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现状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5799 2019.06.15 13:06

  一天过去了,圆月再一次升起。

  两具无头尸体,停留在原地,始终没有人动过。

  老人甚至都没有走出他那间小小的木屋。

  似乎,外面发生的这些事情,还不如他在书中可以看到的画面令他感到刺激。

  但他并不知道,他苦心孤诣所追求的那些历史,完全可以在此时站在他屋外之人身上了解得更加透彻。

  屋外,有两个人。

  一个,是戴着乌鸦面具的克拉赫。

  另一个,却是面无表情的乌列。

  乌列不露声色地盯着地上的尸体,许久没有说话。

  克拉赫却知道,乌列不露声色,就是不悦。

  两人已经看过了尸体的记忆,也看到了他们临死前的场景。

  乌列悠悠地呼出一口气,问道:“阿莉尔从杰弗西那里问了什么?”

  “琴在出事之前所发生之事的详尽过程。”克拉赫语气有些沉重地说道。

  “杰弗西有说范德夏特的事情吗?”

  克拉赫摇了摇头,道:“毕竟是主人您特意嘱咐过的,关于范德夏特杀害了琴的事情,阿莉尔应该还不知道。”

  乌列望向土路通向的远方,眼神有些迷离地道:“我就是怕阿莉尔做出复仇之类的事情,才选择了隐瞒……”

  “现在看来,您的选择是对的。”克拉赫低下头看看尸体,说道。

  “只是避免了最坏的结果而已,现在,阿莉尔隐藏了气息,断绝了联系,独身一人去找摄冥会复仇,说到底,这也是我和巴罗迪亚的问题。”

  “不,主人,这不是……”

  “没能将阿莉尔的心情照顾到,这就是我们两个的问题。”乌列打断道,他转过头,认真而略带些凝重地对克拉赫说道:“克拉赫,我们正处在非常危险的时期,你应该明白。邪薮鬼堂已经彻彻底底地暴露在世人的面前,他们对我们的恐慌,正在最为不稳定的状态,因为他们对我们完全不了解。而神秘,则是造成恐慌的最好理由。”

  克拉赫同样看着乌列,乌列的话,他虽然知道,但经乌列说出来,他的心情却感觉愈加沉重,就好像起雾的内心世界又增添了一层厚厚的阴霾一样。

  “现在,除去摄冥会,末日五指与圣翼骑士都对我们虎视眈眈,虽然我在千眼圣凰的公告时进行了对律天使的处决,那是我能想到的唯一适用的办法,但同时,那也是在我看来最为低级的办法!克拉赫,暴力,永远不能令争斗停止。除非……你将敌人彻彻底底地屠戮干净,不过,到那个时候,你能否还能保持自己心灵的清明,就是个问题了。”

  克拉赫略微低下了头,他明白乌列说这些的意思,一来,是表达阿莉尔现在的境况有多么的危险,二来,则是告知克拉赫他不想处决律天使那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也就是想尽量避免和人类的再次冲突。

  “另外,阿莉尔自己这边,也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您是说……”

  “是啊,她身为极为罕见的在亡语强化过程中出现了变异的狱灵,本来是一件好事,但这个过程,却使她的牢狱出现了松动,其他魔物还好,但,有一个不同……一旦阿莉尔将他释放出来,很有可能会被他摆脱束缚!”

  克拉赫怔了怔,略带疑惑地问:“主人,不过是一些远古的魔物而已,在过去都无法抵挡得住先朝诸贤的攻势,如今七位冥尘大人还经历了您苏醒之后史无前例的强化,难道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吗?”

  乌列的脸色却变得更加认真,“这一个……不同。就算阿莉尔真地和范德夏特遭遇,相信我,这个存在完全可以使阿莉尔站在不败的境地!”

  克拉赫惊道:“什么?可以和范德夏特正面对抗?是什么……”

  克拉赫的话还没说完,忽然间两人的周围出现了大量黑袍人,将两人包围了起来。

  他们看了看地上的尸体,一股冰冷的杀意随即升起。

  乌列瞥了这些黑袍人一眼,表情不变地道:“总算到了吗?隔着很远就感觉到你们这扭曲的魔力了。”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一个黑袍人用沙哑难听的声音冷冷地道。

  “渣滓而已。”克拉赫不屑地抢道。

  “找死!!”那黑袍人一怒,暗魔势顿时在他的手边聚集了起来。

  一旁却有个人快速地抓住了他的手,有些惊疑地道:“喂,这人,看起来好像有些眼熟!”

