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遭遇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898 2019.01.08 09:20

  “胡子比尔”的店前,此时聚集了一百多名士兵。

  治安军和城卫军的士兵。

  刚刚命令杀死那对老夫妇的布玛,站在这群士兵的前面,面露凶相,狠狠地瞪着这店。

  他要复仇!

  他要让那个将他当众击败、还夺走了他左臂的少女千倍偿还!

  想着将那两人赤裸吊在一起被他虐待的场景,他就感到心中涌起了无限的快感!

  “你们,进去搜!剩下的人,在外面警戒!”

  十来个士兵立刻听令冲进了旅馆。

  “啪啦”一声,木质的门直接被打头的士兵踢成了两半!

  “比尔”坐在餐厅内,皱眉看着这群不速之客,毫不掩饰对他们的厌恶。

  他们一边往里走,一边将那些碍事儿的桌子全都踹到一边,根本不管“比尔”。

  “治安军!所有的人都下来!”打头的士兵走到楼梯口,冲着二楼喊道。

  当然,没有人回应,因为上面本就没人。

  等了一阵,见没人下来,这些士兵全部冲了上去。

  听着楼上噼里啪啦的声音,“比尔”叹了口气。

  “你该走了。”他说道。

  餐厅内没有别人,只有他自己。

  他在对谁说话?

  很快,一无所获的士兵们便跑了下来,开始对一楼进行搜查。

  其中,有四个士兵一头扎进了厨房。

  “有人!”他们立刻喊到。

  听到同伴的喊声,其他士兵马上冲了进去。

  “比尔”闭上眼睛又叹了口气,走到吧台里慢慢地倒了杯酒,一点点喝了起来。

  厨房内,这群士兵正一脸紧张地用武器指着一个男子。

  这男子留着紫色的鸡冠头发型,穿着一身黑色的铠甲,后背处显得有点厚,肩铠上满是钉子。

  此时,他正将一个插着金属管子的面罩戴到了脸上。

  他的面前,摆着一个空盘子,盘子里干干净净,几乎什么也不剩,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是摆过食物的。

  此人,正是法欧。

  可法欧又是谁?他为何会被狮骑军重点追查呢?

  显然,这些士兵不认识法欧。

  他们之所以一直没出手,是因为这个人的装扮实在很诡异,而他腰上那两把刀,说明这人肯定不是吃素的!

  “你是什么人?!”一个士兵壮了壮胆问道。

  法欧没有回答,他扭动了一下脖子,径直向着厨房的出口走去。

  这些士兵本就将厨房挤得水泄不通,自然没有空间能让他出去。

  而这些士兵又没有要退出去的意思。

  眼看就要碰到这群士兵的武器了,他却一闪间出现在了外面的餐厅中。

  那群士兵顿觉眼前一花,便全都倒在了地上!

  法欧一边向门口走,一边说:“我没有杀他们,毕竟在你的店里,本就不能有冲突,这是规矩,对吗?”

  “比尔”将手中的酒杯放到桌上,抬起眼皮望了法欧一眼,说:“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顺便说一句,我还是觉得美味的烤肉不应该被浪费,所以,我暂时还不会饿死。”

  说完,法欧走出了旅店。

  “比尔”看着杯中的酒,沉默了一会儿,喃喃道:“如果你真的选择饿死,就和我一样了。”

  ——

  布玛,正一脸不耐地盯着旅馆门口,心想那群士兵为何这么慢。

  这时,一个人走了出来,不是他的士兵。

  布玛看了这人两眼,一皱眉头。

  下一刻,他的表情就变了,从凶恶变成了震惊,甚至带着一丝恐惧。

  他死死盯着面前这人的面罩,和他腰间两把狭长的刀,仿佛在怀疑自己的眼睛。

  士兵们奇怪地看着他,对他的反应表现出疑惑,不管是城卫军和治安军,都对这个布玛有所了解,凶恶暴戾,人面兽心,他们还从未见过比他还要残忍的人。

  但现在,那个布玛居然露出了畏惧的神情?!

