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莫名的怒火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340 2018.11.27 09:03

  “死亡,不可亵渎,而你居然将死亡强行留在不应属于他们的地方!”乌列冷漠地说。

  拉米尔的眼皮不停地跳着,这一刻,他的世界观仿佛崩塌了一样,整个人完全陷入了疯狂。

  “怎么可能……不可能……死亡的力量怎么可能被生命抓在手中!又怎么可能会毫无抵抗地被生生捏散!这一定是假的!这是精神魔法造成的幻觉!哈哈!是幻觉!你骗不了我的,都是幻觉!哈哈哈~”

  拉米尔开始疯癫地笑了起来,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

  但其实,他笑的是自己。

  他大半生都在为了这死亡的力量奔波着,在他看来,自己即使不是圣陆最强的人,也拥有最强的力量,这并不矛盾,这力量他不能随时使用,因为一旦使用就须重新积攒。而即使是再强的人也是有生命的,这从自己不断地重生中汲取的死亡力量,对生命是拥有绝对支配权的!

  但现在看来,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眼前的这个妖异青年就这样捏碎了他的梦,不费吹灰之力地!

  而一旁的尚奇,却没有看到刚才的这一幕,他的眼睛中充斥着那猩红色的气息,这些气息甚至开始从他的眼睛中外散,他的全身,出现了猩红色的仿佛血管的凸起。

  紧接着,他的皮肤上开始形成一块块的像血痂一样的东西,这些东西越来越密,最后,完全覆盖了他的皮肤,此时的尚奇,看起来如一尊远古的恶鬼一般,他的面部,那些血痂形成了一个狰狞表情的面具,这面具的样子,仿佛一个刽子手在面对死刑犯求饶时露出的无情又狠厉的表情!

  “够了……足够了……呵呵……”尚奇的声音,变得比拉米尔都阴沉,就像真的恶鬼才能发出的声音一样!

  尚奇抬起一只手,看着上面红色的有不明花纹的血痂状物,连他的钢爪上,都布满了这东西,看起来就像完全生锈了一样。

  “呼……”尚奇轻轻呼出一口气,竟全部是那红色的气息,“吞噬……结束了……下面……就是制造新的死亡了……”尚奇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移到了离自己最近的那妖异青年处。

  “呵呵……死亡……离你很近……”尚奇喃喃道,完全不顾身边胡言乱语的拉米尔,做了一个前冲的架势,看样子,是要去攻击乌列了。

  但他的动作,却在这一刻停止。

  他的眼前,没有那妖异青年。

  因为一个身影挡住了他,一个消瘦的身影。

  是克拉赫。

  尚奇的眼神中带着不可置信,他的狰狞面具也无法掩盖他此时那恐惧至极的情绪。

  他没有动,因为他动不了。

  一把手术刀,正深深地插入了他的额头。

  克拉赫的手术刀。

  “对主人出手的人,死。”

  说完这句话,克拉赫将手术刀从尚奇额头抽出。

  刀刃上,有血。

  即使是变成这个样子,“噬死”尚奇,也不过是个人类……

  尚奇,缓缓跪在了地上,他身上如血痂一样的那一层东西,全都崩溃下来,就像拉米尔崩溃掉的世界观一样,而尚奇,此时也一样。

  “死胄……居然无法抵挡这样一把小刀……吗……”这是尚奇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乌列走到了癫狂的拉米尔面前,面无表情。

  “邪恶的存在,人类内心深处永远无法消除的那一抹黑暗,在你们的身上彻底地蔓延。”

  拉米尔没有听乌列的话,他依然不断地笑着,仿佛这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令他觉得可笑的幻觉。

  乌列没有再看他,直接从他身旁走过。

  然后,拉米尔的笑声便停止了。

  他倒在了地上,已经真正地死亡,脸上还带着那癫狂的笑容。

  死亡,是他一生都在追求的,也是惧怕的。

  追求,是因为它能给他力量,惧怕,是因为拉米尔知道自己并没有真正征服死亡。

  他,终究有一天还是会死在自己的力量上。

  芬特海姆没有动,他似乎感受到了乌列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怒火,这让他感到委屈和不知所措,而他自己的怨气,早已因乌列的到来而烟消云散。

  乌列走到了瑟勒几人的尸体旁,然后他的目光停在了瑟勒身上。

  瑟勒的脸上,有两行泪痕,但却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乌列看着这张脸,许久未动。

  天空,黑了下来,宛如深夜。

  “夜空”中,没有一朵云彩,却看不到一颗星星。

  乌列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团黑色气体,这气体缓缓落下,渐渐融入了瑟勒的身体中。

  瑟勒的身体没有任何变化,但他那无神的眼睛,却渐渐恢复了清明。

  然后,他竟动了!

