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怀疑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580 2019.01.11 08:58

  在这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在做梦,刚刚遭遇了一个只在传说中听到过、本应与他遥不可及的法欧,现在又碰到一个觉醒了的第五阶战士,这是怎么了?自己今天是把一辈子的罪都遭了?

  他顾不上其他,转身就要跑。

  凭他觉醒第三阶的实力,在那男子面前连站都站不住,所以他根本就没有用那佩剑和对方战斗的意思。

  可他刚转过身,就发现一个人挡在了他面前。

  正是那已经疯狂了的男子!

  “你……”布玛连话都说不出来,这人太快了,比普莉奥施放了“神下慈念”还要快,毕竟,这是个货真价实的第五阶,而且还觉醒了!

  “给我死!你们都要给我死!!”男子大叫一声,举起手中的斧子就要向布玛砍去!

  布玛本能地闭上了眼睛,他甚至觉得,自己连闭上眼睛的时间都没有……

  但过了一会儿,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

  好奇,驱使他睁开了眼睛。

  那男子的斧子,停在了空中,轻微地颤动着。

  布玛可以看出,这男子正在用力地想要将这斧子挥下,但似乎是有东西拽着斧子一样,使他砍不下来。

  终于,因紧闭而有些模糊的视线恢复了点,布玛看清楚了。

  那斧子上,缠着一道道暗紫色的丝线!

  而男子的身后,有一个身影正一只手毫不费力地拽着这丝线!

  男子咬着牙扭过头,眼睛发红地看了看身后的人,然后慢慢地说:“不要……妨碍我!”

  忽然间,他改变了斧子挥砍的方向,转而向那身影砍去!

  在这一瞬间,布玛仿佛看到那斧头的利刃已经接触到了那人的头。

  但接下来的一幕,他却看不清了。

  可这疯狂的男子却看得清楚,他就感觉面前的身影朝侧面优雅地迈了一步,便躲开了他的斧子!

  但这怎么可能呢?以自己的速度,敌人就算躲都躲不开,怎么还能有人做出侧身让过去的动作呢?

  就在他这么想的瞬间,那个让到侧面朝向他的身影又动了。

  他的手,伸了出来,正对着男子的头。

  那只手的动作,就像准备要弹走身上的一粒灰尘一样。

  “砰!”他的中指弹了起来,碰到了男子,然后,男子便如同被一个巨锤打到脑袋一般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到了侧面的墙上,直接撞出了一个洞!

  布玛瞪大了眼睛,他根本看不到刚才发生了什么,那男子便飞了出去!

  是谁?这人是谁?!

  布玛这时才来得及打量一下这身影。

  那是一个站得笔直的人,穿着合身的黑色侍者服装,戴着一个白色的乌鸦面具,鼻子以下裹着黑布面罩,头发向后梳得非常整齐,一缕黑发从脑门上略斜地垂在面具那两个黑黢黢的眼睛形状的孔中间。

  此人,竟是脱下了人性肤的克拉赫!

  克拉赫没有去看那个疯狂的男子,他转过头,望向布玛。

  布玛看到克拉赫的样子后,声音颤抖地问:“你你你是人还是魔物?!”

  克拉赫却没有回答,直接向着他走了过来。

  布玛腿一软坐在了地上,此刻他的恐惧,达到了比今天任何时候都要高的地步!

  魔物!这个词在圣陆就是这么可怕!

  它仿佛带有魔力一般,和它挂着边的东西,总会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面对法欧和那疯狂的男子,布玛直面的是对死亡的恐惧。

  但面对魔物,他直面的却是一种对未知的、可能比死亡还要可怕的东西的恐惧!

  随着克拉赫与他越来越近,布玛开始手脚并用向后爬去,他真恨自己的身体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居然使不上力气。

  “肮脏的人类,我在想怎么给你一个合适的死亡方式,蛆虫的死法就应该有蛆虫的样子,尤其是像你这种最为肮脏的蛆虫,即使和你保持着距离,我依然对你感到恶心,就像看到腐肉上白花花的虫团一样,恨不得一把火将它们付之一炬!”克拉赫开始的时候,说得还很平静,但说到后来,他越来越激动,憎恨、厌恶的情绪毫无保留地宣泄了出来。

  “但是你还有用,所以,只能给你一个特别的死亡方式了。”说着,克拉赫在布玛身前蹲了下来。

  布玛拼命地想要继续往后退,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蛆虫,你们不但想要袭击主人,还曾伤害过仙忒,甚至想用你们肮脏到极点的身体玷污她……”说着,克拉赫的手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雾状气团。

  这气团,不像乌列平时召唤的那种。

  它的颜色,要更浅一点,不像乌列的黑得那么纯粹。

  “我不但要让你付出代价,我还要你们所有所谓的城卫军治安军都像真正的蛆虫一样,发挥他们真正的作用,那就是死!”

