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95 2018.12.11 11:01

  他梳着整齐的分头,光亮的金发中看不到一点花白的痕迹,额头略微有一点抬头纹,却丝毫不减其精气神,只是增加了一丝沉稳。

  一双内敛的褐色眼睛,却被乌列发觉在不经意间可以流露出极为犀利的眼神。

  他的鼻子显得略微有些尖,可以说是他脸上的一个特点,梳理的洁净无比的髭须,是他这个人的魅力所在,而其他地方的胡须,却刮得干干净净,正如这个旅馆一样,来来往往的人虽然又多又杂,但却被他管理得井井有条、整洁有序。

  尽管他的嘴中说着不耐烦的话,但却丝毫看不出一点不耐烦的样子,绅士一样站在吧台内,不紧不慢。

  “乌列大人,您对那个老人很感兴趣吗?”仙忒对不时望向老人的乌列问,“哎呦!”

  乌列没有回答,只是用勺子轻轻地敲了一下仙忒的头,目光却仍看着那老人,“都说了,不许叫‘大人’,就叫我乌列!”

  仙忒鼓着嘴,对乌列用勺子敲她表示不满。

  然后,乌列便感到大片比仙忒更加不满的视线朝着他望来。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才发现有许多年轻的小伙子正仇视地盯着他。

  乌列苦笑了一下,他忘了自己这桌有两个美女坐着,自然是男人们的焦点,而自己这一下既表现出了一点暧昧,又欺负了他们憧憬的对象,不招忌恨才怪。

  “我刚才观察了一下,城卫军和治安军貌似都有要搜捕咱们的意思,怎么办?”克拉赫问。

  “说起治安军了,普莉奥,你还没告诉我今天咱们遇到的那个‘紫心公主’是怎么回事呢?”乌列毫不在意克拉赫说的情况,反而问起了其他事情。

  普莉奥无奈地看了乌列一眼,这个魔头也不知道是心大还是自信心过强,似乎对一切都不上心。

  “‘紫心公主’加萨兰克•伊珥蕾,帝都有名的残暴公主,也不知是不是神圣诸神嫉妒她,虽然有着一副绝世美貌,却给了她一颗冷酷至极的心,据说她是一个极为自闭的人,喜欢独处,尤其讨厌,不,是恶心男人,任何敢于靠近她的男人,都会被她毫不犹豫地施以各种残忍的惩罚,连贵族都不例外,对她来说,男人就像蛆虫一样令她作呕。”

  “所以,你觉得今天差点撞到她的那两个士兵,会是什么下场?”乌列喝了一口麦酒,撇撇嘴,显然是不喜欢。

  “别问我……我怎么会了解一个残暴的人的想法。”普莉奥说完这话有点后悔,这话好像在暗讽某人是残暴的一样,但自己其实没有那个意思。

  幸好乌列似乎没有听出来,他笑了笑,然后又将目光移向了那个老人。

  “乌……列,”第一次直呼乌列名字的仙忒有些不适应,缓缓叫道。

  “嗯?”乌列依旧看着老人,答应道。

  “我……能求您一件事吗?”

  “哦?仙忒有求我的事情?这还真是稀奇,平时我想让你求我一件事都难,今天居然主动求我?”乌列似乎来了兴趣,坐正了身子,准备听听仙忒说的是什么。

  “……我想求您,不要为了我去惩罚那些城卫军的人……”

  乌列和克拉赫都怔住了,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仙忒居然猜中了他们的想法。

  反倒是普莉奥,没有想到这一点。

  乌列和克拉赫,都是暗中准备过后好好收拾那些城卫军一番的,既为仙忒报仇,也能让他们在帝都的行动少一些阻力。

  但仙忒居然猜中了他们的想法,看来还是相处的时间长了,比较了解他们了。

  乌列和克拉赫对视了一眼,克拉赫是带着疑问的目光,意思是问“怎么办”,乌列却在桌下暗中踢了克拉赫一脚,让克拉赫急忙好像没事人一样喝起了酒。

  “好吧,既然是仙忒第一次求我,那我就答应你~”乌列笑笑,重新靠在椅背上。

  仙忒感激地看着乌列。

  “你……原本是怎么打算的?”普莉奥皱着眉头看着乌列,她可不会天真地认为乌列和克拉赫会简单地收拾那些“狼”“狈”。

  “怎么办?自然是要他们加倍奉还,在所有受到他们压迫之人的痛苦的基础上加倍。”乌列淡淡地说,但他的话却令普莉奥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此时,一盘不管是看起来还是闻起来都令人食欲大振的烤猪肉被侍者端了上来,普莉奥和仙忒顿时感到一阵急促的饥饿感打心底里传来。

