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伪强者与强者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625 2019.05.24 22:56

  “轰隆!”“砰!”“当啷!”

  棋盘上,阵阵激烈的战斗声不绝于耳。

  闪电轰鸣的声音,巨大力量造成的冲击声音,金属相击的声音等等,交杂在一起,根本分不清这些声音中哪个是最先发出的,因为过于密集。

  克拉拉刚放下不久的心,再次因为梅格利尔的出现而悬了起来,更是在两人的战斗开始以后达到了极限。

  她根本看不清这两个人的任何一个动作,只是看到一个又一个残影在棋盘上你来我往的交互着。

  太快了!

  律天使之前的战斗并没有使出全力,速度上也是有所保留,这一度让克拉拉忽略了自己和律天使之间的差距。

  现在,当律天使的速度彻彻底底地展开以后,她才发觉自己想要细细观察以近战为战斗方式的律天使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这种战斗,完全就不是她这个领域可以去理解的!

  呵呵,盲眼榜22名,看起来貌似和第6名的律天使只差十几名的距离,可实际上,连边都挨不上!

  克拉拉露出了不甘的神情。

  “轰隆隆!!”一道宛如巨大鱼鳍的黑色闪电从棋盘的一端飞了出去,转瞬即飞出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个带着绿色光芒的身影一闪,出现在了这快得逆天的闪电侧面,随即又立刻出现在了闪电发出的地方。

  “当!!”

  律天使的拳头击中了梅格利尔的奇形武器,一阵猛烈的冲击波扩散开来,使本就一直在震动的棋盘变得更加摇摇欲坠!

  两人只是接触了一瞬间,便又分开,如一颗绿色流星和一道黑色闪电般不断地在棋盘上进行着白刃战。

  “这家伙,好快的速度,几乎快要超过这种状态下的我了!”律天使暗暗惊道。

  另一边,梅格利尔的心中却是比较复杂,这是他的身体被赛缇丝稳定下来以后第一次进行战斗,没想到一上来面对的居然就是这么一个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对手!

  本来,他对被摄冥会使用特殊手段强化了的自己很有自信心,更有那么一些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应该已经具备可以与圣翼骑士一战的实力,即使是在棋盘外也是!

  但现在,他的自信心受到了不小的冲击——纵然是在力量和速度得到了极大提升的棋盘上,他也只是和律天使打了个难解难分,如果在外界的话,他肯定是毫无胜算!

  “太强了,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人?!”梅格利尔在心中升起了和克拉拉同样的不甘,只不过,比后者要强烈得多。

  他们两个不知道,在观察着这场战斗的小女孩,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震惊。

  “该死……这个律天使……怎么会这么强,连独兵都无法将他彻底击败!难道,要让两个城堡也一起出动吗?!再这样下去,棋盘要出现更大的损坏了!”

  “砰!”

  律天使一拳打在了梅格利尔的身体上,梅格利尔的身体顿时一阵机械式地震动,围绕着的闪电也发出了一阵急促的电流声。

  他急忙后退,律天使也没有追击,两个人的战斗终于暂停了下来。

  “你,是盲眼榜排名第18的梅格利尔吧?”律天使盯着梅格利尔的武器,问道。

  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毕竟以前没和梅格利尔交过手,对其的印象也就只有这么一个武器,以及擅长雷魔势魔法这两点。

  经过了这一阵的激斗,律天使才多少猜测出来对方的身份。

  梅格利尔没有说话,他在犹豫,因为他对自己的父亲现在如何还不知道,如果现在告诉了律天使他的身份,对方向他的父亲出手怎么办?

  这种事情,圣翼骑士也许不屑于做,但盖拉缇克教教会却做得得心应手!

  看来,既然加入了摄冥会,就应该彻底地让摄冥会将父亲保护起来,否则后患无穷。

  “哼!鬼祟之人,终究只能藏头露尾!原本以为你只是个普通的杀手,但现在看来,你所犯的律法还要更加不可饶恕!”律天使不屑而带着杀意地说道。

  梅格利尔的心思却不在律天使这里。

  因为律天使的话,让他陷入了沉思。

  藏头露尾吗?

  的确,现在的我,即使面对父亲也只能是藏头露尾了吧……

  缭体雷光叶已经彻底和我融为一体,摄冥会又在我身上不知动了什么手脚,我这副鬼样子,算是彻彻底底地定型了……

  父亲还会认得我吗?他还会认我是他的儿子吗?这个从出生以后就没有给家里带来任何幸福的不孝子……

  律天使阴沉地看着梅格利尔,对方的沉默,使得他对摄冥会的痛恨愈发地不可收拾。

  畏首畏尾的背后,正是因为摄冥会有着太多不可告人的下作勾当!

  “无可奉告吗?也罢……”律天使活动了一下十指,接着,他摆出了战斗姿势的同时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你们的秘密可以就这么留在心中,只要我将你们一一从这世上净化清理掉,你们犯下的所有罪恶,诸神应该可以宽恕。”

  “宽恕?”梅格利尔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还和以前一模一样,只是他每说一个字,周围的闪电都会跟着发出阵阵电流声。

  他略微偏着头看向律天使,继续道:“我不需要你或者什么诸神的宽恕,我只想要自己能够宽恕自己,至于你和你那些神的想法,在我心中什么都不是。”

  “是~吗……”律天使阴沉地拉长了声音,“那你就带着罪恶去死吧!!”

