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芬奇的计划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27 2019.06.28 22:10

  芬奇,处于一条极为狭窄的峡谷之中,看起来,好像有一点眼熟。

  这条峡谷,极为狭窄,地面和两旁的峭壁上,放眼望去满是夸张的裂痕,看起来,这里曾经有过一场极为惨烈的战斗。

  而事实上,这里正是克拉赫与“腐鞭”、“尸偶”战斗之地。

  当然,除了一些战斗中留下的痕迹以外,这里的尸体早已被普斯森特公国回收。

  那么芬奇为何还要来这个已经没有什么调查价值的地方呢?

  这要从芬奇现在正着手的事情说起。

  让我们回到一天前、普斯森特公国元首的王宫中。

  刚上任不到一年的德鲁斯公爵,正一脸震惊地看着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芬奇。

  他的确应该震惊,震惊自己王宫的防御力量在瑰孔雀将指的面前竟是如此不值一提。

  当然,他最为震惊的,并不是这一点,而是向来不怎么插手各国间事务的末日五指中居然有一个人会来找他。

  尽管,这个人算是末日五指中相对比较正常(只能说是相对)的人了,但,这不妨碍那个不可一世的“虎王”之子吃惊到连手中的杯子砸到了自己的脚上都不知道。

  “虎王”,便是被芬特海姆干掉的、曾和摄冥会位于普斯森特公国的分会有过合作的上一任大公拜蒙佩奇•弗尔特。

  弗尔特本人,长得并不凶悍,相反,还很有风度,看起来,很符合一个彬彬有礼的贵族该有的样子。

  可德鲁斯,却反而比他的父亲更配得上“虎王”的称号,因为他的面目。虽然,这是一张十分迷人的成熟男性的脸,短短的背头,浅浅的皱纹,嘴唇下面一抹金色的胡须,都为这张脸平添了许多魅力,可惜,一股由内而外透出的横暴,破坏了这一切。即使是现在他一副吃惊的神情,也丝毫没有遮盖住这种横暴的气质。

  他的脸,已经定型成这副样子,不管何时何地,这张脸都会给人一种感觉:只要他一开口,就会发出如虎啸般的怒吼!

  这样的面目,可以吓倒许多平时看似从容不迫的上位者。

  但芬奇,当然不会是那一个。

  即使他现在是个擅闯王宫的不速之客,他也依旧面不改色。

  当他出现几秒种后,两个站在德鲁斯身旁同样呆住了的大臣才急忙叫道:“入侵者!卫兵!卫兵!!”

  他们自然不会不认识芬奇,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默许芬奇做出如此无礼和危险的行为,就算对方是为了圣陆和全人类而存在的末日五指也一样!

  门外,很快就冲进来了几个全副武装的骑士,当他们看到芬奇后,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但很快他们就反应了过来,跑到德鲁斯面前将他保护了起来。

  面对着数个第五阶和一个第六阶的骑士,芬奇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他就只是默默地看着德鲁斯。

  德鲁斯的面目,终于一沉,对方的这个眼神,仿佛是在问他:你是一个明智的人吗?

  或者,说难听点,就是在问他是不是个傻子……

  想到此,德鲁斯冷声道:“退下!”

  一个大臣立刻迟疑着问道:“陛下?”

  “我说退下!!”德鲁斯的这一声怒吼,使整个房间都为之一震,听起来,还真有一丝虎啸的气魄!

  众骑士和两个大臣,都被他这股霸气吓得浑身一震,很快,没有任何人敢于违逆,他们全都快速地离开了这个房间。

  门关上了。

  德鲁斯皱着眉头、冷淡地看了看芬奇,又将目光移向了地面刚刚砸到他脚上的酒杯,却没有捡起来,而是抬起脚,重重地将它踩了个粉碎!

  没有人或物,可以在伤害德鲁斯之后毫发无损!

  残忍地看了看脚下的玻璃碎片后,德鲁斯头也不抬地问:“你想要什么?”

  “忍耐。”芬奇没有任何停顿地回答道。

  德鲁斯眼睛一眯,不善地看向芬奇,道:“我是不是听错了?”

