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麻烦的人类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785 2019.05.09 22:12

  布兰妮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这几秒钟的时间,在她看来就像是永恒一般,连“漫长”一词似乎都已经无法用来形容这种感觉。

  模糊的视线中,是一个十分熟悉、却又极为陌生的身影。

  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呢?太诡异了。

  这个人,他怎么了?

  他为何如此痛苦?

  啊,我想起来了,他的名字是……安特•扎格。

  为什么我会知道他的名字……不,我还知道很多……关于他的事情,我竟完全知道……

  “扎格,虽然我不知道瑟尓妮在她的魔药里做了什么手脚,我也并不怎么了解她,但,有一点我却是知道的。”欧力缓缓地说,“她从不将自己发明的东西看作是完美的,所以,她会不断地对其进行改进、进行完善……你觉得极为喜欢研究各种族的瑟尓妮,对于有能力对魔药产生抗体的种族——比如吸血鬼,了解多少呢?”

  扎格宛如岩浆的双目瞪得快要掉出来似的,脸部的肌肉不断地抽搐着,几乎令人不忍直视。

  “呵呵,答案显而易见。既然她知道有种族可能会对她,即使是她……”欧力加重了语气,“发明出来的魔药产生抗性,那么,她就绝对不可能对其无视,否则,就是未完成品,而对于未完成品,除非是主人要求,她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

  “嗒嗒嗒……”一个有些奇怪的声音响起,这不是扎格刻意发出来的,而是他上下颚由于颤抖导致牙齿碰撞的声音,这声音极为急促,在这山洞中,也显得很是明显。

  他的身体,相比起刚才颤抖得更加严重了。

  “看起来,这便是她对于这些魔药的完善措施了——身具抗性之人,将受到恶火之灼烧。”

  “呼呼呼……”这声音,也不是扎格在笑,而是他从嘴中伴随着颤抖发出的急促呼气声。

  “不要怕,既然我对你使用的这些魔药都不是致命的,那没理由其附带的恶火效果会造成你死亡,它的存在,应该只会让你失去抵抗能力。”

  “怕……怕……怕……”扎格想要说话,却连一个完整的字音都发不出来,就好像他的嗓子眼里卡着什么东西一样。

  “少跟我废话扎格!”欧力语气一变,怒声道,“我知道你能主动降低甚至暂时移除抗性,现在,我要对你使用魔药,如果你不想再忍受这种痛苦,就老老实实接受魔药的效果,否则,我可不知道这恶火会持续多长时间!”

  说着,玩具熊内的欧力就要从香子兰魔盒中取出魔药,但还没等他挑选好要用哪一种,却发现扎格居然一只手扶着墙壁朝着山洞外面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

  “站住!!见了鬼了!”欧力气急败坏地喊道。

  扎格现在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他现在呆在这个玩具熊里不能动弹,完全无法移动,如果这时候律天使或者是摄冥会的人发现了他,他携带的魔药恐怕完全无法应付!

  就算这个玩具熊可以隔绝他魔物的气息,但他能感觉到,律天使残留的魔法不但在压制着他的力量,同时也在向外散发着他自己的气息,要不是有玩具熊暂时阻挡着,他的气息怕是可以传播到几里之外,简直就是一个气息放大器!

  最麻烦的,是这个玩具熊在欧力第二次从律天使手中逃脱时遭到了损坏,处于极为不稳定的情况,随时可能失效,到那时候,他可真就死定了。

  就在欧力心急火燎之时,一个人影却站了起来。

  可还没等欧力反应过来,这人影又倒在了地上。

  欧力有些汗颜地看向躺在地上正快速喘着气的布兰妮,不禁在心中道:“这人类在搞什么?”

  布兰妮只是在地上呆了几秒钟,便一手抓着身边的石壁,再次试图站起来。

  石壁有些光滑,她的手没能抓住,整个人再次摔到了地上。

  “别费劲了,人类,你刚刚被吸血鬼吸过血,幸好时间不长,吸血鬼的魔法没有对你造成过多的侵蚀,否则,你就等着变成一个僵尸吧!”欧力冷冷地道。

  “呼……呼……”布兰妮满头是汗,趴在地上看向欧力,眼神中带着嫌弃。

  欧力暗暗皱眉,这可不像是人类看向魔物的眼神,尤其是一个圣骑士。

  “煌雪侍卫长……戴森……欧力……”布兰妮突然缓缓地念到,令欧力大为震惊。

  这人类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和名字?!

  随即,欧力便恍然——吸血鬼的记忆可以主动传输给被其吸血之人。

  扎格,为何要将自己的记忆传输给这个人类?难道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杀掉她?

  “所以,你都知道了?”欧力有些沉重地问道。

  布兰妮没有回答,她将眼神移动到漆黑的地面,其中夹杂的感情复杂至极。

  “你没有必要觉得惭愧、悲伤,也没必要去同情,因为我们本来就是站在对立面的。”

  布兰妮的呼吸平稳了些,欧力的话,使她闭上了眼睛。

  慢慢地,她鼻根周围的皮肤紧紧地皱了起来。

  她死死地用上眼皮挤压着下眼皮,不知是什么使她如此之恨。

  “呵……”欧力冷笑了一声,“人类,我承认你很善良,但,不要将这种善良强加到我们魔物身上,你没有这个资格,我们也不会接受,因为你无法代表那些真正的凶手。所以,你的善良,对于我们来说毫无作用,甚至,我会觉得是一种侮辱。”