  乌列和克拉赫却兴致缺缺,乌列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两位女士先请。

  克拉赫将本已切好的烤肉再次细心地切了一遍,那标准熟练却又不失优雅的动作,令远处几个侍者刮目相看。

  “咳~”乌列轻轻咳嗽一声,让克拉赫缓过神来:自己太大意了,一个冒险者怎么会对侍者该做的事情如此熟练呢……

  普莉奥和仙忒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们迫不及待地享用起了这顿大餐。

  “你找到碎片所在的地点了吗?”克拉赫趁两位女士吃得正香,对乌列问道。

  “有一点感觉,和安达莉塔说得一样,确实是在皇城内。”乌列一只手转着勺子,回答道。

  克拉赫却皱起了眉头,从刚才乌列用勺子敲打仙忒的时候开始,他就在盯着乌列抓着勺子的手了,他一把抢过了那把勺子,重新放在乌列的盘子边。

  乌列苦笑了一下,说:“知道了知道了,这样不符合礼节……”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直接潜入皇城?”克拉赫本来想唠叨两句,但被乌列抢白以后却不再纠结。

  “不好吧,万一那里有圣翼骑士之类的存在……”乌列将双手放在腿上,正襟危坐,似乎生怕克拉赫又找出什么毛病。

  “圣翼骑士又如何,我们难道还……”

  “克拉赫,”乌列打断了克拉赫,说:“你有没有发现,咱们中,即使细心谨慎如你的存在,也会在无意中表现出对人类的轻视,而在这轻视下,你们的细心和谨慎会被掩盖得一丝不剩,使你们宛如一个深夜走在独木桥上的人,却自大地表示自己没有任何光亮也能轻松走过去。”

  “问题是,我们确实不需要光亮,也不会有独木桥和河流挡在我们面前。”克拉赫毫不掩饰脸上的不屑,反驳道。

  这些话,普莉奥自然是听到了,他们也没有特意放低声音。

  这让她更加确信,邪薮鬼堂的实力,绝对不像部分人想的那样不堪!

  “明天,先去一趟冒险者协会吧,一来,我对那两个军官说的冒险者协会的任务很感兴趣,二来,我去那里还有一件事情要做,这也是我答应安达莉塔来帝都的原因之一。”说完,乌列将目光转向了餐厅的入口处,其实就是这家旅馆的入口处,“好巧,刚说完他们两人就来了。”

  一阵金属靴子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使这里的人们不禁向窗户外面看去。

  离得远的人,则将目光一样转向了门口。

  但有一些人,却毫不在意,仿佛对这脚步声已习以为常。

  而事实上,他们不需要去看,也可以听出来,外面的人是朝着这边来的,而且数量不少。

  由于天气还是比较寒冷的,旅馆的大门是紧闭的。

  外面的人尽管来时的脚步声比较急促,但是开门的动作却并不粗鲁。

  “特里克兄弟?”普莉奥在看到打头进来的两人后,立刻认了出来。

  那标志性的对称铠甲以及前额的斜发,即使头盔遮住了脸,也可以立刻认出。

  两人的武器虽然都背在背后,但眼神中却带着警惕。

  “比尔”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你们怎么又来了?”

