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腐坏的土地与产物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260 2019.07.10 00:03

  格拉斯镇,早已沉睡的镇民们被这强烈的震动所惊醒,他们一个个拿起衣服就往外冲,不到一会儿,街道上就站满了惊慌失措的人。

  家人们互相团抱在一起,想要驱散这令人不安和恐惧的噩梦。

  孤独者,只能孤零零地站在一旁,两只手抓着头,在嘴中喃喃着含糊不清的言语。

  这样的情景,在普斯森特公国的所有城镇上演着。

  人们本能地跑到房子外面,茫然而恐慌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怎么回事?”

  “是地震吗?”

  “只可能是地震!不然还能是什么?”

  “那为什么持续时间这么长?!”

  “……”

  没有人能回答,这场震动,已经持续了一分多钟,居然没有任何停息的意思。

  万幸,这震动的幅度还不足以使他们坚固的房屋出现破损,当然,一些比较穷僻的山村就不一定了。

  此时,瑰孔雀将指芬奇正站在王都波派瑞特城,准备迈入城镇的传送魔法阵,可还没等他迈步,这震动便开始了。

  周围负责维护的魔导师们在一阵惊慌后,立刻开始施法稳定魔法阵,以防其出现损坏导致意外。

  芬奇面色不变地看看四周,接着,他低下头盯着地面,淡淡地说道:“一目瑰羽•睚眦。”

  一道孔雀尾虚影闪过,芬奇的目光中却带了一丝凝重。

  “无法探查……这不是普通的地震。”芬奇思考着,立刻打消了进入魔法阵的念头。

  他的魔法居然无法看透这地震的原因,第一,说明这不是自然原因造成的地震,第二,造成这地震的魔法蕴含的能量至少也是可以和芬奇所使用的魔法并驾齐驱的!

  这说明,这地震背后的始作俑者绝不简单!

  能做到这一点的,在这世上只有极为有限的那么几个可能:圣翼骑士、末日五指、摄冥会、魔壳以及……邪薮鬼堂。

  而这五方势力,他没有将任何一个排除在怀疑对象之外,即使是末日五指,他也不会百分百确定不会有做出如此疯狂之举却不告知他的人。

  而且,在一切被搞清楚之前,他也不会擅自将对任何一方的怀疑度提高,因为那样会在无形之中使人在内心深处埋下偏见的种子。

  王宫之中,德鲁斯大公正气急败坏地训斥着几个唯唯诺诺的魔导师……

  “废物!我要你们何用?!连个地震都无法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你们这皇家魔导师的头衔是用来吃的吗?!”德鲁斯狰狞地对着跪在地上不断点着头的魔导师们骂道。

  一个魔导师低着头迟疑着说道:“可……陛下,这也有可能只是普通的地震而已……”

  德鲁斯公爵听完,立刻转头对他劈头盖脸地骂道:“你有脑子吗?这地震已经持续多久了?从地震发生到我召见你们就过去了多长时间,你见过时间这么久的地震?!”

  那魔导师被公爵的怒吼吓得浑身一颤,伏在地上再也不敢吱声。

  公爵似是骂得累了,他大喘着气靠在桌边,抬起头阴沉地望着天花板下面那不断发出碰撞声的水晶吊灯,却也没再说什么……

  另一方面,泰力等人虽然也在经历着地震,可他们却是比任何人都要更加惊慌——因为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地面,在地震开始不久后就逐渐显现出来了一个巨大的褐色魔法阵——远比那个用来对付血影军的魔法阵大~

  这魔法阵,在地面上有着清晰的线条,开始时还只是发出一点点模糊的光芒,好像被云雾遮住的新月般,可现在,那明亮的程度足以让适应了黑暗的人感到刺眼!

  就在众人在恐惧间远离这魔法阵的时候,温蒂却顺着这魔法阵的线条观察出了什么。

  她微眯着眼睛,一点点地将魔法阵全部看了一遍,最后,她惊呼道:“这魔法阵的形状,和我们上次在峡谷中遇到的摄冥会成员长袍上的徽记一模一样!”

  泰力几人闻言,也急忙顺着那些线条看去,果然,这些线条勾勒出的,是顶端长着一个骷髅头的八爪鱼形状,和那些摄冥会之人胸前的徽记没有任何区别!

