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背叛者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47 2019.02.16 08:50

  “枯血卫士吗?”杰弗西总算是认了出来,这些被称为“枯血卫士”的魔物,是吸血鬼在吸食猎物后对那些身体强壮者施法所造出来的魔物,相比起诅像,他们会拥有一定的智力,而且力量更强;眼前这些枯血卫士,显然是用人类的尸体造的。

  随着两拨人互相接近,那些枯血卫士却整齐地停下了脚步,并侧过身子站在一旁,显然是在给他们让道。

  小女孩的目光掠过这些双眼目不斜视的干尸,对扎格道:“你又抓到新的猎物了?这些枯血卫士,是你新造出来的吧?”

  “不错,都是哥布林为我献来的新鲜猎物。”扎格同样看着那些干尸,眼神却和小女孩有些厌恶的目光有些不同,带着欣赏。

  “你活着,就只是为了进食吗?”小女孩突然问道。

  “当然还有其他的目的,比如摧残人类的女性哈哈哈!不过归根结底,我活着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享乐~”

  小女孩沉默了一阵,说:“其他人,也和你一样吗?”

  “其他人,你指谁?那些和我一样背叛了你们的老狐狸?我可没和他们有过交流,但我想,恐怕这么有格调的人只有我一个~呵呵~”

  小女孩有些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一路上,他们又路过了几批看起来是在巡逻的枯血卫士,便再没有遇到其他魔物。

  而那座幽蓝色城堡的大门,也终于到了。

  走到近前,杰弗西有些感叹:别看这座桥这么窄,这大门也不宽,但站在这座城堡的下方才知道,这座城堡有多么高,有多么庞大!

  大门两侧,站着大量枯血卫士,而在他们走近之前,这些枯血卫士都一动不动,直到他们站在大门旁时,其中一个枯血卫士才吹响了手中的号角。

  随着号角长鸣,幽蓝色的大门敞开了,而一座坐落在城堡正下方的小镇,顿时映入了杰弗西的眼帘。

  杰弗西的嘴不禁张开了,他感叹着走进了大门,打量着这满是魔物的小镇。

  这里,巧妙地利用了城堡下方的巨大庭院和空隙,建起了一座座不大的建筑,供这些魔物经营生意和居住,一个个蓝色的火盆在建筑间或者是高处立着,将这座城堡下方的小镇照得亮了起来。

  他们穿过大门踏入的,是一条地面满是恶心粘液的街道,一个个直立行走的胖青蛙模样的魔物在街道旁的简陋摊位中吆喝着“新鲜的食物”,而大量长相各异的魔物则穿梭在这些摊位间,打量着一个个麻袋里的商品。

  杰弗西朝那些商品看了一眼,顿时赶紧将目光收了回来,并且在心中大骂自己旺盛的好奇心。

  原来,那些摊位上的麻袋里装着的,全都是满满的恶心虫子,蠕虫、蟑螂、马陆,但凡是你能想到的最恶心的,那些摊位上应有尽有!

  杰弗西是稻草猎杀者一族的,猎食对象主要是智慧生物的灵魂,从来不会碰这些恶心玩意儿。

  而那些在摊位旁来回晃悠的魔物们,一个个的表情却是津津有味,有的还索性抓起一把塞进嘴里嚼起来,搞得那些青蛙魔物“呱呱”地叫着,同时骂道:“不许尝!”

  看到杰弗西他们一行人走过,那些魔物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向他们望来。

  而在看清他们的样子以后,这些魔物都明白了他们的身份,毕竟不是第一次见了,刹那间,他们的眼神中多了冷漠,还有一丝恐惧。

  “失落的幸存者!”“他们又来了!”“不受欢迎,呱!”

