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意外之喜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023 2019.01.03 14:33

  圣陆某处,邪薮鬼堂。

  巴罗迪亚正坐在一个光线略显昏暗的屋内。

  “那么,就这样。”说完,巴罗迪亚手中的黑色气团消失不见。

  屋内却并没有安静下来。

  一阵阵钢琴的弹奏声传了过来,美妙,却带着一丝淡淡的悲伤。

  巴罗迪亚就在这小屋中听着这声音,许久,许久,仿佛静止了一般……

  芬特海姆依旧保持着“小龙牙”兰特的模样,在走廊中欢快地跑着。

  他的身后,跟着那狼耳少女莉露,她那阵阵的呼吸声听起来比平时要低一些,仿佛是故意压下去的。

  因为她不想影响自己聆听那琴声。

  “快点啦莉露姐姐,快点快点,去看伊芙夏尔姐姐弹琴啦!”芬特海姆在前面着急地回头对莉露说。

  莉露的那对狼耳动了动,面罩中发出了阵阵粗粗的呼吸声。

  “没事,就去看一会儿,然后我就去睡觉啦~”芬特海姆满不在乎地说。

  莉露没有再表示什么,直接跟上了芬特海姆的脚步。

  一个周围墙壁呈圆形的大厅内,列尔收起了他那巨大的骨翼,正坐在桌前认真地读着一本书。

  这大厅的空间很大,并且非常的高,四周摆着无数几乎顶到了天花板的巨大书柜,上面密密麻麻摆满了书,几乎没有空余的地方。

  这些书柜围成一圈,面朝着圆形大厅的中央不规则地摆放着,很少有两个书柜是挨起来的,但是由于这些书柜太多,导致这大厅内只有少量十分窄的空间可以让人移动。

  书柜间,来回飞着一些长着透明蝴蝶翅膀的魔物,她们的模样和人类的少女差不多,长得都非常可爱,只是身体非常小,也就比常人巴掌大一些。

  她们来回飞着,不断地对着一本本书籍施放着奇怪的魔法。

  比这些书柜更靠近这圆形大厅中央的,是一圈十分朴素的木桌和木椅,列尔就坐在其中一个桌子前。

  而大厅的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透明水晶圆柱,圆柱中满是散发着淡淡蓝光的天蓝色液体,圆柱最低端有一层白色的细沙,沙子上面种着许多模样奇特但却十分漂亮的水草。

  在这些又高又茂密的水草间来回游动着的,是许多长相同样比较奇特的鱼,它们的身体在这天蓝色的液体中发着颜色不一的荧光,显得既神秘又好看。

  这大厅,没有魔法光球,中间这个水晶圆柱里的液体,就是最好的光源,给这里的阅读者提供了亮光的同时又不会让他们觉得光线刺眼。

  列尔身子直直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书。

  虽然从他那骷髅头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想必他是极为入神的。

  那悲伤的琴声,也传到了这里,令空中那些飞舞的许多魔物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闭上眼睛去静静地聆听。

  列尔将桌上的书翻过一页,然后缓缓抬起头呆了半晌,似乎也在听那琴声。

  然后,他叹了一口气:“哎……主人为什么对伊芙夏尔大人和对我们一样呢,真想不通……”

  说完,他摇了摇头,继续将注意力转向了那本书。

  ……

  乌列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夜空,喃喃道:“伊芙又在钢琴室吗……”

  就在他想着事情的时候,前方传来了一阵像是狗叫,可听起来却又比狗要凶猛得多的声音。

  “那边有人!”“快到那边去!”

  士兵们嘈杂的声音,随着这狗叫声传了过来,听起来人数不少。

  乌列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居然忘了这里除了人以外,还有可能出现被驯服的魔物,看来是不能继续刚才悠哉的步调了~”说着,他突然一喜,因为那关闭已久的碎片波动开启了!