  周围,又有一些黑袍人反应了过来,同样惶恐地道:“骗……骗人的吧……他好像……是邪薮鬼堂的那个……乌列?”

  这话一出,所有的黑袍人登时面面相觑,一股极强的不安在他们间穿梭着。

  刚开始说话的黑袍人却一甩同伴的手,冷笑道:“那又如何!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是不是以为,干掉了一个律天使,就可以在圣陆上横行无忌了?哈哈,告诉你,圣翼骑士那些蠢货,都是废物,他们,连老子都打不过!”

  说着,这黑衣人猛地抬起双臂,将那身黑袍子甩了出去,露出了他的身体。

  克拉赫正对着这黑衣人,看到他的样子后,心中居然也是一动。

  不过,不是因为对方有多么可怕和吓人,而是即使身为魔物,克拉赫也觉得这人太恶心。

  他的身体,充满了十字形的像被刀划过的口子,胳膊、大腿、脖子,甚至头顶上也是。

  而这些口子,都在不断地蠕动着,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看起来,这身体简直就像一堆即将孵化的虫卵黏在了一起……

  “还真是难看啊,即使在魔物中,你也可以去参加个选丑的大赛了,搞不好,某些有着豢养恶心宠物癖好的魔物,还会把你认领回去。”克拉赫淡淡地道。

  那人狰狞的面孔霎时间露出了怒不可遏的表情,但很快,他就疯狂地笑了起来,“你们也就是耍耍嘴皮子了,当你们见识过腐化暗魔势的力量后,我会好好地享受一下你们求饶的过程的!”

  说着,他大吼一声,那些十字刀口便蠕动得更加剧烈起来,皮肉因为这蠕动,开始被翻起,露出了里面白色的东西。

  “主人,我看不下去了。”克拉赫对背对着那黑袍人的乌列说道。

  “那就让他见识一下,他和你的差距是多少。”乌列似是失去了兴趣,朝着一边走去。

  那些围住了他们的黑袍人,立刻争先恐后地让开了一条路,完全不敢阻挡。

  “你们这群废物!!摄冥会的尊严都被你们给丢尽了!”说着,那疯狂黑袍人的一处口子中猛然飞出了一个白色的物体,这物体直直地朝着率先让开路的一个黑袍人飞了过去,那人面露恐惧,却已来不及闪躲!

  眼见这东西就快要碰到他,一只手,却直接将这东西握了起来!

  所有黑袍人在此时都反应了过来,惊惧间退开,离克拉赫远了很多。

  “呵呵,这可怨不得我,你居然主动碰触‘腐间死褐’大人的腐化暗魔势产物,只能怨你太蠢!”疯狂的黑袍人狞笑着道,但很快,这笑容便僵硬了起来。

  因为克拉赫竟直接将那白色的肉质物捏了个粉碎,可看他的手却是毫无破损。

  “怎么可能?!就算你是魔物,也不会在直接接触腐化暗魔势之后毫发无损!”

  克拉赫手术刀一甩,将那个本来是这白色物质的目标、正颤抖着准备逃跑的黑袍人卷了过来,同时用那刚才捏爆了白色肉质物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道:“不要误会了,我可没有要救你的意思,你也没有逃跑的权利。”

  克拉赫的手上,残留着很多碎渣和液体,而这些东西,全都沾到了那黑袍人的勃颈处。

  这一刻,他哀嚎了起来,但这哀嚎不过持续了半秒不到,他全身的皮肉,在不到两秒的时间内便像被融化的雪一样腐烂干净,而骨头,也没能坚持几秒。

  很快,克拉赫手中的一个大活人,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腐间死褐’蒙达特•莱格里特,他的腐化暗魔势的确很强,如果是他在这里,我还真没把握能对抗!不过,你这第四阶的渣滓,居然也如此狂妄,我真想将你扔到圣翼骑士的面前,看看你的大话还能持续多久。”克拉赫说着,又卷过来一个黑袍人,将他当做了手帕,不断地擦着手上的秽物。

  伴随着一声惨叫,这黑袍人很快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下,周围的黑袍人可站不住了,他们急忙施放起防御魔法和增益魔法,朝着四面八方跑去!

