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回忆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287 2019.02.19 08:58

  天空,是金色的,晃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比太阳还要耀眼。

  天空之下,是一片片燃烧着的废墟,和无数的尸体。

  大量身着金色铠甲、手持金色长矛的人或在地面上奔跑着,或在天空中飞翔着,他们在猎杀,或者该称作屠杀。

  任何会动的东西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都会立即被抹除,没有丝毫犹豫。

  无神的眼睛,绝望的求饶,四散的血雨,这样的场景,好像成为了这片大陆能看到的唯一的景象……

  一栋残破的只剩两面墙还完整的屋子里,一个魔物正颤抖着躲在角落中。

  这是一个看起来和稻草人几乎没有区别的魔物,只不过,不像稻草人脸上的那些胡萝卜鼻子之类的装饰物,她的头上长着真正的器官——金色的倒三角眼;没有鼻子和眉毛;一张满是细小尖牙的嘴,合上的时候就像一条缝。

  她的头顶上,却已经被烧得焦黑,看不出原来是什么样子。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黑裙子,露出了里面被烧黑的稻草身体,本应是两条胳膊的地方,竟长着一对又宽又长的刀刃。

  仔细一看,她的怀中,居然还有一个和她类似的魔物,只不过,比她小了好多。

  和这魔物颤颤巍巍的样子相反的,她怀中的那个魔物却似乎并不害怕,还在她怀里玩着。

  这魔物左右来回观察着四周,虽然由于她脸上奇特的器官使人看不出她的表情,但显然她十分焦虑和不安。

  但就在她担忧地看向四周的时候,她怀中的小魔物用他那看起来只比水果刀大一点的姑且称之为胳膊的刀刃轻轻碰了一下她的下巴。

  她低下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小魔物,脸上的那条缝,朝着两边扬了起来,竟仿佛是在笑。

  “妈妈……”

  “嘘嘘……”小魔物刚刚张口,她便急忙用嘴亲在他脸上,制止了他继续发出那稚嫩的声音,“别说话,我的小八音盒~”说着,她将胳膊放在小魔物的脑袋后面,嘴中发出了轻轻的模仿发条的声音,“没有上弦的八音盒,不能出声哦~”

  小魔物抬起头盯着她的妈妈看了半天,嘴巴轻微地动了动,似乎是想说话,但最后却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他贴在妈妈的胸口,安静了下来。

  那魔物,看向怀中孩子的眼睛,竟在此时显露出了疼爱,宛如是人类母亲看向怀中的孩子一样。

  “睡吧,小八音盒,睡吧~”她在小魔物的耳边轻声道,身子缓缓地晃了起来。

  在这小小的残破小屋中,一个稻草人抱着一个小稻草人,像人类哄孩子睡觉一般晃着,给人的感觉虽说有一点诡异,但更多的,居然是感动。

  因为,这画面,太过纯粹。

  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只有动物最原始的母爱。

  如果一个人类在这里看得久了,可能,他甚至会觉得这画面是神圣的。

  外面,火焰燃烧的声音,和远处飘来的阵阵惨叫,越发使这里变得像是末世中最后一个避难的圣所。

  晃了许久,她低下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发现他并没有睡着。

  她将头贴近了孩子的耳边,轻声问道:“怎么了?”

  “我想……听妈妈唱歌……”

  她怔了半晌,才将头移开。

  看着怀中的孩子,她无奈地笑了。

  然后,她将孩子抱得高了一点,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轻轻地哼唱起来:“月亮下的秋千,没有人在上面,不要去打扰她,因为秋千姐姐已经入眠,哼哼哼……”

  随着这轻柔的歌声,她怀中的孩子闭上了眼睛,渐渐地,睡了过去。

  她便这么坐在角落边,一直没有动过。

  她怕自己的挪动会让孩子被吵醒,然后发出声音,吸引来敌人。

  但她最怕的,却不是这个。

  她看着怀中和自己一样满身是伤和污渍的孩子,闭上了眼睛。

  她太心疼怀中的孩子了,哪怕是一会儿,她也想让他入梦,远离这恐怖而残忍的现实……

  “梦中的远方,是她的故乡,那里没有痛苦,也没有忧伤,因为那片土地,属于艾尔龙桑……”

  她轻柔的歌声,一直没有停。

  也许,她是在唱给自己听。

  唱着唱着,她那金色的倒三角眼睛中居然流出了泪水!

