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突变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31 2019.02.02 08:33

  克拉赫,现在十分后悔寄影在了耶普兰身上,因为耶普兰让他看到了太多人类的光辉,使他越发动摇着。

  我为什么恨人类,那是有着绝对不会被人质疑的理由的。

  可为什么,我又会对人类产生一种恻隐之心,也许,他们并不应该沦为我们脚下的石头?

  突然间,就在克拉赫带着对自己的愤怒思考时,他的心猛然一动,因为他发现了碎片的波动!

  很近!近到克拉赫可以完全确认来源!

  就是耶普兰头上的皇冠发出的!

  “果然如此吗?!”克拉赫有些兴奋地在心中说道,他不准备再等,而是现在就要出手。

  因为,他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让他有太多动摇的人类身边了!

  这一瞬间,海博科紧锁的眉头突然皱得更紧,猛然跳起接近处刑台上的耶普兰!

  “叮”的一下,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带起了一股强劲的冲击波!

  “呼”一声,这冲击波顿时散出老远,几乎半个帝都都能感觉到!

  人们顿时被这一股冲击波搞得惊叫起来,急忙用手遮挡眼睛。

  凯亚希姆和克拉拉一惊,急忙望向处刑台之上。

  而波格恩,却已经跳到了空中,将被这冲击波吹飞的耶普兰接住,同时那杆双刃枪也已经拿在了手中。

  耶普兰当然是所有人中最为吃惊的那一个了,因为他是离这突变最近的那个人,他就感觉自己的余光看到那因为阴天而不太清晰地影子似乎动了一下,就被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吹飞出去了!

  处刑台上的士兵和刽子手,也和他一样,但是却没有人来得及接他们,所以他们直接被吹飞到了下面,一个个摔得不轻。

  就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瞬间,处刑台上的两个人却在对峙着。

  海博科双手握着剑柄,正死死地抵着对方的武器,他的表情虽然比较平静,内心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对面的克拉赫,自然是一副魔物的样子,他也是一手抓着手术刀,另一只手用力地按在刀背上。

  “好快!”这一刹那,两人都在内心震惊道。

  海博科本来就在看着耶普兰,他很庆幸自己的这个动作,如果自己刚才在看向别处,他就要多出一个转身的动作,也就可能是这么一个动作的时间,就来不及救下耶普兰了!

  这家伙是什么魔物,为何会这么快?又为什么自己始终都没有发现他?!等等,他的样子,和克拉拉说的那个影魔完全一样!

  原来是这样!自己昨日在仪典大厅中感受到那个异动就是这魔物悄悄藏在了耶普兰身边造成的吗?!

  “嘁!”海博科咬了咬牙,这魔物居然能在自己眼皮底下成功挪动并且藏匿,光凭这一点,就一定不是一般的第七阶!

  再看看他手中这把小小的手术刀,他居然将这种东西当做武器,不是他太小看自己,就是他对于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了!

  海博科这么想着,却不知,他对面克拉赫心中的波澜,并不比他的小!

  挡下了!他居然挡下了!

  虽然自己在寄影状态恢复身形需要一点点时间,但那对于一般的人来说根本反应不过来,就比方说波格恩他们,但面前这个男人,却就是用这么一点点时间跳到了耶普兰身边,挡下了自己!

  太快了!他的速度,和自己不相上下!

  还有这力量,也是自己碰到过的所有人类中最强的!

  怎么回事这个男人?!

  倏然,两个人分开了,同时站在处刑台上紧盯着对方。

  克拉赫没有分心去看耶普兰在哪里,眼前的这个强敌,由不得他分心!

  人们终于从那冲击波中缓了过来,他们揉揉眼睛,急忙望向广场中央,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但是,他们看到的,却让他们疑惑了。

  他们本以为会看到什么可怕的魔物,毕竟刚才那冲击波实在是太过恐怖。

  但是他们看到的,却只是两个对峙的人。

  “怎么回事?”

  “刚刚发生了什么?”

  “是那两个人做的吗……”

  “怎么可能?”

