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牛头怪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112 2019.02.21 07:57

  “苍炎骑士的样子,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见到了,还真是令人怀念啊!”

  “呵呵,先皇最为得意的空中部队,威风啊,实在是威风!”

  “看你的样子,至少也是焚天突袭军的将领吧?”

  三个牛头怪的嘲讽间,带着一股怒火,因为在他们的记忆中,就是这些苍炎骑士第一个攻入了他们一族的领地,骚扰得他们无暇他顾,使得接下来地面部队冲击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一片大乱。

  苍炎骑士双手将剑握在胸前,并没有答话。

  属实,他没有把握能打得过这三个牛头怪,但,解决战斗,不一定意味着要将对方打倒。

  “不动吗?”

  “害怕了吧?”

  “那我们就先上了!”

  三个牛头怪的蹄子在地上一蹬,大量碎石被贱起的同时,他们的人已冲了过来。

  但就在他们冲出的一瞬间,那苍炎骑士却不见了!

  与此同时,一个苍白火焰围成的圈突然出现在了这些牛头怪的四周,将他们围了起来!

  趁此机会,苍炎骑士则朝着哈莫尼那边飞去。

  “先救出哈莫尼,之后怎么办再说!”

  这么想着的苍炎骑士,猛地停下了前冲,因为一个浑身都是白色火焰的巨大身躯突然从空中跳到了他的面前,将地面踩得粉碎!

  “怎么可能?这家伙居然不管苍炎带来的痛楚,冲出了火圈?!”苍炎骑士在心中惊道,苍炎本身的伤害对于魔物来说并不太大,但可怕的是其所带来的令人难以想象的痛楚,只要有一点火焰在身体上烧起来,敌人基本上就会被这痛楚搞得手足无措,也正因为这个特性,苍炎骑士才能成为军队中负责突袭和骚扰的主要人员。

  面前的牛头怪,却不管他的惊异,趁他还没有完全控制住因前冲而有些前倾的身体,一拳朝着他打来,仿佛,那痛觉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苍炎黑盾!!”

  在那拳头击来的刹那,一面中间是白色火焰交叉形成的十字、周围则由黑色半透明光幕形成的矩形盾牌出现在了苍炎骑士的面前!

  “砰!!”盾牌被牛头怪的拳头打了个正着,但盾牌却没有什么损坏,反而是那白色火焰的十字在这一瞬间朝着牛头怪喷出了一股火舌,将那本就全身都被烈焰包裹的牛头怪烧得更加剧烈!

  苍炎骑士却顾不上看自己的反击是否有效,因为又一个满身是火的牛头怪此时正从自己的正上方向自己落下,那黑黑的蹄子从他的角度看来就像是两颗陨石一般!

  “苍炎焚身!!”苍炎骑士大喝一声,全身顿时也被那白色烈焰包裹了起来,然而他却并没有因此而受到伤害,反而是速度猛然爆发,人朝着后面倒着飞了出去,正好躲开了从上空落下的牛头怪!

  刚刚向后飞出的苍炎骑士却并没有继续逃遁,相反,他的身子立刻又朝着那刚刚落下的牛头怪冲去,快如一道闪电!

  空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火焰,苍炎骑士停留在了远处,而两个站在一起的牛头怪的前胸已被他贯穿而过!

  可令他惊异的是,那两个牛头怪竟好像没事人似的,再次朝着自己冲来!

  “见鬼的,这些牛头怪的身体是什么做的,胸口被钻了个大洞还能这么生龙活虎?!”

  这时,苍炎骑士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还有一个牛头怪始终没有对他进行攻击,他可会不认为是那家伙胆小。

  觉得有些不妙的他转过头望向一旁,却发现远处的那个牛头怪趴在地上不知在干些什么,但他仔细一看,那家伙竟是在张开嘴吃地上的火!

  “魔法吞噬!以消耗寿命为代价吞噬攻击魔法,然后获得短暂的爆发!”苍炎骑士大叫不好,他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和牛头怪战斗过了,竟将对方的这种能力忘了,而且,他还忘了牛头怪的另一个特点:不要命!

  先是两个牛头怪不顾火焰给他们带来的痛楚扑过来,再然后是即使胸口受到了重伤也无视,最后是剩下的一个牛头怪拼着减损寿命而使用魔法吞噬,这些怪物一旦战斗起来,居然如此地拼命!

