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芬歌·列尔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4431 2018.11.06 09:11

  远处,泥土翻滚如潮,尘土漫天飞扬,竟如沙尘暴一般!

  当这些尘土散去时,一个巨大的身躯出现在了那里!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这……不是疆龙王……这是疆龙后!!”泰利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那巨大的疆龙,有两层楼那么高,至少有十几米长,它每一颗牙齿,都比他们的人头还要大!它的巨大尾巴上,有着和疆龙王一样的尾环,只不过大了太多!

  “快撤回来!我们所有人都不够它一次攻击的!”那女性冲着泰利和瑟勒叫道。

  瑟勒顾不上是否礼貌,抓起泰利的领子就向回跑去!

  所有疆龙都颤抖着让开了疆龙后和这些人类之间的路。

  疆龙后大吼一声,向这边跑来!

  它的每一步,都让地面震动着,远处废墟的碎石不断被这震动震得滚下!

  “瑟勒!十字谐斩!”眼看着疆龙后越来越近,那女性叫道。

  瑟勒会意,将手中的泰勒向着淑文和温蒂扔去,然后转过身,面朝着那疆龙后。

  他的刀槌放在地上,整个人身上突然燃起了红色的火焰形状的光芒,那刀槌的顶端在他这如蓄力般的动作下,一闪一闪地发起红光来!

  另一边的女性骑士,则双手握剑,身上燃着金色的火焰状光芒,她手中的佩剑亦闪了起来!

  疆龙后离他们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踩到他们了!

  “重击岚!”“戒光落!”两人同时喊道!

  瑟勒身体转了两圈,武器借力一扫,一道红色的横向光刃飞出,而那女性骑士将剑举过头顶,向下猛地一劈,射出一道纵向金色光刃。

  一红一金两道光刃同时向那疆龙后的头飞去,渐渐重合成为一个十字!

  “十字谐斩!!”

  两人的话音刚落,那道十字光刃便斩在了疆龙后的头部!

  巨大的冲击声响了起来,那疆龙后停下了前冲的态势,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愤怒地叫了起来,和那十字光刃僵持着。

  两人顾不上看战果,急忙回头跑向泰利一众人,因为他们知道敌人肯定没有这么容易就被解决!

  疆龙后渐渐开始了支撑不住的态势,它的身体竟被那十字光刃向后推了几米!

  终于,疆龙后被十字光刃整个推了出去,向后仰面摔了过去!

  他们居然合力将高出自己两阶的敌人击退了!尽管对方应该并没有受到伤害,但跨一阶的战斗就已经是不可能了,现在跨两阶他们居然都可以做到,简直就是奇迹!当然,这里面也和他们长期的配合有很大的关系。

  地面被疆龙后巨大的身躯压得碎裂开来,本就到处是疆龙挖下的坑洞的土地承受不了它的巨力,竟向下坍塌了几米!

  疆龙后在大坑中挣扎着,想要站起,可一来它仰面朝天的时候十分笨拙,二来它现在陷入了坑中,一时半会儿竟无法翻过身来!

  “快走!”瑟勒背起了跑得比较慢的温蒂,带着众人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在他们大约跑出两百米距离时,那疆龙后终于翻过了身子,她此时已经怒极,还没有人敢让它栽这么大个跟头!

  它仰天吼叫一声,地面上的碎石泥土跟着漂浮了起来,渐渐凝聚到一起,形成了一个个小房子大小的球!

  女性骑士回头看了一眼,惊叫道:“再快点!它在施放第五阶魔法‘土天陨’!”

  当她转回头时,令她和所有人都愣住的一幕发生了……

  他们前面的地面上,竟钻出了三条疆龙,但在他们定睛一看后,才发现,这三条居然都是体型比一般疆龙要大出一圈的、身上带有黑色花纹的疆龙王!!

  “可恶!”瑟勒骂了一句,如果是一条疆龙王,他和女性骑士一起出手的话,完全可以应付,但现在他们要面对的是三条!而且是腹背受敌的情况下!

  死局!无解!

  他们绝望了,似乎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解决眼前的战斗了。

  正在瑟勒和那女性骑士准备冲出拖住这三只疆龙王,让其他人先走时,异变发生了!

  一股可怕的威压席卷了整个战场!

  所有人,所有魔物都被压得动弹不得!

  疆龙后的巨大身躯就像被一个巨人踩住了一样,死死地被这威压压在了地面上,一动不能动!

