会在圣陆虽说恶名甚高,但其实一直处于半蛰伏的状态,那些被盗贼协会等情报组织打探到的关于他们的事情看似非常隐秘,可其实这些都只是摄冥会中下层人员所涉及的。”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瑟尓妮?”“啜血魔”凯蕾妮雅用她那英气的女性声音问道,听起来是对瑟尓妮有话却不直说感到着急。

  “呵呵,凯蕾妮雅大人还是这么急性子,我想表达的是,摄冥会绝不像它表面上表现出的样子,即圣陆的人们心中对他们的印象——一个邪恶的地下组织那么简单,这么多年来,盖拉缇克教教会这个最为仇视异端的组织居然一直没有将摄冥会拔除,甚至没有和其发生任何大的冲突,我想,他们的实力,恐怕比起盖拉缇克教教会差不了多少。”

  大厅再次安静了下来。

  “看来这又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巴罗迪亚打破了沉默。

  乌列叹了口气,说:“从芬特海姆干掉的几个摄冥会成员的记忆中,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即使他们中有摄冥会在各公国分会的副会长,这些人对组织的事情也知之甚少,甚至他们对本国分会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说完,乌列手中浮起了一团黑色的气体,这气体分成了几团,分别向着那些石椅飘去。

  这些气团里有着乌列从腐鞭福埃特和寒魔迪塔那里得来的记忆。

  众人都从这气团中得到了福埃特和迪塔对摄冥会所知的一切。

  “而最令人惊讶的情报,恐怕就是普斯森特公国的元首——拜蒙佩奇•弗尔特公爵和摄冥会在该公国的分会有合作的事情了,从那个外号为‘腐鞭’的副会长的记忆中可以了解到,弗尔特公爵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在自己公国内有关摄冥会的一切,并以此来要挟摄冥会与其合作,在那之后,摄冥会在帮助公国军的对外侵略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但这位公爵不知道的是,他对普斯森特公国的摄冥会了解的情况非常少,甚至还没有这个只了解一部分情况的‘腐鞭’多,而同‘腐鞭’一样的副会长,同一分会内至少有5个,他们之间不能交流自己掌握的任何情报以及工作,所以他们其实都是半个瞎子,这公爵连半个瞎子都不如,就自大地以为自己已经将这分会捏在了手里,还真是愚蠢。”乌列说得很慢,大家一边听一边思考着。

  “‘腐鞭’负责的事情,只有与普斯森特公国‘合作’一事,所以他身上其实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他使用的极为特殊的腐化暗魔势,来自这个分会的会长、摄冥会的高阶议员——一个被他们称作‘腐间死褐’的人,除了这个称号外,他连这个会长的名字都没有。”乌列有些无奈地说。

  “穆塔尼斯公国分会副会长‘寒魔’的记忆,为什么一片空白?”巴罗迪亚问道。

  乌列将目光移向了芬特海姆,而后者正饶有兴趣地玩弄着手中的黑色气团,将它变化成各种形状。

  巴罗迪亚顺着乌列的目光看去,叹道:“果然是芬特海姆的原因吗,看来是他杀了这个‘寒魔’。”

  “非常抱歉,属下没有照顾好芬特海姆大人,是属下的失职。”克拉赫站了起来,冲着乌列单膝跪在了地上,那缕黑发垂在面具前。

  乌列还没说话,巴罗迪亚抢先说道:“克拉赫,你是所有冥尘侍中工作最特殊的一个,因为只有你是除了服从冥尘以外还肩负着照顾冥尘的工作的人,当然也因为芬特海姆是性格最特殊的一位冥尘,这也是为什么我建议主人要求你寄影在芬特海姆身上,使你无法离开芬特海姆百米之外的原因,希望你再谨慎一些,保证芬特海姆的工作顺利完成。”

  乌列苦笑了一下,自己有点心软,本想对克拉赫说“无碍”,却被严苛的巴罗迪亚抢了话,显然他已经预见了自己会立刻原谅克拉赫。

  “遵命,巴罗迪亚大人。”克拉赫郑重地回答道。

  “好了,快起来吧。”不想气氛凝重,乌列继续说:“芬特海姆已经将胆敢和摄冥会合作的弗尔特公爵干掉,而公国目前将这次刺杀归罪于摄冥会,这是出人意料的,因为芬特海姆杀掉弗尔特公爵之后还……做了一些事。”乌列无奈地发现自己绕了一圈,似乎又绕回了克拉赫的失职上,而且是在另一件事情上的失职。

  巴罗迪亚闭上了眼睛,似乎十分不满,“又吃人了吗……”

  “哈?吃人有什么不对吗?”雕着蝙蝠的石椅上的黑色气团,发出了闻之就会令人恐惧到极点的暴虐声音,正是之前在聆愿者圣殿命令芬歌•列尔将普莉奥抓回来的阿莫克夫•蒂伯格斯,听起来,他对巴罗迪亚的话很不满。

  “啊啦,吃那种恶心的生物,不会得厌食症吗?”“蚀髓蝎”那石椅上的气团,用比瑟尓妮那声线还要妖娆的声音带着嘲讽的语气笑道。这声音,心志不坚的男人,不,只要是心志不坚的人类听到后,内心会立刻燃起一股欲火,对发出这声音的人的欲火,而为了得到她的欢心,这些人甚至可以去死!