  感受着波动的方向,他一闪身间,已离开了这里。

  ——

  月光下,“画”中没有了少女的身影。

  她已回到屋里睡下,毕竟夜深了。

  可今晚的皇城,很少有人可以入睡,外区那几阵令人闻之生畏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震撼。

  几百年没有任何人敢于闯入的皇城,住在其中的皇族们,早已彻底淡忘了那段历史,将这里当做一座牢不可破的堡垒,何况,这堡垒还有实力强大的防御者们坐镇。

  所以,当他们得知有入侵者时,是极为不安的,更不要提当他们感受到那惊心动魄的战斗带来的震动时,内心有多么的恐惧。

  但这少女却安稳地睡下了,似乎对这一切毫不担心。

  她的呼吸十分平稳,没有打鼾,已经睡得很沉。

  房间外,两名女性骑士却和她们的主人不同,她们极为警惕地站着岗,周围每一丝声响都令她们紧张万分。

  其实不光这两名骑士,整个宅邸的骑士们,都没有一丝懈怠,她们甚至已经给自己施放了辅助魔法,以防任何突然来临的战斗。

  忽然间,熟睡中的少女猛然坐了起来,白皙的手抓着胸口,急促地喘着气,惊恐的脸上满是冷汗。

  “少主?”一个人立刻出现在她的房间内,低声叫道,正是那个鸡冠头。

  少女没有理他,只是慢慢让自己的呼吸平缓下来。

  那鸡冠头皱着眉头,没有再说什么。

  渐渐地,少女的呼吸频率总算恢复了正常,她闭上眼睛,深呼吸了一下,说:“没事,我要出去走走。”

  说着,少女掀开被子,起身准备换衣服。

  鸡冠头立刻从房间中消失了。

  少女脱下了睡衣,将大部分肌肤裸露在外。

  这肌肤的颜色,真得只能用柔和的月光来比喻,太柔,也太美。

  尽管个子不高,但她的身材却很好,匀称不说,还有足以让许多女性嫉妒的胸部。

  “殿下?”屋外,传来了女骑士小心翼翼的声音,显然是听到了屋内少女换衣服的动静。

  少女没有回答,她很快就穿好了一身使她显得极为精神的紫色锦衣和一双紫色短靴。

  她走到镜前,将头发重新扎成侧到一边的短辫,动作很麻利,完全不像一个皇族。

  要知道,对于圣陆上层社会的人来说,穿衣梳头这些个琐事,都应该是由仆人来做的。

  将两个紫色的心形耳环带好后,她默默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个美丽如画的自己。

  然后,她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去死吧……”

  “咔嚓”一声,门打开了。

  两个正仔细听着房内动静的女骑士急忙立正。

  当看到一边往外走一边戴上紫色手套的少女后,两人都楞了一下。

  这个时候,她穿成这样是要干什么?

  “殿下,您是要……到花园里走走?”一个女骑士迟疑着问道。

  “想一个人走走,你们谁也不要跟着。”少女看都没看两人,斩钉截铁地说。

  两名女骑士急了,但却什么也不敢说,她们知道,当这个少女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任何质疑都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但是,如果少女一个人出去出了什么事,让她们这两个骑士怎么办?

  那可就不只是没命,连骑士的荣耀也要一起都丢了!

  看着少女不紧不慢的步伐,两人心急如焚,但也只能呆着,什么都不能做。

  “殿下以前从未这么晚出去,为何偏偏在如此危险的今晚突然要破例呢?还不让我们跟上!”当少女的身影消失在转弯处后,一个女骑士急道。

  “得立即通知皇城禁卫军,伊珥蕾殿下出去了,且没有任何守卫在身旁!”

  从宅邸的院中走出,少女沿着在那魔法护罩淡淡的光芒下闪耀着暗黄色光的石板路,静静地走着。

  鸡冠头不知从哪里窜出,走到了少女身后,严肃地问:“少主,那东西又……”

  “没有,噩梦而已。”少女打断了他的话,淡淡地说,“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鸡冠头蹙着眉,没有再说什么,从少女身后消失了。

