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未完的赌约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772 2018.11.09 13:54

  普莉奥停下了脚步,她能听出仙忒有多么痛苦,她扭过头,看到的是仙忒满是泪水的脸。

  “圣鸣者大人?”普莉奥机械地看着仙忒。

  “这位骑士,我知道你是为了救出我,才这么做……但,你是无法战胜罹的…而且,我不想看到你们中有任何一个人受伤!”仙忒平静地说。

  普莉奥皱起了眉,问道:“您?不想看到这个魔物受伤?它可是魔物,是所有生命的敌人,更是教会的敌人……”

  “不!他不是!他们都不是!他们都是和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生命!”仙忒的声音突然变大,反驳道。

  普莉奥怔了半晌,忽然带着愤怒看向乌列,质问道:“你!对圣鸣者大人做了什么?!”

  乌列的笑消失了,他冷漠地看向普莉奥,说:“你不相信我,是必然的事情,但是,你居然连你自己的‘圣鸣者大人’都不相信吗?难道在那里的是一个心智已经被我控制或洗脑了的人偶吗?”

  普莉奥又看向仙忒,许久,她从仙忒的眼睛中看到了坚定、悲伤,以及清明。

  仙忒转过头看向乌列,说:“乌列大人,请您不要再戏弄这位骑士了……”

  乌列看了看认真的仙忒,将目光转向普莉奥,笑了笑,这一瞬间,普莉奥感到乌列仿佛变了个人一样,一来不再让她感到悸动无比,二来他的妖异也减少了许多。

  “怎么回事?”普莉奥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内心,刚才那种对乌列的感觉彻底消失了,一点不剩,“你对我做了什么?!”普莉奥怒道。

  “失礼了,普莉奥女士,我就从你迈入我会客厅开始对你施放的魔法表示抱歉。”乌列虽然在笑,但是其话语中却透着真诚。

  “你果然对我施放了魔法!”

  “抱歉,但这也是我为什么让你来这里的原因,我需要做一个测试。”不等普莉奥说话,乌列扭头对罹说道:“决斗结束了,罹,你先出……”

  “不!”普莉奥急忙打断了乌列的话,“这决斗没有结束,他可以随时来攻击我,但只要我还站在这里,这决斗就不算结束!”

  乌列看向普莉奥,他突然发现,普莉奥眼神中的那种坚定,和仙忒一模一样。

  他又笑了,看向那仲夜骑士,“罹,看来这段时间你要很忙了。”

  “主人。”那仲夜骑士向乌列行了一礼,竟直接走了出去,不再理会普莉奥。

  乌列站了起来,走到仙忒的身边,单膝拄地蹲在地上。

  他的脸,离仙忒非常近,但仙忒没有向后闪躲。

  “你恨我吗,仙忒?”乌列问。

  “您杀死了太多生灵,从这一点上说,我非常恨您。”仙忒平静地说。

  乌列笑笑,又问:“那,你喜欢我吗?”

  “……当然。”仙忒依旧非常平静,普莉奥费解地看着她,这是一种畸形的感情吗?

  乌列轻轻地亲吻了一下仙忒的额头,如一个哥哥在安慰受委屈的妹妹时一样,让人绝对不会觉得这是恋人间的亲热。

  他站了起来,想要走开,却发觉自己的袖子被拽住了。

  他低下头,仙忒依旧没有抬起头,却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衣袖,“请……多陪我一会儿……乌列大人……”她如蚊子般细小的带着哽咽的声音,令人心疼。

  乌列无奈地笑笑,拿掉了手套,握住了那只拽他衣袖的玉手……

  但他的目光却转向了普莉奥,严肃地说:“你觉得,仙忒在这里是被我囚禁了吗?”

  “至少是软禁!”普莉奥立刻回答。

  “不,我没有被软禁,这位骑士,”仙忒突然扭过头,看向普莉奥,“从来都没有……是我自己不想走出这里的。”

  普莉奥先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然后立刻皱起了眉头问道:“为什么,圣鸣者大人?没有您,教会无法听到神的指引,也就无法去指引诸神的信徒!”

