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勇气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296 2018.11.29 11:28

  普莉奥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旁满脸关切的仙忒。

  她们两个同住一个房间,乌列为她们准备了两个异常奢华的大床,但两人后来经常睡在一起,现在普莉奥就躺在本属于仙忒的床上。

  “普莉奥,你还好吗?”仙忒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这么问道。

  “我……怎么睡着了……”普莉奥开始回想之前的事情,然后便一下子坐了起来,叫了一声“瑟勒”。

  一只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戴着黑手套的手。

  普莉奥抬起头,看到了乌列温柔的微笑,不安的心莫名地安静下来。

  “乌列,瑟勒他怎么样?他还好吗??”普莉奥的心虽然安静了下来,但还是立刻问道。

  “放心吧,他已经没事了,甚至比之前还要壮硕健康。”乌列坐在床边,说道。

  普莉奥突然皱了一下眉头,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似乎黏着一层什么东西,她用手触摸了一下脸庞,确信了自己的感觉,那仿佛是一层奇怪的黏液,还透着一股奇异的清香,闻上去感觉非常舒服。

  乌列和仙忒看着一脸茫然的普莉奥,笑了起来。

  他们的笑让普莉奥更为茫然。

  乌列伸过手,在普莉奥脸上轻轻一捏,捏下了一层看似完全透明,但却还是能勉强看到的东西,那东西的形状在普莉奥看来……像是一张蛛网……

  “这是巴罗迪亚大人的蛛网,他有好多奇怪的蛛网,这一种可以保护心神不宁的人保持冷静、清明。”仙忒解释道。

  “巴罗迪亚还真是不率直,明明关照着普莉奥,却还是表现得那么不以为然。”乌列看着仙忒笑道。

  普莉奥看着乌列手中那奇特的“蛛网”,本应对这种女孩最怕的生物所织出的东西感到恶心的她,却并没有这种感觉。

  “瑟勒他发生了什么事?”普莉奥没有再多想蛛网的事,继续问。

  “……他在拼命找你,结果和摄冥会的人发生了冲突……”乌列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不想告诉普莉奥瑟勒死过一次,那样只会让普莉奥伤心,瑟勒也不会愿意让乌列将这件事告诉她的。

  普莉奥看着乌列的眼睛,许久没有说话。

  乌列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却也保持着沉默。

  终于,普莉奥说道:“你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我看不到一丝感情的波动,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刚才一定是想要说谎。”

  乌列一怔,看看仙忒,普莉奥说得很没有道理,但却令乌列无话可说,况且普莉奥说的也确实是事实。

  他叹了口气,说:“你就不要管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完好无损就是了。”

  普莉奥死死瞪着乌列,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乌列没办法,只好说:“他被摄冥会的人杀死了,但又被我救了回来。”

  普莉奥对瑟勒死了的事情早有准备,所以并没有大的反应,因为乌列说了他现在没事,普莉奥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相信乌列,她甚至没有去考虑这件事情的真假。

  “救回来?即使是最高等阶的圣势复活魔法,也无法将一个人的生命从浣冥者的手中夺回来,复活魔法只是一种说法,它仅仅是将一个还未彻底死亡的人恢复过来而已,我可以感受到当时瑟勒确实已经死了……”说到这儿,普莉奥的眼光黯淡下来,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是怎么将他救回来的?!不要告诉我是用你那邪恶的暗魔势魔法!”普莉奥说完就后悔了,她这话完完全全是顺嘴说出来的,也确实是她潜意识中对乌列那不能放下的怀疑和仇视所导致的,但对方是受自己所托去救人的,自己这么说会不会太过分了,但她害怕,她怕瑟勒被乌列变成了和这邪薮鬼堂中的其他“人”一样的怪物。

  怪物,普莉奥突然有些歉意。

  罹,虽然是一具穿着盔甲的骷髅,但却对她们非常好,不管她什么时候去挑战罹,他都会礼貌地接受,尽管他总表现得对自己不屑一顾,但普莉奥真心觉得,他并不是那种印象中穷凶极恶的魔物,有时,罹甚至会被仙忒的玩笑说得害羞,这时他还会隔着头盔挠后脑勺,看起来很滑稽。

  这样的他们,真得是怪物吗?

