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他眼中的世界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26 2019.03.01 08:18

  随着阳光越来越耀眼,街上的行人逐渐多了起来。

  静默之约位于索托斯城的总店对面,正站着一个人。

  一个嘴里含着叶片的消瘦男子。

  正是波特隆身旁的那个贴身护卫梅格利尔。

  他犀利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静默之约的大门,双手却极其放松地垂在两旁。

  与此同时,在德拉内奇公国最大的海滨城市拉格拉斯城,静默之约分店的对面,也站着两个人。

  只不过,这两人没有站在街上,而是站在一栋建筑的顶上。

  这两人,其中一个是雷塔尔德。

  另一个,却是一个身材及其高挑和性感的女性。

  她留着灰色的窄长披发,全部垂在身后,额头上有着齐齐的刘海。

  灰黑色的眼球,高高的鼻梁,却看不到嘴,因为被黑色的皮面罩遮住了。

  这皮面罩上画着许多的青色线条,互相交叉在面罩的正中间。

  面罩的侧面,两个又长又尖的耳朵露在外面,再加上她褐色的皮肤,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玄精灵。

  她的身上,穿着一套紧实的黑色皮衣,将她火爆的身材显露得一览无遗。

  两把有着很宽的黑色刀身、刀刃处是白色的匕首插在她的长靴两侧,看她笔直的高挑身躯,给人一种她要拔出这两把匕首会极为困难的感觉。

  这女精灵冷冷地看着对面的静默之约分店,问:“为什么要挑在白天下手?”她的声音相对来说有些粗,但却并不会让人觉得没有女人味儿。

  “有区别吗?”雷塔尔德反问道。

  “……有的,很小,白天黑夜的区别,只在对方是清醒着死还是昏睡中死罢了。”

  “呵呵,就是因为你有这样的力量,我才特意选择了你来帮我~”雷塔尔德笑道。

  “那么,开始吧?这是德拉内奇公国最东面的城市,看样子,你是准备由东向西挨个儿清理了。”

  “嗯,彻彻底底地清理。”说着,雷塔尔德拿出了一块光耀石,并使其亮了起来。

  另一边,索托斯城内,站在静默之约总店对面的梅格利尔感觉到了光耀石的波动,将其拿在手中。

  “开始吧,梅格利尔,我将他们的总店交给你一个人负责,可不要辜负了我的期待~”雷塔尔德的声音传了过来。

  “……”梅格利尔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将光耀石收了起来,便向着对面的建筑缓步走去。

  此时的大厅内,正有一个主管在和几个侍者说着今天的工作。

  而踏入大厅后站在门口的梅格利尔,令大厅所有的人不禁都将目光转了过去。

  不是因为有客人来了而看过去,这样是很不礼貌的,他们平时并不会这样。

  而是因为,他们从这刚刚走进来的男子身上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带着敌意,带着不祥。

  梅格利尔眼睛直视着前方,却让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感觉他是在盯着自己。

  他缓缓地从左手挂着的小药瓶里取出了一颗蓝色药丸,同时将口中的叶片拿下,将药丸放进嘴中。

  “咔嚓”一声,药丸被咬碎了,梅格利尔的面部表情似乎变得狰狞了一点,然后,他又将叶片放回了嘴中。

  那主管咽了一口唾沫,从这男子踏入这大厅到现在,他们既没有人上前迎接,也没有人因为这一股敌意而采取什么措施,因为他们被这男子的气息震慑住了,一时半刻竟有些不知所措。

  梅格利尔轻轻地咬了一下叶片,他的食指周围突然出现了一股股细小的蓝色雷电。

  这下,大厅的侍者们终于反应过来了——来者不善!

  可他们的反应,只停留在了这一瞬间。

  梅格利尔身影一闪间,大厅所有的人便都倒在了地上!