  人们疑惑地互相问着,当然,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广场上的狮骑军,顿时反应了过来,就要冲上处刑台。

  克拉拉却厉声命令道:“不要出手!广场上的狮骑军负责保护皇族大臣们离开!其他狮骑军,立刻有序地疏散平民!”

  狮骑军不愧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他们马上停下了原本的动作,按照克拉拉所命令去行动。

  克拉拉却并没有因此将凝重的表情松下来。

  她看看身旁的凯亚希姆,两人四目相对,“先保护在场的人们离开,再想办法支援海博科团长!”

  就是一个眼神,他们就知道了对方的想法。

  于是,他们开始帮助手下疏散人群。

  波格恩,却急忙护着耶普兰准备离开。

  但是,当耶普兰走到距离处刑台百米左右距离的时候,波格恩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无法拽动他了。

  耶普兰自然也十分奇怪,他就感觉,自己的全身被什么东西揪着一样,始终无法再向前跨出哪怕丁点距离!

  波格恩皱起眉头,看向处刑台上的克拉赫,喃喃道:“是那家伙搞的鬼吗?”

  周围虽然乱作一团,但克拉赫和海博科,却毫不受其影响。

  克拉赫没有贸然出手,这里的人类太多,如果真的和面前的男人打起来,很可能会造成大规模伤亡,到时候必然受到主人责怪。他完全不怕耶普兰会逃走,因为他并没有解开寄影,耶普兰休想离开他百米以外。

  海博科却在等待着耶普兰远离,不想在这之前和克拉赫打起来,不知为何对方没有出手,他的目标应该是耶普兰,可却又似乎对于远去的耶普兰毫不在意。

  “人类,你的实力,让我刮目相看。”克拉赫突然说。

  海博科没有回应,本就不怎么说话的他,更是不屑于和魔物进行对话,况且,还是个身上背负着千余条人命的魔物。

  见海博科不说话,克拉赫道:“你的自傲,似乎也和你的实力水平相当。”

  海博科在此时,却发现了那边怎么也走不远的耶普兰。

  然后,他看了看耶普兰那想走却迈不开步伐的样子,在心中喃喃道:“寄影吗……这魔物,居然真的只是个影魔。”

  海博科原有的一点怀疑,现在彻底烟消云散。

  人群,已渐渐远离这里。

  虽然有部分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要留下,但在狮骑军的喝止声中,只好离去。

  凯亚希姆和克拉拉看到这里,心中稍缓。

  但是,他们心中的大石头属实没有落下。

  第七阶的战斗,程度比第六阶强了太多太多。

  仅仅是第六阶的苏利,就给皇城外区带来了那么可怕的损坏。

  现在,这两人要是在帝都中间大打出手,怕是要将整个帝都夷为平地了!

  波格恩那边,在确定无法将耶普兰带离这片广阔的区域后,也只好放弃。

  他现在,只能呆在耶普兰的身边,全身心地保护他了。

  克拉赫用亡语感受了一下周围,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平民了,连狮骑军,都一个不剩了。

  “差不多了。”他用手摸了摸那乌鸦面具,仿佛是在将它扶正,但其实,这面具和他是一体的。

  这一个动作,顿时让下面的几人紧张万分。

  他们以为克拉赫要出手,赶紧握紧自己的武器。

  海博科却一动不动,看起来丝毫没有因此而紧张。

  “人类,我要上了。”

  克拉赫的话音未落,人已冲出。

  海博科,也同样闪身间消失不见。

  “叮!”两人的武器再次相交,这一次,可怕的冲击波直接将那临时搭建的处刑台吹得四散纷飞!

  波格恩用后背帮耶普兰挡住了这股冲击波,并给耶普兰施放了一个防御魔法,虽然他知道这对于那个魔物不会有什么效果,但至少不能让耶普兰因两人的战斗被误伤。

  克拉拉和凯亚希姆虽然没有被这冲击波伤到,但毕竟没有反应过来,被吹得向后退了几步。

  海博科和克拉赫却并没向刚才一样对峙,而是在这次武器相交之后,立刻向对方攻击了起来!

