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公国的动向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990 2019.03.16 14:24

  那流质肉球在地上翻滚了一会儿,变成了一个前脚有着长而尖的利爪的狼型怪物,但却没有乱动,而是老老实实地趴在了地上。

  “现在怎么办,虽然促兵吃掉了迅捷之心脏,那个奇怪的狼耳女算是被压制住了,可盛夏精灵也没了。”雷塔尔德看向那消失的传送门,叹了口气问。

  小女孩却没有回答他,而是朝前走了几步对着莉露三人喊道:“喂!你们几个!”

  莉露他们自然顾不上答话,依旧和敌人猛烈地战斗着。

  “停下吧,你们已经拿回了自己想要的,这场战斗已经没有意义了。”小女孩带着命令的口吻说道。

  “放你妈的屁!!”欧力怒吼一声,一拳将那力量虽然不错、但依然和他差出一截的独眼巨人击飞,然后朝着雷塔尔德冲了过来!

  莉露那边,面罩内的白色火焰猛然旺了起来,而她的双剑上同时也附着上了一层相同的火焰。

  不知所以然的玄精灵正欲举起匕首格挡对方的攻击,却在剑还离她有一定距离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冰冷至极点的触感迎面袭来,知道不秒的她急忙后退。

  趁着这个机会,莉露也朝着雷塔尔德冲去!

  看着冲过来的两人,小女孩“哼”了一声,回头叫了一声雷塔尔德。

  雷塔尔德会意,双手一举,喊道:“昔时黎明!”

  随着他钟表上指针逆时针的旋转,他们所有的人,全都消失了。

  欧力逐渐停下了脚步,他喘着粗气,快速打量着四周,却什么都没发现。

  “见了鬼了!!!!”他怒吼了一声,从刚才到现在,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窝火。

  盛夏精灵虽然已经救回,但琴的生命却依旧掌握在摄冥会手中,可以说,他们还是处在劣势!

  莉露有些迷茫地望着刚才战斗过的地方,然后又看了看不远处同样不知所措的琴,突然双目无神地跪在了地上。

  “莉露!”欧力看到莉露的表现,惊叫了一声。

  琴却先一步来到了莉露的身边,双手抓着琴的肩膀,关心地问:“没事吧莉露,你怎么了?”

  莉露的双眼渐渐流出了泪水,口中发出了粗重的呼气声。

  琴使劲摇了摇头,说:“这不是你的错莉露,不要将这些和你没关系的责任扛到自己肩上,这不公平!对你对我都不公平!”

  莉露却似完全没有听进去琴的话,泪水越流越多,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她双手抱着头,呼气的声音缭乱而沉重,听得人心烦意乱。

  “没事的莉露,我不会有事的!没事的,没事的……”琴将莉露的头埋在怀里,不停地安慰着她。

  欧力的巨斧,无力地垂到了一边,他长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天空中的云朵,不知在何时已经散去,月光撒下,却并未赶走沐浴在其中的人心中的黑暗……

  ——

  格朗德今天的心情比之前还要差,因为本来让他认为肯定可以找到什么线索的尽头之森外,除了一个破碎的普通玩具熊,一无所获。

  看着这唯一找到的东西,格朗德真恨不得把它撕得更加稀烂!

  今天是向大公报告调查进展的日子,可他却只能拿过去这么一个破玩意儿!

  或许,这个玩具熊只会让大公更加恼怒?

  可那有什么办法,他必须如实报告结果,因为害怕遭到责骂而隐瞒事实他可做不到。

  所以,他现在就拿着这玩具熊,站在大公的办公桌前面。

  努修大公,正低头批改着文件,还没有开始听取他的报告。

  格朗德等待的时间并不长,但给他的感觉却像是连听了一晚上边境驻军败退的消息一样焦急。

  又等了一会儿,努修拿起边上的银杯,喝了一口红酒,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格朗德一眼。

  但很快,他的眼睛又回到了文件上,令刚刚准备说话的格朗德又闭上了嘴,同时好不容易放下的心也跟着又悬了起来。

  不过,努修这次只是看了一眼文件,便将身子靠在椅背上,打量起了格朗德。

  “……跟我说点好消息。”努修好似随时都要发作一样,神情不善地说道。

  “是!”虽然紧张,但格朗德回答时的底气却不愧为一个军人,“对于德罗文商会和泰普斯商会的调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进展……”

  “嘶……”努修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声音足以让格朗德停止说话,他以为努修是要发作。

  但显然,努修忍住了,等着他继续。

  “……尽头之森外的调查,是末将亲自进行的,但,惭愧的是除了这个以外,没有任何发现……”说着,格朗德将手中的玩具熊恭敬地递到了努修面前。

  “妈的蠢透了……”格朗德在心中对自己骂道,不管是他现在的动作,还是他现在在做的事情,都令他觉得蠢到了极点。

  也许,从古至今,以至于未来任何时候,也不会有一个将领会这样恭敬地将一个破烂的布偶送到一个公国元首面前吧……

  “嗯??”就在格朗德紧张地等待着努修发作的声音时,他却听到了对方表示狐疑的声音。

  “这东西……怎么如此眼熟?!”

  “眼熟?大公实在讽刺我吗?没错,他肯定是在讽刺我……”听着努修认真的话,感到可笑的格朗德如是想道。

  他感到手中的玩具熊被拿走了,下一刻,大公就应该是要将那玩具熊朝着自己的脑袋扔过来,同时伴随着一句“废物”了吧……

  “这是……琴的玩具熊???”努修的声音极为震惊,令疑惑的格朗德抬起了头,发现大公激动地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陛下您……认识这个东西?”格朗德小心地问道。

  “绝对没错,这是静默之约总管理者琴手中抱着的那个玩具熊!”努修头上冒着青筋,愤怒地说道。

  本来,他在听说并没有发现多少静默之约店员尸体的时候,在心中是暗喜的——只要他们的人还活着,那就还有重建的可能。

  但现在,这个破碎的玩具熊代表着什么?代表着静默之约的总管理者凶多吉少!

