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真相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409 2019.03.23 09:59

  阵阵微风拂过。

  这里,总有这样轻柔如在抚摸着安息者的风。

  这里也总是十分安静,使这样的风仿佛带着话语。

  它们带着的是谁的话语?是安息者的吗?

  亦或者是日夜守护着他们的风在安慰来看望他们的人?

  还真是温柔啊。

  蔑圣冢园,就是这样一个给人温柔感觉的地方。

  杰弗西对这里并不陌生。

  虽然他的母亲并未沉睡在这里,但是这里有着一座为所有在那场灾祸中罹难的逝者所竖立的墓碑。

  所以,每当他对自己的人生感到迷茫的时候,都会来到这里向母亲诉说。

  现在呢?他不久之前已经因为琴不再迷茫了,现在又如何?

  “达斯克莱恩•琴,K5954-S1332”

  这是杰弗西面前墓碑上所刻之字。

  “荒陆历5954年出生,距离‘死之婚礼’44年…也就是说,琴今年只有46岁吗……”杰弗西低声道。

  狱灵的寿命极为漫长,可以达到数百岁,所以,琴明显还处于幼年时期。

  杰弗西长长地叹了口气,两腿一弯,用毫无礼节可讲的动作盘腿坐在了地上。

  然后,他从怀中拿出了一本书——夕阳下的笑容。

  “这本书,我已经读过了,琴。”杰弗西眼中带着温柔说道,“但,我得出的结论和你并不相同,主人翁虽然是在临终前才露出了笑容,但他在那瞬间得到的幸福,是和那些与笑容伴随一生之人相等的……在我们聊起这本书的时候,你谈到了姐姐,但当度过它之后,我明白,这本书给你的感觉,不是在写你的姐姐,而是在写你。”

  杰弗西抬起头看着墓碑,神情认真地道:“不是吗?主人翁无时无刻不在逃避着笑容,而你,也无时无刻不在逃避着幸福。”

  ……

  “我不配拥有这种幸福,小杰,我不配……”依旧在哽咽的琴,轻轻推开了杰弗西,“不配去拥有你们的呵护,不配去依靠你们……因为,我的这份权利,早已经被我用完了……在被同样年幼的姐姐照顾的那些年,在即使所有人都处于灾祸之中的那段时间,我便用尽了这份权利……”

  杰弗西沉默了一阵,问:“那照顾你的那些人呢?你不在乎他们的想法吗?你觉得,他们照顾你,是为了看到你这个完全不想拥有幸福的样子吗?”

  琴没有说话。

  杰弗西又道:“为什么要把这叫做一种权利?它难道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吗?那么你又为什么活着?为了别人的幸福?那你凭什么要求别人不为了你的幸福活着?!”

  “因为你们值得拥有!而我不值得……”

  “不要擅自替别人做决定!”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也没有权利来替我决定!”

  两个人互相瞪着对方,一时没有话语。

  沉默却是被杰弗西先一步打破,“你的眼睛,在闪烁,即使你现在没有穿人性肤,我也能看出来。”

  面对杰弗西认真无比的话语,琴说道:“我说过,不要擅自替我做决定。”

  杰弗西的眼睛还是死死地盯着琴,“好,我尊重你的决定,那么,你告诉我,为何你刚才选择了在我怀中哭泣,而没有闪躲或是抵抗?”

  琴呆住了,她当然不明白,那是她的本能动作,并没有经过思考。

  “你在骗自己,琴,在你内心的最深处,明明比任何人都渴望着关爱,可你决定了去折磨自己,将自己的一切精力彻彻底底地投入到工作中,将姐姐的事情拜托给欧力大人也是一样,你觉得自己不配去拥有那份将她从悲伤中拉回来的喜悦,不是吗?你明明可以凭自己做到的!”

  见琴没有反应,杰弗西怒道:“刚才那是你自己的决定!你现在连自己的决定也要否定吗?!”

  琴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不要这样了琴,你值得拥有这一切,因为你的内心渴望着,既然你渴望着,我们也真心地想要给与,你为什么要去逃避呢?”杰弗西抓住琴的肩膀,说道。

  “可……可是……”琴又哽咽了起来。

  “琴,你带着这样的心情去生活,是对所有真诚待你的人的侮辱,更是对他们感情的亵渎!你可以有报恩的想法,这是对的,但如果在此之上你强加给自己一个‘不配拥有幸福’,便偏离了一切,你的报恩便会变成一厢情愿的还债!这种还债,没有人想要!”