  他们的眼睛还睁着,保持着刚才那一刻的警惕,他们的脖子上,都有着一个焦黑的小洞,这,便是他们的致命伤。

  由于并没有脱下人性肤,所以即使他们已经死去,也依旧保持着人形。

  梅格利尔的身影,根本就没有在大厅停留,便不见了。

  他先去的,是普通商品区。

  今天,这里并没有什么客人,倒是那几个小孩子又在这里蹦蹦跳跳地玩耍着。

  这个房间内的侍者们根本没有看到有人进来,便在一瞬间倒下去了。

  几个小男孩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还在玩闹着。

  只有那个平时总是呆呆地看着那些魔法物品的小女孩,发现了异状。

  她有些心慌意乱地看着倒在地上还带着原来表情的那些侍者,一时楞在了那里。

  “怎么了,卡露儿?”一个小男孩发现了楞住的她,跑过来问道,然后同样陷入了呆滞。

  “这是,怎么回事?”小男孩蹲下身子,轻轻地推了推那侍者,眼睛里已经渗出了泪花,这些侍者平时对他们非常好,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亲切的人,此时看到侍者倒在了地上,他顿时急出了眼泪。

  “醒醒啊?这是怎么了大叔,你回答我啊!”小男孩哭闹着,使旁边的同伴们也发觉了情况。

  可正当他们准备跑过来的时候,却愣在了原地,因为一个消瘦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梅格利尔犀利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孩子们,身子久久未动,似乎在考虑着该怎么处理他们。

  而这些小男孩,早已被他身上那令人恐惧的气息吓得不能动弹——连哈莫尼他们那样的魔物都一时半刻没有从这男人骇人的气息中缓转过来,这些天真的小孩又怎么可能有抵抗能力呢?

  没错,梅格利尔在沉思。

  看着这些小孩,他想起了一段往事,一段他刚刚开始为波特隆做脏活时候的事。

  那次,波特隆让他去杀一个富商,本来是梅格利尔习以为常的工作。

  可当他的手指贯穿对方脖颈的一刹那,却发现一个小女孩正站在房间的门口呆呆地望着他。

  每次想到这段记忆的时候,梅格利尔都会拼命回想起来,自己当时是否有杀了这小女孩的想法。

  但每一次,他都万般无奈地告诉自己,绝对没有。

  所以,他就那样离去了,甚至都没有告诉波特隆这个意外。

  可麻烦,并没有找上真正的凶手波特隆,而是找上了梅格利尔,找上了他的家人。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当他踏入家门时,倒在血泊中的母亲的身影,还有正在被小女孩的尖刀一点点割断双腿的父亲的痛苦模样!

  这不到十岁的小女孩,竟雇人调查出了梅格利尔的背景,又带着几个人直接来到他的家报仇!

  父亲的嘴被布条紧紧地勒着,发出的呻吟声已经十分微弱。

  而站在床边的那个丝毫不在乎已经踏入了屋子的梅格利尔的小女孩,还在一点点地用刀来回切割着他仅剩的一条腿!

  她狞笑的表情,成了梅格利尔的噩梦。

  如果,是一个彪形大汉,甚至是一个普通的成年人,狞笑着在做这件事,也许梅格利尔的触动并不会如此之大。

  但,一个小女孩,却使他体会到了自己的挫败感和无助!

  同时,还有比任何时候来势都要汹涌的追悔莫及。

  因为,这使他明白,自己弹指间可以完成的事情,不,只要是一个成年人就能完成的事情,他没有做,所以,才有了这一刻。

  他血洗了屋内所有小女孩雇佣的帮手,但,他并没有直接杀死那小女孩,而是像个疯子一样将她吊了起来,开始用她对他父亲同样的手段折磨她。

  这算是报复吗?也许是。

  但,更多的,是一种对挫败感的不认同,是一种想要将这挫败感彻底抹除的冲动。

  梅格利尔这一辈子,都没有像那一刻一样冲动过。

  他就感觉,即使他和这小女孩中间隔着滔天巨浪,他也要将这浪蒸发掉,一切阻碍他的,都只有死!

