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狂热之淡漠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818 2019.06.11 23:36

  两个月后。

  埃德博萨帝国国都,盖莫尔萨城。

  这一天的帝都,比以往还要热闹得多。

  人们早早地就从家里跑了出来,不管是老的小的,都一起来到了以圣陆的统一者命名的、帝国最繁华的街区——法亚法大道,将本来宽敞到可以容军队大批量通过的大道挤得水泄不通。

  大道的正中间,更是人声鼎沸,喧嚣热闹得很。

  而在人群半包围式围绕着的中心处,是一幢崭新的大型建筑,这建筑占地的面积甚为庞大,居然连那不久前刚刚遭到毁坏的议会圣堂都有些相形见绌。

  而其外表的奢华与壮丽,更是超过了以侈丽而闻名的议会圣堂。

  奶白色的主色调,配上图案风格独树一帜的海蓝色为主的装饰,看起来大气磅礴的同时又带着些神秘莫测的美感。

  大门正上方铂金波浪纹饰中间,有一个嘴唇前放着食指、示意安静的奇怪标志。

  这标志,圣陆现在恐怕已无人不晓,那便是静默之约的店标。

  而这幢建筑,正是静默之约从今往后的总部,也是总店。

  此时,快吵破了天的静默之约总店门前,却有着一处不大的呈半圆形的空地没什么人。

  这是静默之约维持秩序的骑士们费了不少力气才勉强保证下来的附近唯一的空地了。

  杰弗西一身正装站在总店的大厅内,举重若轻地组织手下排练着一会儿准备进行的开业大典。

  “耶普兰大人会先进入大厅,所以侧门暂时不能打开,而且无时无刻都要有人看着,第一是怕被人破坏闯进来,第二是为了有意外发生,可以随时将混乱的人群从侧门疏散出去……那边!大厅不能摆放这些装饰品,等人们进来以后,这些东西除了被当成碍手碍脚的用来践踏的东西完全不能起到任何装饰的作用……”

  杰弗西虽然样子极为从容,但无奈即使是准备工作做得已经尽善尽美,但到了开业前夕需要改进的地方依旧很多,令他的语速不知不觉间加快了不少。

  不过,他的努力是有回报的,当开业大典十分顺利和成功地结束后,人群步入大厅时的场面还是极为有序的。

  站在二楼会客厅的窗户前看着这一切的杰弗西,暂时松了口气。

  今天最大的战役,总算是告捷了。

  他手中掐着高脚杯,苦笑着转过身,说道:“人们都说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就算再苦再累,只要有一点回报就会觉得心满意足。可今天的我,还真是没有那种充实感。”

  坐在沙发上听着他说话的,是一个脸上满是胡茬,却非常有威仪且极为性感的中年男子——帝国的执政王耶普兰。

  他,是作为今天开业典礼的重磅嘉宾来到这里的。

  耶普兰的脸上保持着微笑,眼睛却半睁着,饶有趣味地盯着杰弗西,许久之后,才把靠在沙发背上身子往前一挪,十分认真地问道:“有没有人曾问过你,你是怎么加入静默之约的?”

  杰弗西的眼球缓缓地转了转,抱以一个诚挚的微笑后,他来到耶普兰身旁,抿了一口酒之后,十分从容却又很有礼貌地道:“大人,您这话里其实有两个问题,表面的那个,其实您根本不想知道,而隐藏在下面的那个,您也不会想知道。”

  “呵呵,”耶普兰低下头看了一下茶几,却马上又抬起头带着半认真的脸色笑道:“那如果我说我想知道呢,对隐藏着的那个。”

  “我宁愿您是问我为什么没有感觉到充实感。”杰弗西有些无奈,却又用极为精明的表情说道。

  “但那不是我感兴趣的话题。”耶普兰不依不饶地道,他此时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在对小孩子做恶作剧的大叔一般,和蔼、温和,看得人十分温暖。

  当然,杰弗西很明白这可不是什么亲人间的聚会,眼前这个和蔼的男子也不是看着自己充满了喜爱之情、想要逗一逗的叔叔。

  “我会让这个话题和您问的问题联系到一起,且让您感兴趣的。”杰弗西又露出了练达的笑容,他坐在了耶普兰的身侧的沙发上,语气缓和却声音清脆地道:“我想和您说的,是一个指引了我,却无法看到今日我之成就的人,她,也是静默之约最早的总管理者……”