  “当!”律天使的话音刚落,两人的武器便再一次相交,令人眼花缭乱的战斗也再次展开。

  这一次,克拉拉连两人的残影都无法捕捉到!

  只有伴随着雪花的绿色火焰和黑色的闪电,一次又一次地冲击到一起,炫丽之极!

  “暴雪星雨!!”

  “龙雷!!”

  天空中,一阵猛烈的翠绿色流星雨斜着落下,而在它们冲击的方向所在,一个巨大的黑色闪电龙头瞬间形成,这龙一张口,伴随着响雷一般的龙吼,大量宛如龙焰般的黑色闪电翻滚喷射而出!

  刹那间,这片空间就像要炸开了一般,阵阵比那些闪电声音还要强烈的爆炸声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即使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那里正经历着怎样可怕的震动和冲击!

  这些爆炸还没结束,那两道翠绿色的流星和黑色的闪电却已经再次相交!

  这场战斗,可以称得上是棋逢对手,势均力敌!

  可这样的战斗结果,并不是律天使想要的。

  “梅格利尔,我不知道你是用了怎样邪恶的魔法,使自己的实力暴涨到如此,但,这依然不够!”

  “想要使出全力了吗?正有此意!”

  两人再次分开,互相紧紧地盯着对方。

  先不说他们对彼此的看法,但强者和强者之间,总是自然而然地互相有着一股敬佩之意。

  尽管,梅格利尔可能是通过了什么为人不齿的方法才获得了这样的力量。

  暗中观察战斗的小女孩却在心中惊道:“这律天使居然还没有使出全力?!他到底隐藏着怎样可怕的力量?!所以,我最开始就该把他当做一个拥有议员实力的人对待?!可恶……策兵之眼能看到的东西毕竟是极为有限的!”

  律天使此时说道:“不管怎样,梅格利尔,你现在的实力,的确算是入流了,但我十分怀疑,离开了这里,你是否还能如此?”

  “你的怀疑也就只能留着了,因为你今日,必丧于此,丧于我之手!”

  不苟言笑的律天使居然笑了一下,但很快他又脸色一正,喝道:“那就来吧!!”

  两人摆开架势,看起来是要毫无保留了。

  律天使已消除了顾虑,在和梅格利尔的战斗中,棋盘的破损越来越多,而这个空间也越来越不稳定,看起来,随时都会崩溃。

  破坏它所需要的,只是一次足够撼动它的冲击!

  小女孩也发现了这一点,她立刻紧张了起来。

  “独兵,停止攻击,棋盘已经到了极限,需要更多的棋子才能让其稳定!”

  梅格利尔听到小女孩的命令后,顿了一下。

  可这时,战斗的本能使他无视了这个命令。

  他毕竟第一次在棋盘上战斗,不适应死亡后可以复活这样不符合常理的情况。

  所以,在看到律天使那决一死战的架势后,他本能地也开始了凝聚力量!

  “该死的,我让你停下!”看到梅格利尔的动作后,小女孩急道,如果他们两个真地用全力打起来,棋盘倒并不会真地损坏,但这里的空间可是会崩溃的,到时候,律天使和那个女人就会被传送出去,想要再将他们抓进来可就没有这次这么容易了!

  小女孩立刻就要强行将梅格利尔召回,可惜此时的梅格利尔太快,她根本来不及去控制!

  两人的力量凝聚在体内,眼看就要爆发。

  而这空间,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的极限,竟隐隐发出了一丝悲鸣!

  看起来,它的崩溃是必然的了!

  可就在这时,小女孩再次一惊:“畸兵?!畸兵回来了?难道是将那个玩具熊带回来了?”

  这时,那皮肤恶心、体型好似猫科动物的怪物出现在了棋盘中间,而两人的力量,也正好面临着爆发!

  “不好,不能让那玩具熊里的魔物死掉!!”小女孩大惊失色,都没有时间去看怪物有没有将玩具熊带回来,甚至没有注意到它是四脚朝天、狼狈地传送回来的。

  “汹之城!!潮之城!!”小女孩大叫一声,唤道。

  棋盘外的四周,顿时出现了阵阵能量波动,仿佛有什么要出现一样。

  霎时间,律天使、梅格利尔、棋盘外三股力量就要彻彻底底地爆发开来!

  但在千钧一发之际,突变再次发生!

  棋盘的空间竟自己出现了崩溃,强烈的空间震动开始撕裂出片片虚空!

  这下,所有人的攻击全都停下来了。

  梅格利尔的身后,那少女再次出现,只不过,没了原来的从容。

  只见她痛苦地捂着胸口,脸色煞白,紧紧地皱着眉头,不知是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

  “赛缇丝大人!”小女孩瞬间出现在她身旁,惊叫着扶住她。

  “有人在攻击棋盘!”少女略有些虚弱地道。

  “又是??”小女孩震惊道。

  上一次,泯恋蛛不知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从不知名之处攻击了棋盘,但那次他仅仅是为了抓住时兵雷塔尔德,并不知道这里是摄冥会极为重要的地方,而当他抓走雷塔尔德后,再想攻击棋盘就失去了联结的线索。

  那这一次呢?又是谁?!

  少女却在此时脸色一沉,看向克拉拉,对小女孩冷冷地道:“先杀了那个女人!”

  小女孩没有丝毫犹豫地转过身,对着被奇怪的人类身体牢牢挤住的克拉拉抬起手,娇喝道:“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