  “可……”

  不等琴再说什么,杰弗西又一次将琴抱进了怀里,道:“没有可是,没有!”

  “呜……哇……”琴再一次大声地哭了出来,声音比刚才还要大好多。

  听着琴彻底地哭出声来,杰弗西的心中却也松了口气。

  他紧紧抱着琴,这一刻,他才感觉到了自己怀中的琴的真实感。

  “为什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你要说这些……为什么?!”琴一边哭,一边说出了一些令杰弗西有些疑惑的事情。

  但是疑惑归疑惑,杰弗西并没有放开琴,而是笑着问:“现在这个时候有什么问题吗?虽然是在牢房里,环境不太适合就是了~”

  琴一边哭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说:“我明明……已经放弃了一切,可为何你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些……让我产生这么多留恋,为什么啊??”

  杰弗西有些恍然,他笑着安慰道:“如果你在说的是你中的那个雷塔尔德的魔法,这个你也可以放心啦,我来这里,就是巴罗迪亚大人派来解决这一切的~”

  本以为会惊讶地放松下来的琴,却并没有那样的表现,反而是哭得更厉害了,“不是……不是这些……不是啊……啊……”

  听着她悲痛欲绝的哭声,杰弗西终于感到有些不对,他轻轻放开琴,双眼注视着琴,问道:“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这时,他看到了琴肩膀上一片令其产生了不详预感的绿色东西。

  “不管那个雷塔尔德怎样,我已经……不能再活下去了……”

  杰弗西一惊,他摇着琴大声喊道:“你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啊琴?怎么回事?”

  “范德夏特,我中了范德夏特的魔法……”

  琴无力的话,令杰弗西心中宛如被重锤砸了一下似的,整个人楞在了那里,完全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范……德夏……”杰弗西嗫嚅着这个名字,似乎是不敢完整念出这个名字,因为他知道,如果真的是这个人在琴身上施放了魔法,那琴恐怕就真地没救了!

  “怎么回事?快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回过神来的杰弗西急忙道。

  琴缓缓低下头,看着从手一直延伸到肩膀的那片绿色的斑点,突然笑笑说:“没关系了,小杰,已经没关系了……”

  “怎么没关系?你为什么这么笑?你为什么这么自私?你想就这样离去吗?”杰弗西焦急地喊道。

  这一次,却是琴将杰弗西抱紧怀里,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

  “你在说什么啊?!我不要这样……呜……不要这样……”

  杰弗西的哭声,不知持续了多久,仿佛,直到嗓子已经沙哑,直到泪水似已流干……

  ……

  “所以,琴要你在摆脱了束缚以后杀了她?”站在杰弗西身后的乌列看着琴的墓碑问道。

  杰弗西没有回答,他抬起手摸着墓碑上镌刻的名字,喃喃道:“琴,我相信你和书中的主人翁一样获得了幸福,你也应该理解了他的感受,是吗?”

  乌列低头看了一眼他,那普通的背影,在此时看起来令人心碎。

  他将手放在杰弗西的肩膀,说:“对不起,小杰,我最终都没能找到伊芙。”

  杰弗西似已陷入了自己的世界,没有回应。

  乌列也没有再说什么,又看了一眼琴的墓碑,缓步走开了。

  不远处的那叶片在轻风拂动下闪烁着白光的树下,站着一个高挑的身影。

  乌列淡淡地看了巴罗迪亚一眼,走过去问道:“不去看看琴吗?”

  巴罗迪亚冷冷地说道:“我不配。”

  “即使知道是这个结果,你也依旧这么做了。”乌列隐隐带着一点怒火地说道。

  “是。”

  乌列没有太大的反应,因为他觉得自己也没有资格去责备巴罗迪亚,因为他发现自己在之前的想法其实是和巴罗迪亚不谋而合的——静默之约分店死去了大批的家人时,他便没有想过召回伊芙夏尔以救回他们,说明他自己潜意识中也不愿意让伊芙夏尔中断魔法,只因为那些人在他心中的地位比不上琴。说到底,他也是一个伪善者,还不如坦荡荡的巴罗迪亚……

  他看着一旁的大树,说:“……琴是因为接近了濒死的罗菲赛昂染上了这个魔法,也就是说,罗菲赛昂的死也是范德夏特的杰作,其实他是不会死的,即使他疯狂地使用占卜魔法也不会,我们却误以为他身上的伤痛是占卜的代价。然后,我们就会彻底失去获得荒陆碎片方位的最好方法。”