  ——

  乌列进入皇城中央这庞大的建筑群已经有一会儿,他也没有再像刚才那样漫步,而是不断地快速移动着。

  这一次,他吸取了大意的教训,连魔物也无法再像刚才那样发觉他了。

  所以,整个皇城已经真得如同他的后院,随他走动,却没有一人上前阻拦。

  但问题是他想尽快找到那该死的荒陆碎片,却始终无法确定哪怕是一个模糊的方位。

  折腾了一阵,乌列叹了口气,停了下来。

  “啊~~果然这个样子是很难找到碎片的,要冷静点冷静点,慢慢去感应~”说着,他闭上了眼睛,放慢了脚步。

  他走的这条路,不算宽,只容得下最多三人并排,但他似乎完全不怕会撞到人,笔直地向前走着。

  全神贯注的乌列,当然不会注意到这条路的前面,有一个少女正迎面向他走来。

  而那少女,当然也看不到乌列。

  两人都径直向前走着,距离越来越近。

  眼看两人就要碰到了,闭着眼睛的乌列却向侧面迈了一步,避开了对方。

  两人,擦肩而过。

  可在这刹那,少女却停住了。

  她的表情是那么惊讶,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她急忙回过头,四顾着。

  当然,她什么也没看到。

  可她居然没有就这么放弃,她突然喊到:“有人吗?有人在那里吗?!”

  乌列没有停下脚步,他的注意力不在这里,所以他完全没有听到少女的声音。

  “我知道你在那里!请你回答我!”少女见没有回应,急忙再次叫道。

  周围,依旧十分安静,没有一丝声音。

  少女焦急地看着周围,竟朝着来时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叫着:“求求你,不要走,我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

  躲在暗处的鸡冠头,一脸狐疑地看着少女的一举一动,却没有上前。

  少女和乌列的距离本就没有拉远,随着少女的奔跑,两人就要再次碰到一起了。

  “咦?”乌列感觉到了背后的人,侧身避了过去。

  两人,再次擦肩。

  但少女却没有再向前跑,她停了下来,回头盯着乌列站着的地方。

  乌列奇怪地看着这少女,她不可能看到自己,那为何她会看向自己?

  “你在那里,我能感觉到,你就在那里!”少女突然冷静地说。

  乌列先是确认了一下自己的魔法,在发现魔法的效果还在后,他开始打量起这少女来。

  “紫色的头发,‘紫心公主’伊珥蕾吗?”看着少女十分显眼的特征,乌列一眼认出了她,正是之前普莉奥说过的那个十分暴虐的公主——加萨兰克•伊珥蕾。

  乌列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对方,用他的手在伊珥蕾的面前晃了晃,后者却并没有反应。

  显然,伊珥蕾看不到他。

  可她刚才说她能感受到乌列,这着实让乌列吃了一惊。

  难道这个少女,还有着什么奇特的力量?

  乌列的眼睛,刹那间变成了翠绿色,看着伊珥蕾,然后,他开心地笑了。

  是那种遇到意外之喜时的笑。

  “可以的话,能请你解除隐身吗,亦或者不用,你说句话也可以。”伊珥蕾对着乌列说。

  “少主这是怎么了,从来没有见过她用这种语气说过话,即使是对主人,她也是冷漠至极,现在却对着空气如此客气……”鸡冠头在不远处奇怪地想着,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他可以确信伊珥蕾的面前没有人。

  但下一秒,他就被震惊了。

  一个英俊的青年在他认为绝对没有人的地方显现了出来!

  “可恶,这家伙什么实力?!”鸡冠头在心中惊诧道,“我刚才连‘魔壳’的禁制都解开了,即使是第七阶的盗贼用了圣阶魔法,也绝不可能瞒得过我,可却为何没有感受到这家伙的存在?!”

  伊珥蕾看着这面带微笑的青年,脸上不见一丝波动。

  “果然是你。”她淡定的样子,竟像早就知道会是乌列。

  “你认识我?”乌列问。

  “只是见过一面而已。”

  “那为何会这么说?”

  “因为你很特别。”

  乌列听到伊珥蕾的话后,笑容浓郁了些,说:“我可没有你特别。”说着,乌列对着伊珥蕾伸出了手。

  而他的手动的一刹那,鸡冠头就挡在了两人面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