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引向虎口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93 2019.07.06 17:09

  “有发现吗?”看着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眼神下面隐藏着一股浮躁的李,泰力问道。

  李梳了梳头,高傲地道:“不要误会了,你我现在可是相互竞争的关系,有没有发现,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当然,这可不是因为怕你,而是非常正当也很正常的措施~”

  泰力听到一半就无奈地翻起了白眼,叹了口气看向一旁,对于鼠疫巷,他们已经调查了一下午,得到的情报也仅仅只有距离上一次失踪事件过了多长时间而已,可失踪事件又是完全没有规律可言的,这条情报没有任何价值。

  而涉及到摄冥会的问题,被问到的人们更是对他们投来了奇怪的目光,好像在看神经病一样。

  也是,突然向一个人问到摄冥会这种几乎快要被遗忘的隐秘组织,恐怕都没有人会去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因为他们会觉得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距离他们太远。

  泰力叉着腰,左右看了看,他和李相遇的地方,是在一条宽度适中的街道上,由于鼠疫巷已经没有调查价值,他们早就离开了那里。

  此时,远处已经浮现出一片晚霞,让人不禁会想观星湖此刻会不会正美得令人窒息。

  泰力当然没有这个想法,他也不是那种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他对着李问道:“你说,那个阿……阿…什么来着?”

  李冷笑了一声,道:“你这是被瑟勒那个呆头呆脑的家伙传染了憨病吗?连个名字都记不住,叫阿莉尔。”

  “啊对对~阿莉尔~”泰力重重地答应道,也懒得和他争论,继续道:“你说她也没有对咱们施放魔法,手下也就只有那两个女子,怎么监视咱们?”

  “呵呵,别傻了,你问的这问题,带了两个你自己都不知道成不成立的前提,反正,我对于魔物、尤其是邪薮鬼堂的能力,是从来都不怀疑的!”说着,李用很不爽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泰力,道:“话说,你们几个对于这一点的体会应该比我深吧?毕竟你们施放的那些个魔法,可都是只有魔物才会使用的,这些魔法必定给你们带来了不少的方便吧?”

  泰力低垂着脸,拍了拍光头,不耐地道:“你这张嘴能不能停一停,我在和你商量事情,你怎么总是能绕到损我的话上面来?”

  李却没有就此打住,又道:“我还没问你呢,你和那个阿莉尔是怎么碰到一起的?她为什么没有直接要你们的命?仅仅因为你们有利用价值?”

  泰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犹豫了好半天,眼神有些闪躲地道:“就和你们没有被杀一个原因吧……我猜……”

  “少来!我才不会信!那晚,阿莉尔会允许你们拦下我,说明她对你们绝对有着一点信任,否则,凭你们几个被利用的身份,根本没有资格去向阿莉尔提出建议!”

  泰力闭着眼睛听完了李的话,他自己也知道刚才那些瞎话肯定骗不过李,他也不想再骗,可是,他们和邪薮鬼堂的关系是断然不能说出来的,他只好转移话题:“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真地准备就这样按照阿莉尔的要求做下去?”

  “……如果我是一个人,大可一口拒绝这些魔物,但我身边的几位可人怎么办,哼?你给我想个法子?”李有些泄气地看看四周,又道:“我只能选择乖乖地去完成阿莉尔的命令,毕竟看起来,邪薮鬼堂的魔物似乎还是能说通道理,不像野外那些一见到我们就像见到一片刚刚烤化了以后正散发着浓郁香气的奶酪一样的魔物……”

  “你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吗?”泰力突然问,“为何邪薮鬼堂的魔物会拥有和我们相同的智力,而在他们出现以前,圣陆除去少量高阶魔物以外,几乎所有的魔物都是嗜血而没有脑子的,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和其他魔物会有如此大的区别?”

  李用和那些鼠疫巷居民一样的眼神看了看泰力,嗤笑一声道:“你怕不是和魔物相处的时间长了,脑子出了问题吧?这种无聊的问题,就算知道了答案又如何?”