  “没有,你听得十分清楚。”芬奇平淡地道。

  “呵!”德鲁斯冷笑了一声,咬牙切齿地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让我忍耐!除非,我死!!”

  芬奇平视着德鲁斯,目光微微闪了闪。

  德鲁斯保持着狰狞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对方这个十分微妙的目光而表现出一丁点恐惧或不安。

  “你知道我为何对你做出如此要求吗?”芬奇问道。

  “注意你的言辞,瑰孔雀将指……”德鲁斯用眼睛从上到下扫了一遍芬奇,充满挑衅意味地说道,“你没有权力要求我做任何事。”

  芬奇,居然没有否定:“不错,我是没有这个权力。但,我也不需要这个权力。因为我大可把你像努修一样变成一具冰冷的无头尸体。”

  德鲁斯瞪着芬奇,嘴唇上方的皮肤抖了抖。

  芬奇没有丝毫停顿地继续道:“然后,我所要求的人,便也不会是你了。你觉得,我说的这另一种权力,比起你说的权力,哪个更加具有说服力?”

  德鲁斯的表情愈发难看,可没一会儿,他居然笑开了,虽然是冷笑,但毕竟是将那副难看的表情一扫而空。

  他抬起手指了指芬奇,说:“你不会那样做的,对吧?”他细细地打量着芬奇的面庞,道:“因为你不是库伊洛拉,你不是一个莽夫,你是一个智者。身为智者,当然不会做莽夫才会做的蠢事。”

  说着,德鲁斯转过身,重新拿了一个杯子,向其中倒满了红酒,喝了一口,继续道:“我当然知道你为何要求忍耐,”说到此,他的脸上冒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因为‘断翼末日’失败了,不是吗?”

  芬奇的表情虽然没变,但德鲁斯能够感觉自己周围的空气似乎突然冷下来了。

  “这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芬奇质问道。

  德鲁斯耸耸肩,道:“也许不是,但,也不是什么值得沮丧的事。”

  “你觉得现在的状况很乐观吗?”芬奇问道。

  “我从来没不觉得身边的状况容许乐观,可我也看不出来你说的状况,有多么令人悲观。”德鲁斯似乎在拆芬奇的台一样,保持着这种不痛不痒、无关紧要的回答。

  芬奇没有说话,他在等德鲁斯自己说下去。

  德鲁斯也不是笨人,看出芬奇的意思后,他便继续道:“圣陆纷乱的局势,已经持续了很久,如果它还没有开始,也许你能将隐藏在其中的乱流平复,但现在,只要邪薮鬼堂没有对人类做出任何实际的进攻动作,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听从你的要求去停止战争,保持你所要求的令人可笑的忍耐!”

  “……”

  德鲁斯将空酒杯重新倒上红酒,道:“而如果你,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出类似律天使那样的动作——杀死一国之元首……不错!也许大部分人会迫于暴力而屈从你的要求,但,这样的他们就会团结在一起了吗?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们团结起来了,你认为这种团结有意义吗?他们就像几块互相排斥的磁铁,被你的力量生生地握在了一起,可惜,只要你的力量稍稍一松,这些磁铁便会在眨眼之间互相远离!”

  芬奇始终默默地听着德鲁斯的话,表情还是那副不骄不躁的模样。

  德鲁斯将酒一饮而尽,把酒杯重重地放到了桌上,道:“直截了当一点吧,你要我忍耐的条件是什么?”

  “我所掌握的摄冥会在你公国内的一切信息。”芬奇淡淡地道。

  德鲁斯的眼睛再一次眯了起来。

  这次,他在思索。

  尽管在思索,他的目光,还是在芬奇的脸上停留着。

  德鲁斯不得不承认,这个芬奇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他知道什么样的条件对于德鲁斯这样的人来说是无法拒绝的。

  它既得是德鲁斯迫切需要的,又得是德鲁斯凭借自己的力量无法得到的。

  可这两项都不是普通人能够满足的。

  想猜出一个国王的心思,岂是易与之事?

  而一个国王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又有谁能做到?