  阵阵窃窃私语传来,听得杰弗西很不是滋味儿。

  走在最前面的扎格,却在这个时候停下了脚步,他厌恶地看着脚底那些恶心的粘液,显然他对这里也不喜欢。

  “好了,请自便吧,这次不要再惹出什么乱子了,但是,如果你们惹出了乱子,我会十分乐意在一旁欣赏的。”说完,扎格带着大笑,消失在了一团黑红色相间的烟雾中。

  小女孩深呼吸了一下,回过头对着众人说:“你们直接去哥布林市场,我有点事情需要办,之后会去找你们。”

  说完,不等众人回应,她已一闪身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这刹那,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杰弗西感到周围的那些个魔物似乎向他们靠拢了过来……

  “啊……怎么这么突然……”一个身为主管的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吧,去哥布林市场,都跟紧了,对了,把购货单都拿一下。”

  杰弗西接过前面的人递过来的一张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原料名字,令杰弗西一阵头晕。

  “这些……全都是咱们这一车队今天要买的?”

  “这一车队?别闹了,这是咱们这辆马车要买的。”哈莫尼拍拍杰弗西的肩膀,笑道。

  ——

  此时,在黑暗的森林外,杰弗西一行车队进入的地方,正有两个穿着和灰色土地一样颜色斗篷的人在眯着眼睛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森林。

  他们都用布裹着脸,斗篷下面穿着皮甲,腰间和靴子上还都有着匕首,一看便是两个盗贼。

  两个人凝重地看着面前的森林,却始终没有踏入这森林哪怕一步。

  “他们进入这里已经很长时间了,还没有出来的迹象,会不会是已经死在里面了?”一个人对同伴说。

  “难说,你知道这片森林被附近的人们称作什么吗?”

  “不知道,但看起来已经十分不妙。”

  另一人深吸了一口气,道:“尽头之森……”

  “……听起来,这里确实很麻烦。”

  “所以,我们不能进去,绝不能,我可不想为了追踪一群可能已经死掉了的人丢掉性命。”

  “但,你真得认为他们已经死了?他们进入森林的时候,这些树根可是给他们让开了一条路,这明显是在迎接他们吧?”

  “……继续等待,就算他们还活着,应该也会从这里返回……”

  “那,我们回去以后怎么和波特隆交差,就说他们是从这里进货的?没有任何细节?你应该知道,那是行不通的。”

  “所以你想怎样?!进去??”

  “不,我说,我们和波特隆联络一下,将这里的情况汇报一番,看看他的命令,这样最多也就是挨顿骂,再硬着头皮进去,但总好过自欺欺人地回去然后被干掉!”

  “……”另一人不说话,但是一只手已经从怀里拿出了一枚光耀石……

  ——

  小女孩抱着小熊,正站在一栋和周围灰暗建筑风格明显不同的小屋前。

  这小屋说是一栋建筑,更像是海底的珊瑚,形状十分不规则,表面有许多凹孔,房顶还是圆形的。

  屋子的门上面,挂着一个木牌,上面写着和森林里那拱门类似的文字。

  小女孩看着这木牌,皱了皱眉头,上前敲响了房门。

  “啊见鬼!你们看不到牌子上写的‘歇业’吗?都瞎了还是怎么回事?!”一个十分粗暴的苍老声音从屋内传来,说到后面,几乎就要开始骂脏话了。

  小女孩却在这时笑了,她平静地说:“大叔,是我。”

  那苍老的声音变了,有些吃惊,还有些激动,“琴?!”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

  里面站着一位佝偻着身子的光头老人,他穿着黑色的布袍,有些邋遢,眼睛有一只已经睁不开,大而尖的鼻子上有着一块很大的老年斑,牙齿几乎已经掉光的嘴,有仅剩的一颗门牙露在外面。

  “琴女士!你来了!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老人高兴地敞开门,一边请小女孩进去,一边开怀大笑着,让人不禁担心他这么大岁数会不会因为这么激动而出现问题。

  “怎么了罗布大叔?为何歇业了?”小女孩笑着问道。

  老人开怀的笑容却在这一瞬间黯淡了下来,他叹了口气,摇摇头,缓缓地关上了门,“跟我来吧……”