  普莉奥不知道。

  乌列盯着普莉奥,脸上依旧带着笑,“普莉奥女士,请不要将我和我的家人与摄冥会那些糟践魔势的渣滓相提并论,而且,你对暗魔势有很深的误解,摄冥会的人,不能代表使用暗魔势魔法的人。而且,我使用的,”乌列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团漆黑气团,“也并不是暗魔势魔法。”

  说完,乌列将这团漆黑气体送到了普莉奥的面前,那气体围绕着普莉奥转了一圈,最后轻轻地碰触到了普莉奥的脸。

  普莉奥本以为这气团会寒冷如冰,但却没有,这气团的温度如空气一样,没有给她带来丝毫不适,但,她感受到了一种淡淡的悲伤……

  不知不觉间,普莉奥留下了泪水,这淡淡的悲伤充盈在她的脑海中,却让她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难过,即使瑟勒死去的时候她所感受到的情绪,都没有这淡淡的悲伤带给她的难过浓郁。

  乌列将那气团收了回去,然后那气团在他的目光中渐渐消散。

  “对不……起……”普莉奥不敢看乌列,轻轻地道歉。

  “就是他们救了瑟勒,我不求你能相信我,但……”

  “我相信你!对不起……但我相信你……”普莉奥大声说道,然后声音越来越小。

  乌列笑笑,说:“瑟勒现在非常好,而且,他的潜力会因为这一次的事情而大大提高。说起来……”乌列的笑变得有些坏,“这个瑟勒是你的什么人,让你这么担心?”

  普莉奥一怔,脸开始一点点变得通红,可爱至极,“什什什什么?你你在说什么?他他他只是我的战友而已!”普莉奥的表情猛然变得窘迫,极力地辩解着,可乌列眯着眼的笑容让她明白自己的话完全没有说服力。

  “又一个不率直的人~”乌列戏谑地笑笑,他扭头看向仙忒,说:“仙忒,这就是傲娇,你不是一直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吗?”乌列像拿着教科书教学生一样对仙忒说,后者似懂非懂地看着普莉奥,慢慢点了点头。

  普莉奥一恼,瞬间抄起背后的枕头向着乌列扔去,被乌列轻松拦下。

  “好了,不逗你了。”

  说完,乌列又将手放到了普莉奥的肩上,说:“有件事要告诉你,你所属的骑士会,已经……名存实亡了。”

  “什么?”普莉奥惊异地叫道,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一定是乌列或者他的手下捣的鬼,尽管她对自己的再一次武断觉得内疚,但她无法改变自己潜意识中对乌列的认知。

  “你认识海博科吗?”乌列说。

  “当然,骑士团的团长希特莱松•海博科,现在圣陆实力最强的的第七阶,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骑士团团长,被认为是下一任圣翼骑士圣天使的既定人选,教会的高阶议员,是圣皇派的忠实拥护者。”

  “圣皇派?”乌列疑惑道。

  普莉奥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乌列这个教会的敌人,但她还是决定说出来,因为这毕竟不算是什么秘密:“教会目前分为圣皇派和人皇派两个派系,圣皇派主张由神圣诸神来决定教会下一步的走向,他们要求现阶段最主要的事务就是找到下一个圣鸣者……”普莉奥突然想到乌列不让她叫仙忒“圣鸣者”,原因就是仙忒听到这个词语时会回想起那段不好的回忆,所以她顿了一下。

  但仙忒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表示无碍,普莉奥便继续说道:“然后教会就会恢复原来的秩序,而人皇派则称圣皇派在做的都是表面工作,没有任何务实的计划,他们认为原有的圣鸣者本就只是个名义上存在而实际上并不影响教会事务的人,而原来教会的大部分事务也基本上是由高阶议会决定的,神圣诸神给予的指令往往都只是大面上的,并不妨碍教会的运转,所以他们认为现在应该尽快帮助帝国恢复秩序,以尽快恢复和帝国破裂已久的关系。”

  “恢复破裂已久的关系?”乌列带着疑问重复了一下普莉奥的话。

  普莉奥叹了口气,说:“一百多年前导致圣陆开始纷乱的那次政变,有一名红衣主教参与其中,这直接导致了帝国与教会的矛盾,政变失败后,那名红衣主教被处死,而帝国也彻底疏远了教会。”

