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腐侍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501 2018.11.23 10:56

  克拉赫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只是朝着柯曼特站着,那面具眼部的孔内一片漆黑,也不知道他是否盯着柯曼特,但柯曼特却不会去质疑这一点,因为她能感受到那仿佛在切割着她身心的眼神。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阻拦我们,又为何迟迟不出手?难道是单纯地想要戏弄一下我们吗??”柯曼特开口问道,她不认为对方会回答,也不认为这样可以拖延时间,她只是受不了这种无声的凝视。

  但克拉赫却出乎意料地说话了:“因为芬特海姆大人无聊,想要看点什么有趣的东西,但太快结束的话,会让他生气的,所以你说的‘戏弄’一词也不无道理。”

  柯曼特的眼皮跳了跳,将目光转向上方的芬特海姆,问:“你的意思是这不过是给你那什么海姆大人的一场演出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克拉赫淡淡地说。

  “轰!”

  福埃特捂着胸口,从那洞口中冲了出来,将洞边沿的碎石撞了个粉碎。

  他的胸前有一个不大的凹洞,也就拳头大小,看样子是克拉赫那“轻轻”一挥的杰作了。

  “可恶,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力量,居然让我的腐肢出现了萎缩,无法复原!这种状态下我已经能和第六阶的存在一拼,可却依然被压制得死死的,难道他是第七阶?!不!不可能!圣陆上第七阶的存在稀少到令人发指,我不可能在这里遇到!”福埃特看向胸前的凹洞,“吸收了‘腐间死褐’大人的腐化暗魔势后,我的身体和速度强化了几十倍不说,每一击都可以在空中留下腐化之种,让对方顷刻间化为一滩腐肉,可这家伙,居然连这些小到肉眼不可见的腐化之种都躲了去,这样的家伙,为什么会来找摄冥会,难道是什么仇人??”

  克拉赫依旧看着柯曼特,对身后的福埃特毫不在意。

  柯曼特觉得不妥,立刻唤出了数具干尸挡在自己面前,虽然她自己也知道,这于事无补。

  “不行,这家伙太强,绝不能再和他发生战斗!”福埃特一边想着,一边将目光移向了柯曼特身后那三具背着铁岚等人尸体的干尸,“虽然有些浪费,但总比把命扔在这里强!”

  福埃特突然趴在地上,像要呕吐一样,嗓子里发出了干呕的声音。

  然后,他整个人便化作了一滩黑水!

  柯曼特看到这一幕,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开始防止克拉赫突然发难,并装作无意间挪了挪位置,挡在了克拉赫和她后面的三具干尸中间。

  “芬特海姆大人,最讨厌的事情有两件,你刚才要做的正是其中一件——在他享受一件事的时候打扰到他!”克拉赫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二人的动作,不紧不慢地对着柯曼特说道,“如果芬特海姆大人因为你刚才的举动生气了的话,我这边会非常麻烦,所以,请你不要再做出类似的事情。”

  柯曼特疑惑地看着克拉赫,他的语气和他说的话,就好像在一本正经地和自己说着什么事情不能做一样,现在这样的状况下,这个样子不会很可笑吗?

  但对方的语气却就是这样,完全没有做作。

  “他说如果那小孩生气的话,他会非常麻烦……”柯曼特思考着这句话,是否可以利用那小孩给这个强得不可理喻的男子造成麻烦来摆脱现在的困境呢?但现在,她还不要考虑这个,先看看福埃特这边的情况再说。

  柯曼特身后的三个干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那铁岚三人的尸体放在了地上,用自己的躯干挡住了克拉赫的视线。

  而铁岚三人的尸体上,正覆盖了一层蠕动的白灰色像肌肉一般的组织,看起来异常恶心。

  “看来很顺利,”柯曼特在心中说道,“只要福埃特大人的施法成功,就算不能干掉这个家伙,也至少能让我们两个逃走!”

  “还没好吗?我这边可是浪费着宝贵的时间在等着你们。”

  克拉赫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却让柯曼特感到一阵发冷。

  这家伙明明发现了福埃特的举动,却毫无反应吗?他对自己的实力就这么自信??

  柯曼特的心里,突然涌现出了不祥的预感。

  “呃啊!!!!!!!”

  一声恐怖的叫声从柯曼特身后传来。

  那原本背着铁岚几人尸体的三具干尸,被发出这声音的人撕了个粉碎!

  铁岚,依旧戴着头盔、穿着盔甲,看不到他的肉体变成了什么样子。

  但,看到现在的他,绝不会有人认为他的身体没有变化。

  因为从他那铠甲的缝隙中,钻出了无数白色的触手,有一些没钻出来的,还在一点点向外蠕动着!

