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决斗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198 2019.06.22 11:05

  看着踏出一步,样子明显像要决斗的温蒂,还有让出了一圈位置的众人,阿莉尔喃喃道:“这群人类搞什么,这种时候居然还来一对一的战斗?”

  她看了看李,心中道:这个人类的脑子也不大正常……

  温蒂和克莱桑梅在两栋建筑之间互相望着,不远处的泰力冲着他们叫道:“动静小点,咱们可不是在斗技场,现在也不是白天。”

  一旁的李却不屑地笑笑,道:“不过是一群浑浑噩噩度日的平民而已,将他们吵醒又怎么了,他们明天难道有什么大事要做吗?”说着,他对克莱桑梅喊道:“不要在意,只要别损坏到周围,搞多大动静都行!”

  泰力侧过头,眼睛瞥向站在街道上的两队看热闹的卫兵,暗道:幸好这里只是个小镇,如果是大城市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战斗的话,我们几个都得被蜂拥而来的卫兵抓起来关个几天!

  接着,他也不犹豫,直接道:“那么,开始!”

  泰力话音刚落,一边的克莱桑梅已经双手变出了一对很短的匕首,一闪身间来到了温蒂的身旁。

  温蒂也不慌张,毕竟和对方一起战斗的次数虽然不多,但也足够知道对方的基本战斗方式了。

  她小手一挥,一层浅蓝色防护罩便已经生成。

  克莱桑梅却没有因此停止进攻,她的两把匕首在黑夜中像两把毒蛇之牙一样,狠狠地朝着温蒂咬来!

  “叮”的一声,两把匕首已经深深地刺进了护罩,却无奈这匕首太短,就算刃身穿过了护罩,距离温蒂的身体也还有一段距离。

  可克莱桑梅自然也预料到这一点了,匕首刚刚刺进去,她就顺势抓着它们朝着下方狠狠地一划,整个护罩瞬间便出现了两个大口子,接着便消失不见!

  这刹那间发生的事情,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第四阶魔导师碰到,怕是早就慌张了起来,毕竟如此近距离地和一个盗贼战斗本就是让他们极为不利的局面,在这种心里承受着极大压力的情况下,魔法护罩在瞬间崩溃,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

  温蒂还是很镇定,眼见对方的匕首已经再次刺来,她却没有要继续施放魔法的意思。

  可忽然间,她的人已经莫名出现在了远处的建筑房顶上,原地留下的,却是一个有着和她一样身形的粉色光影!

  “出现了……”李看着这一幕,眼睛微眯,心中叹道:也不知道这几个家伙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居然能使用这些诡异的魔法。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温蒂刚才施放的肯定是第四阶魔物恋斩蛾独有的魔法“花形芳影”,这些个魔法,我根本没见任何人类使用过!

  克莱桑梅一楞,两把匕首却立刻停住,没有继续刺向这光影,似乎是在忌惮着什么一样。

  阿莉尔暗暗点点头,这人类的意识还不错,如果她的匕首刺进了那光影,立刻便会有数不胜数的光刃四散,令她疲于闪避,到时候,温蒂马上就会进入主动。

  克莱桑梅的匕首刚刚缩回,温蒂那边却动了,只见她单手轻松拿起那看起来比她还要略微高出一点的法杖,指向了克莱桑梅。

  克莱桑梅却立刻明白,她那不是指向自己,而是指向了这光影!

  这一刹那,她急忙向后退去,而那光影也爆开,无数飞蛾形状的小型光影朝着她像雨点般飞来!

  克莱桑梅瞳孔瞬间放大,这些个“飞蛾”的翅膀,分明就是一对对锋利的刀刃!

  眼看这一只只飞蛾这么快,而且还像活物一样知道追向目标,克莱桑梅没有选择闪避,相反地,她居然定在了原地,还闭上了眼睛。

  接着,她双手交叉举起,两把匕首横着虚切,一道黑色的裂缝便凭空出现在她的面前。

  蓦然间,她的人便像被吸进了这条裂缝中一样消失了!

  那些光影,在她消失的瞬间,稍微顿了一下,然后便朝着温蒂的方向飞去!

  温蒂在引爆了那人形光影之后,并没有闲下来,而是在准备下一个魔法,此刻看到这一幕,立刻停止了魔法,并对着身后猛地一挥手臂!