  除了勉强让眼球向上转动,看着空中那威压的主人,他们什么动作都做不了!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个令他们永生难忘的身影。

  那是一个身着雪白色铠甲的魔物。

  没错,是一个魔物,如果你单看这身华丽的雪白色铠甲,一定会认为它的主人是一个英俊高贵的圣骑士!

  但,当你看到它露在铠甲外的头颅,就会完全改变这一看法。

  那,是一个额头两旁太阳穴处长着如蜗牛壳般卷曲的白色山羊角的雪白色骷髅头!

  那纯洁的白色,和那雪白色的盔甲颜色一模一样!

  而他的背后,有着一对巨大的恶魔般的白色翅膀!

  说是巨大,一点也不夸张,那翅膀如一道天幕般在他背后伸展开来,每一只翅膀的长度甚至都要比他穿着厚重铠甲的身体还要长,而翅膀最窄的地方,也覆盖了从这骷髅的肩部到膝盖处。

  那翅膀,赫然是由密密麻麻的骨头组成,完美,对称,而没有一丝缝隙和瑕疵,宛如骨头织成的丝绸一般稠密!

  他的身上,没有任何武器。

  这身厚重的铠甲穿在他单薄的骷髅身上,竟完全不显得松垮!

  要不是一眼就看出他是一个魔物,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是神的造物,因为除去那骷髅头,这样子实在是非常完美,甚至让人从心底里觉得非常圣洁!

  那骷髅缓缓地从空中落到了地面上,动作轻盈、柔和。

  近处看着这骷髅,那女性骑士甚至生出了自惭形秽的想法,自己这一身好歹也是名匠打造的银色铠甲在他面前竟如破烂一般……

  骷髅没有理会身后的三只动弹不得的疆龙王,走到了众人的身边。

  “入侵者,这里是主人的试验场,你们为什么闯进来?”骷髅阴沉的声音响起,是一个男性的声音,带着动人的磁性。而在他说话时,他那只剩牙齿的嘴却丝毫没有动。

  几人顿时感觉自己能说话了,泰利先说道:“我们只是来侦查一下聆愿者圣殿的情况,仅此而已。”他没有说谎,在这样绝对实力的怪物面前,还是直接了当地说出他们的目的为好。

  骷髅走近泰利,用空洞的眼窝望着他,这样看来,这骷髅是如此高大,至少有两米高!

  半晌,这骷髅说道:“你很诚实。人类,都非常狡猾,他们的生命中充斥着谎言和欺骗,但你似乎并不是这样的人。”

  没有人敢说话。

  骷髅继续说道:“既然如此,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速速离去吧!”

  骷髅的话音刚落,众人身上的威压就被解了去,他们不知所措地看着这骷髅,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

  没有魔物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类,在它们眼中,人类就如眼中钉,肉中刺一般,不除不快!

  但这骷髅却似乎对他们没有什么敌意。

  他仿佛对这几人失去了兴趣,向那巨大的疆龙后走去。

  “等等!”温蒂突然颤抖着叫道,她从刚刚勉强站起的瑟勒后背上跳了下来,盯着那骷髅。

  那骷髅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这在他看来乳臭未干的女孩。

  “你说这里是试验场,那么道斯哥哥就是被你们的试验品害死的了!!”温蒂一边愤怒地说着,一边流出了眼泪。

  “温蒂!不要再说了!”泰利一把将她抱在一边,试图掩住她的嘴,但温蒂不停地挣扎着,似是想要和那骷髅拼命。

  “你想把大家都害死吗?!温蒂!!”泰利厉声说道。

  温蒂停下了挣扎,满脸泪水,愤恨地看向那骷髅。

  “……有意思,”那骷髅看着温蒂,说:“你很勇敢,没有畏惧,你让我想起了一个叫仙忒的人。”

  “仙忒?!你是说圣鸣者?!”那女性骑士惊问。

  那骷髅没有回答,而是不耐地说:“快走吧,你们的气息令我烦躁。”说完,他便转过身,继续向那疆龙后走去。

  “站住!”那女性骑士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光中,竟向着那骷髅举起了手中的剑,“你告诉我!圣鸣者是不是还活着?”

  “普莉奥,你做什么?!”瑟勒急忙上前想要制止。

  但那被叫做普莉奥的女性居然将剑指向了瑟勒,“不要拦我,我身为盖拉缇克教教会骑士团的骑士,有责任去弄清圣鸣者的情况!!”

  瑟勒被普莉奥突如其来的行动搞得不知所措,向后退了一步。

  普莉奥重新将剑指向了那骷髅,“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圣鸣者的名字?!这是只有高阶议会才有资格知道的!”