  “不许走!”那疯狂的黑袍人怒吼道。

  “放心,他们走不了。”克拉赫言语间,手术刀已出手,下一刻,所有的黑袍人便全都被卷回来扔在了地上!

  疯狂的黑袍人呆在了原地,他根本看不清克拉赫的动作有多快,那把奇怪的手术刀只是一晃,它后面的暗紫色丝线便已经将所有的人都卷了回来!

  “可以看清吗?如果连这种速度的动作都无法辨别的话,那就太令人可笑了。你口中被你蔑视的律天使,速度比我快十倍不止!”

  “你放屁!!”疯狂的黑袍人怒吼一声,身上所有的口子都迸发出了数个白色的物体,像雨点一般朝着克拉赫飞去!

  克拉赫从容地一闪,便来到了他的身后,而那些白色的物体,很多都打在了地上那些黑袍人身上,痛苦的呼号登时此起彼伏,却又很快归于沉寂。

  疯狂的黑袍人,正准备寻找克拉赫的去向,却感到浑身一疼,无法动弹了。

  站在他身后的克拉赫却已将手术刀收起,迈步朝着乌列缓步追了上去,同时嘴里不忘嘟囔了一句:“真是难看到了极点。”

  望着远去的克拉赫,这黑袍人的面部不断地因愤怒而颤抖着,可这时,他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些更长的口子,不过,在这些口子里的可不是那些白色的物体,而是猩红的鲜血!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身体上便出现了更多这样的切痕!

  他恐惧地移动了一下眼球,可一只眼球却在这一刻掉出去了一半!

  他想张开嘴,可嘴角到后脑勺的地方却又是一道切痕,他的上半个头,直接沿着这道切痕脱落,摔到地上,变成了一片一片的碎肉!

  最后,那具同样被克拉赫切得满是切口的身体,也崩溃着变成了肉片,藏在里面的那些白色肉质物,则化作了一滩滩绿水。

  屋内的老人,正因为外面太吵打扰了他读书而生气地打开了门,想要训斥几句,却看到了这诡异而血腥的一幕。

  他瞪着眼,张着嘴,半天没反应过来。

  “我劝你早些离开这里。”乌列好听却又平淡的声音,在这老人的脑海里响起。

  过了好长时间,老人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缓缓地朝着屋子里走去,同时嘴里叹道:“果然还是书中的世界好……”

  再说乌列这边,待克拉赫追上来后,突然问道:“你觉得,阿莉尔为什么选择了从普斯森特公国开始进行复仇,而不是在她原本负责的埃德博萨帝国?”

  “……不知道,主人您从雷塔尔德那里得到的记忆中,标明得较为详尽的,都是德拉内奇公国之内的摄冥会分会,而这些已经被我们彻底毁灭,‘魔棋尸青’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关于其他公国摄冥会据点的信息,又都不是太多,也许,她是随机挑选的?毕竟我们都会传送魔法,选择哪里其实都一样。”

  乌列想了想,道:“不会,阿莉尔一定是有着什么计划,这个计划,在普斯森特公国之内施行最为合适,那,又是什么使普斯森特公国变得如此特殊呢?”

  “我想,只会是因为摄冥会的某些因素吧,毕竟她的目标是他们。”

  “摄冥会……雷塔尔德的记忆表明负责普斯森特公国分会的人是‘腐间死褐’莱格里特,这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乌列苦思了起来,他必须猜测阿莉尔的计划,才能进一步了解阿莉尔的动向,从而找到她,否则,在偌大的公国内寻找一个刻意隐藏了踪迹的人,无异于海底捞针。

  “主人……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问您……”克拉赫突然有些迟疑地道。

  “……嗯?你说什么?”乌列回过神来,问道。

  “呃呃……没什么……”克拉赫嗫嚅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放弃了。

  乌列停下了脚步,看着他,道:“你是想问阿莉尔和我、巴罗迪亚谈了些什么吧?”

  克拉赫沉默了一会儿,幅度很小地点点头。

  “你应该能猜得出来。阿莉尔要求我们暂停所有其他的工作,将铲除敌人作为首要事务,而摄冥会,排在敌人中的第一位。”

  “……看来,您和巴罗迪亚都拒绝了。”

  “你也觉得,应该这么做?”乌列问道。

  “……巴罗迪亚大人为何也会拒绝?他不是也主张先消灭一切威胁吗?”克拉赫转换了一下话题。

  “因为阿莉尔的建议是存着私心的,就这么简单。”乌列极为严肃地道。

  克拉赫又迟疑了一阵,刚要张口继续说什么,乌列却抢先将手放在了他的肩上,坚定地说道:“克拉赫,我会将阿莉尔平安地带回来的,好吗?”

