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 奇幻

    类型
  • 2018.11.03上架
  • 116.56

    连载(字)

2059位书友共同开启《亡语流淌之冥》的奇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序章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9648 2018.11.03 10:59

  阳光明媚,照耀在一片草地上,青草在微风的吹拂下互相轻轻地触碰着,仿佛在彼此闲聊着今天的天气。

  在这片草地的中间,是一座异常高大的建筑,建筑是用在阳光下显得如白雪般晶莹剔透的石头建造的,其边沿处镶有黄金制成的线条,十几个直冲入天的高塔不规则地排布在建筑中,建筑的前方是一个面积和它一样巨大的庭院,庭院中有着美丽的花园,以及各式各样的雕像,所有雕像都展现出一种庄重的氛围,一条笔直的长路从庭院的大门处直穿过花园,直通建筑的大门。

  庭院外的大道上,穿着各式各样服装的人们络绎不绝地走向这里,有步行的平民,坐在马车中的贵族,骑在马上的骑士……所有人几乎都没有在说话,即使有,也都是低语,所以人满为患的大道上尽管到处是人,却异常地安静,只有马蹄声和车轮声,以及从庭院内传出的令人心神安宁的歌声。

  歌声听起来是那么神圣,令这条大道上的所有人都不自觉地缄默,仿佛他们已站在神的面前,应该保持着敬畏的姿态。

  这大道上的人群一眼望不到头,似是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向这里进发一样。

  建筑中的大厅内,已坐满了人,不少人站在座位的周围。

  能在大厅中的人,都是皇族和贵族,而其他人,则只能站在外面的庭院中。

  大厅的四周,站满了穿着白色长袍、手持金色短矛的人,他们目不斜视,一动不动。

  大厅里面的正中央,是一个半米高的讲台,一位穿着白色金边长袍的老者正站在上面,此时的他并没有讲话,而是与台下的人一样,闭着眼睛,静静听着那神圣的诗歌。

  这歌者并不在大厅内,而是在这建筑群最高的塔中。

  没有人见过这歌者,因为她是圣鸣者,传递神圣诸神之声音的人,只有神才能看到她的面目,其他任何人看到她,都是对神的亵渎,只有死才可洗去这亵渎诸神的罪孽。

  大厅的上方,是一个半透明的玻璃穹顶,阳光从上方照射下来,令人感到和暖且并不刺眼。

  突然间,阳光消失了,整个大厅只剩下了四周墙壁上蜡烛的微弱光芒!

  所有人都迷茫地看向上方,包括那台上的年迈祭司。

  他不知何时也睁开了眼睛,皱着眉头观察着。

  并不是有什么东西遮蔽了上方的穹顶,因为,外面,一样是一片黑暗!

  大道上的人全部停了下来,他们同样迷茫地看向天空,再看着彼此,他们不明白,现在可是上午,刚才还风和日丽的,怎么会瞬间就变成了现在这如同深夜般的样子。

  但一切,都和黑夜是一样的,天空中那本来散发着晃眼而热烈阳光的太阳,此时已不知去向!

  天空中,只有一片漆黑!

  圣鸣者的歌声,此时亦停了下来。

  人们的表情渐渐从惊讶变为了恐惧,他们互相谈论着这异常的现象,想要找到一丝安慰。

  只有小孩子们开心地叫着,对这突然到来的黑夜感到好奇而兴奋。

  大厅中,年迈的祭司观察了一段时间后,闭上了眼睛,试图去感应这是不是什么邪恶的暗魔势魔法搞得鬼,但他一无所获。

  他扭过头,看向自己背后墙上巨大的雪花状标志,喃喃道:“神啊,请指引我们!”

  那雪花状的标志,是由八个长条穿插在一起组成,仔细观察后可以发现,那八个长条状物体,其实是雕像,这些雕像都是半个身子,两个一模一样的上半身雕像反向拼接在一起,就像扑克牌中王子皇后国王的样子一样,这些上半身雕像拼接起来,就是组成这雪花状标志的一个长条,而不同的长条间的雕像模样又不一样。

  这些雕像有男有女,几乎全部是侧身像,但只有一个不同,是正面的。

  面向正面的这个雕像,在这雪花标志的正中间竖立长条上,是一个有着浓密胡子的中年威严男子的样子。

  这八种雕像的样子,代表了神圣诸神的八位神明。

  庭院的大门处,几个站在门口持着短矛的白袍祭司正试图维持着慌乱人群的秩序。

  外面的人们试图挤进那庭院的大门,想要寻求庇护,那场面如同世界的终末已经来到一般。

  白袍祭司们为了防止践踏的危险,对人群施放了圣势魔法,将他们的慌乱缓和了下来。

  正在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有人突然喊道:“那是谁?刚才那里有这个人吗?”