  大量飞蛾光影随着她的挥动,如溅起来的浪花般飞起,朝着刚刚从一道和适才一样的黑色裂缝中出现的克莱桑梅飞去。

  克莱桑梅双脚还没着地,那些飞蛾已经距离她不到一拳的距离了。

  她只得后退。

  虽然没有着力点,但她竟突然像一个被风吹起的纸人一般向后退去。

  李的心一沉,叹道:战斗才刚刚开始,克莱桑梅居然就被对方压制到了被动的局面,第五阶的实力根本没有发挥出来,这样下去,一旦被温蒂绵绵不绝的魔法控制住,她就彻底别想接近温蒂了,而一个近战盗贼如果被一个魔导师拉开了距离,局面只会越来越糟。

  他虽然内心十分担心,却没有说话。

  这是一场公平的决斗,旁观者是不能提醒或指导决斗者的。

  远离了那些飞蛾光影后,克莱桑梅略微定了定神,只见那些光影虽然因为距离的原因,已经慢慢消散,但温蒂的下一个魔法显然也准备好了,看她法杖上聚集的魔势便一目了然。

  虽然不知道对方准备施放什么魔法,但肯定不会是那些庸才魔导师使用的呆板魔法。

  克莱桑梅也不犹豫,直接轻声道:“七影杀。”

  登时,六个好似和克莱桑梅重合起来的身影从她的身体处跳向两边,有的是在地上翻滚一圈,然后以性感的半蹲姿势停住,有的则是在空中帅气地侧翻了一个跟头,站住的时候保持着战斗的姿态,每一个身影的动作虽然都不一样,却都带着一股英姿飒爽的美感。

  这六道身影,模样和克莱桑梅没有任何区别!

  她们刚刚站稳,便猛地朝着温蒂冲去,动作整齐划一地像完全是同一个人似的!

  她们和温蒂的距离虽然也有一截,但对于这个等阶来说——尤其还是盗贼,这距离简直比常人的半步还短,毕竟常人迈出半步还需要点时间,但对于她们来说,连那点时间也用不了!

  所以在她们冲出的瞬间,就等于是已经来到了温蒂的面前!

  可温蒂的魔法也早就准备好了,只见她的法杖上聚集了一团粉色的光,看样子极不稳定,且已经到极限,随时要炸开似的。

  但她却居然没有将这魔法指向冲来的七个人,而是猛地转过身朝着身后举起了法杖!

  这一瞬间,居然又有一个克莱桑梅从她面前跳出,她见到对方发现了自己,丝毫没有犹豫,眼疾手快间一把匕首已经抛出,直直地飞向温蒂的眉心!

  而温蒂的魔法,也正对着克莱桑梅的头,眼看就要爆发!

  似乎顷刻间,两个人便要同归于尽了!

  然而一切却都戛然而止,那匕首,停在了半空,温蒂的魔法,最终也消散。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半晌,都笑了,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便消失不见。

  温蒂放下了法杖,克莱桑梅则一伸手,接住了从半空掉下的匕首,同时那七道和她一模一样的身影也慢慢融入了空气。

  泰力等人,这才松了口气,尽管知道是点到为止的战斗,但再怎么也是真刀真枪,所以担心还是免不了的。

  李撇撇嘴,第四阶和第五阶的战斗,确实应该很快结束,但绝对不应该是这种结果。他的表情虽然满是不情愿,但却拍了拍手,道:“居然能看穿克莱桑梅第一次从裂缝中跳出来的并不是本体,温蒂,你这战斗经验已经超过太多比你等阶高出一阶的庸才了!”

  温蒂虽然得到了这个高傲之人的夸奖,却丝毫不领情,反是冲着他做了个鬼脸。

  然后,她和克莱桑梅微笑着握了握手,便各自回到了队伍中。

  瑟勒几人立刻不迭地夸奖温蒂,泰力却很严肃地道:“不要太高兴了,如果是实战,你已经死了!”

  淑文埋怨地看了他一眼,说:“能不能不要说得这么直接?”