  泰力思考着,没有答话。

  李的话里有一点说对了,泰力正是因为和邪薮鬼堂相处得多了,才会冒出这样的想法,事实上,不光是他,队伍中其他的人也是一样。

  “如果我是你,就会珍惜现在所拥有的时间。”阿莉尔冰冷的声音猛然在二人的脑海中响起,吓得两人浑身都是一颤!

  “不要忘了,观星湖周围人类的性命,全都握在你们几个的手中。”

  “冷……冷静点,你该不会真得要将附近掀个底朝天吧?”泰力直接用嘴着急地说道,他可无法保证他们能在三天之内发现摄冥会或被摄冥会盯上!

  可是,过了好久,阿莉尔的声音都没有再响起。

  李缓过劲儿来,叹了口气,拍拍泰力的肩膀说道:“我先去继续了。”

  这时,一队火红的身影突然从泰力和李身旁跑过,速度不慢,显然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血影军?”泰力心中一动,看向他们。

  街口处,还有几队血影军站着,似乎在等他们。

  领头的一个低阶军官看了看他们,催促道:“再快点!所有人立刻返回军营!”

  很快,这些血影军便离开了。

  半晌,泰力和李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坏笑。

  ……

  黑夜降临,泰力和李带着自己的同伴,借着周围的灌木远远地跟在血影军的身后。

  看着对方那个极为密集的阵型,他们都是阵阵皱眉。

  “喂,他们摆成这么一个阵型,是准备做什么?等着被敌人一网打尽吗?”康森特率先奇怪道,他是带过兵的人,自然最有资格问出这样的问题,“而且,这么晚了,他们也不进小镇,居然像是有目的地一样地径直从军营出发,是要去哪里?”

  “看这个方向,好像是朝着观星湖去的……”淑文抬起头看看星空中那已经开始若隐若现的观星湖独有的魔法波动形成的奇异光芒,说道。

  这些没有固定颜色的光芒,时而像丝带一样在空中扭动着,时而又宛如烟雾般变换着模样,看起来确实有些奇特。

  血影军的士兵们,自然不会有闲工夫去欣赏景色,这么晚了,指挥官率领他们出去一定是有行动,所以他们的心弦都紧绷着。

  令他们比较奇怪的是,指挥官没有让任何一个人骑马,连他自己都是选择了步行。

  他们的指挥官,自然就是白天那个和泰力他们有过冲突的军官了。

  此时他正走在队伍的真前方,脸色阴沉得很。

  他的身旁,跟着那几个负责保护他的骑士,而且,那个偷听他谈话的骑士,居然也在里面!

  看样子,他居然没有受一点伤!

  只不过,他现在的表情可是非常不好看——怨恨、不安、忧郁等等负面的情绪夹杂在一起,这种表情常人倒是也能看到,那就是那些被传染了绝症的人在得知自己得病时的表情。

  他的目光,总是集中在走在最前面的军官身上,而一旦他的身影进入他的视野,那强烈的恨意和怨气便会猝然间浮现到他的面庞,看得人不寒而栗!

  那军官,似是感觉到了身后那不断传来的目光,他回过头,看了那骑士一眼,后者,也不避讳,用更加怨愤的目光瞪着他。

  军官无声地冷笑了一下,像没事儿人一样地转回头,继续向前走去,无视了他。

  微风习习,夏夜的风,总是令人喜爱的。

  可不知为何,泰力几人总感觉今天的风,带着一股阴森之气,就好像,这是前方黑暗中隐藏着的怪物从它那血盆大口中呼出来的寒气一般……

  渐渐地,他们距离观星湖越来越近,而天空中的魔法波动,也越来越奇异,越来越美丽。

  忽然间,带队的军官一抬手,示意军队停下。

  这让泰力几人更为不解了,这里距离观星湖还有一段距离,附近除了灌木和零星的小树以外又什么都没有,他们停在这里做什么?