  法亚法大道的不远处,一男一女两个超凡脱俗的骑士,正坐在马上看着面前那一个个踮着脚尖、观察什么时候人群才能往里面移动一点的人们。

  男子是一个有着波浪长卷发的英俊之人,他腰间挂着一把刺剑,身着一身猩红色铠甲,看起来很是英气勃发。

  但他的表情却和这身英气的打扮不太搭,本应是有着淡淡微笑的脸上,只有郁郁不乐的惆怅。

  一旁马上的美貌女子,打扮和他差不多,也是猩红色的铠甲,背上背着一把剑身是半透明的猩红色水晶、中间有着一簇闪电的大剑。

  看她的脸色,虽然是比男子好上不少,但却很明显是为了男子而露出的带着勉强的笑。

  要不是他们那身狮骑军的铠甲,任谁都会以为这是一对正在闹别扭的恋人。

  当然帝都的人们肯定不会这么想,因为他们都认识这两个人,那男子,是狮骑军副统帅、第七阶圣天骑士拜博约萨·凯亚希姆,而女子,是同为狮骑军副统帅、第七阶圣天骑士的赛伊希尔·克拉拉。

  如果是在平时,他们四周的不远处一定会有着不少带着羡慕目光的平民偷偷望着他们,但今天人们的注意力显然不在他们这里。

  况且,看到他们今天的状态,人们恐怕也不会去讨这个嫌。

  “我们……要不要去那边坐会儿,耶普兰大人应该还会有一段时间才会出来,况且还有波格恩他们跟着,应该没关系的。”看着即使她再怎么说笑,表情也始终不太好的凯亚希姆,克拉拉有些迟疑地问道。

  凯亚希姆沉默着,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胯下的马自己略微动了动。

  克拉拉见凯亚希姆半天没有反应,只好回过头眼光迷离地望着眼前熙熙攘攘的人群。

  这里,就像她的心一样乱。

  也许,凯亚希姆的心也是一样吧。

  回到帝都已经有一段时间,本以为,有她陪着,凯亚希姆很快就会振作起来,但事与愿违,凯亚希姆一直保持着这颓唐的样子,即使连海博科团长都没有办法。

  父亲努修的死,一定给了他太多的迷惘吧。

  毕竟,杀害他父亲的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反倒是最应令人尊敬的圣翼骑士。

  努修有罪吗?克拉拉只能说不知道,她也不认为一个身处高位的贵族会洁身自好到没有任何错误。

  可他该死吗?克拉拉多半是认为不该的。

  克拉拉尚且有这种感觉,身为儿子的凯亚希姆呢?自然是更加无法接受。

  即使自己的父亲真的是罪该万死之人,常人恐怕也不愿意看到他被别人杀死吧。

  纵使是凯亚希姆,也无法逃脱这人之常情。

  哎……

  克拉拉在心中悠悠地叹了口气。

  这样的创伤,她该怎样才能使其愈合呢?

  “克拉拉。”

  凯亚希姆突如其来的镇定的声音,将克拉拉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抖了一下,然后才急忙应道:“啊?”

  克拉拉的反应,有点太大,实在是有失贵族的风度和礼仪。

  可她太在乎凯亚希姆,以至于想得入神,而她想的人又在这时候叫了她一声,才使她有了如此失态的反应。

  她转过头,有些没缓过神地看向凯亚希姆。

  凯亚希姆的表情,还是有几分忧郁。

  “愿意听我讲讲以前的事吗?”凯亚希姆看着眼前的人群,对克拉拉问道。

  克拉拉明亮的眸子瞪大了些,隔了一会儿,轻轻点了点头。

  凯亚希姆长长吸了一口气,用手抚摸着战马的鬃毛,缓缓地道:“在我五岁的时候,父亲有一次带着我和两个哥哥去骑马,即使那时候的记忆还很模糊,但我清楚地知道在那之前,他从未带我们玩过,即使是一起在花园中,他也总是不苟言笑地训导着我们,嘴里总念叨着一句‘我们都是生活在黑暗中的影子’。而那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和他在一起……基本可以说是‘玩’吧……因为他只是教我们骑马而已,可能在他看来,那也是和训导一样的事情吧。但,对我来说显然不是那样……”

  凯亚希姆咽了口唾沫,顿了顿,继续道:“父亲骑在马上训斥指挥着我们的样子,便成了他在我记忆中最为亲近的画面……尽管,有时候我自己都怀疑他当时是不是真地抱着关爱我们的心情在指导……”

  克拉拉略为惊讶地听着凯亚希姆的讲述,在她的印象中,努修并不是这样严肃,相反,他总是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

  “但,那一次的记忆,却并不只是充满了我自作多情的温馨。哥特哥哥从马上摔了下来,一只眼睛正好磕在石头上,当时已经无法视物,父亲却喝退了周围试图上前帮忙的侍从,仍旧逼迫他自己骑上马……而从那一天起,哥特哥哥就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不笑,不哭,不见任何表情……”

  克拉拉带着不忍的表情,因为她知道,这个哥特,便是圣翼骑士中的戒天使。

  “我一直在想,父亲这么做,即使成就了一个颇有能力的儿子又有什么用呢,他同时也造就了一个永远痛恨他、永远不会原谅他的儿子。可你知道吗,就在昨天,哥特哥哥来找过我,你能想象那个孤冷高傲地戒天使,在和我谈论起那个我本认为他会十分痛恨的父亲时,居然哭得像个孩子。”凯亚希姆有些痛苦地说道。

