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泪之奏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54 2019.02.07 08:50

  “啊?”克拉赫楞了一下,急忙说道:“那不是主人的过失,是我过于轻视敌人的过!”

  乌列微微笑了一下,说:“能意识到这一点,倒是好的,希望以后你能不再出现类似的表现。但,你被打成这样,我始终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本来我是准备亲自回去支援你的,但是芬特海姆的情绪极为不稳定,所以我只能留下。”乌列走到那蜡像旁,摸着上面破损的地方。

  “没有那种事,这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况且,您不是还让伊芙夏尔大人来支援我了吗?”克拉赫顿了顿,又问:“对了,为何是伊芙夏尔大人,负责埃德博萨帝国的不是安达莉塔大人吗?”

  “安达莉塔的话,正在和阿莉尔安顿敏思一家人,啊~说起来,你和阿莉尔还没有和好吗?”乌列突然有些不高兴地问。

  克拉赫叹了口气,说:“和好也要有契机的,第一我们没时间见面,第二我们也一直没有联络过,这种情况下,两个人不可能自然而然地和好吧?”

  “你为何不联络她?”乌列还是很不高兴。

  “……”克拉赫挠了挠头,没有回答。

  乌列无奈地看看他,坐到了太妃椅上,说:“还说我,你自己的感情生活不也一塌糊涂。”

  “我这个是两个人的问题,和您的不同,您的情况是单方面因为您自身!”克拉赫着急地说。

  “好啦好啦,先不提这个了,告诉我帝都发生了什么。”乌列看向窗外,快速改变了话题。

  “又逃避……”克拉赫也没有办法,他走到窗边,同样看着窗外,隔了一阵,说:“帝都那边,我遇到了强敌。”

  “嗯,哪一个?圣翼骑士?海博科?”

  “都不是,是那个法欧。”克拉赫说得很平静,似乎并没有因为对方比自己强出很多而感到暴躁。

  “果然吗~~”乌列长长地说,“所以,你觉得这个‘魔壳’,有威胁?”

  “至少对冥尘侍以下的人来说,有很大的威胁,我认为,除了狞欢有实力碾压他们,其他人,光说速度,也只有莉露可以快过他,但真要是发生战斗,莉露能否敌得过还是个问题。”

  乌列思考着,没有说话。

  “法欧之所以强,是因为他身上那身铠甲,这铠甲,很不寻常,不仅是像您最开始看到的压制了他部分力量,更是可以彻底增强他的力量……看起来,那身铠甲很像卢比矮人的机械技术……”克拉赫有些凝重地说。

  “机械?”

  “对,就是机械,但法欧说不是,他说他身上的铠甲技术源自一个被称为‘魔壳之大工匠’的人,这个人我倒是知道,是‘魔壳’这个组织的首领,他非常神秘,人们只知道这个人的称号,其他一无所知。”

  乌列将身子靠在椅背上,似乎是想放松一点,“可这个法欧,是和伊珥蕾一起的。”

  “伊珥蕾?就是您在帝都发现的……”

  “没错,她和魔壳有很深的关系,另外,我之所以让伊芙夏尔阻止你夺走皇冠,和她也有关系,她需要这个皇冠,帮她压制嘘疫者。”

  “为何不直接杀了她……”说到这里,克拉赫突然停住了,他突然想起了耶普兰,那个让他看到了人类光辉一面的人,他犹豫了。

  乌列看着他,眼神中虽然没有什么感情,但显然是不满的,“这个少女,她确实该死,因为她杀了很多和她根本没关联之人,尽管她有理由;但是,她的条件非常符合激活圣物所需要的人。”

  “那又如何,我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找到了普里奥、敏思,还有这个伊珥蕾,以后肯定也可以找到很多!”克拉赫质疑道。

  “你能确定?如果像你说的那样,不断地去杀戮,到最后,一旦我们找不到合适的人,怎么办?”