  军官四周看看,眼睛不经意地扫了一下旁边的地面,一个不起眼的标记映入了他的眼帘。

  “原地休整,就留在你们所站的位置,不许移动!”说着,军官双手放在腰间,做了个要去方便的动作,朝着一旁走开。

  士兵们并没有关注他,他们有的站在原地伸伸腿,有的坐到了地上稍事休息,但却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违反军官的命令离开原地。

  李和淑文,却在此时一起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小心点,有魔法的波动!”淑文警惕地说道。

  李不禁扭过头看了她一眼,他只比淑文慢了一步提醒大家,但他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淑文居然可以感受到如此微弱的波动。

  李可是第六阶,比淑文整整高出了两阶,可连他队伍中那四个擅长探测和侦查的第五阶女盗贼都没有发现的如此隐秘的波动,淑文居然察觉到了?

  好吧,又是那些该死的只有魔物才会的魔法!

  李立刻便想通了,他在心里不爽地嘟囔了几句,继续观察了起来。

  “什么魔法的波动,攻击魔法?还是探测魔法?”泰力问道。

  “都不是。”李用有些耐人寻味的目光扫视着远处血影军的四周,道:“这波动……应该是一种我没有见过的魔法阵发出来的……”

  “魔法阵?”泰力皱起了眉头,面色凝重了起来。

  “在血影军的周围共六个点,分别有着一个魔法波动的源头,连起来的话,是一个锥形的形状。”李继续道。

  “他们……他们没有发现这魔法波动吗?”温蒂突然有些担心地问道。

  “你老实点,别再闯祸了!”泰力突然极为严厉地对温蒂和她身旁蠢蠢欲动的瑟勒说道,他很了解他们两个的想法,肯定是想去帮这些血影军。

  但帮,也要分方法,温蒂虽然有着许多鬼点子,但一遇到无法控制情绪的状况,就会变得鲁莽。就比如现在,看到血影军如此多的人深陷危机,她便有可能会不顾一切地上前阻止,那样的话,他们会被当成袭击者的可能性反而更大……

  况且,看那军官的样子,似乎他是故意将这些士兵引到这个地方的,而且他还走出了那个魔法阵,显然,如果这魔法阵是对血影军不利的,他必然有所参与。

  这时,泰力却猛然想到了一个点子。

  他们要做的,无非是将这些站在还没有生效的魔法阵中间的士兵引出来。

  其他时候,也许要做到这一点有些困难,但现在,在那军官离开了整支队伍的情况下,这显然很简单~

  只要对那军官出手就好了。

  虽然对方有两百来人,但毕竟都只是第二阶,对于他们这两支由第四阶和第五阶组成的队伍来说,可以说完全构不成威胁。

  而那个军官,最多也就是第四阶,看他那个吊儿郎当的样子,估计淑文一个人就可以料理。

  想到这里,泰力立刻快速地将想法告诉了大家。

  大家听完,都没有什么异议,可淑文却提醒道:“你忽略了一个问题——我们并不知道这个军官是否有帮凶在周围。”

  “不,我没有忽略。”泰力镇定地道,“以你和李的探查能力,已经确信周围没有其他人存在了,那么如果有帮凶在周围,实力必然远强于李,试问,如果对方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如此地步,为何还要大费周章布置这个魔法阵呢?”

  淑文想了想,道:“你是说,就算有强者埋伏在周围,也只可能是摄冥会的人了……”

  “不错……”泰力笑笑,说道:“而如果对方是摄冥会,不管实力是不是很强,我们都不必担心了,别忘了……”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都露出了有点奇怪的笑容——他们可是有几个实力深不可测的“保镖”藏在周围呢~

  想到此,众人彻底没有了犹豫。

  不管那个军官是个什么样的人渣,但这么多士兵,肯定有着不少无辜者存在,不能让他们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落入摄冥会之手!

  于是,大家全都带着自信的笑容,拿出了武器。

  “走吧,我们,去救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