  白袍祭司们回过头,在他们的身后,本应没有人的地方,此时正笔直地站着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英俊青年。

  他留着一头黑色的短碎发,眉宇间透出一股妖异,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嘴唇,衬出一张完美的脸。

  一身剪裁异常合体的黑色华丽贵族服饰,将这青年如脸庞般完美的身材完美地体现出来。

  他的皮肤异常地白,说苍白也不为过。

  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笑。

  他的笑,并不浓,说他仅仅是嘴角有些上扬也不会太夸张。

  但是你却能清楚地感受到那笑意。

  但也仅仅是感受到笑意,却无法体会隐藏在这笑中的情感。

  开心?戏谑?嘲讽?

  没有人能回答得出。

  “什么人?!”

  白袍祭司们本能地举起了手中的短矛,朝向那青年,因为从这青年的身上,他们分明感受到一丝危险。

  青年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那是一双有着翠绿色瞳的眼睛,那绿色,宛如雨后的青草才能显现出的清新之绿,眼前被黑暗笼罩的周围的青草,都没有这绿色纯粹。

  青年保持着那隐约的微笑,说道:“晚上好,诸位。”

  说着,他转过身,沿着庭院中的路,向那巨大建筑优雅地走去。

  “站……”正要上前阻拦的白袍祭司们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们听到了后面人群惊慌地叫声!

  “那里,那是什么?还有那里!”一个略胖的贵族从马车中探出脑袋,指着一个方向喊着,恐怕他这辈子都没有用这么大的嗓门去惊叫。

  “从草地中慢慢伸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有一个男性平民也叫到。

  渐渐地,类似的呼声渐渐变多。

  并不是因为他们都看到了那贵族和男性平民所指的东西。

  而是因为,那东西,变得越来越多……

  它们从草地中缓缓升起,并在达到一个高度后停止。

  它们……是墓碑……

  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墓碑?这里的草地并没有埋过任何尸体,这里可是诸神圣殿!

  墓碑,越来越多,他们密密麻麻地充满了整个草地。

  渐渐地,大道上的人们已被这些墓碑所包围。

  然后,一切都静止了下来,人群,没有声音,也没有新的墓碑升起。

  他们惊恐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恐怕对于所有人来说,这辈子也没见过比这场景更诡异、更让人恐惧的事物了。

  几个白袍祭司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那妖异青年的事,他们不知所措地看着无数的墓碑,大脑一片空白。

  一阵阵翻动泥土的声音骤然出现,大道中的人们开始寻找这声音的源头。

  但这声音太多了,并不是从一个地方传来的。

  “快看!那里有什么在动!”一个人指着一个方向大叫道。

  周围的人顺着看去,幽暗的环境令他们难以视物,只能靠着有些备有火炬并点燃了的人的光来观察。

  他们看到了,一个墓碑的前方,被升起的墓碑搞得只剩残余小草的泥土正在被什么翻动着。

  突然,在众人的目光中,一只手从那土中伸出!

  这本来就已经很惊悚了,但让众人更加恐怖的是,那只手,只有骨头,没有血肉!

  胆小的人们惊呼出声,但此时的他们,还没有产生出跑的念头,他们,都被吓傻了。

  慢慢地,一个骷髅头从那土中钻了出来,然后,是另一只胳膊,再然后,整个身躯,最后,一具完整的骷髅站在了那里。

  这骷髅身上没有任何残存的衣物,骨骼洁白如那建筑一般,甚至在没有阳光的黑暗中,比那建筑还要更加白一些。

  他站得笔直,空洞的眼睛不知道看向何方。

  然后,在大家惊恐的眼神下,每一块墓碑前方的泥土中,都渐渐站起了一具洁白的骷髅,由于大道两旁就是草地,所以有很多墓碑距离大道不过也就半米的距离!