  连一旁半昏迷的父亲的声音,他都忽略掉了。

  如果他此时心中的世界是有颜色的,那恐怕,也是一片猩红,令人抓狂的猩红。

  可即使他内心中的冲动如此的彻底,即使从小女孩双腿中流出的鲜红液体已经彻底覆盖了他脚下的地面,即使他手中的刀结结实实地在小女孩的伤口处不断地制造着新的疼痛,他依旧无法抹除心中那因小女孩而起的一切情绪。

  因为,小女孩一点痛苦的表现都没有,一声微弱的惨叫都没有,脸上狞笑的表情,更是始终没有消失。

  一直到死。

  梅格利尔不知道小女孩是什么时候死的,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他只知道,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波特隆已经来了。

  波特隆是个无情的人,但同时,他也是个聪明的人。

  梅格利尔母亲的后事,他父亲的生活,以及所有和那富商有着哪怕一丝关系的亲戚、朋友,这些事情,波特隆做得都十分完美。

  波特隆向梅格利尔承诺,他的父亲,会过上比从前双腿无碍的时候好无数倍的生活,但,梅格利尔仍需为他工作。

  梅格利尔答应了,因为这是他唯一能为他父亲做的事情了——哪怕是一点,他也想让父亲过得更好。

  也许是为了不让梅格利尔有心理负担吧,他的父亲总是笑着,从来没有表现出哪怕一丝的抑郁或悲伤。

  可父亲越是这样,梅格利尔就越是难受,因为他明白,他的父亲怎么可能是真得在笑?!他每一次笑容的背后,都藏着血泪!!

  但,他已没有办法令父亲露出真心的笑容了。

  一切,都只因为自己的一个小错误。

  从那时起,一切都变了,他的眼中,只有两样东西:无威胁的死物,和有威胁的存在。

  他发现,只要想清楚这一点,一切都会变得简单,简单到你完全不用思考。

  于是,他面的几个小孩,已经变成了尸体。

  他转过身,看向那两个依然对着地上侍者的尸体手足无措的孩子。

  有威胁的存在。

  “呼!”一阵劲风刮过,一个魁梧的身影挡在了两个孩子面前!

  带着金色花纹的黑色铠甲,使整套铠甲更加威武的头盔上长长的金色兽毛装饰,以及一把巨大的黑色双手剑。

  居然,是那个原本在盛夏精灵所在的那些幽静房间外面走廊守卫的仲夜骑士!

  他超乎常人的感官,使他发现了异常,便立刻赶了过来。

  当看到满地的尸体后,惊慌的同时,他怒不可遏!

  居然有人敢主动攻击邪薮鬼堂,而且,还杀死了这么多人!

  梅格利尔看着眼前这高大魁梧的骑士,眼睛闪烁了一下,用他那毫无起伏、又因含着叶片而发音有些含糊的声音道:“还真是让我震惊,这里,居然还有着你这样的强者。”

  他确实有些震惊,这骑士的气息,是名副其实的第七阶强者才会有的气息!

  盲眼榜上的人,他虽没有全部见过,但,特征还是知道的。

  而这其中,没有一个符合眼前之人的。

  圣陆已知的第七阶本就不多,盲眼榜就几乎囊括了所有。

  所以,这家伙应该是个不曾在外面显露过自己实力的人。

  虽然梅格利尔自己也是第七阶,但一个小小的商会,拥有他这样的存在是极为令人不可思议的,像那晚的联盟会议,好多规模比德罗文商会更大的商会的会长都没有梅格利尔这样的护卫。

  可现在,静默之约竟然也有!

  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里。

  原本以为,店员都是第四阶以上的人就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拥有这样的实力。

  骑士身后的两个小孩,却发现了对峙的两人,以及,梅格利尔身后那些小伙伴们的尸体。

  顿时,两个小孩被吓傻了。

  仲夜骑士却强忍着怒气,问道:“该死的人类,是谁派你来的?!”

  即使要杀了对方替同伴们报仇,他也得在这之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能留下后患。

  但梅格利尔自然不会对他透露出什么信息,没有那个必要,他也不喜欢多说话。

  况且,这次行动最重要的是:快而利落。

  所以,也就是一瞬间,他一只手的食指已快如闪电般朝着仲夜骑士的胸口伸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