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闯入者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2065 2018.11.14 11:30

  少女回过头,一脸淡漠地看着这浑身是伤的雪豹,那黑色的门,此时刚刚消失。

  雪豹来回打量着四周,眼神中露出一股恐惧,这里虽然非常的美,但是传送门那边本来是白天,来到这边为什么会是夜间?难道这传送门还有改变时间的作用吗?

  少女依然没有动,因为她不必有什么行动,花园的巡逻者——珑泪天使就会立刻发现这个不速之客。

  就在这雪豹不知所措的时候,它的四周,猛然从天上落下来了四个漂浮在空中的人影,那速度,仿佛他们本就在那里一样!

  他们穿着白金相间的长袍,长袍下露出一双白色长靴,头部戴着兜帽,里面露出一颗雪白色的骷髅头,骷髅头周围包裹着一层透明如水的液体,不断地慢慢滚动着。他们的背后,长着一对巨大的白色羽翼,一把白色泛着金光的长剑被握在白色的金属手套中,这手周围同样有一层透明液体在缓缓翻滚着。如果不是那白色的骷髅头,任谁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圣洁的圣使~

  雪豹先是惊异,然后立刻警戒起来,它对这些长相怪异的家伙本能地感到危险。

  “入侵者,速速离去!”一个珑泪天使把剑尖朝向那雪豹,说道。

  而这声音,竟然是一个女性的声音,且听起来还很好听。

  她在说话时,和芬歌•列尔一样,嘴都没有动过。

  这雪豹没有再摆出战斗的姿态,而是慢慢变回了那高挑的人形。

  此时,这妖艳女子看起来真是说不出的狼狈。

  身上到处都是污痕和伤口,虽然都不太严重,但足以将一个妖艳的美人变成长得还不错的叫花子。

  她冷静地看着这些骷髅,最后将目光停在了那抢走本应属于她氏族的圣物的少女。

  当她看到这少女施放了像传送门一样的魔法时,她就准备赌一把,自己氏族的萨满,可以通过占卜来找到自己,自己只要想方设法让对方把自己扣押起来却不杀死自己就好,当然如果像那骷髅所说,让自己离去将会更好,自己只要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再回氏族报告,不愁圣物不能被夺回!

  就在她准备张口说自己这就离去的时候,一个妖异的青年突然出现在了那狼耳少女的身后。

  他将手放在了那少女的肩上,用完美的嗓音温柔地说:“你回来了,莉露。”

  莉露没有回答,只是回头望了乌列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憧憬。

  乌列心疼地看看莉露脸上的那个面罩,这面罩使莉露无法说话,但离开了它,莉露就只有死亡。

  “辛苦你了……”乌列摸摸莉露戴着兜帽的头,然后走向那妖艳女子。

  妖艳女子警惕地看着这个青年,却没有什么举动。

  乌列打量了一下这女子,保持着他惯有的微笑。

  “这位女士,您擅自闯入了我们的家中,请问有什么事情吗?”乌列礼貌地问道。

  这女子皱起了眉头,说:“那女孩抢走了属于我们氏族的圣物,我要追回来!”

  乌列听完转过身,接过莉露递给他的那块白色碎片,问这女子:“你说的是这个吗?”

  “没错!”

  乌列笑得浓烈了些,将那碎片握在手中,当他张开手掌时,那碎片竟已消失不见。

  “不好意思,这并不是你们氏族的圣物,也从来不属于你们。”

  说完,乌列走近那女子,继续说道:“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我最讨厌的事情有很多。你却正好做了其中一件,那就是擅闯我家。”

  这女子站直了身子,比乌列高出一头。

  乌列没有仰头去看那女子的脸,一阵威压突然将那女子压了下去,使她渐渐跪在了地上,她想反抗,却发现自己的反抗在这威压面前宛若无物!

  “除了我的家人,没有人可以俯视着我。”乌列虽然笑着,但眼神中充满了冷漠,“你还做了一件令我厌恶的事情,那就是你在暗中对我使用魅惑的魔法。”

  这女子颤抖了起来,不是因为那威压,而是单纯地因为乌列的语气,她从那语气中听出了乌列对自己的不满有多么浓郁,她开始后悔自己当初的赌博。

  乌列观察了跪在地上的女子半晌,轻声叫道:“列尔,来一下我这里。”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穿着白色盔甲的骨翼骷髅就出现在了乌列的身后。

  芬歌•列尔单膝跪在乌列后面,恭敬地叫了一声“主人”。

  乌列依旧看着那女子,问列尔:“瑟尓妮不在,对圣陆现阶段知识了解得最多的就是你了,告诉我这女人是什么种族。还有,站起来说话,说过多少次了,我允许你们表达对我的恭敬,但不要在和我说话的时候还这样跪着。”

  “是,”列尔站了起来,回答道:“主人,这女人是兽人,是在很久以前渡海而来的外海人。”

  “哦?兽人~”乌列饶有兴趣地看着地上的这个女子,然后蹲了下去,用手抓住了她的脸,仔细观察了起来。

  这女子颤抖得更厉害了,这妖异青年的手套竟然带着一股可以钻到骨头深处的寒意!

  很快,这女子的脸就有点冻青了。

  乌列放开了她,仿佛失去了兴趣一般,转身走向莉露,同时说道:“把这女人扔给瑟尓妮吧,她似乎还没有研究过这个兽人种族,也让她兴奋兴奋。哦对了,”乌列突然停下了脚步,扭头看了看那女子,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物,“你最好不要抱有任何希望,你们的什么叫做占卜的把戏,不会有丝毫的作用。”

  那女子猛然抬起头看着乌列,带着不敢相信的表情,还带着一丝绝望。

  乌列没有再去看那女子,径直带着莉露离开了。

  列尔走近了那女子,用戏谑的语气说道:“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是主人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一个不是盖拉缇克教教众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看来你彻底将主人惹生气了。”

  那女子用哀求的眼神望向列尔,但列尔空洞的双眼似乎并没有看到她眼神中的感情。

  列尔转过头,对那几个珑泪天使说道:“将她关到瑟尓妮的实验室去。”

  “是,列尔大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