  这时,人们终于反应了过来,开始慌不择路地逃跑,有的冲向庭院的大门,试图冲进庭院,有些人离大门较远,则试着向来的方向跑去。

  白袍祭司们没有再阻拦逃命的人群,而是将短矛朝向了最近的骷髅,一边警戒着,一边喊着让人群赶紧有序地避难。

  同时,一个白袍祭司双手放在胸前,一个黄色的光球渐渐形成在他双手之间,然后他向着头顶将这光球送出,大门旁的一个小塔楼上,有一个小钟,这钟被这光球碰触后,发出了低沉却传播甚远的声音。

  庭院内的巨大建筑中立刻钻出了大批和他们一样手持短矛的白袍祭司涌向庭院大门。

  大道上的人群渐渐已消失,不是跑进了庭院就是沿着大道向相反的方向逃走。

  大量的白袍祭司们已聚集在庭院门口,庭院的大门此时也紧闭,两旁的高墙上站满了手持法杖的白袍祭司。

  他们紧张地看着密密麻麻如小森林一般站在四周一动不动的骷髅,虽然骷髅只是最低阶的不死系魔物,但这数量,足以让他们小心应对。

  “呀!!”所有骷髅突然仰天长啸起来,刺耳的尖叫声令祭司们猝不及防,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当骷髅们停止了长啸时,他们用那只只有骨头的手砸向了身后的墓碑。

  那看起来是石头制成的墓碑竟瞬间被打碎。

  这些骷髅从碎裂的墓碑中竟拿出了盾牌、单手剑、双手剑之类的武器!

  然后,他们便向着中间的大道走来!

  “攻击!攻击!”一个看起来是首领的祭司反应了过来,冲着祭司们大叫道。

  于是,门口举着短矛的数十名祭司向着周围的骷髅冲了过去,而墙上的祭司们也将法杖指向了下方的骷髅们,开始施放魔法。

  祭司们手中的银色短矛在他们的施法下,透出了金黄色的光,圣势魔法,对于不死系魔物有着绝对的克制,在这些被圣势魔法加强了的武器下,这些骷髅必然脆弱无比!

  法杖的顶端,一支支金色的短箭凝聚出来,向骷髅们飞去,这些,也都是克制不死系魔物的圣势魔法!

  可接下来发生的,却让这些祭司大跌眼镜。

  骷髅们保持着自己的步伐,继续向大道汇聚着。

  金色的箭矢飞来,他们竟只是用手中的武器或盾牌轻轻一挡,便无视了!

  “怎么回事,骷髅不是最低级的不死系魔物吗??”

  祭司们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这让他们完全无法理解,在诸神圣殿,即使是和他们一样等阶,不,即使是比他们等阶还要高一阶的魔物,在应付他们的魔法时,也不可能如此轻松!

  “不要停下,继续攻击!”那为首的祭司命令道。

  围墙下方,祭司们的短矛,竟连碰都没有碰到那些骷髅一下,就被他们风轻云淡地闪开了,而每一次短矛攻击的失败,都伴随着一个祭司血溅当场!

  骷髅们若无其事地在一众祭司们惊恐至极的眼神中走向大道,渐渐排成了几列整齐的队伍,而在靠进大门处的骷髅所过之处,满地都是被鲜血染红了白袍的祭司的尸体……

  那祭司的首领呆滞地看着自己的圣殿护卫队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如手无寸铁的平民一般被屠杀,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怎么回事?这些难道不是名为‘骷髅’的魔物吗??怎么会这么强??”他自言自语道。

  此时,骷髅们已经完全汇聚到了大道上。

  整齐划一的队伍如同一支训练有素地军队!

  然后,他们便迈着和队伍一样整齐的步伐,向着庭院的大门走来!

  “不要小看敌人!用你们能使用的最高阶魔法!!”那祭司首领大叫道。

  于是,墙上拿着法杖的祭司们开始施放起威力更大的魔法来。

  五花八门的魔法飞向了骷髅的队伍。

  而在那祭司首领的施法下,一个金色的影子渐渐凝聚在大门外,最终,一个穿着金色铠甲的战士显现出来,他举着手中金色的鸢盾,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向骷髅冲去!