  “如果……如果其他人也出事呢?不先消除这些威胁,所有在外面的人都会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危险所伤害!”

  乌列直直地盯着克拉赫,反问道:“你所说的这些威胁,包含哪些对象?”

  “……”克拉赫想了半天,说不出来。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无法回答吗?因为你明白,除去我们这些家人以外,所有的人对我们来说都是威胁。这项提议,其实是要我将圣陆一切除我们之外的生命全部屠戮殆尽!你想让我成为先朝诸皇最恨的那些只有杀戮本能的远古魔物吗?”

  面对着乌列的问题,克拉赫再次沉默了下来。

  这次沉默,持续了好久。

  但,他还是没有妥协,同样反问道:“主人,那如果,不杀掉所有的生命,就无法保证家人的安全,你会怎么选择?”

  乌列表情不变,依旧是盯着克拉赫,却半天没有回答。

  他在思考,在衡量。

  但这种问题,并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考虑清楚的,除非,乌列是一个极端的人。

  克拉赫也没有动,他静静地,在等待着乌列的回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乌列的思考,完全没有进展。

  克拉赫正要说什么,乌列却猛地别过了头去。

  在这一瞬间,克拉赫眼睛一花,好像看到乌列翠绿的眼睛中有一抹墨黑色闪过,他一惊,叫道:“主人?!”

  “没事!!”乌列大声说了一句,然后快步朝前走去。

  走了两步,乌列背对着克拉赫道:“你先回去吧,阿莉尔的事情,由我和安达莉塔来解决,毕竟阿莉尔是她的手下。”

  克拉赫一听乌列的命令,立刻急道:“主人,我也想……”

  “回去。这是命令。”乌列淡淡地说道。

  “可是……”

  “芬特海姆马上就会有新的任务,你是除我以外唯一能保证他心境平稳的人,就当是帮我分担一些,好吗?”

  克拉赫刚要再说什么,却停了下来。

  他站在原地,过了好久,才回道:“好吧……”

  “你应该理解我这样做的原因,克拉赫。”乌列的眼球,此时又恢复了翠绿色,“从我们面对的敌人来看,除了阿莉尔、狞欢、莉露和瑟尓妮以外,其他的冥尘侍已经无法应付这种层面的战斗了。魔壳的疯铁狂钢法欧,他在与你战斗的时候,真地拿出全力了吗?我很怀疑。而像他这样实力的人,正是今后我们要面对的主要敌人,为了没有后顾之忧,我甚至会考虑让冥尘侍以下之人全部退居二线,不再参与碎片的搜寻工作。不,这是我接下来必定要做的安排,我们越是在外面声名鹊起,受到的威胁就会越大!”

  克拉赫听着乌列的话,整个人松了一下,放弃了,算是彻底地对乌列的话表示了同意。

  他不得不承认,这便是邪薮鬼堂的情况。

  由于圣陆长久以来都处于一个十分和平的环境,连人类间的战乱都只是近百年才开始出现,魔物的侵犯更是只存在于一些禁区之内,邪薮鬼堂的出现,等于给了所有人一个目标,一个恐惧的目标,一个攻击的目标,一个欲除之而后快的目标。

  那么,邪薮鬼堂现在就剩下了两个选择:杀光威胁,或者是保持克制。

  前者,必定万无一失。

  后者,可能百密一疏。

  但乌列选择了后者。

  这个选择,克拉赫并不太过抵触,但他当然更喜欢前者。

  可喜欢又如何,喜欢,不代表那就是对的。

  你会因为喜欢一个女人,而抛弃自己现任的妻子吗?

  克拉赫现在,就是这样一种感情,他有那种欲望,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在叫喊着:这样做是绝对错误的!

  只不过,这声音,有时候高,有时候低,使他的这种欲望不时地从心底升起。

  其他人,恐怕也是这样。

  克拉赫,没再说什么地走了。

  乌列看了看没有几颗星星的夜空,暗自摇了摇头,喃喃道:“下次外出,要尽量避免和人同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