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准备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2060 2018.11.03 18:06

  崇慕节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泰利他们并没有在当天出发,而是研究了一下任务的细节,进行了各自的任务分配,这项工作一直从午饭后进行到傍晚,众人都感到疲惫万分,所以晚饭后大家都早早地上了床,为第二天的任务养精蓄锐。

  泰利将头埋进枕头中,用头磨蹭着枕头。

  “队长你能改改这毛病吗,这是女人才有的动作!”道斯无奈道。

  “每次任务前,我都会让自己好好感受一下舒适的枕头,这样,我就会在任务中拼命回想这质感,到时,我就会为了能回来继续享受这柔软而爆发出超常的力量!”泰利一本正经地说着令道斯更加无奈的话。

  道斯没有躺在床上,而是靠在窗边,看着夜晚的波派瑞特城。

  窗外,几乎所有的房子都亮着灯,今晚,很多人都会和家人玩到很晚,他们喝着酒,聊着天,也许会下几盘棋,围在壁炉旁唱起歌……

  这些都是很平常的事情,但在他们这些冒险者看来,是享受不到的。

  和家人团聚,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奢望。

  “怎么了道斯?看到灯火通明的民宅你居然还能感到伤感吗?”泰利扭过头看着窗边的道斯,笑道。

  “……队长,从上午回来以后,我们就被人盯上了。”道斯说道。

  “什么?”泰利坐了起来,走到窗边,问:“你看到了?在哪?”

  “我是用盗贼的战技感觉到的,刚才就在对面的那栋房子里,现在已经没有了。”道斯揉了揉两眼间的鼻根,躺到了床上。

  “有敌意吗?”泰利看了半晌,什么也没有发现后,问道。

  “正是因为完全没有敌意,我才一直都没说。”道斯枕着双手,说道。

  泰利又看了看窗外,喃喃道:“但愿不是敌人吧……”

  ……

  “好了,大家听好,我现在叙述一下本次任务的内容及大家的分工,任务是侦查在天罚事件中被毁的聆愿者圣殿遗址,原因是有人在那附近看到了不明的魔物,虽然数量不多,但貌似等阶不低,所以大家一定不能掉以轻心!此次任务由瑟勒带队,而我是副队长,大家要优先听从瑟勒的指令,此外,我和瑟勒负责与遭遇的敌人进行接近战,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会在队伍周围负责保护,道斯你负责本次任务的所有侦查工作,淑文则负责战斗中对我们的援助,温蒂你是除瑟勒以外最大的火力,具体的事宜昨天我们已全部安排好,那么,有什么问题吗?好,出发!”

  泰利和瑟勒一行人在一群满脸羡慕的孩童们的眼神下出发了。

  聆愿者圣殿,曾是圣陆上每日接待教徒最多的圣殿,因为,这里是聆愿者伊库尔提•因坦德利聆听教徒们声音最清楚的地方,而他,可以帮助教徒们实现自己的愿望,只要他认为这愿望是正当的、不贪婪的。

  但现在,它只是一片废墟。

  盖拉缇克教近期已经开始着手圣殿的重建工作,而第一个想要重建的,便是这座聆愿者圣殿。

  但近期有传闻说这座废墟附近有魔物徘徊,所以当地的教会悬赏了这个任务,并许以了高昂的赏金。

  而任务的发布,则由冒险者协会负责,他们会根据他们判断的任务的难度,来规定具体的任务细则,比如此次任务的兵级难度,又比如必须四人以上组队等。

  难度,是冒险者判断自己是否可接下这任务的依据,从低到高被分为:庸级,兵级,士级,将级,王级,皇级六种,而在这之中,皇级已是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且冒险者协会自成立以来,就未发布过几次皇级的任务,且这些皇级任务中,基本没有被完成的。

  但,在皇级之上,其实还有一个级别,一个众冒险者都知道,但是冒险者协会从成立之初到现在只发布过一次的难度等级——绝级,如字面一样,如果有这种等级的任务出现,那必然是在冒险者协会看来绝对无法完成的任务。

  此外,在圣陆,庸兵士将王皇的分级,也用于其它方面的评价或评估,比如宝物,还比如魔物,但魔物比较特殊,当用上面的分级去评估魔物时,体现的并不是它们的等阶,而是它们的危险程度,比如同样是第三阶的两种魔物,一种可能是兵级,另一种却可能是士级甚至将级。

  聆愿者圣殿离波派瑞特城大约一百多里的路程,他们骑着冒险者协会提供的马匹,向目标行进着,这些马匹,在任务结束的时候必须归还,否则必须上缴高于市面价格很多的金币,但冒险者们依然会选择使用冒险者协会的马,因为牠们比马商卖的马要健壮得多,而一匹好马,有时候可以救冒险者一命。

  “道斯,那人还跟着我们吗?”泰利回头问道,声音并没有刻意降低。

  “嗯,自我们出发起就一直跟着。”道斯回答道。

  两人的对话自然令其他人感到奇怪,但是更令人奇怪的是瑟勒似乎对此完全没有反应。

  泰利向大家说了道斯的发现,并嘱咐大家小心一些。

  这跟着他们的人,也一直像之前一样没有表露出任何敌意,也没有接近的意思,就仅仅是保持着一段距离地跟着。

  行进了一天后,他们在一片小山丘的后面扎起了营,将马拴在了不远处。

  几人简单地将肚子填饱,安排一个人在小山丘上守夜后,便都进入了梦乡。

  第一个守夜的,是泰利,因为现在还早,他睡不着。

  泰利把玩着手中的双刃斧,斧身被他保养得如同新的一般,斧刃简直可以达到吹毛得过的程度。

  微风,吹拂到他的脸上,有些寒冷,但他是个冒险者,对此早已习惯。

  突然,他站了起来,闭上了眼睛,用鼻子闻了闻风中的味道,又仔细用耳朵听了听周围的动静。

  此时,小丘下方的营地中,瑟勒也坐了起来,警惕地听着四周的动静。

  “嗖!”

  一支利箭向着泰利的头颅飞来。

  早已警惕的泰利用斧子将那利箭挡了下来,同时大叫道:“敌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