  巴罗迪亚继续道:“罗布已经死了,推测来看,不是因为愧疚就是范德夏特杀了他,前者可能性大一些,因为他的死活对范德夏特已经没有关系了,目的已经达到。”

  “这种魔法显然是在宿主即将死去的时候才有足够的传染性,所以罗布才会在罗菲赛昂濒死之际通知琴前去,琴自然便同样遭到了感染,之后,也可能会继续感染到我们其他人,真是恶毒到了极点!!”乌列的手攥成了拳头。

  “在她与梅格利尔一战后,您为她施放了治疗魔法,却没能发现和治愈这个魔法,也就是在那一刻,琴确定了自己已经没救了,在这个世界上,连您都无法治愈的魔法,便是无解。”

  “是琴告诉了你她身中范德夏特的魔法之后,你才制定了这个计划,是吗?”乌列突然看着他的侧脸问道。

  巴罗迪亚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回答道:“是。”

  “她也央求过你,让她就这样去死,因为她知道她死得越早,那魔法传染到他人身上的几率也就越小,是吧?”

  巴罗迪亚没有回答,只是远远地望向琴的墓碑。

  “……小巴……做出这样的事,你明明比任何人都痛苦,可为何你就不能让我与你一同承担呢?”乌列皱起眉头悲愤地问道。

  巴罗迪亚扭头看向他,冰冷地说:“……因为这是我的责任。”

  ——

  “该死的,为何没有回应!!!”扎格愤怒地握着一块光耀石,怒吼道。

  房间的地面上,有一摊碎玻璃和血红的液体,椅子和桌子乱糟糟地躺在一起,混杂在碎玻璃和液体间。

  红酒渗进了木椅的缝隙内,已经无法两者分离。

  扎格间光耀石那边还是没有回应,一把举起石头,就要扔出去。

  但他表情一僵,又停了下来,这是他唯一和摄冥会保持联络的东西,换句话说,也是保证他能活下去的东西。

  虽然心情极度不爽,但还没有到连命都不要了的程度。

  正准备将光耀石收起然后去找几个人类少女发泄一下的扎格,突然发现那石头亮起来了,他立刻怒吼道:“雷塔尔德!你干了什么好事,为何我的尽头之森会遭到人类军队的攻击?”

  “啊~吵死了!”光耀石传来的,却不是雷塔尔德的声音,而是一个小女孩。

  扎格一楞,问道:“你是谁?雷塔尔德呢?!”

  “时兵不在,有什么事情就和我说吧。”小女孩不耐烦地说道。

  扎格才不管对面是雷塔尔德还是谁,反正都是摄冥会的,他怒不可遏地道:“听着,我不在乎你们和邪薮鬼堂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过节,我也完全不想参与进去,雷塔尔德当初要求的只有和他进行原料上的供应以及停止和静默之约的合作,这些我已经全部做到了,但你们的纷争现在明显已经触及到我的安危!”

  “那又如何?”小女孩无所谓地说道。

  “你说什么?!”

  “听好,扎格还是什么的,我要你明白我们之间,是无条件服从的关系,而不是合作的关系,明白了吗?我不想再听到你这边有任何的不满,你没有那种权利。”

  “嘁!”扎格咬紧了牙,面部彻底扭曲了起来,他从生下来到现在,还没有受到过如此屈辱!

  “不要太过分了你们这群混蛋,如果你们以为能以生命为要挟来让我为你们做事,那就太天真了!”

  “恐怕你太高估自己了,扎格。你对摄冥会的作用,也就是雷塔尔德看中的那么一点而已,除此之外,你只是一个常年呆在自己的城堡里坐井观天的老不死,没有任何用处。本姑娘腾出时间来和你说了这半天,就是让你没有生意上的事不要再打扰我们,明白了吗?”

  扎格气得浑身颤抖了起来,他对着光耀石吼道:“那人类呢?他们如果继续这样来骚扰我,会影响到我这里的!!”

  “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了,人类并不是我们引过去的,我想你有足够的能力去应对那些饭桶,不是吗?好了,就这样。”

  小女孩的话音刚落,光耀石便熄灭了。

  扎格愤愤地看着手中的石头,将它握在手中一拳打在了墙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