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更多的灰袍人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3959 2019.01.17 09:20

  治安城卫两军军营外围,一排狮骑军的骑士整齐地伫立着,并警戒着四周的动静。

  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栋建筑顶上,两个一身灰袍还蒙着脸的人正打量着他们,看样子,似乎在纳闷眼前的情况。

  然后,两个人向后退了两步,躲了起来,摘下兜帽和蒙脸的黑布。

  他们年岁都不大。

  一个个子较矮的,是一个少年,长得普普通通,留着一头松散的金色短发,第一眼望去给人印象最深的,恐怕就只有脸蛋上的那些雀斑了。

  另一个比他高出一头的,却是一个看起来相对比较沉稳成熟的少女,她长得虽然很漂亮,很吸引人,但却有些微胖,不是臃肿的那种,只是有些发福而已。

  “啊~~~”少年叹了一口气,仿佛感觉很麻烦一样,“姐,不是说今天的任务很简单吗,就是从那些饭桶中间救人而已,眼前的状况看起来可没有那么简单啊。”

  少女鼓着脸,大拇指拄在脸上,似乎在思考着。

  “诶???又开始思考了吗,好麻烦啊……”少年又叹了一口气,沉默了下来,好像在等少女思考完。

  突然,少女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扭过头,望向少年。

  “卢西,脱衣服!”

  少年惊得小眼睛瞪得老大,忙往后退了一步把手放在面前做阻止状:“诶??姐你在说什么啊?!”

  “少废话,让你脱就快脱!”少女不顾少年的反抗状,一下扑到他身上,将那身灰袍快速地脱了下来。

  灰袍之下,是一身黑色的普通衣服。

  少女却没有继续脱他这一身衣服,相反,她开始脱自己的灰袍。

  被叫做卢西的少年呆呆地看着眼前不知道要做什么的姐姐,脸红着,不知该做什么。

  脱掉灰袍后,少女对卢西说:“穿上自己的法袍!”

  “诶?”

  不管愣在那里的卢西,少女一挥手,一件宽大的红色魔法袍便“跳”了出来,正好搭在了少女的身上。

  少女将法袍的扣子系好,瞪着没有反应的卢西,说道:“快点啊!”

  “啊?”卢西还愣着。

  “法袍!”少女再次催道。

  “啊……哦哦……”少年这才慌忙将法袍从香子兰魔盒中取了出来,手忙脚乱地穿起。

  香子兰魔盒,是所有魔势共通的一种魔法,任何魔势都可以在施法者的控制下创造出这种奇异的东西。

  说是魔盒,其实它是看不见的,是一种存在于另一个维度的魔法空间,用于为施法者提供存储物品的空间,空间的大小由施法者本身的等阶和魔力决定。

  魔力和魔势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是施法者自身存在的一种力量,用于施法者在施放魔法时控制魔势,而魔势是处于自然界中一种微小到无法被肉眼看到的物质,想要施放魔法,两者缺一不可。

  而香子兰魔盒的称谓,来自于一个奇异的现象:所有从这个空间内取出的物品,不管放置时间的长短,都会发出一种香草的味道。

  “唔……穿好了……”卢西疑惑地看着少女。

  “嗯,听好了,我们现在要像正常人一样,不,我们现在就是正常人,我们要这样子大摇大摆走到那群骑士面前询问军营内的情况,并且要自报家门,就说我们是听到了军营内刚才战斗的声音,前来查看怎么回事的,明白了吗?”少女飞快地对卢西说道。

  卢西用小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少女,呆了半晌,问:“姐,我们两个难道不是正常人吗……”

  少女翻了一下白眼,没有理卢西,说了一句“把戒指也戴上”,然后一转身,已从房顶跳了下去。

  “诶等等我!”少年轻呼一声,跟了上去。

  ……

  军营外,狮骑军们笔直地站着,一动不动,却在时刻警戒着四周。

  既然统帅说了要封锁这个军营,就一定不能让任何一个人靠近。

  一个穿着军官铠甲的圣骑士来回走着,看起来似乎很淡定,但其实,包括他在内的这些圣骑士,都有些不安或焦虑,毕竟他们在进入军营后,看到的场面属实有些匪夷所思——治安军和城卫军看起来居然全灭了!

