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强迫症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52 2019.05.01 19:29

  “呼!!”一阵宛如风声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只有那么一瞬,会让人自问是不是听错了?什么风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但下方的两个人却绝对不会认为那是一阵风,所以他们自然不会有这样的疑问。

  这两人,却是留着绿色短马尾的小女孩和身形性感修长的玄精灵。

  “律天使。”小女孩看着灰暗的天空中留下的一长串很不明显的白色痕迹,淡淡地说。

  “呼……”玄精灵似乎是松了口气,又像是在叹气,她放松了警惕的身体,道:“我就说我们应该直接返回棋盘吧?你看,这下可好,不但淋着雨,还险些和律天使出现冲突。”

  “那家伙,有那么一刻停了一下。”

  “停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他看了我们一下。”

  玄精灵被小女孩的话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继续道:“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我们身上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气息,他却审查了我们一下……这家伙,在找人。”小女孩的双眼眯了起来,好像是一个猎人找到了自己猎物一般。

  玄精灵却干脆不说话了,她向来不擅于动脑筋,何况是和这个一向以分析见长的策兵一起思考,更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她就干脆在一旁听着就好。

  小女孩想了一想,突然道:“我们得把畸兵调来!”

  “哈?干什么?”玄精灵被小女孩接连没头没脑的话搞得一头雾水,她眉毛一挑,奇怪道。

  “啊……”小女孩叹了口气,说:“和你们说话真累……”

  玄精灵却没有生气,她笑着说:“那当然,我们都是成人,不了解小屁孩的世界~”

  “你……”本来一直是非常淡定的小女孩一听这话就像是一座安稳的大山突然震动起来,眼看就要发作。

  但她却又很快压了下来,她涨红着脸,说:“我不想和你吵!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说着,她的身形开始一块一块消失,就像她和玄精灵出现时的倒放一样。

  玄精灵在这时却仍不忘调侃地问:“所以我们为什么需要畸兵?”

  “啰嗦!”小女孩已经消失,她生气的喊声却响了起来……

  ——

  “怎么回事啊?”

  “就是,那是什么声音啊?”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次了。”

  骑士们从巨大的岩石下方探出头,向着天空中望去,却只是被雨点打湿了脸,什么发现都没有。

  克拉拉看了一眼坐在她对面的特里克哥哥,后者也在看着他,两个人的目光都带着些凝重。

  “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克拉拉低声问道。

  特里克哥哥沉默了一下,慢慢地说:“这种特殊的带着清凉感觉的圣势魔法气息……应该是……律天使库伊洛拉大人。”

  克拉拉没有说话,等于默认。

  “看起来,他在寻找什么。”特里克哥哥又道。

  “库伊洛拉大人的律法可以追踪魔法气息,哪怕有一丝残留,他都可以精确地找到施放者的具体位置,所以,如果他在找人的话,不应该像这样如没头苍蝇一样乱飞。”克拉拉似乎觉得自己的形容有点不太好听,眼睛眨了一下,目光看向了别处。

  特里克哥哥却没注意,他问道:“难道也是在找食尸鬼军团?”

  “不会,”克拉拉立刻坚定地说道,“律天使不是那种会在他认为是小事的地方浪费时间,哪怕是遇到了,他也不会出手,他就是这种人。”

  “哎……他以前可不是这种人,那时候,不管是什么样的小事情,只要是违反了律法,他都必定出手严惩。”

  “今非昔比,当年的他刚继任律天使,情况也不像现在这么夸张,几乎人人触犯律法,如果他还像当年一样,不说他会不会累死,如果将整个圣陆的人聚集到一起审判一番,怕是无罪的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够判死刑的少说也得十分之一,怎么办?都按律法处置?”

  “嗯……”特里克哥哥又叹了一口气,这是事实,就连他的父母都触犯过律法,诸如欺凌弱小、对神圣诸神不敬等等,要是由律天使来审判,即使最好的情况也绝对是特里克哥哥所不愿意看到的。

  “那你觉得,他在找谁?”特里克哥哥又问。

  克拉拉抬起眼皮望向上方,说:“一个什么……有能力逃避他追捕的人。”

  特里克哥哥皱了皱眉,心中不禁问:什么人,会有能力逃脱拥有那种实力的人的追捕?