  “结束了!不管你们有多强,只要这一个圣光战影,就绝对足以将你们全灭!”祭司首领自信地喃喃道。

  此时,从城墙上飞下的魔法,已接触到骷髅。

  但效果,却如开始的金色箭矢一样,完全无效!

  骷髅们一边前进,一边将这些魔法若无其事地挡下,就像一个人拨开一片飞来的树叶一般,毫不费力!

  祭司首领眉头紧蹙,他将希望全部聚于了下方的那个金色战士身上,那是他身为第四阶叛业祭司所能施放的最强魔法,即使是第五阶魔物也可一搏,但愿可以独揽狂澜。

  在他紧张的目光下,那金色的战士终于接近了骷髅,他举起了手中的盾牌,似是要将骷髅撞散。

  但,预想中的金色战士一路向前,将路上的骷髅全部撞成一地碎骨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打头的五个骷髅中,其中一个举起了手中的双手剑,朝着飞奔而来的金色战士纵向劈了下去。

  “兹拉”一声,那金色的盾牌竟如薄纸一样被一劈两半!

  金色战士却没有停下,他的剑朝着那骷髅斩去!

  “当!”的一声,那剑被挡住了。

  上方的祭司首领眼皮一跳,因为金色战士的剑并不是被那骷髅手中的双手剑挡住的,而是被他那只剩骨头的手臂挡下的!

  “这怎么可能!!最低阶的魔物竟然可以仅凭身体就挡住第四阶召唤物的攻击?!!”祭司首领惊叫道,也顾不上这会令身旁的属下士气低下了,仅仅是对方用剑斩开了金色战士的盾就是不可能的了,但现在居然还有令他更加不可思议的!!

  那骷髅的手臂挡下了金色战士的剑后,直接伸向了金色战士的头盔,一把抓在了手中。

  金色战士挣扎着,用手中的剑来回挥舞,但却毫无用处,他被骷髅提了起来,渐渐地,那骷髅手中的力量加大,墙上的祭司首领甚至听到了金色战士头盔被捏得变形的声音!

  “铿”的一声,骷髅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而从它的掌心处,金色战士头颅的残骸正一点点落下,和那如吊死鬼一样没有了头颅的身体,一点点化为了金色的光芒,最后消失不见……

  高墙上的祭司们已经失去了战意,这些骷髅,如果每一个都如此之强的话,他们就没有战斗的必要了,他们只能是任人践踏的蚂蚁!

  骷髅的队伍并没有停下,他们已靠紧了大门。

  “这道大门有着一丝神力庇护!即使是第五阶的存在也无法撼动半点!最重要的是,这神力会使任何敢于攻击大门的魔物受到反噬!”那祭司的首领坚定地说,但是他的心底,被他刻意掩埋的,却是对自己的话的怀疑。

  “砰!”

  大门打开了!

  骷髅的队伍没有任何停顿,那大门便已被打开了!

  最重要的是,这大门不是被什么强大魔法打开的。

  而是被最前方的一个骷髅随意的一脚踢开的,而那骷髅,也根本没有受到反噬的迹象!

  “这怎么可能?!”祭司的首领瘫坐在地上,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骷髅们没有理会墙上不知所措的祭司们,径直沿着那条道路,向着建筑物的大门走去,依旧整齐,步伐没有一丝缭乱。

  “敲响警钟!敌人已经攻进了大门!!”一个祭司大叫道,旁边一个祭司忙向那小钟施法,小钟再次鸣响,只是这次的声音,比上一次要急促得多。

  建筑的大厅内,年迈的祭司听到这急促得钟声后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什么?!圣掩之门居然被攻破了?!”

  此时,那妖异的青年正站在这建筑的大门口,门两边躺着两个只剩下了骨架和白袍的祭司,他们的手中还握着短矛……

  “起来,和我一同去‘朝圣’吧!”

  青年笑着看向两具骸骨,抬起的左手凝聚出一团黑色的物质,这物质凝聚起来的样子看起来像烟雾,但其在流动的样子又像是液体。

  而这物质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其颜色,那是一种纯粹的黑,宛如没有月光的黑夜中在深渊中的一汪深潭!