  虽然这些人犯下的罪行使他们死有余辜,但这毕竟是帝都,没有人有权利这样子擅自杀人,何况还是这么多。

  “什么人?!”军官停下脚步,对着对面的步行道喊道,他身后的骑士们立刻做战备状,看起来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骑士就会毫无耽搁地攻击。

  对面,两个穿着红色法袍的人从快跑中停了下来,站住不动。

  “魔导师协会的人吗?”那军官在看到红色的法袍后喃喃道,有点先入为主的个人判断,因为帝都是魔导师协会总部的所在地,且这种红色是有代表性的。

  “是狮骑军吗?”对面两人中个子较高的人问道,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不错,你们是什么人?”军官没有因为自己的推断放松警惕。

  “我是魔导师协会石榴赛尔的成员,海利赛尔•布莱丝,这位是我的弟弟海利赛尔•卢西,同样隶属于石榴赛尔。”

  “海利赛尔姐弟吗……”那军官皱了皱眉,显然听说过两人的名字。

  石榴赛尔成员的标志性服饰便是这石榴红的法袍,以及胸前一个双手虚握石榴的少女样子的深蓝色徽记。

  魔导师协会,不光是一个旨在将魔导师这个职业的发展踵事增华的组织,其更大、更为崇高的一个理念,是以魔导师们自身的力量,去守护人类的安定。

  所以,石榴赛尔的成员不光要求要强大的实力,更要求有一颗赤诚之心,对于这一点,魔导师协会自然有方法鉴别。而有一些实力虽强,却不符合第二个条件的魔导师,则终其一生也无法踏入石榴赛尔这个高层机构。

  “我听说过你们,是最近新加入石榴赛尔的天才姐妹。”军官戒备的姿势没有放下,淡淡地说。

  卢西似乎被军官的夸奖说得有些害羞,红着脸挠了挠后脑勺。

  “请出示你们的戒指!”军官客气了一点,加了个“请”字,毕竟是石榴赛尔的人,值得尊敬。

  卢西和布莱丝走近了一些,狮骑军的骑士们看似没有反应,但只要对方有一丝异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姐妹两人缓缓伸出手,两枚在黑暗中散发着淡淡红光的石榴石戒指露了出来。

  军官看了看,才把按在剑柄上的手放了下来,后面的骑士们也都整齐地恢复了站岗的姿势。

  “那么,你们有什么事,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军官摘下头盔,依旧有些疑惑地问。

  “我们本来要去帝国图书馆拿些资料,却听到了这里传出的战斗声音,所以赶了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布莱丝缓缓地说,淡定的模样看起来非常令人信服。

  军官皱了皱眉,问:“你们两位是第六阶吧?”

  “……是……为何要问这个问题?”卢西迷茫道。

  “那你们赶过来的时间也太慢了吧,这里发生战斗的时间距离现在已经有一会儿了。”军官的怀疑再次陡然升了起来。

  卢西目光顿时有些慌乱,在心里苦道:这个军官怎么这么多疑,好难对付啊……

  “我们看到克拉拉大人似乎在追什么东西,像魔物一样,就一同追了上去,无奈那东西和克拉拉大人速度都太快,我们追赶不上,才返回来。”布莱丝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不见一丝紧张。