  克拉赫沉默了,他发觉自己又想当然了,一涉及人类,他的想法就会偏激,尽管已经有所改善,但显然还是不够。

  乌列也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地坐着。

  这时,一阵钢琴的弹奏声突然响起,依旧是那种悲伤的曲调。

  乌列微微一动,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伊芙夏尔大人……又回钢琴室了……”克拉赫对着乌列说。

  乌列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桌子。

  “乌列!”克拉赫突然认真地叫了一声,“你今天让伊芙夏尔来支援我,有和她好好说过一会儿话吗?”

  “……是通过亡语联络的。”乌列淡淡地说。

  “你!!伊芙夏尔平时不在家里的时候,你都不通过亡语和她说话,她回家了,你反倒是用亡语和她联络了,你这避开她的举动也太明显了吧?!”

  “……”乌列又沉默了。

  克拉赫平缓了一下有些激动的情绪,说:“乌列,伊芙夏尔总是弹奏着这种悲伤的乐曲,你难道不知道是为什么吗?”

  乌列楞着,似乎因为不安又换了个坐姿。

  克拉赫将手放在乌列的肩头,说:“乌列,去看看她吧,好吗?”

  乌列微微转过头,用余光看看克拉赫的手,然后点点头,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哎……真是不让人省心的主人。”克拉赫看着他的背影,叹道。

  ——

  邪薮鬼堂中翼,高层区域。

  这里,有一个满是钢琴的房间。

  巴罗迪亚曾带普莉奥来这里参观过。

  普莉奥,正陪着仙忒在过道中走着,此时,她们距离那钢琴声已非常近。

  “这琴声,就是伊芙夏尔的吗?”普莉奥问道,自从回来后,她就经常听到这样的琴声。

  这琴声,太过悲伤,可以感受到弹奏者的感情已彻彻底底地融入了进去,令人不禁想要看看弹奏者,安慰一下。

  仙忒的脸色一黯,说:“是的,她是……乌列大人的未婚妻。”

  “未婚妻?那个魔王?”普莉奥有些诧异地问,在她心目中魔物是和爱情、婚姻不搭边的。

  “嗯,他们已经订婚,但是……乌列大人不知道为何,总是离伊芙夏尔大人远远的,即使说话,也不像恋人间,而像是刻意和其他人一样,尽管亲切,却不带任何爱情的色彩在里面。”仙忒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这琴声。

  “也许,是那个魔头根本就没有感情,他根本就不爱伊芙夏尔。”普莉奥有些不屑地说。

  “普莉奥……”仙忒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普莉奥看向仙忒,看到了她认真的表情。

  “乌列大人,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我不知道他为何会做出那样残忍的事情,但我始终相信他……”

  普莉奥看着认真的仙忒,不好再说什么。

  也许在以前,她会觉得仙忒被洗脑了。

  但现在,就连她自己也有点认同仙忒。

  “能……去看看伊芙夏尔吗?”普莉奥突然问。

  “就在这边。”仙忒带着普莉奥向着一旁走去。

  “她演奏出的音乐,还真是动听……”普莉奥跟在仙忒身后,不由得感叹道。

  “她的歌声,更为动听,比我的声音要美无数倍。”仙忒笑道,这是笑容间但着一点勉强。

  “比你的歌声还好听?”普莉奥惊讶地问,毕竟圣鸣者的歌声可是公认的圣陆最好听的声音了,但仙忒却将自己的歌声说得如此不堪,不知道是不是在谦虚……

  “到了……等一下!”走到一个拐角处的时候,仙忒突然拦住了普莉奥。

  普莉奥奇怪地看着从拐角探出头的仙忒,也跟着偷偷向拐角另一边望去。

  那边的过道上,站着一个人。

  是乌列。

  只是,和平时的他不太一样。

  他站在那个巴罗迪亚曾带普莉奥参观过的房间门口,静静的。

  这门的两旁,并不像大多数门一样有着仲夜骑士看守。

  似乎是因为这房间的主人不想在自己弹奏的时候身边有人吧。

  普莉奥看着乌列那孤独的身影,她似乎,能感受到乌列身上也有一种类似这琴声的悲伤。

  乌列呆呆地站了许久,终于将一只手抬起,想要推开面前的门。

  但在触碰到门的瞬间,他就像触电了一样,手又往后缩了一下。

  然后,他就又呆住了,久久不动。

  普莉奥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那个举止优雅却又大大咧咧的魔王,居然会有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令她感到稀奇。