  事实上,这样的魔法阵,并不止这一处,整个普斯森特公国算上此处,共有八个偏僻之地都出现了相同的魔法阵!

  “果然……是摄冥会的那群混蛋!”康森特咬着牙道。

  “这地震,难道也是摄冥会在捣鬼?”李有些难以置信地道,尽管这震动的幅度相较于强烈的地震来说还差一些,但他用魔法探查了一下,其范围绝对不小,至少,周围的小镇就一定都有震感!

  这时,包括血影军在内的所有人,都已走出了那八爪鱼模样的魔法阵,除了……那个癫狂的军官。

  淑文早已解开了刺穿了他膝盖的尖刺魔法,可他依旧跪在地上,如丧考妣地狂笑着,脸上,还满是鼻涕眼泪,也不知他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呵呵……他们开始了……一切都晚了……我逃不出这里了……不……从开始……我就是个死人……空有思想却被控制了一切的死人……呵呵……”

  没有人听他的胡言乱语,因为他明显已经精神错乱。

  但,血影军中却有一个低阶军官突然皱起眉头,说道:“不能将他丢在这魔法阵中!”

  其他军官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的指挥官和摄冥会私通,不能就这么让他一死了之,他应该接受应有的审判!

  几个军官里面,却有将近一半的人都迟疑了起来,他们几个平时跟着那癫狂的军官吃香的喝辣的,没少作威作福,刚才的突发情况本就让他们十分难做,此时,更是举棋不定起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些低阶军官互相之间,自然是知根知底,在这种情况下,两个派系立刻泾渭分明。

  为虎作伥的军官们,在思考的是如果他们的指挥官在此处死去或被抓起来这两种情况对他们有什么坏处或好处,所以全都在犹豫。

  相对比较正派的另一部分人,却都露出了果断的表情,准备将他们的指挥官从魔法阵中拖回来。

  后者,也不管前者那些人了,他们自发地朝着那魔法阵冲去。

  可就在此时,地震猛然间停下了,没有任何缓和的时间,在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个没迈出几步的军官立刻楞在了原地,一脸茫然。

  地震虽然停下了,那魔法阵却依旧存在,只不过,其光芒在闪烁间,似乎也有了黯淡下去的趋势。

  见状,那些军官们也不再犹豫,继续朝着他们的指挥官冲过去。

  李和淑文,却在这瞬间表情大变,两人不约而同地喊道:“别过去!”

  可已经晚了,所有的军官都已经踏入了那八爪鱼符号的魔法阵内。

  话音未落,那魔法阵的线条突然变得耀眼了起来,阵中的区域,立刻随之发生了变化!

  原本普通的土地,先是开始出现龟裂,紧接着,又从土黄色开始转成白色,最后,这些土地竟像长了肿瘤烂疮般鼓了起来,没有了一点土地的样子,反倒是像极了腐烂的血肉!

  几个没有控制住身体冲进这魔法阵的军官,立刻就踩到了这变化极快的“土地”上,瞬间,就有几个脓包被踩破,“咕叽”一声,大量手指粗细的白色触手猛然伸出,瞬间就将这几人绑了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拖进了那些脓包间的缝隙中!

  眨眼间,包括那疯癫军官在内的几个大活人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血影军们呆呆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幕,饶是他们英勇善战,此时也是心惊胆战,产生了极大的畏惧!

  泰力他们的情绪,自然也好不到哪去,那些白色的触手,他们虽然可以勉强应付,但看到那几个军官的惨状后,没有人会古井无波。

  就在众人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魔法阵的周围,却在闪耀一阵魔法光芒后出现了三个黑袍人。

  他们头戴着兜帽,腰间挂着一块褐色的菱形石块,黑袍胸前处,都有着一个倒过来的八爪鱼徽记。

  “摄冥会!”反应过来的众人立刻将武器举在面前,紧张地看着对方。

  泰力拿着他的单手斧警惕地打量着他们,低声喃喃道:“终于来了吗,杀人灭口……”

  康森特的目光一闪,他现在看到摄冥会之人的反应,看上去比过去要冷静得多,纵使他很难控制那痛恨对方抢走了自己弟弟的情绪,但他早已想通:没有实力,不要说救出弟弟,就连自己的性命都保证不了。所以,即使摄冥会的人就在眼前,他也学会了尽可能的克制——复仇女神,只给有准备的人机会。

  三个黑袍人出现后,却连正眼都没看他们,便转过身朝向那魔法阵抬起了双手。

  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他们腰间的菱形石块已经闪烁出了和那魔法阵一样的光芒。

  刹那间,魔法阵里面几个最大的脓包突然破开,从里面钻出来的,却不是那些细小的触手,而是十个人形的身影!