  这物质一分两半,向两边的骸骨飘去,而青年,没有去看,而是直接推开了大门,向建筑内走去。

  大厅内,紧张的皇族和贵族们,坐立难安,他们已经听到了两次钟鸣,有什么东西攻进了这里!但这怎么可能,尽管各公国在交战中,但这里是诸神圣殿,更何况是在帝国领土内,他们绝不会攻打这里,这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可如果是魔物的话,就更不可能了,在他们踏入这片名为“诸神的花园”的草地时,就会被神圣的力量净化得连灰都不剩!

  可如果这两者都不是,那能是什么呢?

  “什么人!”

  “站住,不然我们就……啊!!”

  大厅的外面传来了一阵质问,紧接着,是一声惨叫!

  大厅的众人顿时骚动起来,这里面身份最为贵重的是帝国三皇子,他长得不算英俊,甚至有些对不起皇子的身份,此时,这张脸上没有丝毫镇定,他的侍卫全部不在身边,因为这里是诸神圣殿,除了祭司外,一切非皇族或贵族之人皆不可入内。

  “殿下,没事的,他们会保护我们的!”

  他身边的一个贵族向皇子安慰道,皇子的脸色稍缓。

  “你们去外面看看!”年迈的祭司向大厅四周站着的白袍祭司命令道。

  那些祭司立刻整齐地向外跑去。

  “大家冷静,神圣诸神会保佑我们的!大家一定不能对诸神的庇护有任何疑虑!”年迈的祭祀看着一众祭司推开门走出了大厅,将目光转向了大厅的众人,说道。

  见效果甚微,年迈的祭司抬起手中的权杖,用底部轻轻砸了一下面前的讲桌。

  “砰!”

  大厅安静了下来,众人看向年迈的祭祀,此时,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四个银铠骑士。

  他们有高有矮,有男有女。

  最高的一个身体壮硕如牛,肩上扛着一把巨大的银色战斧,他整个人也如牛一般,喘气的样子似是牛在奔向目标前那鼻子喷着气的样子一样。

  最矮的一个比普通人低上半头,但却没有人敢怀疑他的实力,因为他竟比那和牛一般的高个还要壮硕!他的铠甲全都故意做的鼓了起来,没有其他原因,只因为他的肌肉太大了,简直已经成了畸形!他没有武器,他的铠甲上,布满了利刺,那就是他的武器!

  唯一的一个女性,手中只有一个鸢盾,另一只手却没有武器,她看起来是那么纤弱,即使穿着铠甲,也让人感觉她可以被一个普通的战士轻易地撞倒。

  三人的前面,是一个体型消瘦的男人,他看起来非常普通,拿着一个银色圆盾和一把银色佩剑。但他和其他三人不同的地方,在于他的头盔额头处,有一个金色的雪花状徽记在发光。

  “大主教的亲卫队!每一个都是第五阶圣英骑士!那女骑士是无武之奥莉薇,仅凭一面盾牌就击败了七名同等阶级的圣骑士!那个最前面的人是神斩之迪卡,受到神力之祝福的人,实力已堪比第六阶圣烈骑士!但传说,即使是专精圣甲的第六阶圣烈骑士也无法挡下他的‘神斩’!”

  有认出了这四人的贵族惊叫道,很快更多的人也认了出来,不知道的人也很快从他们那里了解到了这四人的背景,大家顿时安下心来,冲着主教作出虔诚状。

  年迈的祭司此时却皱着眉头,他的直觉告诉我他,外面的情况不妙。

  而门外传来的声音也确实不令人乐观,祭司们的惨叫声离这里越来越近。

  众人虽然恐惧着,但他们坚信,也不敢不信,这些圣骑士是可以保护他们的。

  门外,渐渐安静了下来,而众人的心,却跳得更加厉害,因为这意味着,危险,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频率很低,似是走路的人的速度很慢。

  而这脚步声,宛如是催命的声音一般,令在场所有人恐惧不已。

  终于,脚步声停在了门外,门,被打开了。

  没有粗鲁,没有暴力,被轻轻地打开了。

  一个妖异的绿瞳青年笔直地站在门口,嘴角带着笑。

  他的身后,站着两个白袍上沾满了鲜血的祭司,或者说曾经是祭司的东西。

  因为,在他们的兜帽中,是一个骷髅的头颅,而从白袍中露出的拿着短矛的手,也是没有丝毫血肉的白骨。

  未等青年走出一步,年迈的祭司已经低沉地说道:“生死不论!”