  泰力摇摇头,也不反驳,他看向李,缓缓地道:“那么,这次就是平手了。”

  “哼,当然!”李又拿出了梳子,缓缓地梳起了头。

  他的心里,实在是有点憋屈,对方都是第四阶,但与他们的决斗,竟有不少次都是平手,虽然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李这边赢,而且泰力他们还从来没有赢过,但那不叫理由,他们这等阶再让对方给赢了,那就可以去死了……

  “明天!明天我们还是会来!如果你们继续阻拦,那就再决斗一次!”李恨恨地说道,便要离开。

  “等等,”泰力叫住了他,问道:“看这样子,你们是刚到这里?”

  李没好气地扭过头,呛道:“不然呢?我们一到就往这边来了,想早点完成任务,早点离开这破破烂烂的小镇,结果还被你们给拦下来了,晦气!”

  泰力在心中无奈道:这小镇那里破了,除了这条街,它的繁华程度完全可以站在圣陆所有小镇的前列了……

  “如果……还没有落脚的地方,去我们下榻的旅店如何?”泰力迟疑了一下,说道。

  “哈???”温蒂立刻露出了不满的表情,她才不想和这个臭屁的李住在同一家旅店里呢!

  泰力轻轻一拍她的脑袋,嘴上继续劝李,心中却骂道:我还不想和这个嘴比这条街还臭的家伙在一个旅店住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开口就是斗嘴,烦死了……

  可是转念一想,今天的决斗只是暂时劝退了李,过后他还是会来调查摄冥会失踪的事情,难免会再和他们撞上,这一次阿莉尔饶过了他们,下一次恐怕就不会了。

  还不如就让他们呆在眼皮底下比较好。

  想到这里,他便劝得更加卖力。

  李却带着有点恶心的表情怀疑了起来:“你这家伙安的什么心,怎么突然这么殷勤,是不是有什么不轨的图谋?”

  “我不轨你个头!”泰力一急,骂了一句。

  “你这是哪根筋搭错了,突然想和我亲近?啧,不对,难道你是在打我这几个可人的主意?”说着,李故意用戏谑的表情看向泰力。

  “我看你是欠揍了!”泰力见李不上钩,还戏弄他,一撸胳膊便要发作。

  几人正要拦泰力,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们没有选择。”

  李和四个少女同时一惊,抬起头看向不知从哪里落下来的阿莉尔和铃兰,他们竟完全没有察觉到四周有除平民外的其他人,李可是第六阶,虽然才刚刚进入这个等阶,力量还不稳固,但对方居然能彻底地瞒过他,那其实力至少也得是第六阶顶峰,甚至有可能是……第七阶?!

  铃兰站在阿莉尔身旁,毫不掩饰对李几人的不耐,既然阿莉尔没有表现出白天那样对人类的礼貌,说明她不准备对这几人掩饰自己的本性,那么,她也不必顾虑什么。

  “你……你是谁?”李带着惊愕,双臂伸展开护着四个少女,脸上却故作镇定地问道。

  “这个任务,归我了。”阿莉尔面无表情地道。

  “开什么玩……”李一急,正要争论,却看到站在阿莉尔身后的泰力几人居然比他还急,他们一个个瞪着眼,对着他不停地比划着,嘴上也不断地动着,似乎在说什么,却不敢出声。

  阿莉尔眉头微蹙,回过头看了泰力几人一眼,后者急忙假装没事儿人一样立正站好,一个小动作都不敢有。

  阿莉尔自然知道他们的小动作,也不说破,对着李继续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几个,都要像这几个人一样听我的命令,否则,我不介意将你们当做摄冥会的老鼠一样处理掉!”

  李眼睛瞪得斗圆,他还从没被人这么说过,便要说话,可泰力几人心急火燎的动作却比刚才更加夸张了。

  无法,他只得咽下了这口气。

  但他咽下去了,他身边的那几个少女却义愤填膺间要也说什么,李见状急忙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少女们虽然生气,但在明白了他的意思后也很听话,没有出声。

  “好吧,听你的……”李用略微泄气的声音说道。

  “带他们回旅店。”阿莉尔对着铃兰吩咐道,她自己则闪身间,朝着白樱的方向飞去。

  “走吧。”铃兰冷冷地扫了两队人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也不犹豫,直接带着少女们跟了上去。

  但同时,他也狠狠地瞪了泰力一眼,小声地说道:“你个臭光头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