  和人类一样晶莹剔透的泪水!

  泪水从她脸上滑落,滴到了孩子的头上。

  于是,她的孩子醒了。

  孩子刚刚醒过来,忘了周围的情况,声音有些大地叫了一声:“妈……妈?”

  她急忙将脸贴到孩子头上,阻止他继续发出声音。

  这一刻,空气仿佛凝结了一样。

  过了好久,周围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她终于松了口气。

  “我的小八音盒,你为什么总是上着弦呢?”她轻声对怀中的孩子道,亲切中带着一丝埋怨。

  孩子正想说什么,另一个声音却响了起来。

  “因为,你们都该死。”

  两人慌忙抬起头,看向空中。

  那里,正有两个身后长着巨大白色羽翼的人无情地看着他们。

  这是两个女性,身着一身金色的铠甲,脸上戴着一个金色翅膀形象的金属装饰,近乎于白色的金发披在两边,美极了。

  “圣使?!”母亲下意识地抱紧了怀中吓傻了的孩子,惊叫道。

  天空中的两人,冷笑了一声,其中一个说道:“看到你们魔物还能这么温情,还真是令人感到……恶心!”

  “哈哈哈,说得太对了!不过,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无论是什么美好的东西只要和魔物沾上边,都会变得恶心啊~”另一个人笑道。

  “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他没有任何错!”母亲紧紧抱着孩子,对着两人哀求道。

  “没有错?我没有听错吧?身为魔物出生在这个世上,就已经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了。”

  “是啊,是绝对不可饶恕的错误!”

  两人说着,一把将手中的长矛指向下方的母子,冲了下来!

  母亲一把将孩子放到自己身后,将两把弯刀举了起来。

  “咔啦”的一声,两个圣使的长矛直接刺穿了她的弯刀,扎进了她的身体里,红色的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妈妈!”后面的孩子看到两个矛头从她母亲的身体中露了出来,顿时惊叫道。

  “恶心,实在恶心,你这恶心的样子,居然也配拥有鲜红色的血液!”一个圣使厌恶地说道。

  母亲全身颤抖着,突然抬起头,嘴中发出了一声刺耳至极的叫声!

  两个圣使急忙抽出长矛,飞到了空中。

  “该死的,被附有克制魔法的武器贯穿后居然还有反抗能力!”一个圣使骂了一句,再次举起长矛向着下方刺来!

  母亲正要抵抗这一击,她身后的孩子却突然站在了她的面前,将她向后推了一步!

  慌忙间,她看到那长矛几乎就要刺穿孩子的头颅了!

  于是,她猛地用右边的刀刃斩向自己左边的肩膀!

  “咔嚓”一声,她左边的肩膀被削下了一大块,同时,她左边的刀刃也跟着掉了下去。

  而那刀刃从她身体脱落的一瞬间,居然自己朝着那冲来的圣使飞去!

  圣使一惊,急忙将长矛架在身前。

  可那刀刃和她长矛相撞的一瞬间,居然在她面前形成了一个魔法阵!

  “不好!”

  圣使惊叫一声,却已来不及退开。

  那魔法阵中猛然飞出了数个一模一样的刀刃,朝着她斩来!

  “去死吧!”母亲怒吼一声。

  另一个圣使大惊,朝着下方飞来,却也晚了。

  “当啷!!”

  那些刀刃,掉到了地上,化作了一滩滩血水。

  母子面前的圣使,一动不动。

  “喂,没事吧?!”另一个圣使飞到了她的身旁,想要查看她的伤势,却发现她只是铠甲上出现了一点擦痕,本人却是毫发未损。

  但,她的样子,却不像没事,因为她的眼睛,分明已经看不到一丝理智!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区区魔物!不可原谅!!”

  她大吼一声,像疯了一样将长矛刺出,瞬间刺穿了母亲的身体,而孩子根本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转过头,却发现那圣使已经用长矛将他的母亲钉在了墙上,同时猛地拔出武器,再次朝着她的身体刺去!

  他大叫一声“妈妈”,想要冲过去,却感觉自己后背被踹了一脚,摔倒在地,然后,一个沉重地令他喘不过气的力量压在了他的后背上!

  另一个圣使,用脚狠狠踩着孩子,冷笑着说:“不要着急,先看看你妈妈是怎么死的,待会儿,你再尝尝和她一样的滋味儿!”