  事实上,她说的这句话里有一句实话,他们两人确实看到了跳上屋檐追赶魔物的克拉拉,只不过,没有一起追上去罢了。

  军官死死盯着布莱丝的眼睛不放,似乎想要看出一丝端倪,布莱丝却仿佛无所谓地看回去。

  “那么,是否能告诉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呢?”布莱丝有些不耐地说。

  军官又看了她半晌,才将目光收回,对方毕竟是魔导师协会的人,还是来援助的,太过咄咄逼人不好。

  “对于这里发生了什么,我们目前也不清楚,克拉拉大人命我们封锁这里,就是这样。”军官快速地说完,然后一只手抬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显然是在客气地驱逐二人。

  布莱丝脸上的表情渐渐显现出不快,但却什么都没说,一甩法袍,转身向后走去。

  “诶?姐?”卢西没想到布莱丝就这么走了,赶忙跟了上去。

  ……

  “怎么回事姐?就这么走了?”当走开足够远后,卢西才问道。

  布莱丝圆圆的脸露出了一个胜利的表情,她狡黠地笑道:“‘就这么走了’?我们已经得到我们想要的,不走做什么~”

  卢西楞了一下,恍然道:“姐,你用戒指的能力了?”

  “哈哈,那当然~狮骑军的那些家伙们可不像治安军一样草包,我断定他们必然会怀疑我们的身份,当自报身份后,自然要我们出示能表明身份的东西,既然我们无法明目张胆地在他们面前做施法的动作以查探军营里面,那这个出示戒指的瞬间,就是使用它的最好时机~”布莱丝得意地笑道。

  由于第七阶以下的魔导师,在施放魔法时,多多少少都要有一些动作,很容易就能辨别出来他们在做什么,而布莱丝手上的戒指想要使用,却也要一个动作,那就是把戒指上的石榴石对准想要施法的对象——军营,并且还需要距离目标足够近,所以,那军官让他们出示戒指的要求,正中布莱丝下怀。

  “让我们看看军营里的情况吧。”

  卢西将手放到布莱丝的戒指上,顿时,一个完整的视界出现在两人的脑海中,仿佛他们是一个神明一般,而视界中的军营,便是神明手中的小盒子,可以随意改变角度,查看盒子内部的构造。

  这便是布莱丝手上戒指的能力,将一个空间的一个时间点保存起来,在使用者想要查看的时候再将这个空间映射在他们脑海中。

  “奇怪,为什么大部分地方都空无一人?”布莱丝翻看着一个个角落,疑惑地说。

  “啊,这里有好多死人!”卢西惊叫道,“在营地西面!”

  布莱丝的视野来到了卢西所说的位置,却是地牢的外面。

  这里一地的尸体,都带着痛苦至极的表情,盔甲的前胸处充满了抓痕,诡异得很。

  “他们这是……发生了战斗?”布莱丝疑惑地说道,“可这里却没有战斗的痕迹,他们似乎是正要逃跑,就像中了什么恶毒的魔法一样,倒在地上挣扎个不停了。”

  “是那个黑影做的吗?”卢西想起了克拉拉追赶的东西。

  “不知道,看样子这些尸体前面的这栋建筑应该是地牢了。”布莱丝有些紧张地说,看这样子,这些人应该是被地牢里出现的什么东西杀死的,但愿他们两个营救的对象不要像这些倒霉的家伙一样才好……

  可当两人将视野转入地牢内的时候,却都无法再淡定下去了,因为他们看到了牢中那死法和外面的人如出一辙的男子。

  他胸口的皮已经被抓得一点不剩,连血肉都翻了起来,他的手上,满是自己的鲜血。

  而他那痛苦中带着不甘的表情,则着实刺痛了姐弟二人的心……

  “可恶!”布莱丝骂道,却又无可奈何。

  卢西痛苦地看了那男子一会儿,继续开始变换视野。

  “啊!”卢西突然惊呼。

  “怎么了?”

  “这里……有更多的尸体!很多……貌似……两支军队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在这里了……”卢西不敢相信地说。

  “什么?!”布莱丝将视野移动过去,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

  思考了一下后,布莱丝将戒指收了起来,对卢西说:“立刻返回去见会长大人!”

  两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黑暗的长街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