  克拉赫手中那团黑雾中钻出了一缕,飞到了两人之间,渐渐凝聚起来,直到克拉赫手中的黑雾全部消失。

  空中凝聚起来的黑雾不断地翻滚着,却非常安静,没有半点声音发出。

  布玛瞪着这不明气体,吓得连尿都出来了。

  那黑雾猛地一变,化作了一个狰狞的不规则黑色人头,它的上下颚不停合拢又张开,似乎在对布玛笑。

  布玛连呼吸都停滞了,在那人头凝聚出来的瞬间,他感到自己浑身的汗毛全都直立了起来!

  “成为影菌的食物吧。”

  克拉赫的话音刚落,那黑雾化作的人头便张开了嘴,飞向了布玛。

  “呜!!!!!!!!!”布玛在这一瞬间大声惨叫起来,没有人知道他在经历怎样的痛苦,但他那双拼命想要掐死自己的双手,似乎在告诉着人们这种痛苦的程度。

  阴暗的小巷,充斥着布玛的惨叫声。

  上午的阳光,其实一直没变,变的,是它照耀到的东西……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克拉赫身后,竟是那个疯狂的男子!

  克拉赫却毫不意外,他本就没对这人下杀手。

  如果是常人,挨这一下肯定是没命了,但对方毕竟是第五阶,所能承受的伤害是非常恐怖的。

  男子怒吼一声,伴随着巨龙的咆哮:“可恶!你们不能抓住我!不……”

  刹那间,龙翼虚影彻底消散,龙的咆哮静默不见,男子,也停止了怒吼。

  小巷,在瞬间恢复了平静,只有布玛已经渐渐变弱的呻吟。

  克拉赫,始终没有转过身去看男子,甚至都没回头瞥他一眼,他的手中,不知何时握着那把小小的手术刀,上面,还滴着血。

  男子的表情,依然保持着疯狂的样子,他已经死了,却至死都还沉浸在那自以为强大的力量中,不知自己已死。

  他的脖子上,一个小小的缺口在向外喷着鲜血……

  “我没时间陪你玩。”克拉赫淡淡地说道。

  然后,这男子“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克拉赫看了一眼布玛,似乎在确认什么,接着,便从小巷消失不见,留下了一片血腥。

  ——

  即将入夜,帝都的这一天,在混乱中过去了。

  混乱,不单是指治安军和狮骑军的搜查,还有持续了一天的帝都内的大大小小的战斗。

  这些战斗,全部是拒捕的冒险者和狮骑军之间的,其中最激烈的两场战斗,双方甚至都是第六阶,但是这些战斗都没有给帝都造成大的损失,毕竟狮骑军的实力太强了,第六阶的将领不在少数,虽然冒险者们是抱着拼命的念头在战斗,但局面完全是一面倒的状态。

  执政王耶普兰虽然忙了一整天,但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去休息,而是听着大臣们对搜捕行动结果的报告。

  “到目前为止,全城的搜捕已全部结束,共逮捕低阶冒险者六百三十一名,中阶冒险者一百五十九名,其中包括两名第六阶冒险者;另外,共有九十七名冒险者在拒捕的过程中死亡。”一个大臣站在桌前恭敬地叙述着。

  但耶普兰却并没有坐在那张他办公的桌子后面,他正站在窗户旁,看着外面。

  “我方的话,治安军共有一百三十一名士兵战死,城卫军是九十七名,狮骑军也有两名骑士死亡,伤者的话,还在统计,但是比预计得要多得多,包括狮骑军在内的许多将领都受了重伤。”

  耶普兰此时没有笑,而是面无表情。

  他一只胳膊抱在胸前,另一只胳膊拄在上面,用手摸着下巴的胡子。

  “为何会有这么严重的伤亡情况,治安军和城卫军就不说了,狮骑军这样的精英居然也会出现阵亡,难道全城的冒险者都暴起反抗了?”耶普兰低沉地问。

  “……大人,冒险者间有流言说这次的搜捕行动对他们来说是毁灭性的,所有被抓住的冒险者都会被处死……”

  “也不算流言吧,这些冒险者猛然涌入帝都,不就是为了反对我而做出的行动吗?如此,死刑是必然的。”

  “但是大人,这些冒险者中大部分人都说他们其实是因为冒险者协会发布的那个神秘任务来的。”

  “障眼法罢了,他们假装在冒险者协会发布这样的任务,就给了这些冒险者大批进入帝都的理由,狮骑军也因此没有对这些冒险者进行太过严密的关注。”耶普兰走到了他那白色镀着金边的奢华椅子前,摸着扶手,又问:“审讯的结果如何?”