  而撕裂干尸的,就是这些触手。

  接着,维谢尔,和詹纳的尸体,也缓缓站了起来,白色的触手从他们的盔甲中慢慢钻了出来。

  而维谢尔,是没有戴头盔的。

  但他那露出来的,已经不能叫一个头颅了。

  因为那东西连五官都没有了,只有无数的灰白色组织一层叠着一层,覆盖在上面,或者说是这东西本身就是这些灰白色组织组成的……

  柯曼特将香子兰魔盒中刚才收起来的三人的武器向他们抛去,这三具不知道该称作是什么的东西,将武器拿在手中后,一起转过了头,看向克拉赫。

  福埃特,站在这三个恐怖生物的背后,已经变回了人型,只是感觉他本就已枯萎的脸似乎又萎缩了一些。

  “嘿嘿嘿,你的确很强,但到此为止了,这三具本来是第四阶的尸体,被我的腐肢侵蚀后,全部可以达到我的战斗力,而如果他们携手,即使是第六阶的人,他们都可以轻易干掉!”福埃特笑着,没想到对方这么托大,让自己的施法如此顺利,“去吧,我的腐侍们!将这个人撕个粉碎!”

  福埃特的话音刚落,这三具被他称作腐侍的怪物便消失不见了,速度是如此之快!

  维谢尔,出现在了克拉赫的身后,弓上三支箭,猛地向克拉赫的头射去!

  詹纳,从克拉赫的上方出现,右手佩剑向克拉赫头颅斩去,剑身划过空中,留下一道月牙痕迹。

  铁岚,在克拉赫的正面,他的双手剑在身后的地上拖着,然后猛地向克拉赫面前挑起,剑还未到,一股可怕的剑气已经扑面而来!

  福埃特和柯曼特没有去看战局,而是向着峡谷外退去,他们很想回到那被废弃的据点内,因为那里有传送魔法阵,但无奈战场挡在了他们面前,他们只能选择向另一边逃。

  福埃特扭过头望向克拉赫那边,眼中有一丝遗憾,如果能将这样的强者做成腐侍,普斯森特公国很快就会成为摄冥会的天下了!

  三个腐侍的动作太快,仿佛他们三个本就在克拉赫身边的这几个位置一样。

  但克拉赫更快,三人的攻击还没到,他就已不见了!

  铁岚急忙收手,但剑气还是飞了出去,维谢尔的箭,也一样已离弦。

  两人一侧身,躲开双方的攻击后,詹纳的斩击却到了!

  “轰!”的一声,地面如火山喷发一般,碎石尘土被溅得飞了起来,铁岚和维谢尔,被这斩击的冲击力撞飞了出去,但很快就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双脚着地,巨大的惯性让他们在地上滑了很长一段距离才停下!

  而詹纳斩过的地面,竟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宛如小型山谷的裂缝!

  “诶~~~~~~这家伙好强的力量啊~”峭壁上的兰特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那蜘蛛失去了兴趣,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峡谷间的战斗了。

  而维谢尔的箭,和铁岚的剑气,直直地飞了出去,久久不停!

  箭矢飞的方向,却正是福埃特两人逃跑的方向。

  “危险!”福埃特看到这一幕,一把拉着柯曼特向一旁跳去,而几具护着他们的干尸,来不及闪躲,被维谢尔的箭射个正着!

  但他们并没有被贯穿,而是竟直接在碰触到这箭之前就被这箭周围的冲击波撕了个粉碎!

  三支箭,很快就不见了踪影,似乎永远也不会减速一样。

  而那道剑气,飞到远处,似是终于撞到了什么东西,一阵随时轰鸣声从远处传来,显然这剑气也不会弱!

  克拉赫站在一旁,看着这三个已经只能被称作怪物的腐侍,依旧站得笔直,仿佛对他们可怕的力量毫不在乎。

  然后,他将头转向了逃跑的福埃特二人,猛地冲出。

  克拉赫在冲向福埃特二人的瞬间,铁岚来到了他的面前,双手剑举过头,向他劈下,同时铁岚身上无数道白色触手像无数利刺一样向他刺来!

  克拉赫的人却已冲到了福埃特的身后,背对着福埃特,而他手中的手术刀,此时刚刚回到他的手中,可他的手术刀刚才一直没有离手才对,难道他出手了?

  没错,他出手了。

  铁岚的剑和那无数白色触手,在一瞬间都化作了粉末!

  即使是这么快的腐侍,也无法赶上克拉赫这手术刀恐怖的斩击速度!