  这时,他抬起头看到了手中拿着一块毛毯路过的布兰妮,于是问道:“怎么了?”

  “啊,”布兰妮停下脚步,那仅仅是拭去了雨水却依旧很湿的秀发晃了晃,使穿着铠甲的她看起来依旧是那么动人,“我给那个莱普尔先生拿块保暖的东西。”

  她微微向前一抬毛毯,指向远处的扎格。

  特里克哥哥一只手撑着膝盖,转过身子看了看站在雨帘旁的扎格,半晌,道:“那家伙看起来不冷。”

  布兰妮笑笑,说:“但他毕竟只是个普通人,不像我们,淋点雨根本毫无影响。”

  特里克哥哥看看他,头盔缝隙中的眼睛露出了暖意,显然他在笑,“你总是这么体贴人,不管对谁都是。”

  布兰妮又笑了笑,道:“那我去了。”

  特里克哥哥看着她的背影,眼睛中除了暖意,还带着点其他的东西。

  “别看了。”克拉拉略微有些戏谑地说,“已经是别的男人的了,让你早点下手你偏偏不,现在知道难过了?”

  “下手这个词有些难听,换一个不行吗……”特里克哥哥回过头有点无奈地说。

  “你们男人追女孩子的时候不都爱用这个词吗,换了女孩子说就不行了?”克拉拉笑道。

  特里克哥哥没说话,他盯着克拉拉,眼睛里同样带着暖意。

  克拉拉愣了愣,下意识地脸一红,问:“做什么?”

  “这样子就好,不要再板着脸了,就当为了我们,好吗?”特里克哥哥语气和缓地说。

  克拉拉怔了一下,脸色马上又要露出忧伤,特里克哥哥急忙伸出手道:“停住!把那匹名叫‘悲伤’的马停住!否则我就要上斩马刀了!”

  克拉拉盯着特里克哥哥,懵懵的,显然一时半刻没听懂,不过,那忧伤的表情最终没有露出来就是了。

  “噗!哈哈哈!”特里克哥哥看着克拉拉这滑稽的表情,没有忍住,一低头笑了出来。

  克拉拉脸一红,正要埋怨,但看着大笑的特里克哥哥,以及周围那些带着关心表情看向这边的骑士们,她的心暖了起来。

  她淡淡地露出了笑容,所有看着她的人在这一刹那都感觉即使现在天空雨罢放晴了,也没有这笑容令人开心。

  布兰妮看着克拉拉那真心露出的没有勉强的笑容,亦笑了起来,朝着扎格走去的脚步也欢快了些。

  “莱普尔先生!”布兰妮清脆地叫道。

  扎格的背影微微一动,缓缓地转过身来。

  “这样的天气,随我们一起淋了雨的您一定很冷吧?这块毛毯给您,快到那边的营火旁暖暖身子吧,别在这里站着了。”

  扎格没有说话,也没有接过毛毯,只是看着布兰妮,眼神十分奇怪。

  布兰妮似乎是有些习惯扎格的这个性格了,也不在意,况且她现在因为克拉拉的笑容所以心情很好,直接走上前将毛毯用力地塞到了扎格怀中,期间无意识地挤了挤欧力。

  “啧,这人类看着挺像那么回事儿,做事情怎么这么莽撞!”欧力不能动,只得没好气地说道。

  扎格一手抱着毛毯,目光却始终没离开。

  “走吧,去营火那边?”布兰妮微笑着问道。

  “……”

  “喂!扎格!别惹麻烦!”欧力见扎格这反应,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急忙道。

  扎格毫无反应。

  “你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看这个人类就是这么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目光?!”欧力又道。

  “……”

  欧力无法,只得暗中将魔药准备好,万一扎格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他立刻就会将扎格变成傻子!