  “我的能力……从乌列大人到来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消失了……”

  普莉奥颤抖着听完仙忒的这句话后,在震惊之余,感受到的是一股绝望,圣鸣者是教会的希望,如果失去了圣鸣者,教会除非能找到人去替代,否则就彻底没有了和神沟通的渠道,新的白衣主教也就无法任命,这样的盖拉缇克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教徒也会对教会逐渐失去信心!

  圣鸣者是一种极其稀少、有着天生异能的人,他们自出生就可以听到神圣诸神的声音,而每一任的圣鸣者都是通过其上一任圣鸣者和神圣诸神沟通后被发现的,如果让教会自己去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圣陆第一任圣鸣者,是神圣诸神亲自降临圣殿任命的,千余年来神圣诸神从未再降临过圣殿,自己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这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上吗?

  两年来,自己所属的教会骑士团以及无数祭司拼命地打听着有关邪薮鬼堂的情报,就是想要找回圣鸣者,可现在,自己终于来到了这里,却被告知一切都早已注定是失败的了!

  在普莉奥看来,仙忒的话,基本上是判定了盖拉缇克教的死刑!

  “您……说什么?”普莉奥呆滞地看着仙忒,很长时间后,才勉强说道。

  “乌列大人来到这里不久,我就听不到任何来自神圣诸神的声音了……”仙忒愧疚地说,很久以前,她就惧怕着有一天教会的人来找到自己,却发现自己已经辜负了他们所有人的期望,变成了一个废人……

  “所以,就是这样,对于没有用的人立刻就放弃或抹杀的教会来说,在得知这样的消息后,还会救仙忒吗?”乌列微笑道。

  普莉奥瞪着乌列,突然颤抖着说:“你……是你们!你们故意夺走了圣鸣者大人的能力,想要教会灭亡!你们这群魔物!”

  乌列的表情没有变,淡淡地说:“你有一点说得没错,我确实希望教会灭亡,但,不要误会我,我不会用这种卑鄙的方式让他灭亡,因为,只要我想,你们的教会在我面前不堪一击。”

  “说谎!圣鸣者大人就在你们出现后不久失去了力量,难道这是巧合吗??”

  “普莉奥女士,”乌列认真地看向普莉奥,“我们虽然被你们称为魔物,但我们对说谎甚为厌恶,因为这是你们人类特有的品质。”不理普莉奥更加愤怒的表情,乌列继续说:“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巧合,仙忒听不到神圣诸神的声音确实和我有关系,但我并不是直接影响到她的人,我也不会刻意去这么做。”

  普莉奥此时突然有些冷静,她的心中在思考着乌列所说的话的真假,半晌,她突然问道:“你抓我来,有什么目的?”

  “……你听说过荒陆碎片吗?”乌列突然没头没尾地问。

  “什么?”普莉奥皱起眉头,显然没有听过。

  “我在收集一些名为‘荒陆碎片’的东西,而使用这些碎片拼接而成的物品,需要七个像你和仙忒一样内心坚定的处女才能被激活,当然,不会对你们有任何伤害。”乌列坦然道。

  “你刚才还说你没有囚禁圣鸣者大人,现在看来你肯定是不能让她离开的了。”普莉奥轻蔑地说。

  “仙忒随时都可以离开,我并没有强迫她帮助我,同时,我也不会强迫你。”

  “休想!”普莉奥立刻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她明白了为何在和乌列见面后,他会用那样的魅惑魔法让自己难堪,就是为了测试自己的内心是否坚定,实在是太可恶了!

  “呵呵,随你。那么,你是要离开吗?”

  “……”普莉奥沉默了,她不知自己该怎么做,如果离开,那就相当于放弃了眼前的机会,只不过是将在这里了解到的事情报告给教会而已,而教会依旧无法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举动,因为这邪薮鬼堂的位置无人知晓,她当然不会觉得乌列会让自己知道这地方的所在。

  看来,还是留在这里,才会有更大的机会将圣鸣者救出,即使她没有了能力,普里奥相信,教会一定不会放弃她的!

