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影魔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716 2019.01.18 08:48

  克拉拉缓缓地转过身,望向背后,冷汗,在一刹那浸湿了她的后背。

  她竟完全没有感受到身后有人!

  以她第七阶的实力,不说绝对没有她无法感知到的敌人,至少到目前为止,只有团长海博科可以在她毫无感知的情况下接近她。

  而她也一直相信,这世上只有海博科团长和那些深不可测的圣翼骑士七天使以及末日五指可以做到这一点。

  可是现在,她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如果1秒钟前,有人告诉她,她的背后有人,她绝对会嗤之以鼻,她可以以神圣诸神的名义起誓,自己的背后只有空气。

  但现实就是这么令人惊异。

  克拉拉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一身黑色侍者服饰,一头向后梳的整齐黑色短发,一张白色乌鸦面具,面具之下还有黑色的面罩,使人看不到面具下方的嘴。

  却是在等候自己的影菌归来的克拉赫!

  克拉赫将目光从克拉拉身上移开,看向自己手中一团淡黑色的雾状物,说:“哦?居然受到了这么重的伤害,连等阶都保不住了……”说着,克拉赫再次看向克拉拉,那面具上两个孔中的黑暗令克拉拉感觉毛毛的。

  “是你做的吗?”

  克拉拉没有说话,她不知道那场在军营内的战斗是什么样的,而她也没有对那团不明物质做过任何攻击行为,最重要的,她根本不想回答这个来路不明的人的问题。

  她的手看似自然地垂在两边,但暗地里,她已经从香子兰魔盒中取出了光耀石,并输入了魔力。

  “你是什么人?!为何这样的打扮出现在这里?!”做完这些,克拉拉义正辞严地问道。

  “呵呵,还真是没有礼貌。”克拉赫轻声笑道,手中的黑雾渐渐散去,钻进了他的皮肤内。

  “果然是魔物吗?!那些影菌是你做的好事?”克拉拉看到这一幕后,立刻将背后的双手大剑拔了出来,做出了战斗的姿势。

  “果然,是没有教养的人类……伤害了我的影菌,居然还对我刀刃相向。”克拉赫的语气中透露出了对克拉拉的不屑。

  克拉拉没有立刻攻击,她在考虑自己是否应该在这里和这个魔物大打出手。

  第一,这里是帝都,他们这种等阶的战斗,必然会对周遭造成可怕的损毁,更有可能伤及无辜;第二,她完全没有把握拿下眼前这个看起来危险之极的魔物……

  ……

  凯亚希姆猛地冲进了神圣礼堂的门,在进入这里前,他便用魔法警告了附近除靛衣主教外的所有人:远离神圣礼堂,因为他携带有一个需要救治的带有高度传染性疾病的危险病人。

  巨大的神圣礼堂内,只有靛衣主教一人。

  夜已深,他本不必出现在这里。

  但这段时间,他几乎每日这个时间都会呆在这里,因为有一个人总是在此时到这里忏悔祷告……

  此时,那人却已不在。

  盖拉缇克教的主教,根据其阶级所穿服饰也不一样。

  首先,是身为教皇的白衣主教,整个教派中仅此一位,地位最为崇高,由神圣诸神通过圣鸣者的声音选出,历届白衣主教的等阶也许都不算高,但没有人怀疑他们是白衣主教的最好人选,因为他们是神选者。

  其次,是盖拉缇克教教会的高层人员——红衣主教,他们只有三人,但掌握着教会一半的权力(另一半握在白衣主教手中),他们负责的,是无条件地支持白衣主教的工作,在教会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主导工作。

  最后,是各地神圣礼堂的主教——靛衣主教,他们是教会选举的、被任命到各地负责一切该地教会具体事务的主教。

  靛衣主教有时会比红衣主教更受贵族尊敬,因为他们虽然等阶都不高,但都对治愈魔法有着极高的造诣,这也是当选靛衣主教的先决条件,许多本来只有第七阶圣权祭司才能治愈的疾病或伤痛,他们都可以完成!

  而眼前的靛衣主教,可能算所有靛衣主教中声望最高的,光是他所负责的神圣礼堂的位置——帝都,就可以表明这一点。

  光看他的样子,没有人会猜得出他才刚过半百——满是老年斑和皱纹的脸,看不出丝毫神采的眼睛,几根稀疏的白发,以及一眼就能看出已经没有几颗牙的有些凹陷的嘴。

  但他却站得笔挺,丝毫没有驼背,也看不出他因此有一点疲累。

  凯亚希姆顾不上客套,背着那胖子向着站在台上的靛衣主教跑去的同时,也给靛衣主教施放了圣光弥漫。

  看着被凯亚希姆放在地上已经没有了丝毫惨叫的胖子,靛衣主教皱了皱眉头,问:“他是在哪里被发现的,有没有封锁现场?”

  “已经有狮骑军的士兵封锁了街区,不过,他应该是跑出了一段距离,真正的病发地,是治安军和城卫军军营,那里现在也被封锁了起来。”凯亚希姆背着这胖子跑了这么久,没有丝毫呼吸急促的情况,毕竟这对他来说连饭后运动都算不上。

  “你一路上……”

  “一路上我都用魔法防止了这家伙身上的影菌扩散,放心吧。”凯亚希姆看出了他的担心,直接打断道。

  靛衣主教的手上出现了淡淡黄色光芒,在胖子的胸口处晃了一下,那黄色光芒仿佛被拂散的青烟一样,瞬间消散!“怎么会有这么强劲的影菌?”

  凯亚希姆看着一脸凝重的靛衣主教,问:“他还有救吗?”