  “当”“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每一次都伴随着强大的冲击波,广场的地面顿时被这一波波冲击吹得一片狼藉。

  克拉拉两人对视了一眼,看出了对方的疑惑,不是因为其他,却是他们在战斗的两人那完全无法看清的动作间,仿佛看到克拉赫的手术刀并不是被拿在手中,而是不断飞舞着!

  海博科自己却能看清,对方居然是用一根暗紫色的线连着那手术刀,然后抓着那线操控着手术刀在和自己战斗!

  而那暗紫色的线,非常的奇怪,海博科感觉到自己的剑砍上去,有时候是坚硬无比,有时候却又是那种带着韧性的柔软感,这让他顿时有点无法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力道。

  所以,他的节奏有一点乱。

  但,他毕竟是圣陆上公认的除圣翼骑士和末日五指外最强的人,在发觉节奏变乱的瞬间,他就放弃了这种短兵相接。

  他向后猛地退去,然后一手握剑,一手对着剑格张开,手心亮起了一些黄色的光芒。

  “神下慈念•萦月胧光!”

  海博科发光的手顺着剑刃一捋,顿时,以剑格为中心,那红色的佩剑周围隐约出现了一个直径一人长的淡黄色圆月虚影!

  这虚影,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都不会因为位置的不一样而发生视觉上的变化。

  在他施法的瞬间,克拉赫手中丝线一卷,瞬间在他的右手四指上缠绕了数圈,然后这只手握成了拳头猛地向着海博科击去!

  海博科不慌不忙地举起佩剑,准备挡住克拉赫的一击。

  又是“当”的一声,本来是攻击方的克拉赫却向后退了一下!

  他心中一惊,望向海博科佩剑周围那圆月虚影,“紫月蛛丝竟没有直接将那佩剑击碎?!这人类,施放了什么魔法?!”

  海博科却同样感到一阵惊异,自己施放的这个魔法,他自信即使是碰到第七阶的恶龙,都可以使他的佩剑轻松地将对方那防御力恐怖的龙鳞像切菜一样割开,但在这魔物的丝线面前,这魔法竟然毫无建树?!

  他虽然是用剑格去挡克拉赫这一拳的,但这魔法使武器周围产生的那虚影,却不只是个样子,那,便是这魔法的效用所在,所以,克拉赫这一拳,其实是打在了那虚影上,正常情况下,他的拳头早就被这虚影割成两半了,可就因为那绕了几圈的丝线,导致对方完全没有受到伤害!

  海博科没有多想,他一挥剑,向克拉赫冲了过去。

  克拉赫却一只手拿着手术刀横在胸前,另一只手拽着其尾部的丝线。

  “看来,对你需要认真一点了。”

  海博科本能地突然感觉到一阵危险,他的额头竟突然渗出了一滴冷汗!

  “死医•一线天。”

  “快躲开!!”海博科一边猛地低下身子,一边急忙对着克拉拉几人喊道。

  这一瞬间,凯亚希姆和克拉拉都惊了一下。

  “变了!团长的表情居然变了!”“那个不管面对怎样绝境都面不改色的团长,居然慌了!”

  他们也就想了这么一下,就急忙照着海博科的动作低下了身子,波格恩那边当然也是一样。

  几人就感觉一阵冷风从头顶吹过,没有什么大的声音,但他们身后传来的那建筑物的倒塌声音却让人感觉十分不妙!

  他们回过头,惊异地瞪大了眼睛:身后所有的建筑,全都整整齐齐地横着断裂成了两截!

  帝都的人们,顿时被这一下吓坏了,这攻击是斜着朝上的,所以他们并没有受到伤害,只是赶紧逃离那些掉下来的半截建筑,而那些建筑上宛如是用极细的铁丝切奶酪一般留下的断裂痕迹,不禁让他们怀疑自己的眼睛。

  海博科的眼皮颤抖了一下,“该死的,这家伙使用的这是什么战技?!”他放眼望去,整个视野内所有的建筑竟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