  能准备好这样的条件,显然芬奇早已构思好了他对于各公国的计划。

  这个计划,具体是什么样子,德鲁斯猜不出来,但开头,显然是要用各种各样的大公们无法拒绝的条件,让他们保持忍耐和克制,在这个紧要关头停止战争。

  想到这里,德鲁斯突然笑了笑,问:“你在来这里之前,去过德拉内奇公国,对吧?”

  “所以?”芬奇反问道。

  “那个乳臭未干的尤恩,见我长时间保持着静默状态没有出兵,便以为有可乘之机,派兵大举入侵我国北方,而在劝我这个被侵犯国的国王忍耐之前,你自然得先将那个北域的臭小子劝服,不是吗?”

  芬奇没有否认。

  德鲁斯冷笑道:“怎么样,成功了吗?”

  “没有。”

  德鲁斯居然毫不意外,他笑道:“你给他的条件是什么?”

  “他的杀手锏平安无事。”

  德鲁斯一怔,随即大笑了起来。

  房间外紧张的卫兵们一听这笑声,互相看了几眼,不知道这笑声意味着什么。

  德鲁斯的心情似乎突然好了许多,道:“所以,他拒绝了这个条件,也将他最为珍视的王牌——盲眼榜排行第20的‘疯狮子狗’斯坦恩将军推上了危险的境地,这还真是令人痛快,哈哈哈……”

  德鲁斯自然会高兴,此次德拉内奇公国入侵的军队,便是由斯坦恩率领的,芬奇刚才所说的话,无疑等于是准备对斯坦恩出手,这个就连他也感到棘手的敌人,会如此不费吹灰之力地被击败,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令他高兴的事情吗?

  缓了一会儿,德鲁斯又拿了一个杯子,向里面倒入了红酒,递给芬奇。

  芬奇没有去接,甚至都没有去看那杯子一眼。

  德鲁斯微微一笑,道:“瑰孔雀将指,不会如此不懂得外交的礼节吧?”

  “这不是外交。”

  “但这是礼节。”

  “不需要。”

  见芬奇如此固执,德鲁斯也不见怪,末日五指本就是一个比一个怪的人,如果换做是紫狮心季指,直接将他的酒杯打翻也不会令他觉得惊奇。

  德鲁斯将酒杯放回到桌上,又问道:“我很好奇,对于尤恩,你为何没有施以好处,而是使用了最为笨拙的方法——威胁呢?”

  “因为唯一能令他动心的好处,与我的意图相悖。”

  德鲁斯冷笑了一声,道:“我明白了……是领土,对吧?这么多年了,他们拜博约萨家族觊觎我普斯森特北方富饶的领土这么多年了,恐怕,这已经成为了他们家族的一种遗传在骨子里的执念了,对吧?”德鲁斯叹了口气,故作感叹地道:“可惜呀,德拉内奇公国和我国之间隔着屠风山脉这道天然的屏障,想要入侵我国,除非是用精英部队强行翻过山脉,否则就只能走屠风山脉西边的临海沙道,而那边,又有着杜斯堡这块难啃的骨头,想要侵入,谈何容易~”

  芬奇似乎厌倦了与他谈论这些,直接道:“在我将摄冥会的信息交给你之前,要先到你的魔法研究部门确认一件事情。”

  德鲁斯有点疑惑地道:“可以,但是,为什么?”

  “那里,有关于邪薮鬼堂的线索。”

  ……

  芬奇的这句话,说错了。

  他到德鲁斯的魔法研究部门所要看的,便是在这片峡谷中被回收的尸骸。

  可是,当他来到那里时,却失望了。

  所有的尸骸,都已经被那些魔法学者们操弄得连灰都不剩了。

  而据德鲁斯自己说,这些学者们除了得出一个结论:除去尸骸上最强的一种魔法波动闻所未闻之外,没有任何研究结果……

  当然,芬奇对于这一点毫不关心,因为他根本不认为德鲁斯手下的这帮所谓学者可以研究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他也不是为此而踏足这个部门的。

  看着峡谷侧面石壁上的一个大洞,芬奇喃喃道:“但愿,能从这里得到线索。”

  接着,他淡淡地说了一句:“一目瑰羽•归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