  布玛却丝毫顾不上自己的形象,因为眼前这人,他知道!

  “你……你是……‘疯铁狂钢’伊斯普利•法欧!”布玛向后退了一步,大叫道。

  周围的士兵们,被他这叫声吓得都呆住了。

  他们从未听过这个布玛发出这样的声音。

  但很快,有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惊呼道:“法欧!魔壳(qiào)的杀手,‘疯铁狂钢’法欧!!”

  “什么?魔壳?!”“他是魔壳的杀手?!”“我想起来了!”

  这些士兵们顿时乱作一团,他们一边互相问着眼前之人的来历,一边下意识地向后挪动着脚步。

  “混蛋!都给我稳住!”缓过来的布玛回头大骂道,但是他的心中却在叫苦不迭,眼前这个叫法欧的人根本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尽管这人真正的实力一直是一个谜,所以他并不在千眼圣凰的盲眼榜上,但是关于他的传闻,却让人有理由相信,他的实力至少也是第七阶!

  “该死的,他为何会在这里?!”布玛的心里很乱,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怎样做。

  撤退?这法欧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货色,能放过他们这些看起来是来逮捕他的人吗?

  可和他战斗?仅是想想都令布玛感到头皮发麻!

  法欧不屑地看了一眼面前的这群乌合之众,说:“我当会有什么样的人来找我茬儿,没想到却是个如此令人失望的场景!”

  “这个……是误会,我们不是来逮捕你的!”布玛顾不上面子,满头冷汗地说。

  “对付你们,我甚至不用拔刀。”法欧不理布玛,自顾自地说。

  “所以我说了是误会!我们没有必要战斗!”布玛焦急地说。

  法欧就像完全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他膝盖微屈,双手握着刀柄,口中低声道:“皎铁……”

  “不要!求求你!我不是你的敌人!!”布玛居然发出了哀求!

  “不纵!!”法欧的声音刚落,一道宛如弯月的刀光在那群士兵面前闪过!

  布玛,傻傻地呆在原地,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法欧也还在原来的位置,似乎从来没有动过,只是,他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站姿。

  而此时,布玛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片液体喷涌的声音……

  他缓缓地回过头,看到的,是一具具无头的身体,和一个个掉落在地上的头颅……

  那些头颅,还保留着刚才惊惧的表情,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布玛扛在肩上的巨锤掉在了地上,本就没有了战意的他,顿时觉得自己连求生的欲望都要没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傻,还带着得意的笑容赶来送死……

  “啊!!杀人了!杀人了!!”一个平民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大声叫着跑开了。

  接着,更多恐慌的叫声响起,那些本来还在看热闹的平民跑了个一干二净。

  即使他们都已麻木,但显然,他们的麻木还没有到能承受住眼前这一幕的程度。

  法欧看着眼神呆滞的布玛,慢慢地说:“把武器拿起来。”

  布玛机械式地看了看法欧,似乎不明所以。

  看他没有反应,法欧又说道:“把武器拿起来,我不杀没有武器的人。”

  布玛看看地上的巨锤,急忙摇了摇头,只是他那摇头的动作就像脖子生锈了一样,很不利索。

  “真难看啊……原来饿死的人就是这个样子。”法欧不屑地看着布玛,低声道。

  看着布玛那可悲的样子,法欧顿时感到肚子一阵翻腾,他想吐。

  不是因为看到了一个可悲的人,而是因为他发觉自己刚才差一点就成为了这个可悲的人。

  但是他终究没有吐出来,他准备离开了。

  远处,却在这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法欧扭过头,看向这声音的方向。

  两个穿着腥红色铠甲的骑士,骑着两匹骏马,停在了他身后不远处。

  这二人,自然是特里克兄弟。

  “法欧?!”两人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特征明显的通缉犯,下意识地,两人立即将背后的武器拿在手中,同时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这时,他们才注意到旁边那一地的无头尸体。

  上午的阳光,本应是能让人燃起希望的。

  但此时,阳光照射在那些尸体上,却令人感到无比的残酷……

  两人目光闪烁了一下,却没有大的表现。

  这些人,死有余辜。

  但眼前的法欧,却绝不能放走,他可比这些治安军和城卫军渣滓的危害要大得多!