  “呵呵,呵哈哈,”那骷髅愉悦地笑了两声,转过身来,看着普莉奥,说道:“原来是神圣诸神的信徒,这还真是失礼。吾名为芬歌•列尔,是阿莫克夫•蒂伯格斯大人的属下。”

  “阿莫科夫•蒂伯格斯??那个啮肢蝠??你是天罚事件的魔物中的一员??”普莉奥惊问。

  “呵呵,我没有幸参加那场伟大的战役,或者叫……屠杀更为合适?”自称为芬歌•列尔的骷髅戏谑地说道。

  “你们这群混蛋!你们把圣鸣者藏到什么地方去了!!”普莉奥嘶吼着,摘下了头盔,金色的长发披在了银色铠甲上,露出了一张因愤怒而扭曲、却并没有掩盖住她的美丽的脸。

  所有人都对眼前的一幕又惊又惧,普莉奥的情绪显然已失控,此时任何敢挡在她面前的人恐怕都会被她视作是敌人!

  那骷髅没有说话,突然间,众人感觉眼前一花,那骷髅已站在普莉奥面前,手中握着普莉奥的脖子,将她提在了空中!

  “卑微的人类!要不是主人有令,不让我们随意对你们出手,我根本就不会出现,让这些还未被试验的废物们直接把你们当饲料吃掉就好!如此变本加厉!如此胡搅蛮缠!果然还是杀了你们的好!”骷髅的声音变得暴躁而愤怒,似是压抑着情绪之后的爆发!

  “可恶!放开她!”瑟勒反应过来,向着骷髅跑去。

  “砰”的一声,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目光中,瑟勒突然被撞上了天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而他刚才被撞飞的地面上,此时竟钻出了一只奇怪的疆龙,这疆龙和普通疆龙差不多大,但并不是黄色的,而是通体黑色,背后的鳞片上,长着一排尖利的骨刺!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那些疆龙王在看到这奇异的疆龙之后竟然颤抖了起来!

  难道这黑色的疆龙竟比疆龙王还要强大?

  骷髅戴着铠甲手套的手越收越紧,普莉奥发出了痛苦的声音,但她的佩剑,却始终还在她的手中,而且越握越紧!

  “你们是这样地令人厌恶,本来我还苦恼着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干掉你们,但现在,你们中有一个神圣诸神的信徒,呵呵。”

  瑟勒的耳中充斥着耳鸣,无法听到骷髅的声音,只知道忍受着全身的剧痛,拼命地站起来,向着那骷髅走去。

  “放开……她……”

  “瑟勒,不要!”泰利叫道。

  瑟勒没有听到,他只能感觉到眼前有一个血盆大口向他咬来。

  “停下!”

  一道听起来十分平静,但却蕴藏着无比暴虐情绪的声音响起,那咬向瑟勒的奇怪疆龙立刻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列尔放开了手中的女子,单膝冲着某处跪下,说道:“蒂伯格斯大人。”

  众人看向空中,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事实上,他们宁愿什么也没有看到。

  啮肢蝠,阿莫科夫•蒂伯格斯,是在天罚事件的传说中最为暴躁的魔物,据说他有着咀嚼敌人肢体的癖好,所以才被叫起了这么一个绰号!

  所以,他们庆幸自己没有见到这个恐怖的魔物!

  “将那个女骑士带到主人身边,其他人,让他们走吧。”

  “是。”

  列尔站了起来,冲着瘫倒在地上的普莉奥虚空一划,顿时普莉奥身体后方显现出一抹似夜空般深邃的物质,那物质很快就形成了一个门型,列尔提起普莉奥,然后轻轻一推,普莉奥就被推进了那门里,消失不见!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当那黑色的物质消失时,瑟勒才反应了过来。

  未等瑟勒有什么举动,列尔便将手朝向了他们,说道:“从哪里来,滚到哪里去吧。”

  众人顿时感到一股黑色的狂流包裹了自己,当那狂流消失时,他们发现自己竟站在波派瑞斯城城门外!

  瑟勒呆滞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发生了什么,他们为什么在眨眼之间就回到了出发的地方??

  许久,他猛地向着他们原来出发时的方向跑去!

  泰利一把将他抱住,喊道:“你回去能做什么?那女孩子已经不在那里了!”

  “你放手!放手!!”瑟勒疯癫地挣扎着,眼泪流满了脸颊。

  泰利没有办法,对着瑟勒的后脑勺击去。

  瑟勒,晕倒在了他的怀中。

  泰利看看他,又看看淑文和温蒂。

  有谁会想到,这次的任务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