  普莉奥一连说了很多,乌列想了想,却没再对此说什么,他走到床的另一侧,搬了一把椅子,坐到了仙忒身边,说:“仙忒,我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所以……这段时间我不能来看你了,但伊芙夏尔在,虽然她回来后我一直没有见到她,她应该会来看你的,还有普莉奥也会陪着你,我相信你不会感到寂寞的。”

  仙忒沉默了一阵,说:“乌列大人……一直以来,我都是在你们的呵护之下生活着,这段时光对我来说,一定是这一生中最幸福的……但是,我总是这样‘躲’在你们的陪伴下,也许……其实这是一种逃避……”

  乌列凝视着仙忒的眼睛,那是一双看起来透露出柔弱却隐藏着巨大勇气的眼睛,“所以,你想离开这里么?”

  仙忒却摇了摇头,“我……想和乌列大人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以吗?”

  “……”乌列沉默了一阵,突然认真地问道:“仙忒,你对我的恨,难道消失了吗?”

  “当然……没有……”说到这句话时,仙忒的双眼似在颤抖着,有一些泪水在凝结,但她在努力将它们赶回去。

  乌列没有在笑,他能看出来仙忒此时的心情:她恨她自己。

  恨她自己为何会如此依赖乌列,依赖这样一个杀死了那么多人的魔头。

  亦或者,她是恨自己为何会如此憎恨乌列,憎恨这样一个给了自己新生、给了自己亲情、更给了自己一个家的恩人。

  所以,她在说出这句“当然没有”时,才会露出那种忍耐的表情,她在忍受自己,那个令她感到厌恶的自己。

  有那么一瞬间,乌列的眼神出现了迷离。

  “但,我不想再逃避和裹足不前了。”仙忒突然说。

  普莉奥看着认真而勇敢的仙忒,有些羞愧,如果自己处在仙忒的位置,绝对不会有勇气迈出这一步,而是会一辈子停留在迷茫之中。

  乌列握着仙忒的双手,露出了心疼的表情,“仙忒,不要去恨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理由不去恨自己的人,就是你……”

  仙忒露出了一丝笑容,说:“可这个人,同时也有理由去恨自己……。”

  乌列没有说话,从仙忒被救出到现在已经两年了,他不知道仙忒是否终于迈过了那个坎,亦或者是普莉奥的存在改变了她的想法,但她想出去,终归是件好事,然后他就笑了出来,同时摸了摸仙忒的头。

  思考了一下后,他看向普莉奥,看得后者阵阵发毛。

  然后,乌列叫了一声门外的罹和困,两个仲夜骑士应声走了进来。

  “我要带这两位女士去帝都一趟,你们两个……嗯……”乌列想了想,感觉两个人不够,突然在手中凝出了一团黑色气息,那黑色气息传出了一个英气的女子声音:“主人?”

  “凯蕾妮雅,我需要带仙忒和普莉奥一起去帝都,但怕罹困两人压力太大,你那里还有仲夜骑士吗?”乌列问。

  “有,很多,主人……那个……在下能问一下,普莉奥是谁吗……”

  乌列这才想起来,凯蕾妮雅一直在外面,最近一直没回来,还不知道普莉奥是谁,“等你回来就知道了,那就这样,再安排四名仲夜骑士,保护两位女士的安全,好吗?”

  “遵命,主人……是女士啊……”后面的声音很小,似乎是自言自语,但乌列还是听到了,他笑笑,手中的气团消散不见。

  “帝都?”普莉奥听到乌列的话,问道。

  “没错,你可能会见到你那尊敬的团长~”乌列戏谑地笑笑。

  他扭头看向仙忒时,突然将目光停留在了仙忒那双坚定的眼睛上。

  过了好半天,乌列似乎都呆住了的时候,仙忒却有些不好意思了,她红着脸说道:“那个……乌列…大人?”

  乌列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对罹和困吩咐道:“算了,你们留在家里吧,我决定,家人的话,只带上克拉赫去就可以了。”

  “诶?那怎么可以?”罹和困看向仙忒,语气中带着担忧,罹在这之后还偷偷瞟了普莉奥一眼。

  “好啦,就这样~~”乌列头也不回地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