  自己留在这里,可以劝解圣鸣者,让她离开这里。

  可如果,圣鸣者始终不听自己劝,该怎么办?

  普莉奥想起了刚才的赌约。

  “喂!我们刚才的赌约,敢不敢修改一下内容?”普莉奥自信地问道。

  “呵呵,你们人类总是喜欢自作聪明,‘激将法’,你们是这样子称呼你刚才的语气的吧,说吧,怎么改?”

  普莉奥被乌列的话说得脸有些红,但依旧矜持地说道:“如果我赢了,你就将邪薮鬼堂的具体位置告诉我!”

  “我拒绝。”乌列毫不犹豫地答道,尽管普莉奥有心理准备,但是对方这么痛快地拒绝还是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我不会将自己和家人重要的居所暴露给对这里图谋不轨的人,虽然我相信你无法赢得和罹的战斗,同时我也可以肯定你们人类中最强的人也绝对无法通过哪怕是这里最外围的‘蔑圣冢园’,但我不会将自己的自信化作任何对家人的威胁。”

  “我……”

  “你想挑战的仲夜骑士,是你终生难以逾越的一个鸿沟。”乌列打断了普莉奥的话,“告诉我,你认为他们比你强多少?”

  普莉奥眼睛望着地面,想了想,说:“至少在第五阶以上!”

  “呵呵。还真是小心,你们对力量的理解果然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即使是第三阶的存在也能在你们人类的世界中被称为强者。”乌列顿了顿,继续说:“仲夜骑士的实力,和你们人类的等阶划分中最高的第七阶持平。”

  普莉奥愣住了,乌列的话几乎和圣鸣者说得自己失去了能力一样令普莉奥震撼!

  第七阶,圣陆上站在力量的金字塔顶端的存在,整个圣陆已知的不超过二十个的绝对强者,每一个都拥有灭国的实力、仅次于教会七天使圣翼骑士的人!

  刚才自己竟然和拥有这样实力的人对战过??这里所有的卫兵都是这样的等阶??

  她怎么能接受?!

  “所以,你就尽情努力吧,普莉奥,如果你有一天真地可以击败罹,可以想想换一个赌约,也许我能接受也说不定。”乌列戏谑地笑着。

  然后,他蹲下身子看着仙忒,说:“仙忒,看来普莉奥要留在这里一段时间了,就让她陪着你住在一起,好不好?这样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就有人陪伴了。”

  仙忒扭头看向普莉奥,一脸愧疚,对方是因为自己选择了留在这里,因为自己这个废人……

  乌列无奈地看着仙忒,这个女孩有着一颗非常坚强的心,否则也不会在那尖塔里忍受着孤独,并准备就那样度过一生,可她却对他人过于在意,一旦别人因为她有一点受苦,她就会感到无比的难受,换句话说,接受别人的好意反而会让她感到痛苦?自己和其他人在这两年中和她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才让她的这一点有所改观,现在看来,也仅仅只是对他们有所改观,对普莉奥这个陌生人,仙忒依旧是这样。

  乌列站了起来,轻轻松开了仙忒的手。

  他没有回头地向外走去,一边戴上手套,一边说:“替我照顾好仙忒,另外,决不允许你再说出‘圣鸣者’这个词,这句话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乌列关上了门,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主人还真是坏,故意在那女孩的面前表现得那么残忍可怖。”一旁的一名仲夜骑士突然开玩笑地说道。

  “困,你又开主人的玩笑!”另一边那叫做“罹”的仲夜骑士埋怨道。

  “哈哈~”乌列愉快地轻轻笑了两声,却没有失去他那优雅的风度,然后,他有些认真地说:“罹,困,你们要保护好两位女士,她们虽然可以随意走动,但你们还是要让她们远离一些对她们来说比较可怕的地方,比如瑟尔妮的实验室。”

  “是,主人。”两名仲夜骑士齐声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