  瑟勒坐了起来,看着自己的双手,一脸迷茫。

  然后他又将目光移至了面前的乌列,周围是这么黑,乌列额头碎发的阴影挡住了乌列的眼睛,他看不清。

  他急忙站了起来,问道:“是你……救了我?”

  乌列没有说话。

  “啪!!”

  一个响亮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瑟勒侧着头,一脸惊愕。

  乌列,扬起的一只手,停在空中。

  显然,乌列反手扇了瑟勒一巴掌。

  瑟勒的表情,却渐渐从惊愕,变成了悔恨,他扭过头,看着泰利几人的尸体,跪在了地上。

  “我…是我害死了他们……是我!”他怒吼着,捶打着地面,“我为什么这么自私!为什么?!!”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襟,将他提得站了起来。

  乌列将瑟勒拉至近前,咬着牙……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然后他将瑟勒猛地一推,瑟勒就坐到了地上。

  乌列走到泰利几人身旁,注视着几人无神的双眼。

  淑文,怀中抱着温蒂,尽管痛苦到极限,但她依然想要保护住这个小女孩。

  泰利的眼睛,则死死地盯着淑文和温蒂那边,一只手还朝向她们,似乎在临死前,想要抓住她们一样。

  瑟勒哽咽着站起,走到乌列身旁。

  他的眼睛,掠过几人,最后停在了温蒂露出痛苦表情的脸上,而那双无神的眼睛,终于让他的泪水如决堤般流了出来。

  克拉赫,拉着芬特海姆的小手,站在他们不远处。

  “主人……对不起,属下失职……”克拉赫单膝跪地低着头说道。

  “主……人?”瑟勒在泪水中一脸惊愕地看向乌列。

  乌列没有理会瑟勒,他低着头,问克拉赫:“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求你们尽量不要伤害人类,甚至尽可能地保护他们?”

  “因为……因为……您是仁慈的……”克拉赫迟疑地说。

  乌列笑笑,是自嘲的那种笑,“果然,你们没有一个人体会到我的用意吗……”

  瑟勒的心中本来是百感交集的,不知怎么,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是眼前这个妖异的青年重新赋予的,但同时这青年的身份令他错愕和惊怒。

  可现在,他所有的心情仿佛都被这青年的情绪所影响,变得悲伤……

  “克拉赫……”乌列抬起头,看向克拉赫,说:“我只希望你们……不要被亡语悲伤和愤怒的感情所吞噬,变得冷漠、无情。”

  “抱歉,主人!”克拉赫突然抬起头,打断了乌列的话,“关于这一点,是我个人的主观意识导致的,并不是亡语所致,这也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改变的情绪——那就是对人类的厌恶!”

  “……”乌列没有说话,沉默了一阵后,他向着克拉赫走了过去。

  克拉赫有些颤抖,但他依旧抬着头,黑洞洞的双眼似乎在毫不退让地直视着乌列。

  乌列缓缓走着,他的双手不知何时握成了拳头,那黑手套发出了拉扯的声音。

  这时,乌列突然感觉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拳头,那是一双不大的手。

  “哥…哥……”一个无精打采的声音响了起来。

  乌列扭过头,看着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身旁握住自己右手的芬特海姆。

  芬特海姆的表情依旧那么无精打采,但乌列可以看出他眼中给克拉赫求情的意思,还有……一丝恐惧……

  乌列紧绷的脸渐渐放松了下来,他蹲下来,抚摸着芬特海姆的头,说道:“别害怕海姆,哥哥只是和克拉赫说说话,乖~”

  他的话语轻柔而令人温暖,一旁的瑟勒发誓他从未听过有如此令人安心的声音,他仿佛看到夜晚柔和的月光一点点蔓延到窗边的玫瑰一样,安静祥和。

  芬特海姆咬着下唇,慢慢地点了点头。

  乌列温柔地笑笑,轻轻在芬特海姆的额头一吻。

  然后,他走到了克拉赫的身边。

  “站起来,克拉赫。”乌列淡淡地说。

  克拉赫闻言站了起来,那黑洞洞的双眼,不知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乌列看着克拉赫的面具,眉头轻轻一蹙,仿佛在那一瞬间心痛了一般。

