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圣鸣者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247 2018.11.10 11:23

  仙忒依旧低着头,普莉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尴尬。

  她慢慢走到仙忒身边,问:“嗯……仙忒…我可以这么叫您吗?我叫做贝纳•普莉奥。”

  仙忒抬起头,露出一张虽有泪痕,却依旧美丽的脸庞,她勉强笑着,说:“不用对我使用敬语,我比你小。”

  普莉奥坐在了仙忒身旁,这房间木质地板上的黑白色相间的地毯非常柔软舒适,坐在上面丝毫不会感觉到难受,“我……是不是该脱掉靴子……”普莉奥这才发现自己是穿着铁靴进来的,她的铁靴那么脏,让光脚在上面走的仙忒怎么办?

  “没事的,这里的地毯上也是附有魔法的,完全不会脏,而且,我觉得你马上也不会再穿着这件铠甲了。”仙忒说。

  “什么…意思…”普莉奥看着仙忒的黑色祭司长袍,有点明白了,“是他逼着你换的?”

  “不算逼迫吧,他喜欢黑色,所以当他给我送来这件他亲手制作的黑色祭祀袍时,我便换上了,也挺好看的。”仙忒抬起双臂,好像在给普莉奥展示一样,不得不说乌列给她的这件袍子非常合身。

  普莉奥看着像小孩一样的仙忒,说实话,听她的歌声,以及她的身份给普莉奥的神圣的印象,都无法让普莉奥把圣鸣者和这个少女联系起来,但现实就是这样,她只是个虽然长相纯洁神圣到极点可却非常普通的少女。

  普莉奥想问仙忒身为圣鸣者怎么会对魔物的主人产生感情,但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这么问,因为乌列和仙忒刚才的对话,她了解到仙忒其实对自己圣鸣者的身份是很厌恶的。

  普莉奥虽然是教会的忠实拥护者,但她却并不迂腐,她有自己的想法。

  现在的她,非常迷茫,她不知道教会为了得到神的指示,去这样软禁——或者干脆叫囚禁——一个少女,真的是对的吗?

  如果教会选出新的圣鸣者,也会是和仙忒一样的命运。

  如果她将仙忒救回去,她的生活会比现在好吗?在这里,她至少还可以拥有一个依赖的人,或者说是魔物……

  可没有了圣鸣者和神沟通,就没有新的白衣主教,教会现在只能完全依靠高阶议会来运作,高阶议会内的成员们各自有各自的想法,使现在许多事情无法落实,再这样下去,高阶议会也会分崩离析的……

  难道,为了大局着想,就必须去牺牲什么人吗?

  这个问题普莉奥无法想到答案,她也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去回答。

  “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你,仙忒……你为什么称呼那个人为‘大人’?还有这里的那些魔……物,你为什么会觉得他们……是有人性的……”普莉奥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不是好奇心驱使,而是“魔物”一词对圣陆上的人的影响太过深远,在他们看来,魔物代表了绝对的恶,况且他们都是盖拉缇克教的信徒,更加对魔物有着无法形容的憎恶,可仙忒,这个本应对魔物最为厌恶的圣鸣者,却是个例外,这让普莉奥感到格外讶异。

  仙忒看着窗外,沉默了一阵,突然问:“你是否还记得,自己看到过多少日出日落?”

  普莉奥被这个莫名的问题怔住了,她回答:“不记得了,但是应该很多吧。”

  仙忒对普莉奥笑笑,她的笑是这么美丽,仿佛一颗暗夜中的水晶,终于在月光的照射下发出了动人的光芒,“但我却从未看到过一次……圣鸣塔是一座没有门、没有窗的囚牢,我每天只能在魔法照明的塔内一个人踱着步,没有任何人可以陪伴我,有的,只有我自己的影子……神,他们从未和我正面交谈过,他们的话语,从来都是自言自语,我觉得,他们甚至不在乎是否有一个圣鸣者在听着他们……”

  普莉奥看着仙忒那本来很美的笑容上蒙上了一层阴影,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当塔顶的钟鸣响时,我便须开始歌唱,将神的话语传出。我反复告诉自己,这是崇高的事业,为了圣陆人们必须做出的牺牲,如果我不去做,谁来做呢?所以我坚持了下来,从那度日如年的岁月中,我坚持了下来……”

  “那主教大人呢?他会来看你吗?”普莉奥突然想起来白衣主教是允许接近圣鸣者的,急忙问道。

  仙忒的笑容变得更加黯淡,“拉多维克……主教大人偶尔会传送到塔内来……”

  普莉奥深吸了一口气,她并没有怎么和白衣主教接触过,只是在骑士团的一些活动中听过他的讲话,在印象中,他是一个非常和蔼的老人,他的笑容有一种魔力,能让人的心中立刻变得平和下来,但从仙忒的表情看来,似乎她对白衣主教的印象却并不是这样的……

  “每当他离去后,我都会问‘影子’:主教大人是不是讨厌我?是不是我做得还不够好?没有达到他的要求?‘影子’就会鼓励我,让我不要消沉,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会得到主教大人的认可的!”