  四个银铠骑士中,有两个冲了出去,是那一高一矮两个骑士。

  他们每个人的脚步都令在场所有的人感觉这大厅的地面在震动,那厚重的声音令人担心这地面会不会被踩塌!

  青年的笑容浓郁了一点,仿佛一个英俊的王子对你不经意间友好的一笑,令人看着异常舒服却感觉很遥远。

  他向前走去,步履依旧不快,从容而优雅。

  他身后的两个骷髅祭司,则步伐加快,走到了青年的前面。

  两旁座位上的贵族慌忙撤到了更边上,能离两边的墙壁近一些就近一些,远离这明显不对劲的青年和那两个恐怖的魔物。

  高个的骑士先一步靠近了那两个骷髅,他双手横着抬起战斧,看样子是准备一个横扫将这两个骷髅斩成碎骨,看其强壮的身躯,和前冲的气势,即使将骷髅后面的青年一起斩为两半也是情理之中的。

  战斧挥出,带起一阵狂风,连一旁的木椅都被这狂风带了起来!

  这时,一个骷髅动了!

  他没有用手中的短矛,事实上,这短矛和那巨斧比起来,就像是一杆干枯的树枝和一个厚重的伐木斧一样。

  这骷髅举起了一只手,一团黑色的烟雾从他手中飞出,并发出了宛如女人声音的尖叫!

  那烟雾的速度太快,而这高个骑士也没有料到这骷髅居然会使用魔法,根本来不及躲闪!

  于是,这烟雾穿过铠甲,飞进了这骑士的身体!

  “呜……”高个骑士口中支吾了一声,便倒了下去,如同一个狂奔的公牛,被一箭射到了头颅一般,带着前冲的惯性,在地面上向前滑去。

  那骷髅从容地向边上侧了一步,让过了那前冲的尸体……

  “怎么回事!亲卫队的铠甲可是能够防御第五阶魔法的宝物,为何会毫无反应!”有人惊叫道。

  但没有人能回答,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他们都愣在那里。

  还没等他们缓过神来,另一个令他们无法相信的事情发生了。

  那满身尖刺的矮个骑士冲向了另一个骷髅,想要把他撞散。

  “咔!”的一声。

  这是骨头直接受到撞击的声音。

  地上,没有碎骨。

  骷髅,依旧站在原地。

  他的一只手抬着,手中,正握着那矮个骑士的一根尖刺。

  而那矮个骑士,此时正撞在这骷髅怀中。

  也许会有人怀疑他是否真得碰到了这骷髅,但他自己知道,他是结结实实地撞到了。

  但,对方居然纹丝未动!

  这骷髅将握着那尖刺的手抬了起来,那矮个骑士顿时跟着被提到了半空。

  此时,他是多么痛恨自己手中没有一把武器啊!

  他想要施放魔法,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脸此时正正对着那骷髅可憎的面庞……

  那空洞的眼窝,仿佛在狞笑的嘴,竟令他心中一片空白,无法施放魔法!

  那骷髅张开了嘴,似是在吸气。

  顿时,那矮个骑士从铠甲中传出了痛苦的哀嚎。

  不多时,那骷髅闭上了嘴,一甩胳膊,那矮个骑士被扔了出去,砸在了墙上后,摔到了地面,摊在那里,一动不动……

  空气,是那么沉重……

  所有人都闭着嘴,呆滞地看着继续向台上年迈祭司走去的青年和骷髅……

  “奥莉薇!”年迈祭司喊道。

  那手持鸢盾的女性圣骑士应声跳到了前面,她身子微屈,抬起手中盾牌,向着那青年和骷髅的方向。

  有人以为她是要防御,但,他们错了。

  她拿着盾牌的臂膀向另一个臂膀的方向做环抱状,然后,向着前方横空虚扫,一个有成人半个身子宽、两个成人身高那么长的巨大金色光刃顿时飞出!

  这手持盾牌的女性圣骑士,竟然擅长的是攻击!

  光刃的速度非常快,立刻就飞到了两个骷髅面前!