  “告诉我,在我将仙忒救出后,亡语从她脑海中带出的她在塔内的记忆,你是否还记得。”乌列问。

  “……记得。”

  “你当时的情绪是什么?”乌列继续问。

  克拉赫又沉默了一阵,回答:“悲伤,想要呵护她。”

  “你觉得这是受我的影响吗?”乌列等克拉赫说完立刻问道,“或是因为她也是盖拉缇克教的受害者而让你感到同情??”

  “不!”克拉赫回答得很干脆。

  “……你觉得是为什么……”

  “您又为什么要我们一定要去对自己厌恶的人类友好,为什么要对仅仅是没去保护几个陌生的人类的我这样生气,主人?!”克拉赫突然大声说。

  “不要在这个时候还叫我主人!!”乌列大声说道,让克拉赫怔了怔,乌列颤抖着说:“即使是在生气的时候……你依然还要这样正式地叫我‘主人’吗……”

  克拉赫呆滞了半晌,然后他低声说:“乌列……”

  “你问我为什么……”乌列低着头,他碎发的阴影再次遮住了他的眼睛,“因为我不想看到自己的家人……变得和那些我们痛恨的人一样……”

  “……乌列…已经太迟了,我们甚至已经变得比他们还要残忍和可怕。”克拉赫回答。

  沉默……

  两人都沉默了好久。

  乌列转过身,缓缓地向瑟勒走去,同时向克拉赫说:“并不迟,别忘了你们对仙忒的呵护,即使你们不知道那是为了什么……也许有一天你们会自己明白。”

  克拉赫没有说话,呆立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瑟勒皱着眉头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乌列,问道:“你是邪薮鬼堂的人?”

  “人?呵呵。”乌列低声笑了笑。

  “兰特他……和‘剔骨鬼’是什么关系?”瑟勒继续问。

  “这一点,你最好将它埋在心里。”乌列严肃地说。

  瑟勒沉默了下来。

  “你们为什么要将普莉奥掳走?”瑟勒本想这么问,但是他没有。

  “咚”的一声,他居然冲着乌列跪了下去,“求你,救救泰利他们,我可以不要我的生命,求你将他们救回来!!”

  乌列盯着瑟勒,许久,他问:“那普莉奥怎么办?”

  瑟勒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他依旧跪着。

  他怕自己动摇,他怕自己为了普莉奥会反悔自己刚才的话。

  他的心中,是这样矛盾。

  但是,他依旧坚持了自己刚才的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来挽回因自己而死的泰利几人的生命。

  “我将你从死亡拉了回来,你却让我收回你的生命?”乌列又问道。

  “只要能救他们几个,我愿意这么做!”瑟勒头贴着地,颤抖着说。

  乌列再一次将瑟勒提了起来,距离很近,大声说道:“生命!你们的生命就这么不值钱吗?!就这么被你们自己糟践吗??你们……到底懂不懂生命的可贵……”

  如此近的距离,瑟勒终于看清了乌列的双眼,那双翠绿而深邃的双眼。

  他的表情虽然是愤怒的,但这眼睛中却没有任何感情。

  瑟勒直视着乌列,他不明白乌列这样的魔物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这让他感觉有些可笑,因为邪薮鬼堂的魔物杀死的人实在不少。但他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说什么,只是有些哽咽地说道:“我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懂,但我知道,有的时候,有些东西比生命还要珍贵……”

  乌列咬着牙,看着瑟勒许久,然后将他扔在了地上。

  瑟勒坐在地上,看着乌列,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对不起,普莉奥,这是我第二次向你道歉,但我必须这么做……”瑟勒在心中痛苦地说道。

  乌列似在思考着什么,最后,他将目光移向了远处笼中的尸体——康森特。

  “好吧,我同意救他们几个。”

  瑟勒的表情仿佛松了口气,但眼神却变得黯淡下来。

  “但我不会收回你的生命。”

  乌列向着康森特的方向抬起手,远处康森特周围的笼子立刻就化作了齑粉,然后康森特的尸体便朝着乌列的方向被吸了过来。

  将康森特放在了泰利他们的尸体旁,乌列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几团黑色的气体分别融入了地上的尸体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