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绝对恐怖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2537 2019.07.16 00:16

  看着阿莉尔的这个动作,即使几个人类并不清楚她要做的具体是什么,但至少也明白了点状况。

  他们同时咽了口唾沫,表情极为紧张地凝望着阿莉尔那巨大的剪刀。

  阿莉尔早已将锁链担在了剪刀的刀刃上,却迟迟没有将剪刀合上,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铃兰看得很明白,她趁机劝道:“阿莉尔大人,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一定有什么别的方法可以进入摄冥会据点的,没有必要使用如此冒险的手段!”

  阿莉尔紧盯着那光影锁链,目光颤抖着。

  我已经忍了太久。

  从琴离开这个世界以后,我已经忍了太久。

  那些凶手,也在这个世界上快活了太久。

  谨慎,理智,思虑……这一切的结果,换来的只是面前又一个死局,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为琴复仇?!

  罢了!这些,都只是些在妨碍着复仇的东西,都去死吧!

  一刻,我都不要再等!

  阿莉尔的目光一凝,不再有一丝犹豫,登时,那剪刀“咔嚓”一声合住,而那锁链,也如纸糊的般应声而断!

  刹那间,随着一声急促而刺耳如小女孩尖叫的诡异声音响起,阿莉尔身后的长筒猛然爆发出了一股将整片区域的夜空彻底照亮了的黄色强光,就连白樱和铃兰两人也被这光晃得不得不转过身去!

  泰力等人一边捂着耳朵,一边紧紧地闭着眼睛,此时此刻,他们真恨自己居然有这么两种器官,因为它们此时带来的,只有极致的痛苦!

  阿莉尔静静地站着,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些而受到影响,她肩膀上的惑与迷枭却高高地举起了双翼,眼中带着陶醉和享受,仿佛那强光代表着自由的风儿一般。

  不知不觉间,这强光已持续了十多秒,阿莉尔的表情,却渐渐出现了一点凝重。

  因为在那几乎掩盖了一切的刺耳尖叫之中,她听到了一个非常微小、但却极为不妙的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艘沉入了深水之中、尚未进水却已经承受不住水压的木船所发出的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回响!

  它,只持续了一刹那。

  但这一刹那,竟让阿莉尔有一种大脑空白了三五秒的错觉!

  接着,那强光与尖叫猝然间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两人多高的黑色扭曲人头虚影!

  这虚影笼罩在阿莉尔身后的长筒上,出现后,便立刻张开嘴怒吼起来!

  不错,这虚影是做了一个怒吼的表情,但它发出来的声音,却居然是比刚才那强光所造成的声音还要刺耳、还要诡异、还要恐怖的尖叫!

  这一刻,在听到这声音后,站在阿莉尔身旁的白樱和铃兰立刻脸色大变,她们顾不上这令她们震耳欲聋的尖叫声,急忙扭过头。

  而当她们两人看到那人头的虚影后,表情便瞬间凝固住了。

  她们不敢相信,最令她们担心和害怕的事情居然真地发生了!

  白樱的嘴颤抖着,好半天,才从口中蹦出一个含糊不清的字来:“……薨!”

  惑与迷枭似乎也慌了,它围绕在阿莉尔周围不断地飞着,口中胡乱地说着什么,声音却彻底被那人头虚影的尖叫所掩盖!

  刚才长筒所发出的强光与声音,只不过是影响到了观星湖的周围,使个中镇子上那些刚刚经历了地震的居民们再次感受了一下惊恐。

  可之后这人头虚影所造成的声音,却不一样。

  它的范围,比之强出了太多。

  整个普斯森特公国……周围的诸国……圣陆的每一个角落,乃至……蓝镜外的所有地域,竟都被笼罩在了这声音之中,而且,所有听到它的人,都有一种这声音就是从他们身边发出来的感觉!

  这感觉,不是不寒而栗,也不是惊诧万分,而是,一片空白。

  当人在承受一种极端且突然到来的恐怖时所感受到的,便是这种感觉。

  但,很少有人真正能回想起它来,因为它太短暂,而且,很快就被之后到来的恐惧感所掩盖。

  然而此时此刻,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会再忘记这感觉了。

  因为这尖叫声,持续了有整整两秒多,足够它在人们心中形成一个绝对深刻的印象……不!应该说是……阴影。

  尽管已是深夜,海博科却并没有去休息,但,他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到神圣礼堂那里冥思。

  他正在皇城的一片花园中,与盲眼榜排行第17名的皇城禁卫军统帅波格恩说着什么。

  猛然间袭来的尖叫声,彻底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虽说极为突然,但这两人毕竟都不是普通人,他们只是略微皱了皱眉头,同时目露疑惑而已。

  “这是……魔物的魔法吗?”波格恩凝重地道。

  “……”海博科没有说话,他抬头望着被皇城魔法光幕挡住了的天空,眉头比平时蹙得更紧。

  这声音,使他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即使,在面对那戴着乌鸦面具的魔物以及“凌心妖”的琴声时,他也从未有过这种恐惧感!

  不管这是什么,它绝对不会代表着什么好事!!

  尖叫声,已逐渐停下。可格拉斯镇里的居民们,却并没有恢复平静,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

  小镇,被惊叫声、怒骂声以及恐惧的哭声所笼罩,仿佛,世界末日已真地要到来。

  镇中央,一座小礼堂的高塔顶上,一个纤细婀娜的身影,正平稳地伫立着。

  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少女,年龄,可能也就十二三岁。

  刚好过肩的金色直发,在月光的照耀下透出一股静谧。

  一袭略显华丽的紧身黑色锦衣,一双黑色的手套,看起来,给她平添了一股神秘。

  而如果此时再看她的脸,更是会感受到一股令人窒息的清绝。

  不错,大部分的冰美人冷漠得令某些男人反而更兴奋、更想犯罪。

  可从这个少女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却是令人无法生出一丝邪念的清冷,这种清冷,比冷漠要更加出尘,也比冷漠更加让人感到不可接近。如果说伊芙夏尔给人的感觉是一朵白百合,任何心灵不洁之人单是看上一眼,都会感觉是一种对美丽和纯洁的亵渎的话,那么这少女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朵开在山崖边的秋英,虽然就在眼前,却令人不敢冒险去触碰。

  是的,小镇此刻并不安静,甚至可以说,非常地喧嚣混乱。

  可你在这少女身边却感受不到一丁点这样的气氛,你能在她身边感受到的,只有一种淡淡的、却可以令人身心舒缓的宁静。

  不过,此刻少女的表情,却显出了一丝不安。

  她遥望着远处观星湖的方向,不知在看什么。

  忽然,她低下头,看向手中凝聚出来的一团黑色气体。

  她的目光,突然变得有感情了,整个人的气质,仿佛也稍微变得平易近人了点。

  “敏思,你还好吗?”一个温柔、文静之极的声音响起,听起来竟比这少女身上的气质更能让人感到平静。

  “我没事,安达莉塔姐姐。”少女的目光虽然变了些,可语气却依然是符合其清冷气质的冷淡。

  “刚才的声音,是薨逃出了皇锁鬼狱的声音吗?”少女接着问道,目光中,那不安变得浓郁了些。

  “……不,否则,不会只有这么小的动静。”

  “……安达莉塔姐姐,我在格拉斯镇……我能感觉到,那声音的源头就在附近。”

  “诶?……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乌列大人呢?要通知他吗?”

  “不,现在的阿莉尔,不适合与主人见面。”

  “……明白了,安达莉塔姐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