  先进来的特里克哥哥环视了一圈餐厅内的人,非常仔细。

  “别看了,他就算来了,能坐在这里吗,再说,他那显眼的装扮,还不是一目了然。”“比尔”擦着手里的玻璃杯,看都没看特里克哥哥。

  特里克哥哥却依旧是将餐厅内的所有人都看了一遍,在看到乌列几人时,他的目光停了一下,乌列微笑着向他轻轻招了招手,但他却没有理会。

  在没有任何发现后,特里克哥哥走到了吧台前,礼貌却不失军人威严地说:“请原谅,没有办法,谁叫他最喜欢的就是你这里的烤肉呢,我们也只能把你这里当做重点监视地点了。”

  “比尔”头都没抬地说:“如果他真得来了,凭你们这点人,能做什么。”

  “这点人?”听到两人对话的普莉奥不禁看向特里克兄弟身后的门外,那里至少站着几十名狮骑军骑士,狮骑军骑士是什么人,至少也都是第四阶的人,“比尔”和特里克哥哥在说的人是谁,为什么会被狮骑军所关注,又为什么被“比尔”说得这么离谱?

  “你说什么?”特里克弟弟听到“比尔”的话后,两步走了过来,声音中带着不忿。

  特里克哥哥想用手拦下弟弟,却没能拦住。

  特里克弟弟走到吧台前,一把揪住了“比尔”的衣领,说道:“你这家伙,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那个混蛋将你这儿当做他最喜欢去的店,你也将他当做是个常客是吧?!”

  “喂,控制一下自己!”特里克哥哥往后拽了一下弟弟,后者却没放开“比尔”的衣领。

  “不要以为一句‘我也没有办法’就能蒙混过关,你给他提供食物,就是在公然帮助罪犯!”特里克弟弟继续说道。

  “比尔”神情不变,既没有害怕,也没有生气,淡然得很。

  餐厅内,大部分人都看着这一幕,而有一些人,却司空见惯地继续吃喝着。

  乌列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比尔”身上,克拉赫却注意着餐厅内众人的样子。

  “看起来,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克拉赫轻声道。

  “嗯?”乌列没有将目光移开,但是他在听着克拉赫的话。

  “这餐厅内那些看起来是常客的人,大部分都对正在发生的事没有兴趣,说起来,人类是很喜欢看热闹的吧。”克拉赫有些轻蔑地说。

  普莉奥听到克拉赫在贬损人类,刚张开嘴想要反驳,却又渐渐闭上了,因为她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去反驳他的话。

  仙忒则担心地看向“比尔”,生怕那个今日还救过他们的特里克弟弟对那个老人大打出手。

  “够了!”特里克哥哥抓住了弟弟的胳膊,弟弟这才慢慢松开了抓着“比尔”的手。

  将弟弟拉到身后,特里克哥哥对“比尔”说:“抱歉,在这件事上,其实你也是受害者,只不过,似乎法欧真得将你这里当做了他闲暇之余的消遣之地,实在让人有些不舒服。”当他说道“法欧”这个名字的时候,有许多客人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比尔”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衣服,然后淡淡地说:“他今天没有来这里,请回吧。”

  特里克哥哥顿了顿,却没有再说什么,他本想去查一查旅店的住宿登记簿,但他也知道,那是徒劳无功的,因为那人来这里的目的是吃这里的烤肉,从来不会住店,也不会傻到去住店。

  于是,他转过身去,轻轻拍了一下弟弟的胳膊,示意“走吧”。

  弟弟深深看了一眼“比尔”,“哼”了一声,跟着哥哥走了出去。

  走出旅店,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表现出了无奈。

  他们自己也知道,他们要追捕的人不会这么大摇大摆地坐在餐厅里吃喝,来这里这样公式化地转一圈,根本就是徒劳的,如果真的想抓人,他们大可派几个等阶较高的人暗中守在旅店周围,一旦发现了目标,即使拿不下,也可以及时通知他们。

  而事实上,他们也曾派人实施过这样的方案。

  结果,虽然是一无所获,但是如果坚持下去,就应该会有成果。

  然后就出现了问题,让等阶较高的人每天守在这里,不做其他事情,那些大臣们很快便提出了质疑,于是这个方案迫于压力,也就被取消了。

  最后,就演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大臣们建议的样子:每日狮骑军派几名中阶将领到“胡子比尔”处巡视一番即可——完全就是无用功!

  两人叹了一口气,带着士兵们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