  这样子,简直就像一个想要和心爱的女孩子道歉,却又迟疑着不敢行动的小男孩一样。

  就在普莉奥看得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乌列那只手,还是将门推开了。

  只是,非常轻,仅仅是将门推开了一点。

  乌列向房间内望去。

  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伊芙夏尔,而是从她脸上滑落的一滴泪。

  那滴泪,落到了钢琴的琴键上,迅速化作了一层霜。

  而这些琴键,已经被霜盖满。

  乌列呆呆地看着那层霜,久久不动。

  他的脸上,自然不会有笑容。

  然后,他才看向钢琴前的弹奏者。

  那是一个美到极致,宛如仙境中的女神一般的少女。

  只是看着她的侧影,就会让人有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

  她有着一头冰蓝色的头发,如水一般,说是如水,一点都不夸张,因为,这头发居然是有一点透明的,看起来,就好像是有一点结冰的瀑布一般,偶尔反射出点点光亮。

  这冰蓝色的头发,被扎成了一个长而细的马尾辫。

  而扎在头发上的,却不是头绳,而是一个像是用冰做成的皇冠形状的小饰品。

  她的额头前,有着不少碎发,有一些甚至有些阻挡了她的视线,但是她根本没有去理会。

  从两鬓垂发后伸出的,是一对长长的尖耳朵,这,是精灵的特征。

  她的双眼,也是冰蓝色的,而且,还不断闪动着流光,仿佛那是一汪泛起了涟漪的湖水,只是,她的瞳孔却十分怪异,竟是骷髅头的形状。

  洁白如雪的脸颊上,有着两道泪痕,上面,还不断有着泪水滑落。

  有不少泪水,滑落到了她那天蓝色的短裙上,化作点点冰屑转瞬即逝。

  一对纤纤素手在钢琴上游走着,修长而灵动的五指自然而轻缓地在琴键上按下。

  这本来美丽得令人窒息的场景,却因为她脸上淡淡的悲伤和不断落下的泪水,变得凄美无比……

  乌列,没有再楞在门口。

  他推门走了进去。

  “伊芙……”他轻声唤道。

  伊芙夏尔没有看他,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依旧弹奏着。

  乌列走到她身边,看着她冰蓝色的头发,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他的目光,转向周围的那些钢琴,所有的琴键上,都满是白霜。

  他不禁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按住了伊芙夏尔的胳膊。

  琴声,终于停止了。

  但是,伊芙夏尔依旧没有看他。

  乌列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那有着泪痕的脸。

  他缓缓地摘下了手套,用手轻轻在伊芙夏尔的脸上拭了一下。

  而后,这只手并没有离开她的脸庞,而是轻轻捧着。

  伊芙夏尔终于转过头,望了乌列一眼。

  她的泪,却在看到乌列的脸时,猛地涌了出来。

  她用双手紧紧握住了乌列捧着她脸的那只手,仿佛永远不想松开一样,将脸紧紧地贴在上面。

  啜泣声,渐渐响了起来。

  乌列再次闭上了眼睛,他没有去安慰伊芙夏尔,也没有做任何安慰的动作,只是这么默默地呆着,久久不动……

  巴罗迪亚和莉露不知何时站在了钢琴室的门口,看着他们两人。

  莉露的一对狼耳垂了下来,仿佛很没精神。

  巴罗迪亚依旧一副冷漠的表情,却将门轻轻关上了。

  “仙忒,带普莉奥去别处吧,会打扰到主人的。”巴罗迪亚突然冰冷地说。

  拐角处藏着的仙忒和普莉奥自然知道自己瞒不过巴罗迪亚他们,所以也就没说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地走了。

  巴罗迪亚扭头看看露出担心神色的莉露,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让他们好好聊聊吧,主人就是对伊芙夏尔再狠心,也不会狠心到连一点安慰都没有的。”

  莉露的呼吸声变得粗重了一点,似乎是在答应巴罗迪亚,然后便随着巴罗迪亚离开了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