  那两个骷髅分别抬起了没有持短矛的手。

  “呲”的一声,刺耳之极。

  他们竟用手就挡下了光刃!

  而光刃却并没有停,依然带着前冲的劲头,“呲呲”的声音不绝于耳!

  那两个骷髅似是愤怒了,朝着远处的女性圣骑士张着嘴,发出了比这光刃摩擦声更加刺耳的尖叫!

  那女性圣骑士并没有就此停止攻势,她转了两圈,两个和刚才一样的光刃就飞了出去!

  这时,那两个骷髅举起了另一只手的短矛,顿时,那短矛发出了黑色的光芒,然后他们将那短矛向着前方猛地砸去!

  两道成人高的纵向黑色光刃从那短矛在空中划过的痕迹中飞出,他们前方的金色光刃顿时变得粉碎!

  而后面的那两道金色光刃,也同前者一样,瞬间就崩溃成了光点!

  “这是什么等阶的魔物?!居然会这种威力的魔法?!”年迈的祭祀动容道。

  那女性圣骑士举起了鸢盾,一个金色的巨大盾牌虚影出现在了她的前面,她似是要硬扛这两道黑色光刃!

  “你挡不住它们的!”那消瘦的圣骑士跳到了女性圣骑士面前,并将手中佩剑举到了胸前,“让我来!”他头盔上的金色雪花徽记顿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他胸前的佩剑顿时燃起了金色的火焰!

  “神斩!!!”

  随着他的一声怒吼,那剑纵向劈下!

  而那剑,居然还带着一道巨大的长剑虚影,那虚影直抵上方的穹顶,看那长度,竟完全可以斩到距离他还有一段距离的青年和骷髅!

  青年看着那虚影,依然笑着,自言自语道:“不过是沾染了一点神之气息,就妄称‘神斩’。”

  此时,那两道黑色光刃距离那消瘦骑士已近在咫尺,但他有信心,神斩的力量会让这两道光刃直接消散的!

  但下一幕,却让他的下眼皮跳动了一下。

  他竟看到,那巨剑虚影的火焰在触碰到黑色光刃时,竟有被熄灭的势头!

  但这只是最初的一幕。

  接下来,是他今生见过的最令他吃惊的一幕!

  这两个由魔物,不管再怎么强大,也仅仅是魔物创造出来的光刃,竟对他的巨剑虚影视若无物,势头丝毫不减地飞来!

  而那巨剑虚影,此时还未斩下到足够的角度触碰到远处的骷髅和青年!

  “多重盾影!”他身后的女性圣骑士见状高喊道,顿时那巨大的盾牌虚影向前飞出了肉眼不可辨的无数个和它一样的虚影!

  这些虚影冲着那两道光刃飞去,并不是为了阻挡,而是为了削弱,它们有着削减暗魔势魔法威力的效果。

  但当这些虚影全部穿过两道光刃后,那两道光刃也没有任何变化!

  目瞪口呆的两人,已来不及作出其他任何举动。

  两道光刃直接穿过了那阻挡在前的巨盾和巨剑虚影,穿过了那消瘦骑士手中带着金色火焰的佩剑,穿过他的身体,接着是那女性骑士的鸢盾,再然后,是她的身体。

  两人,都被两道光刃,斩成了三半……

  那两道光刃,依然没有停止,冲着那年迈的祭司飞来,石质的讲台被光刃打得粉碎!

  “可恶!”年迈祭司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狠厉,他朝着那两道光刃举起了手中的权杖。

  “哎呀,不要那么粗鲁,让他们飞过来啊~”

  一个好听至极的声音响起,这,简直就是一个歌者穷尽一生所追求的嗓音的极限!

  但在这年迈祭司的耳中听来,却令他不寒而栗,他猛地转过头,看到的是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的青年,以及他那张和煦的笑脸……

  年迈祭司惊恐地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他想去应付那两道光刃,但是他完全失去了对身体和意志的控制!好像这些都被冻僵了一般!他甚至无法扭头再去看那两道光刃一眼!

  他的眼前,只剩下那青年的微笑。

  他能感受到的,只有背后飞来的光刃带来的令人后背发凉的毁灭气息……

  青年看着年迈祭司的眼睛,笑着。

  “亡语,很可爱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