  克拉拉虽然眼中有些湿润,却故意带着点取笑的意味说道:“你还说他,我敢肯定你不比他好到哪儿去。”

  凯亚希姆苦笑了一下,虽然是苦笑,但毕竟是笑了出来。

  他扭过头,眼中带着温暖地看了一眼克拉拉,又勉强地笑了笑。

  接着,他仰起头长叹了一声,似乎是在放松。

  盯着蓝天看了一会儿,他说道:“也是在昨天,哥特和我聊起了库伊洛拉……”说到律天使的名字时,凯亚希姆咬住了下唇,半晌才继续道:“哥特和我一样恨他,一想到他的名字就有一种亲手杀了他的冲动,但,他说起了父亲曾经最喜欢说的一句话,一句连父亲自己都渐渐淡忘了的话。”

  凯亚希姆转过头略有些捉弄地问道:“《圣赞》第七章第一节,头一句是什么?”

  克拉拉白了他一眼,身为圣骑士,怎么会回答不出这种问题。

  她十分正式地昂着头,朗声道:“我不曾出现在这世上,我只是诸神在人世撒下的一片属于我自己的影子而已,这影子若投身黑暗,我便永陷渊薮;它若有意回到我的身边,则天高地远如咫尺,只待天明时。”

  “……是啊,从刚才起,我终于想通了,所以我们,都只是一片片寻求着光明的影子。”

  “什么……意思?”

  凯亚希姆面色突然一正,道:“父亲遗忘的诸神的教诲,我不会忘记。我们生在这世上,难道只应为了情感和情绪而活着吗?不,我们应该有着更高的追求,父亲被世俗的一切蒙蔽了眼睛,最后换来的是诸神的审判,同时也是怜悯,死亡,是他最好的归宿!而我,绝不会步他的后尘,为他的哀悼,到此为止,我必须为了光明而放下这不足挂齿的私情,我必须……”

  克拉拉刚刚露出的一点笑容僵硬了。

  渐渐地,她已经听不到凯亚希姆激动的话语。

  她眼前的凯亚希姆,渐渐和一个身影重合了起来,一个令她现在想起来都极为怨愤的身影——律天使库伊洛拉。

  这带着畸形情感的狂热,以及无视一切人类本应珍视的情感的冷漠,是那么的可怖,那么的冰冷。

  努修如果真地犯下了罪不当赦的恶行,他的确该死,这没有什么争议。

  但,身为他的儿子,以这种理由去略过这层对父亲的感情,真地对吗?

  克拉拉是一名圣骑士,她坚信着神圣诸神的教诲,坚守着神圣诸神赋予的行为准则,也坚信着她所坚信的这一切是正确的。

  可为何,在这一刻,她会有可怖和冰冷的感觉呢?

  难道凯亚希姆所说的,并不是诸神的真正意思吗?

  不,诸神就是这个意思……

  他们想要我们放下一切,去追逐光明。

  但,“一切”,原来是这么令人恐惧的词语吗?

  凯亚希姆呶呶不休的话语并未停止,激动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满脸都是迷茫和恐惧的克拉拉根本没有在听他说话。

  本应令人如沐春风、充满了光明和正义的话语,竟仿佛一把把缠绕着毒蛇的尖刀,在克拉拉的四周挥舞着,即使她没有去听,也能感受到那恶毒与冰冷……

  ……

  “所以,这个叫‘琴’的小姑娘,造就了现在的你?”耶普兰颇有些神往地说道,如此有能力的女孩,还这么年轻,如果招揽过来,该是一件多么痛快的事情啊。

  杰弗西眼神迷离地喝了一口酒,很快就恢复了礼貌的神色,对耶普兰道:“失礼了,耶普兰大人,一想到这个对我来说极为重要的女孩,我就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这很好,年轻人,我见过太多能力虽然出众,却毫无感情、对一切我们本应珍视的事情都如秋风过耳的人,他们可能会一时得势,但相信我,年轻人,他们绝不会长久。”耶普兰认真地说道。

  杰弗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敬琴。”耶普兰突然举起了酒杯说道。

  杰弗西眨了眨湿润的眼睛,跟着举起了酒杯,“敬琴。”

  两人的酒杯刚刚变空,杰弗西的心中便突然一动。

  一个略有些阴沉却又带着焦急的男子声音突然在杰弗西的脑海里响了起来:“来一下办公室。”

  杰弗西冲着耶普兰歉意地一笑,表示要去方便一下,出门拐了几道弯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屋子的门一关上,一个魔法便自动启动,将这里与外界隔绝了起来。

  屋内,笔直地站着一个身着侍者服装、戴着乌鸦面具的男子。

  他一见到杰弗西进来,便直截了当地问道:“阿莉尔,她有来找过你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