  “所以……我们就应该继续为敌?就应该继续互相残杀?”布兰妮睁开眼睛,看着欧力正色道。

  “我很想这样,小姑娘。要不是有主人的命令在,我很乐意将你们这个种族彻彻底底地从圣陆抹消,即使如此,都不足以无法平息我的怒火!!”欧力咬牙道。

  “……你们有这个权利……”布兰妮轻轻地道,然后,她双手撑地,勉强地靠着石壁坐了起来。

  “废话……”欧力不屑地说道。

  山洞里,一时安静了下来,只有外面滴滴答答的雨声和布兰妮的呼吸声在响着。

  很奇怪,本应该极为着急的欧力,却好像放下了什么似的,变得淡然了起来。

  “你们……是要将神圣诸神和天戮诸神都杀死吗?”布兰妮突然有些迟疑地道。

  “杀死?呵呵……我们要将能想出来的所有残酷的刑罚全都在她们身上一遍一遍地实施,她们的身体快要消亡了,就把她们治愈;她们的精神快要崩溃了,就让她们重归清明;她们的灵魂快要瓦解了,就将她们恢复得完好如初……一次一次,永不停止,永无宁日,直到我们的怒火彻底平息,直到我们认为这些已经足以令我们死去的同胞感到满足和解脱!!”

  欧力的话,在这漆黑的山洞中显得是那么地阴冷、狠毒,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可布兰妮却有些悲痛地发现自己竟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因为她知道欧力有权利去那样做,即使这十分过分、十分极端。

  欧力激动地喘着气,即使伤口上传来的极致的痛苦都无法令这情绪有所收敛。

  和内心的痛苦相比,这点肉体的痛苦算得了什么?

  狗屁都不是!!!

  “我突然……很想见见你们的主人……”布兰妮突然道。

  欧力先是有些吃惊地看向布兰妮,随即却又释然。

  “能在压抑着如此可怕的仇恨的情况下,还决定不向我们出手的这个人……他……也是神吗?”

  “神?”欧力不屑地笑了一声,“绝对不要用这个词来形容主人,因为在我心中,它和另一个词同义——垃圾!”

  布兰妮低下头,看了看身边躺在地上的猩红佩剑,喃喃道:“真是不可思议……几分钟前,如果你在我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我一定会和你拼命。可现在……我的内心居然如此平静……”

  “那只是因为你太善良了,小姑娘。”欧力冷淡地说,“你以为在知道了这一切后,所有的人类都会是和你一样的反应吗?错!我告诉你,大部分的人,包括许多善良的人,都会选择一条路走到黑,将我们视为更加不可放过的敌人,因为,一旦有人和你站在了你死我活的对立面,一切善恶、对错、恩仇都会变得一文不值!”

  “嘶……”布兰妮吸了一下鼻子,不知不觉间,她竟哭了。

  一股无助和无力感猛然在此时涌上了她的心头,狠狠地敲打着她的内心,粉碎着她曾经誓死捍卫的东西。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本来以为…在对诸神的誓言面前,不会有任何东西会让我感到疑虑……可这一切,居然都只是谎言??我居然……对着几个凶手和骗子许下誓言……竟还如此地胸有成竹……不光是我,所有人都是……”

  “人类!!”欧力突然高声道,“我说了,你的善良是没用的,到这种地步,你想要站在我们这边,是没有人会愿意的,包括你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忘掉这一切,和那些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一起贯彻你们当初的信念吧……”

  “信念?!你管这些叫做信念?!管这些假象和骗局所编织出来的‘神圣’?”布兰妮满眼是泪、不可置信地看向欧力,痛心疾首地反问道。

  欧力毫不相让地道:“那你想怎样?帮助我们,去杀了那些神吗?!你做得到吗?!”

  布兰妮愣住了。

  神圣诸神和天戮诸神都该死,她并不同情她们。

  但,这些神死了以后,人类会怎样呢?圣陆会怎样呢?

  这些,都是未知数,她可以在不知道这些的情况下对着诸神挥剑吗?

  她的善良,还没有这么冲动和鲁莽。

  “可……可我该怎么办?”布兰妮哽咽着道,声音听起来极为令人心疼。

  欧力却冷淡地说:“你没有选择,只有站在诸神和人类那边。即使是旁观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你也不可能保持中立,这是你生下来就已经注定的事情。”

  布兰妮咽了一口唾沫,沙哑地问:“果真如此?”

  “你哪那么多废话?!你就是人类!就是诸神的产物!就是我们的敌人!把你的善良用到你该用的地方,少来施舍我们!!”欧力怒声喊道。

  布兰妮失落地看着地上的佩剑,半天没有说话。

  欧力并不想和这个人类过多纠缠,也不想照顾她什么,只是觉得她的善良是那么地令他不舒服,不舒服得令他感到有火发不出来。

  把话说得绝一点,既能让这人类知难而退,也能让他自己好过一点。

  人类,还真是讨厌!

  正在感叹着这一点的欧力,突然发现自己的布偶身体被抓了起来。

  他一抬目光,发现布兰妮已经将佩剑归鞘,一手提着他向外走去!

  “你干什么?!”

  布兰妮的步伐不算太稳,但却依旧不慢,只听她坚定地道:“我先不管在这件事上我是否有选择,但在另一件事上,我却一定是可以选择的!”

  “你在说什……”

  “砰!”

  欧力的话还没说完,一个高大的身影却重重地落在了山洞口前!

  一对羽翼装饰遮住了他的眼睛,诸神的徽记在他身后闪耀着白光,巨大的威压在他周围的空气中流转。

  欧力一楞,然后在心中恼火地念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律天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