  靛衣主教摇了摇头,说:“他自身的抵抗能力太差,又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彻底没救了……”

  靛衣主教的话还未说完,那胖子的痉挛却渐渐停止,已经咽气……

  “让你的人一定不要试图接近病发地!”靛衣主教不容置疑地对凯亚希姆说,同时转身向大厅后面的房间快步走去,不一会儿即返回,手中拿着一本古旧的书籍,一边走一边在嘴里默默念叨着什么。

  然后,他停了下来,叹了一口气。

  “主教大人?”凯亚希姆见到他这副模样,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影菌这种东西,我已经三十多年没有遇到了,当年,这东西曾经在德拉内奇公国出现过,那时,我正好在那里当见习助祭,亲眼见过一名靛衣主教治疗一个被影菌侵蚀的平民,那名主教见到那平民时紧张的表情,我至今都难忘……“

  靛衣主教说着,将目光移向了凯亚希姆,愈加严肃地说:“影菌,是一种一旦与人接触,必然给人带来一种特殊疾病的物质,即使是第七阶如你一样的存在,如果没有魔法的保护,也必将被这种疾病所侵蚀!而且,非第七阶魔法不能防御!”

  凯亚希姆点点头,等着靛衣主教说下去,这些他都知道,但只要知道了病发地并予以控制,这些都是好办的,一定有什么更可怕的原因主教还没说。

  靛衣主教却没有再多说,他将那厚重的书捧着递给凯亚希姆。

  拿过书籍,一页插画立刻吸引了凯亚希姆的眼球——一团淡黑色的雾状物质,弥漫着的形状如同一根根密密麻麻的触角,在那其中,两颗深邃的眼球瞪着他,令人毛骨悚然!

  旁边的一页上,写着:影魔,低阶不死系魔物,最高等阶不会超过第三阶,但因其携带的一种可以变幻为魔物的名为影菌的物质,使其危险程度被归为“王级”……

  “‘王级’……庸、兵、士、将、王、皇、绝……”凯亚希姆的头上冒出了冷汗,他看向靛衣主教,说:“所以,这个影菌,其实并不是什么自然存在的物质,而是影魔身上携带的?!”

  靛衣主教盯着凯亚希姆说:“影菌,不会凭白出现在什么地方,如果出现,必定是有影魔出没!”

  “可恶!!”凯亚希姆一转身,向外面猛地冲了出去!

  同时,他的手中出现了光耀石。

  他准备立刻联络克拉拉,必须抓住那个不明物质,那东西,要么本身就是影魔,要么它就是影菌变换的魔物,想要逃回影魔处!

  但他还没输入魔力,他的光耀石就亮起,克拉拉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是什么人?!为何这样的打扮出现在皇城?”

  ……

  “刚才那逃窜的魔物,是你召唤的吧?!”克拉拉厉声问道。

  “召唤?呵呵……那本就是属于我身上的东西,就像你们人类的肌肤、血肉一样。”克拉赫不屑地说道,似乎对克拉拉的孤陋寡闻和缺乏想象力表示鄙夷。

  “你为什么要将它释放出来!!它杀死了上千人!!“

  “你们人类本就该死,何况还是即使在你们人类中也罪不可恕的那群渣滓。”克拉赫淡淡地说。

  “你这该死的魔物!!”克拉拉现在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看似是人的家伙肯定是魔物,因为没有人在作出这样的事情后,还能如此轻描淡写和不屑一顾,仿佛是一个人在写日记,某一行不顺眼直接划去一样毫不在乎,这绝不是人类会有的反应!

  “你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即使你是要杀他们,你也从未在乎过这些影菌是否会传播到其他无辜者的身上!”克拉拉稳了稳心神,怒斥道。

  现在,还不能和这个家伙发生冲突,如果自己为了一时之快,和他打起来,恐怕受害者会更多!

  “我说过了,你们人类本就该死。没有人,是无辜的。”克拉赫看向下面的帝都,不知在想些什么,却令克拉拉一惊,生怕他突然冲下去,在帝都大开杀戒。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将影菌释放出来!”克拉拉急忙继续问道。

  克拉赫的头稍稍抬起一点,侧看着克拉拉,说:“没有原因,只是因为我想杀他们。”

  克拉拉一咬牙,拼命忍住想要上去将这个魔物一斩两段的想法。

  “说起来,你们狮骑军还真是不称职,明明有一个更应该被抓起来的、光天化日之下在帝都杀人的魔壳杀手,却在这里对我的影菌紧追不舍。”

  “但现在看来,我的紧追不舍是非常正确的,你比那个法欧要危险得多!”克拉拉恨恨地说。

  “哦?那么我们拭目以待,是我这个魔物要更加危险,还是那个疯狂的人类更加危险,要不要赌一下?”

  “我才不会和你这个魔物去赌博!!”克拉拉厌恶地说道,一想到自己居然和一个杀了成百上千人的魔物说了这么长时间话,她就感到恶心和愧疚,说到底,还是自己太弱了。

  可是一个更加令她心神不宁的问题始终萦绕在她心头,这个问题甚至颠覆了她心中的世界……

  “恐怕我没有时间和你闲聊了,小女孩,和你显而易见在拖延时间的聊天虽然十分无聊,但这也算是一点该有的礼节。”克拉赫对着克拉拉轻轻地鞠了一躬。

  “你……”

  克拉拉正要阻拦明显要逃的克拉赫,但还没反应过来,她就突然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周围变得一片黑暗,没有一丝声响,没有一点生机,仿佛她已坠入了浣冥者的领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