  “怎么了莱普尔先生?”布兰妮被这么盯着毕竟有些不舒服,只好问道。

  扎格还是没有回答,他转过身去,又开始看雨,由于离雨帘太近,他的裤脚和鞋都已经湿了。

  发觉了这一点的布兰妮叹了口气,说了句“真是的”,然后一把揪住扎格的胳膊朝着营火走去。

  扎格一个踉跄险些没摔倒,本能地准备反抗,但竟出奇地任由对方这么拽着自己来到营火旁坐了下来。

  这里围坐着不少人,他们抬起头看到扎格过来了,先是一怔,本来有些火热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说起来他们也算是认识几天了,却互相始终没有过对话,而且扎格始终和他们保持着距离,这样子突然坐在一起,再活泼和自来熟的人怕也需要经历这么一个尴尬的瞬间。

  “大家都认识了吧,这位是莱普尔先生。”布兰妮对大家介绍道。

  “呃……哦哦……”半天才有人慢吞吞地打了声不算招呼的招呼。

  “这个说话的人是马蒂,他旁边那个只顾着往嘴里塞东西的人是阿雷恩,再旁边那个装睡的人是乔治,喂,别装了!”布兰妮轻声斥道,然后继续向扎格介绍起来。

  扎格却没有看那些被介绍的人,而是盯着布兰妮。

  布兰妮并没有发觉,她继续介绍着,到一个小伙子的时候她突然皱起眉头微怒道:“贝尔纳!你怎么还不去休息!”

  那小伙子似乎早知道自己要挨骂,不好意思地说:“我已经三天没有站过岗了,所以一会儿的那班岗我想……”

  “不行!你刚在训练中受过重伤,尽管已经得到了魔法的治疗,但也至少需要调养几天,我们每天赶着路,你根本没有让身体处于放松状态,不在这个时候去休息还要站岗,怎么可以?!”布兰妮毫不放松地说。

  那小伙子苦着脸,站起来准备离开,周围的人笑道:“哈哈,我们早说嘛,你能犟过布兰妮将军?”

  又有人跟着道:“你今天想站岗,就是想把布兰妮长官这个体贴别人的性格给扳过来,那可是比让浣冥者去膜拜神圣诸神都难的事情哈哈!”

  布兰妮听到这里,假装生气道:“‘扳过来’算什么?难道我这是坏毛病吗?还有,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那人道:“别闹了,那您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您多关心点自己,少替别人操点心?”

  “除非你敢现在去向戴安妮表白!”布兰妮立刻道。

  “喔~~”大家一听,立刻高声起哄。

  那人红着脸,摆着手笑骂着让大家停下,又道:“您这犯规了,连条件都是在关心我!”

  “知道你就不敢!”布兰妮故作得意地说道。

  “您别激我,这条件太难,比让浣冥者膜拜神圣诸神都难!”那人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

  “哈哈你需要的只是一瓶酒而已!”有人起哄道。

  “胡说什么,行军期间怎么可以饮酒!”布兰妮立刻半生气地道。

  那人急忙不好意思地笑笑,但也没有过于表现出惶恐。

  气氛并没有因此而冷下来,大家还是在有说有笑地聊着。

  “这人类,还真是喜欢多管闲事。”欧力听着布兰妮言语间那总是明里暗里关心着别人的话,叹道,最初能忍着扎格那话痨的状态下还主动返回提出要带扎格去用晚饭的地方,这小姑娘关心别人的程度恐怕已经达到强迫症了。

  他见扎格没有反应,向他望去。

  “妈的,你能不能别老盯着这个人类?!爱上她了?”看到扎格那副表情后,欧力不禁怒道。

  扎格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话,终于将目光移开,然后略带自嘲地笑了一声。

  “嗯?您说了什么吗莱普尔先生?”坐在他身旁的布兰妮问道。

  扎格略微低着头,他的长发垂了下来,挡住了脸。

  “我……早就没有爱了。”

  “什么意……”布兰妮话刚说到一半,表情猛然一变!

  同时,远处传来了骑士们高声的警告:“敌袭!敌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