  从身形来看,她们都是女性,穿着不尽相同的破烂衣服,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则是苍白腐烂状。

  她们的脸,被一件固定在头顶的白色头纱盖住,除了大概的轮廓外,根本看不出具体的模样。

  一把古旧的黑色四棱短锤,被十分轻易地握在她们那瘦弱的小手中,像捧着鲜花一样抓在胸前。

  这些奇怪的女性,微低着头,呈一字型排开站在冒险者和血影军的面前,一动不动,宛如雕像。

  失去了几个中流砥柱、剩下全部是如酒囊饭袋的军官的血影军,出现了骚动,原本的阵型,立刻因为这些忽然间冒出的敌人而开始变得混乱。

  冒险者这边,却显得极为镇定,尽管他们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些女性怪物的等阶居然全部是第六阶,但他们却知道,有几个比这些怪物实力还要变态的多的人在暗处藏着呢~

  尽管李他们对阿莉尔是否会来救援他们持的是怀疑态度,但泰力一行人却对此极为坚信,因为阿莉尔自从知道了他们几人的身份后,就打消了杀掉他们的念头,显然,她是有所顾忌,那么,如果他们在她面前遇到了危机,她也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何况,他们两队人在面对危机时,还从来没有退缩过。

  李呼出了一口气,有点打趣意味地道:“好大的排场,上来就是十个第六阶的怪物,摄冥会也太看得起我们了吧?”

  血影军那边,有耳朵尖的一听到“第六阶”这个词,立刻口齿不灵地叫道:“第第六阶?这些魔物是是是第六阶?!”

  他这么一叫,有胆小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站在前排的士兵,开始一边转头朝后瞥,一边踏着急促的小碎步朝后退去。

  有的嫌后面不动的,立刻带着惊恐对身后的同伴吼道:“往后退!快往后退啊!!”

  眼看军队处于崩溃的边缘,那几个低阶军官,却没有在这个重要的时刻担起他们的责任,反而是跟着朝后退去,而且,他们退得比谁都快!

  泰力瞄了一眼血影军的狼狈模样,暗暗摇头:有一个无德无才的领队,整支队伍便会在不知不觉间像这样被毁掉,真是可悲……

  再回过头,看看战意昂扬的同伴,泰力轻轻地笑了一下,高声说道:“伙伴们,老鼠终于出现了,只不过,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

  瑟勒将他那奇怪的战锤往肩上一放,道:“没有,我想象中的,比他们要大得多!这几个,不够看。”

  李的几个女伴听到瑟勒不自量力的话后,都忍不住抿嘴一笑。

  李更是直接嗤笑了一声,说:“你小子一天到晚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好,这十个里面,你一个人应付两个,怎么样?”

  “两个?三个都没问题!!”瑟勒认真地道。

  李也不答话,只是冷笑了一声。

  淑文却在这时冷静地说道:“别忘了那几个穿着黑袍的家伙。”

  泰力眼睛一眯,敛起笑容,盯着那些腰间褐色石头不断闪烁的黑袍人说道:“都小心点,这次面对的敌人,不同以往!”

  泰力这么一说,他这一行的同伴反而斗志更加激昂——过去,他们在摄冥会面前只有被当做蚂蚁的资格,此时,他们却可以与对方正面对抗了,这种感觉,不可谓不爽快!

  三个黑袍人看到冒险者脸上毫无畏惧之色的表情后,都是冷笑一声。

  “将他们所有人,都抓回腐之温室!”

  随着黑袍人一声令下,十个女性怪物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瞬间便朝着面前的人类们冲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