  另一个大臣急忙回答道:“大人,还在进行中,两名第六阶冒险者已经承认是这个组织的主谋,并且供出了所有组织的成员,两人的供词完全一致,下面也有很多第五阶冒险者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其供词都尽皆吻合,没有矛盾的地方,且按照他们提供的名单来看,除了那名与苏利战斗过的少女外,所有组织主要成员不是战死就是已经被逮捕。”

  这大臣觉得自己本应令耶普兰高兴的报告,却让耶普兰皱起了眉头,他举起了食指,示意他们先不要说话,然后坐到了椅子上。

  思考了一会儿后,他问道:“没有矛盾的地方?什么意思?”

  那大臣怔了一下,小心地说:“就是……说得都差不多……”

  耶普兰“噗嗤”一声被气笑了,“笑话,可能吗?没有矛盾的地方,这组织到底是铁板一块还是都是墙头草?”

  那大臣愣了愣,显然没明白耶普兰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耶普兰露出了看傻子的笑容,继续道:“如果说他们所说的话都是差不多一样的,说明他们事先就串通好了该怎么说,否则,这里面肯定有人说假话有人说真话,怎么可能说得都一样,还是说你想告诉我这些人说的确实全都是真话?”

  “呃……微臣愚钝,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些事……但是,即使他们直接供出了口供,我们也使用了所能用的所有酷刑,可结果还是一样的……”

  “呵!”耶普兰再次笑了出来,低声说了一句“真是见鬼了”。

  他摸了摸下巴,双手柱着桌子站了起来,对那大臣说:“你就一点不觉得蹊跷吗?你说完后面这句话,反而使我觉得更加不可思议了,这已经推翻了我刚才的猜测,连事先串通都说不过去了。”

  那大臣两个眼球左右移动着,似是在想怎么回答,因为他根本想不出个所以然。

  “如果,他们是事先串通的,在被抓住以后说出了串通好的供词,这个没有问题,可是,他们在经受严刑拷打之后还能说得一致,那就大有问题了!!还是那句话,一个组织可能如此铁板一块?!别说冒险者,你给我去找一群这样的人来!!你能保证你找的人之中没有一个会在酷刑的折磨后说出真相?!”耶普兰的声音很大,但却不是吼,他只是觉得这个大臣太笨了,嫌他不争气。

  “万……万一他们说的就已经是真相了呢……”这大臣有些着急地辩解道。

  “……”耶普兰露出了无奈的微笑,他只得坐回椅子上,耐着性子说:“这种可能性是没有的,你说的这种情况,符合我刚才反问你的问题中的第二个可能:他们全都是被抓以后二话不说直接背叛组织的墙头草吗?好,就算他们全都是墙头草,你觉得被叫成墙头草的是些什么人?这些墙头草之间可能没有一点矛盾?没有一点利益冲突?而但凡是有一点这样的冲突,他们的供词就必然会有出入!一句话,一群墙头草的供词,绝不可能完全一致!”

  那大臣听到最后,有些羞惭地点起了头。

  “那,微臣就命令下面继续进行审问……”

  “嗯……注意分寸,别要了他们的命。而且……我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和审问没什么关系……”耶普兰到后面说的话声音很低。

  “大人?”几名大臣没有听清,小心地问道。

  “……算了,停止审问,另外,那名少女,也已经在今天被我的手下抓住了,明早,对帝都发布公告:‘所有胆敢策划入侵皇城的贼人已经全部被逮捕,将择日进行审判’,这里面,一定要将那名少女已经被逮捕的事情自然地透露出来。”

  大臣们一头雾水,耶普兰的变化太大,他说的这些话表明他已经相信了那些冒险者的供词,可他刚才不是还在怀疑吗?还有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见他们一脸疑惑,耶普兰皱着眉头,有些阴沉地看着他们,一字一顿地说:“你们,听明白了吗?”

  这些大臣,都是他极为信任的,同时也是有把柄握在手中的,所以,他才会有刚才那种前后态度不相同、明显是有图谋的表现。

  “…明白!”回过神来的大臣们慌忙答应道。

  “没事了,去吧。”耶普兰没再说什么,将众大臣打发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