  苍炎骑士停止了惊讶,因为两个重伤的牛头怪此时已经扑了过来,两个拳头带着劲风一左一右击出,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也能感受到那可怕的力量!

  他笔直地向着空中飞起,躲开了这一击,但对方很快就跳了起来,将他围在中间,双拳再次击来!

  苍炎骑士如一道光般,飞速落回了地面,然后朝着那正趴在地上吞噬魔法的牛头怪飞去!

  那牛头怪察觉到了他的到来,抬头一张大嘴,“哞”的一声,一道强烈的声波朝着苍炎骑士便飞了过来!

  苍炎骑士避无可避,因为这声波的范围太广,笼罩了他能去的一切方位,无法,他只得将剑格挡在面前,生生地承受下了这突然的一击。

  这声波显然只是个牵制魔法,苍炎骑士并没有受到伤害,但身体却向后翻了一个跟头。

  此时,另外两个牛头怪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趁着他无法调整自己动作的时候,一人一拳打了过来,齐齐地打在了他的脑袋和后背!

  “砰”的一声,苍炎骑士被打得反方向飞了出去,但白色火光一闪间,他又飞到了空中,只不过盔甲上同哈莫尼一样,也出现了凹进去的痕迹。

  吃了亏的他却并没有因此停下攻势,再次朝着那吞噬魔法的牛头怪冲去,但这一次,他的面前出现了那带着白色烈焰的黑盾。

  “不能等这家伙将魔法吞噬完成,否则现在已经十分吃力的我怕是要被彻底压制了!”

  刚刚将他击飞的两个牛头怪,却在此时同时蹲到了地上,犄角正对着远处的苍炎骑士,眼睛则变得鲜红欲滴,闭着的嘴发出了阵阵“哞”的闷响。

  苍炎骑士并没有看他们,因为他认为此时自己和他们的距离足够远,对方无法在他攻击那吞噬魔法的牛头怪以前够到他,所以无视了。

  但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战斗的本能使他心中一紧,扭过头的刹那看到的是两对虽然裹着白色烈焰、但却依稀可以看到有些发红的犄角已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互相间的距离怕不到半米!

  慌忙间他将面前的黑盾转了过来,刹那间,黑盾便被犄角彻底贯穿,他的人也被两个牛头怪带着朝后飞出!

  黑盾再次喷出了烈焰,但却丝毫没有减缓两个牛头怪飞奔的脚步。

  他不是不想抛下手中的盾闪开,但对方前冲的力度太大,使他根本无法做到,只得被对方这么顶着朝后退去。

  但他自然不会就这样被对方牵着走,仓促间他举起了长剑,向着面前的一个牛头怪的头砍去,但那个牛头怪却在这时停下了脚步,将犄角从盾中抽了出来。

  顾不上对方要做什么,苍炎骑士急忙举剑朝着另一个牛头怪刺去,出乎意料的,他的剑直接刺进了对方的脑门!

  可那牛头怪居然像毫无感觉一般,没有一点反应,依旧在飞奔着!

  苍炎骑士急了,抽出长剑再次向着他刺了过去,这一次,正刺到了他的眼睛内,眼球都被剑带了出来!

  可这牛头怪居然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脚步丝毫没有减缓!

  苍炎骑士却在这时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身后,他这一路上撞飞了不少木棚,但真正的建筑他却一个也没有碰到,可这不可能是永久的,他终归会被推到什么建筑上,如果是普通的建筑倒是没什么,最多被撞得穿过去而已,但如果是构筑起那巨大幽蓝色城堡的夺阳石,自己怕就要被犄角钉到那些结实的石头上了!

  可他回过头,看到的却是比那更加令他头皮发麻的场景,那刚才停下了脚步的牛头怪,不知何时竟已出现在了自己身后,同时双角朝着他飞奔而来!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根本反应不过来,对方的角却已经从胸口将他贯穿而过了!

  “啊!!!”苍炎骑士仰天惨叫一声,眼睛里的火焰顿时萎靡了不少。

  而他面前的那个牛头怪,却在这时从黑盾中抽出了牛角,向后退去。

  已经显得有些虚弱的苍炎骑士立马明白了对方的意图,这是要跑到远处再冲锋一次!