  特里克哥哥咬着牙“嘁”了一声,说:“见鬼的,居然在这里碰到了他,太突然了!”

  他在心里却有些庆幸,因为他俩速度比较快,所以手下的骑士们都被落下了,离这里应该还有一段距离,一时半会儿不会和他们会合。否则,他们就要和自己一样面对这个可怕的人物了。

  弟弟急忙道:“哥哥你在说什么?!这不是正好吗?我们赶紧将这家伙狠狠收拾一顿,然后绳之以法!”

  “不,我们做不到……”特里克哥哥盯着法欧,说了这么一句令弟弟感到惊讶的话。

  “什么?这家伙不就是有些传闻吗?”

  “不是传闻,是事实,他曾干掉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第七阶魔导师,为了防止民众们恐慌,这件事情被封锁了,连千眼圣凰都没有将这条消息公布……”哥哥一边说,一边偷偷拿出了一块一头有些翘、仿佛鸭子尾部的黄色石头……

  弟弟那从头盔露出的一只眼睛顿时露出了紧张的目光。

  能打败第七阶的人,确实不是他们兄弟可以应付的。

  他们兄弟俩,在原教会骑士团中是第六阶中的翘楚,原因就在于两人能够越阶与第七阶的人战斗。

  而本就不可能的越阶战斗,等阶越往上,难度就越是要成倍增长,尤其是第六阶和第七阶的差距,简直是天差地别。

  他们能力敌第七阶,已经充分说明了他们有多么强大,但也仅仅是力敌,让他们打败一个第七阶,那完全是痴人说梦,甚至只要时间拖得久一点,最差的第七阶也能将他们击败。

  话说回来,能达到第六阶、第七阶的人,有哪个会是平庸的?再差,又能差到哪去?

  这可不是什么低阶的人可以类比的,低阶中,存在着太多平庸的人,毕竟一到三阶,相对来说,还是太容易达到了。

  可第七阶?不要说第七阶了,第六阶又有多少人可以达到?这些人中,会有平庸的存在?!

  所以,特里克弟弟再冲动,也不会冲动到直接向一个能杀死第七阶的人出手。

  哥哥悄悄地向手中的石头灌输了魔力,那石头立刻在他的手中发出了阵阵黑色的光芒。

  这黄色石头是一种名为翘尾石的信息传递工具,但是只能作为紧急传递信息使用,因为翘尾石能传递的信息非常之单一,而不像光耀石可以进行完全的影像和声音的通信。

  能接收到这块翘尾石信息的,只有事先将自己的翘尾石与其进行过魔法联结的人,且他们收到的讯息也仅仅是翘尾石亮起的颜色而已,所以翘尾石的使用必然伴随着其闪烁颜色所代表的信息的提前指定。

  虽然不如光耀石那样能传递准确的信息,而且有很大的距离限制,但翘尾石只需使用者向其内输入一点点魔力就可以使用,而根据使用者输入魔力强度的细微差别,翘尾石闪烁的颜色就会不同,同时,联结的翘尾石之间,有指路的功能,翘尾石翘起的一端会指向发出信息的翘尾石的位置。

  全城的狮骑军中高阶将领,在这一刻全都感应到了什么。

  他们同样掏出了一块黄色石头,这些石头,全部闪耀着黑色的光!

  “居然使用了翘尾石?”

  “在帝都内使用了翘尾石这样的紧急情况下才使用的工具……”

  “敌人很棘手吗?”

  所有的将领在这一刻都没有多想,立刻朝着翘尾石所指方向赶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