  想到这里,努修瞪大了眼睛看向格朗德,语速很快地厉声问道:“其他的呢?就什么都没有发现了吗?!”

  “现场……尽头之森外一片狼藉,方圆三里以内的土地都好似遭遇过强烈的地震一般,甚至都找不到人头大的土块。”格朗德急忙答道,看来自己拿回来的这个玩具熊居然是令大公感到满意的,这总算让他松了一口气。

  “尸体呢?没有一具尸体吗?血迹之类的呢?”努修着急地问道。

  “没有,陛下,什么都没有。”

  “……”努修眼睛游移着,背着手来回走了几圈,眼睛看着地面问道:“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根据静默之约总店发生的战斗来看,静默之约应该是遭遇了黑魔导师或者是魔物的袭击,那骸骨的魔法、消失不见的静默之约店员、尽头之森外惨烈而神秘的战斗现场以及关于尽头之森的传说,我觉得,能和这些挂上钩的,应该只有这两者了。”

  “尽头之森的传说?什么传说?”努修奇怪道。

  “据附近的村民讲,那是他们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故事,说他们最早是定居在尽头之森外的,尽头之森当时也不叫这个名字,而被他们称为立士森林,也就是富饶的意思,那片富饶的森林给他们带来了幸福的生活,所以他们的村落越发展越大,几乎快要形成小镇。但,也就是从那时起,一系列神秘的事情发生了,进入森林的村民不管男女老少开始莫名地失踪。于是村长派出了搜救队,甚至还向负责当地治安的军队请求了援助,可不管是搜救队还是赶来的军队,全都下落不明。”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如果是真的为何我会不知道?!”努修怀疑地问道,关于尽头之森这片虽然占地面积较大、但王室资料里并没有过多记载的地方,不可能发生过如此严重的事故。

  “陛下,那时候埃德博萨帝国还未统一圣陆,那片领土也并未归于您的公国统治。”

  努修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在那之后,村长下达了禁令,不再允许人们进入立士森林,立士森林的名字,也逐渐被人们改成了尽头之森;可是,更加神秘的事情发生了,外出的村民也开始接连失踪,可以确信的是他们都没有前往尽头之森,因为连方向都不对;接着,连住在村中的人也无法逃脱这神秘的力量。最后,人们没有办法,只得彻底搬离了那里,而尽头之森附近,也再没有定居者了。”

  “……到现在,那片森林依然有失踪的人吗?”努修想了想问道。

  “由于那片森林从外面看起来十分地诡异,所以即使是不知道这个传说的人,也不敢轻易进入。”

  “……”努修坐回凳子上,回想着以前看过的资料,沉吟道:“关于尽头之森的失踪事件,我确实有一点印象,但那些王室的资料你也知道,虽然详尽得很,但扯淡的东西却也很多,所以我当时并没有在意,但现在看来,这确实真的……”

  格朗德没有说话,他在等着努修下判断。

  努修却抬起头看向他,问:“所以,你觉得静默之约不知去向的店员,和这个尽头之森有关系?”

  格朗德点了点头,“太巧了,都是失踪,而且最后一场战斗还正好发生在尽头之森外。”

  努修沉思了一阵,突然叫道:“来人!”

  一名侍者急忙走了进来,半跪在地上。

  “召集大臣和将领,立刻到王宫议事!”

  “是,陛下!”侍者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格朗德瞥了一眼侍者,又看向努修,迟疑着问:“陛下,您难道是要……”

  努修瞪着眼睛盯着某处说:“我要敲碎这颗不知何时暗中咬在了公国身上的毒牙!!”

  ——

  “主人!”巴罗迪亚走进乌列的会客厅冷声叫道。

  正在和欧力、莉露、琴说话的乌列抬起头,平淡地问:“怎么了小巴?”虽然还是和平时一样的称呼,但乌列最近的表情却是严肃了许多,甚至很少看到他笑。

  “德拉内奇公国元首努修刚刚召开了紧急会议,已经决定要进攻尽头之森。”

  乌列皱了一下眉头,说:“什么原因,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尽头之森内有什么,为何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们发现了尽头之森外欧力留下的玩具熊,认定是尽头之森内的黑魔导师或者魔物攻击了静默之约,而努修是静默之约的忠实拥趸,以拔出内在威胁为由,做出了这个决定。”

  乌列听完,将目光移向桌面,沉默了一会儿,喃喃道:“会死很多人……”

  对于乌列所说的话,没有人回应。

  巴罗迪亚和欧力对于人类和扎格手下那些魔物没有一点同情的意思,自然是冷眼看待此事。

  莉露虽然心软,但也不至于心软到想要干预这件事,况且她现在的思绪全在琴这里。

  而琴,则十分自责,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在欧力不在的这段时间内没能让静默之约免于灾难造成,不仅仅是说公国和扎格之间即将发生的战争,而是这所有的一切。

  琴!”乌列突然叫道,将琴吓了一跳。

  “主人?”

  “……你能明白现在最令我们担心的是什么吗?”乌列盯着琴说道。

  琴沉默了一下,她当然知道是什么,“被敌人掌控了生命的我……”

  “不!不是被敌人掌控了生命的你,而是那个随时会因为自责而做傻事的你!”乌列认真地说,“我希望你能了解,现在的情况其实并不算糟,但如果你一直是这个状态,那才是最糟的!”

  琴想了想,抬起头答应道:“我明白了,主人!”

  乌列又盯着她看了半天,最后在心里摇了摇头——她显然没越过这个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