  但克拉赫没有对铁岚出手,而是直接向着福埃特二人冲去,他身后的维谢尔和詹纳虽然想追,却无奈根本无法赶上他的速度!

  “你就和这三个家伙玩吧,他们看起来挺有意思的。”兰特双手托腮,饶有兴趣地看着下面,突然说道。

  “可芬特海姆大人,摄冥会的情报……”克拉赫停下了脚步,犹豫道,顺便将冲过来的维谢尔和詹纳两人若无其事地击飞了出去。

  兰特没有说话,他盯着克拉赫,笑容全无,那眼神,简直可以说是从地狱来的恶鬼才能拥有的恐怖眼神!

  “遵命,芬特海姆大人。”克拉赫急忙答应道,他倒并不怕兰特会对他怎么样,只是兰特发起火来实在会让他非常麻烦。

  克拉赫将注意力转到了三具腐侍身上。

  兰特转过头,看着远处的福埃特二人,自言自语道:“不过,克拉赫说得也有道理,不能让这两个家伙跑掉。”

  说完,石头上已不见了兰特的踪影。

  福埃特和柯曼特站起来刚跑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因为兰特正一脸天真笑容地站在他们前面,“大叔大婶,你们两个要去哪里呀~”他的语气是如此地可爱,就像邻家小孩平常地打个招呼时的语气一样。

  但福埃特二人就算真得有这种感觉,也绝不会认为兰特是个普通小孩的,他刚才分明在那峭壁上坐着,眨眼间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如果谁还把他当做一个普通小孩,那不是瞎子,就是傻子。

  “我还要看克拉赫和那三个家伙玩,所以,你们能老老实实呆着不要动吗?不然的话,”兰特说着,眼神突然变得有些狰狞,“你们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可不能保证哦~”

  “尸潭爆!!”柯曼特突然一只手按向地面,大喊道。

  以兰特为中心,地面猛然爆炸开来,溅出了无数绿色液体,顷刻间,兰特周围的地面竟已变成了一汪绿色的潭水!

  兰特没有闪避,他站着的地方早已没有土地,本应因没有着力点而失去平衡的兰特,居然就这么飘在了那里。

  而这些绿色液体不断地从潭中喷涌而出,形成一小波浪花,向兰特扑面而来。

  兰特的身上,已经溅满了这种液体!

  “呲呲”的腐蚀声音从兰特身上传出,阵阵白气冒起。

  但兰特却没有什么变化!

  他抬起一只手看着这强酸性的绿色液体,“诶?这东西还真是有意思呢~瑟尓妮那家伙好像就有类似的东西,不过比这个要强太多就是了。”

  “怎么可能?!”柯曼特和福埃特看着全身沾满了绿色液体却毫无反应的兰特,一脸惊愕,“尸酸”可是上面那些恐怖的分会会长的魔法产物,尽管她使用的是最弱的,但还从未出现过不见效果的情况!

  “芬特海姆大人,请不要将瑟尓妮给您的人性肤弄坏。”克拉赫向远处的兰特说道。

  兰特没有理,依然饶有兴趣地把玩着身上的绿色液体,仿佛把它们当做了玩具。

  此时,三个腐侍如疯了一样地进攻着克拉赫,可克拉赫要么就是闪躲开来,要么就是稍稍用点力将他们击飞,就是不用全力。

  他不能停止战斗,也不能结束战斗,因为兰特的玩性,即使他没有在看……

  铁岚没有了武器,用胳膊插入了一旁的石壁,生生地拽出了一块巨石当做武器,对着克拉赫挥舞着,那巨石在无数触手的缠绕下仿佛发生了变化,竟变得坚硬无比,如金刚石一般,在碰触到旁边的石壁时,直接将它们扫得粉碎!

  维谢尔的箭,不断地从四面八方射来,他的速度太快,可以让他不断地变换方位射出箭矢。

  詹纳强大的斩击,每次都会在地面和石壁上留下一个巨大的缺口!

  可克拉赫却依旧如一个舞者一般,在他们之间来回闪躲着。

  突然,他停下了,詹纳的剑却正好斩来,“呼”的一声,巨大的风声响起,他抬起没有拿手术刀的手,竟挡下了那可怕的一击,不,不是挡下,他竟用食指和大拇指夹住了詹纳的佩剑!!

  而他连看都没看詹纳这边,他的头,转向了峡谷另一边的深处。

  此时,那里走来了三个人……

  “哎呀,果然在战斗啊~”

  “哼,不是在战斗,又能是在做什么?!”

  “这么热闹,看来是来对了地方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