  可他没有办法,自己身后牛头怪的犄角贯穿了自己的身体,他已经无法移动!

  “呃啊!!”又是一声惨叫,这一次,盾牌直接被冲得粉碎,而盾牌的主人也再次被犄角贯穿!

  “当啷”一声,苍炎骑士的长剑已掉到了地上,化作了一团白火消失不见。

  他一手抓着面前牛头怪的犄角,试图将身子抽出来,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他现在是被前后两对犄角贯穿,不管朝哪边使力都是没用的!

  一前一后两个牛头怪却在此时直起了身子,角上的苍炎骑士也被举到了空中。

  “嘿嘿嘿……”一个牛头怪不管身上那灼烧着他的烈焰,一只手抓住了苍炎骑士的头盔,说道:“你知道我们有多么讨厌你们这些来回飞的家伙吗,对我们来说,你们就像苍蝇一样令人厌恶,所以,不如叫你们‘苍蝇骑士’吧~”

  说着,牛头怪抓着苍炎骑士头盔的手开始使力,一阵金属变形的声音顿时响起。

  苍炎骑士双手拼命捶打着这只手,却丝毫无法减缓自己头盔周围带来的压力!

  “喂,不要再吃了,这家伙已经完了!”

  后面的那个牛头怪,对着远处那还在吞噬魔法的同伴喊了一句,然后得意地看向面前的苍炎骑士道:“还以为你们邪薮鬼堂都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原来一个个都是这么弱鸡,太令人失望了!”

  人群中,杰弗西刚刚被同伴们救了下来,拉到了一旁,还没站稳脚跟,却看到了苍炎骑士被两对犄角贯穿的画面,他呆住了。

  “那……那是谁?谁被他们杀了?!啊?!”杰弗西惊慌地叫道,人便要朝着那边跑去。

  这时,将地上的火焰全部吞噬了的那个牛头怪,却站了起来,朝他们这边望来。

  他的眼睛周围,充满了鼓起来的红色血管,一对犄角也变得长了许多,大量白色的泡沫粘在嘴周围,看起来,这家伙十分的不妙!

  本来还要追到杰弗西他们这边的魔物中顿时有人发现了这个情况,惊叫道:“离他们远点,那牛头怪的魔法吞噬完成了!”

  转头望向牛头怪的众魔物发现确实如此,急忙朝着周围退去,离杰弗西他们几人远远的。

  刚刚将要跑出去的杰弗西拉住的几人自然发现了那个牛头怪,他们心中一惊,就要脱下人性肤。

  但,他们还没来得及做出这个动作,那牛头怪竟已跳到了他们面前,拳头高高地举起来,只听他嘴中“哞”的一声闷响,一股可怕的力量便伴着他的拳头向几人冲击而来!

  可就在这时,这牛头怪的身后突然有一股闪着黑色莹光的物质朝着他闪来,并在接触到他的一瞬间宛如是胶水一般,将他整个后背都黏了起来,然后他便感到一股自己无法反抗的力量从背后传来,将他朝后面轻而易举地拽了过去!

  另外两个用牛角贯穿了苍炎骑士的牛头怪也是一样,身上黏上了这诡异的东西,并在反方向被拽开后,朝着那吞噬了魔法的牛头怪飞去。

  而苍炎骑士在这时也被这黑色物质从那牛角上拽了出来,平缓地放在了地上。

  远处那哈莫尼身处的洞口,也有一束黑光飞了进去,同时拽出了一个牛头怪。

  四个牛头怪,全部被这物质拖着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远处看热闹的人们这才发现,他们四个的上空、那些黑光的源头处,是一个小小的少女身影。

  她身上穿着蓝色的连衣裙,露在裙子外面的身体、包括头颅,却是发着黑色荧光的胶质物组成的,就像那些黏住牛头怪的物质一样,脸上没有鼻子和嘴,却有着一对发着白光的圆圆的东西长在眼睛处,而她的头发,却是一根根由骨节连接起来的细小骨头,在空中飘动着。

  此时,她的身体下方有着许多黑色的荧光宛如胶质状一样向下延伸出去,直到那些牛头怪的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