  普莉奥听着仙忒略带激动的声音,却低下了头,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让自己的影子去鼓励自己?是什么样的处境才会逼迫一个少女这样坚强?亦或者说,是代表着孱弱的坚强……

  “可是,没有变化,主教大人的眼神始终是那个样子,那个令我心中感到冰冷的样子……我几乎已自暴自弃,但‘影子’没有放弃,她依旧鼓励着我,不管怎样她都鼓励着我,没有将我放弃,我就想,连哪怕行走都不由自己控制的‘影子’都这么鼓励着我,我为什么不能坚持下去?”

  “不要……”普莉奥小声地说出了几个字,说得太轻,后面的已无法听清。

  仙忒没有听到普莉奥的话,继续说道:“于是我试着让自己的内心更加坚定地走下去,不管是否能得到主教大人的认可,我也依旧要走下去!”

  “不要……再说了……”普莉奥依旧很小声地颤抖着说,她垂着头,却能看到有泪水顺着她的长发流下……

  仙忒看看普莉奥,她双手放在普莉奥的肩上,将她的头扶起,普莉奥看到的,是仙忒宛如阳光的笑容。

  普莉奥愣住了,她不能理解仙忒为什么能笑得出来。

  ——

  整栋塔,停下了震动,仙忒早已停止了歌唱,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她听到了诸神惊慌的声音,那些威严的神,居然流露出了畏惧和怯懦的感情,这让仙忒感到疑惑和震惊,发生了什么?

  仙忒在塔内,和外面完全隔绝,无法听到诸神圣殿外民众和贵族们慌不择路的嘈杂声音。

  她听不到诸神具体在说些什么,但只有一句圣御者惊慌的话语格外清晰:”是他???“

  然后,诸神沉默了,仙忒的耳边第一次变得安静下来。

  突然,整座塔比刚才震动得更加厉害。

  渐渐地,在仙忒惊讶的眼神中,塔的四壁出现了裂缝!这座诸神亲手建起的坚不可摧圣鸣塔,居然出现了裂缝!

  一些碎石从塔顶向下落来,可仙忒没有移步闪躲,她的内心中突然有一种震撼,一种宛如世界彻底变了的震撼。

  因为从那越来越大的裂缝中,她看到了外面,那是一片黑暗的天空,并没有想象中的太阳,可仙忒却仿佛看到了比晴空更美好的景色一般,呆在那里,这黑暗的天空,是她的新生。

  不知不觉间,一滴泪水从她的眼角流出,她就这么看着这座曾注定是她一生的世界的塔分崩离析,而无数落石,竟奇迹般地没有一块砸到、甚至碰到她。

  周围的一切,冰冷的墙壁、颜色横亘不变的魔法光球全都化作了身边的废墟。

  仙忒望着一览无遗的天空,露出了今生中第一抹笑容。

  然后,她突然感到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触碰到了她的脸。

  那是一只手,一只温柔的手。

  这只手在轻轻帮自己拭去那泪水。

  她转过头,看到了一张温柔的笑脸。

  在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新生中的第一抹曙光,那冰冷的手竟让她感到无比的温暖。

  “晚上好,我的名字是艾尔龙桑•乌列。”

  ——

  “那一刻,我觉得如果这一生都有乌列大人陪伴在身边,我便不需要什么日出日落,那片夜空就代表了我的天空。”普莉奥看着仙忒,她发誓,她从没见过有这样开怀愉悦的笑容,她甚至有些羡慕仙忒,能露出这样的笑容,当时的她一定是非常地幸福吧。

  “然后呢?”普莉奥问。

  “然后……我扭过头,看到了……大家……”仙忒开心地说。

  “大家?是……”普莉奥不解地问。

  仙忒转过头,看向普莉奥,又看向窗外,说:“嗯,大家。”

  普莉奥下意识地看向窗外,竟“啊”地叫出了声。

  她不自觉地走到窗边,望向那美得只应出现在梦中的夜空。

  那是一片基本看不到黑色的星空,因为它已经被各色的梦幻一样的星河所充满,仿佛是一个个星星的湖一样,被编织在一起,然后挂到了天空中一样!

  一轮满月在这湖中,并不显眼,却让这湖泊给人的梦多了一些幻想……

  “很美吧?这是巴罗迪亚大人和简姐姐一起做的。”仙忒看着沉醉在其中的普莉奥,说道。

  普莉奥此时却已完全陷入了这耀眼的星空中,没有听到她的话。

  于是,仙忒开始了歌唱。

  那是没有歌词的哼唱,却让听闻的人感到无比的平和。

  门外,两个仲夜骑士听到这歌声时,互相看了一眼,都干笑了一声,只要仙忒在唱歌,就表示她的心情还算不错,至少不是在难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