  那边,圣使疯狂地用手中的长矛刺着母亲,母亲的眼睛,却始终望着孩子。

  她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力气,但,她不甘,她不在乎自己死前受怎样的苦,她只想自己的孩子活着!

  即使到了这样的绝境,她也依旧不想放弃!

  可是,不放弃不代表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

  这一切,已经是一个定局。

  地上的孩子哭着,不断地叫着“妈妈”,还不断地说着“对不起”,他在后悔,后悔自己的大嘴居然引来了敌人,引来了母亲的死!

  可是后悔,往往已经迟了,当后悔的时候,人必定已经失去了某些东西。

  现在,他虽然还没有失去妈妈,但,却要比失去了之后还要难过,那一次次刺穿了母亲的长矛,宛如全都扎在了他的心里!

  “不要难过……”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孩子惊异地看向母亲,那是母亲的声音。

  她此时正用最后一点力气,对他说着话。

  只是,在那已经疯狂了的圣使的吼叫声中,她的声音,是如此微弱。

  但他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正清楚地在他耳边响着。

  “我的小八音盒,答应妈妈,要活下去!还有,不要讨厌自己,妈妈最喜欢的,就是那个永远都像上了弦的八音盒一样的杰弗西……”

  渐渐地,母亲金色的眼睛失去了光泽,变成了黑色。

  她死了。

  可那圣使的长矛,却依旧没有停下,还在一次次地贯穿着她的身体。

  矛上,墙上,地面上,圣使的身上,满是鲜血。

  杰弗西呆呆地看着母亲那已经僵硬了的尸体,他的眼睛里,已经没有泪水流出。

  他觉得,自己的泪流干了。

  “喂,差不多了,来结果这个小鬼吧!”踩着他的圣使淡淡地喊道。

  “呼……呼……”另一个圣使将长矛立在地上,不断地喘着粗气,不知道是因为累了,还是因为气还没消。

  她缓了缓,将目光挪向了地上的杰弗西。

  “你那是什么目光?!”看到杰弗西那凶狠的双眼后,她一边怒吼着,一边走了过来。

  杰弗西感到自己背后的那只脚移开了,然后,他便被眼前的圣使提了起来,他挣扎着,却发现对方那金色的金属手套仿佛有一种魔力,使自己使不出力气来!

  “我要将你们母子,做成符合你们魔物形象的、让人一看到就会作呕的艺术品!”说着,她将杰弗西提到了一旁的尸体上,然后拿起地上的一片刀刃,穿过杰弗西的肩膀,恨恨地钉在了墙上!

  接着,她举起了长矛,露出了略有些疯狂的微笑。

  “很好,这样子,太符合你们那扭曲的样貌了……”

  杰弗西没有丝毫惧怕,他死死地瞪着眼前的圣使,在心中痛恨着自己的无力。

  长矛,对准了杰弗西的身体,猛地刺出!

  圣使的头颅,却在这一刻不见了,大量鲜血从她的脖颈处喷出,颜色,和那母亲无异。

  杰弗西呆住了,另一个圣使也呆住了。

  “你们该死!”

  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另一个圣使,也倒在了地上,头颅,飞起老高。

  杰弗西抬起头,看着眼前救了自己的人,目光复杂至极。

  他多希望,这个人能早一点来,或者干脆不要来,让自己去死……

  “我叫克拉赫。”那人将杰弗西身上的刀刃取了下来,淡淡地说道。

  杰弗西没有回答,他坐在地上,沉默了。

  那人看了看墙上的尸体,问:“她……是你的妈妈?”

  杰弗西没有反应,眼睛慢慢地眨了一下。

  “……”那人叹了口气,说:“走吧,我们不能待在这里。你的妈妈,一定想要你好好活着!”

  杰弗西还是没反应。

  那人却强行将他拉了起来,认真地说道:“活下去!然后,如果你的妈妈对你有什么嘱咐,记住它!如果,你不想让她伤心的话!”

  杰弗西有些呆滞地看了看一旁的母亲的尸体,喃喃道:“记住……她的嘱咐?”

  “没错,走吧!”

  杰弗西感到眼前一花,母亲的尸体,他已经看不到了。

  那人,已经拉起他飞速离开了。

  “母亲的……嘱咐吗……”

  要活下去!还有,不要讨厌自己,妈妈最喜欢的,就是那个永远都像上了弦的八音盒一样的杰弗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