  “你说什么?”蒂伯格斯怒道。

  “好啦好啦,不要打断我……”乌列无奈地笑笑,蒂伯格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哼”了一声,巴罗迪亚本想反驳,也沉默了下来,可却始终保持着冷漠的表情。

  “目前来看,普斯森特公国似乎会陷入内忧外患的境地,内有不知会不会发难的摄冥会,外有其他想要收回失地的各公国,即使普斯森特公国的军事实力很强,面对这样的压力,恐怕也要陷入绝对的被动。”乌列继续说。

  “呼~~”莉露那独有的粗重呼吸声突然变得很响,众人向她看去,莉露没有说话,可大家似乎却明白了她要表达的一切。

  乌列温柔地说:“莉露,你说你听说过那个叫‘腐间死褐’的分会会长?”

  莉露点点头,又传出了几段呼吸的声音。

  “是吗,是从伊芙夏尔那里听过啊。”乌列又转头望向身旁那空着的石椅,“可惜伊芙在休息……那么,摄冥会的事情就讨论到这里,凯蕾妮雅,之前你报告说教会在你负责的卢沃亚尔公国有十分频繁的活动,是怎么回事?”

  “是,主人。卢沃亚尔公国目前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国土被蚕食得已经几乎不剩什么了,公国元首赛伊希尔•赛尔薇大公和教会看来是达成了协议,教会曾帮助公国调解所有针对该公国的战事,收效甚大,而教会貌似得到了公国的支持,在公国内迅速壮大起来。”

  看到乌列毫不在意,“啜血魔”凯蕾妮雅继续说道:“主人,我认为他们有可能会在卢沃亚尔公国成立新骑士团。”

  “为什么这么认为?”乌列微笑着问。

  “因为圣翼骑士的悯天使已经到达公国,且教会开始大批招募圣骑士加入下设教会,这很不寻常。”

  “悯天使……圣陆的最强者——圣翼骑士七天使之一吗……”乌列自言自语道,“瑟尓妮,他们的实力怎么样?”

  “主人,他们的实力都在圣陆的等阶之外,按照圣陆人的说法,所有圣翼骑士都是远超圣陆职业等阶最高阶的人,他们的实力都是神赋予的,所以已无限接近于神。”那特殊的女子声音回复道。

  “哦?无限接近于神?是夸大吗?”乌列笑笑。

  “这就不太清楚了,据我推测,他们的实力应该强于我,更不要说还有神赐器物,如果能给我抓来一个圣翼骑士还有他们的神器的话,我想我可以研究一下……呵呵呵~”

  乌列知道瑟尓妮有研究的癖好,笑着说:“我这边还给你准备了一个女兽人作为你的试验品,你什么时候回来?”

  “真的??”这语气听起来,仿佛都能让人在脑海中勾勒出她两眼放光的样子。

  “呵呵,言归正传,由于缺乏实战方面的信息,我希望各位都要小心谨慎地面对这些圣翼骑士,这算是我的命令,明白吗?”

  靠后的石椅上齐齐地传来“明白,主人”。

  乌列重新看向凯蕾妮雅那边,问道:“教会为什么要组织新的骑士团?”

  “这个还是交由负责帝国的安达莉塔说比较好。”凯蕾妮雅说。

  位于凯蕾妮雅的石椅边,那雕着棺材和幽灵的石椅上的黑色气团发出了温柔如水、似要将人彻底融化的女性声音:“原骑士团团长海博科在帝国三皇子,亦或者应该说是在帝国三皇子的操控者、帝国的执政王耶普兰的教唆下,已带着大部分教会骑士脱离了骑士团,成为耶普兰麾下一股实力极为可观的势力,也就是三皇子新任命的狮骑军,教会虽然对此异常恼怒,但他们的实力已大不如前,当然也没有宣扬,圣陆上知道此事的人寥寥无几,现在他们这样暗中招收圣骑士,确实很有可能是为了成立新的骑士团做准备。”

  “异想天开了,海博科的地位是无法替代的……帝国那边,三皇子看来已经胜券在握,要继承皇位了。”巴罗迪亚说道。

  “让他们尽情地去争吧,和我们的关系不大。”乌列笑着准备问其他的事。

  但是安达莉塔打断了他,“事实上,主人,还是有些关系的。”

  “嗯?”乌列看向安达莉塔。

  “我发现了另一块碎片,在帝都的皇城内,而且我已经有了去探寻这块碎片的最佳人选~”安达莉塔的语调突然变得有点戏谑。

  乌列有种不好的预感,他都能感受到黑色气团另一边安达莉塔那每次捉弄自己之前的温柔的笑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