  小女孩的笑容,也凝固了,一股极为强烈不好的预感突然向她袭来。

  这里十分昏暗,也很拥挤,走了几步,老人打开了一扇木门,门后面的房间,却很大,也很亮。

  这房间的正中间,摆着一张圆桌,两把木椅相对着摆在桌子两面。

  房间四周,除了蜡烛外,还摆着大大小小不少玻璃罐子,其内装着千奇百怪的东西:花瓣、羽毛、眼球、指甲等等……

  而中间的圆桌正上方,接近天花板处,有着一个魔物。

  这魔物,看起来和章鱼差不多,只不过脑袋更接近圆形,周围的触手很长,伸到了房间的最边沿,拄在地板上,支撑起了悬在圆桌之上的身体。

  一排圆圆的黑色眼睛,长在了身体下面那张伸出了大量尖牙的嘴周围,正一起望着下方的两人。

  它的身体,本应是粉红色的,但现在上面长满了不少发灰绿的脓包,有的甚至已经破裂,向外留着脓液。

  小女孩走进房间内看到这一幕后,惊得捂住了嘴,然后用发颤的声音叫道:“这是?!”

  半晌,小女孩的眼中便浸满了泪水,她伸出了颤抖的手,摸向那触手上的脓包。

  那章鱼一样的魔物却在这时将周围的触手一缩,摇身变成了一个人类老人的样子,坐到了桌子后面的椅子上,显然,这是一种有变换外形能力的魔物,并不需要人性肤来改变自己的外形。

  只是,他变成的人类样子,要比那开门的老人还要狼狈。

  他驼着背,头无力地歪在一边,他不是光头,却还不如将头剃光,因为上面的头发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根,还都宛如枯萎的干草。

  他的皮肤苍白而干瘪,上面同样也有着不少脓包。

  一双几乎已经闭上的眼睛,会让不懂事的小孩以为他要睡着了。

  但,他还是将眼皮勉强抬了起来,看了一眼泪眼朦胧的小女孩。

  然后,他露出了淡淡的释然笑容,用几乎听不到的虚弱声音道:“不要……哭,皇子的侍者,不要为我……这个背叛者难过……”

  “您……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小女孩走到老人身旁,摸着老人那满是脓包的手强忍着悲痛问道。

  老人喘了半天气,却没有说出一句话。

  站在门口的罗布难过地说道:“老主人为了找出下一块荒陆碎片的下落,没日没夜地坐在水晶球旁施放着魔法,以至于有一天我发现,他连保持人形的力量几乎都没有了……”说着,罗布抹了一下眼睛,已转过头不忍再去看那个坐着的老人。

  听完他的话,小女孩的表情变得越发难过,她咬着牙,握着老人的手越发得紧。

  “为什么……罗菲赛昂爷爷……为什么?殿下他……已经说过严禁您再使用这预言的力量,可为什么?您还要这样,伤我们的心,伤他的心呢……为什么啊!!!!”说到最后,小女孩终于忍不住,大叫着趴在老人的胳膊上哭了出来。

  老人低头望着小女孩,将另一只手费力地放到了她的头上,抚摸着她的头发,说:“为了赎……罪……”

  小女孩抬起沾满了泪水的脸,咬着下唇说道:“即使您有罪,乌列大人也已经宽恕过您了,可为何,为何您还要这样子呢?您难道不知道,只要您好好地活着,就是给乌列大人最大的宽慰了吗?”

  老人幅度极小地摇摇头,说:“即使……变成这样……我也…觉得不够……”

  小女孩悲痛地闭上了眼睛,但很快,她吸了一下鼻子,站了起来,说:“我立即告诉主人,他应该可以将您治好!”

  说着,小女孩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气团。

  “主人!”

  “琴?怎么了,你很少直接联络我啊,咦,难道是遇到什么难题,被巴罗迪亚数落了,来找我安慰一下?”乌列有些调皮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如果是十分严肃的态度,也许小女孩不会有什么大的反应。

  但听到他那温柔而又亲近的话语后,小女孩却再也忍不住自己刚刚调整了一点的情绪,呜咽着说道:“主人……呜……罗菲赛昂爷爷他……快要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